当前位置:笔趣阁>科幻灵异>养成后,她们成了幕后大反派> 第29章 心魔考核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章 心魔考核(1 / 1)

第29章心魔考核

“不好吃吗?”

西边的夕阳泛起茜色,上班的人也从一日忙碌之中,回家休息。

客厅里的灯光通亮,将餐桌上的松鼠烤鱼,照的色泽金黄,看起来就食欲满满。

然而,夏离瞧着一筷子未动,闷闷不乐的古汐,不解询问道。

“没,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她摇曳着银色长发。

“什么事?”

古汐听闻,目光微微躲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总不可能说,刚刚鹤琴来过吧,而且为了一个人能吃上独食,还刻意隐瞒你不在的事实?

当然,让她担忧的主要原因,依然是最后那道开门声,有没有使鹤琴往这方面猜想。

没有,或者让她误以为是错觉还好,但有的话,那就很麻烦了。

以鹤琴对主人的执念,如果知晓夏离复活之事,那对她亦或者对主人来讲,都是一场灾难。

当年就是如此疯狂了!

更不要提,她如今早已今非昔比,一身实力也高深莫测,连古汐都看不出深浅。

但保守估计,也是至尊级!

所以对方真得要乱来,古汐同样感到很有压力,而更可怕的还是,自己刚刚还欺骗了她……

一想到这儿,古汐不禁眼眸晦暗,明明鹤琴姐姐那么关心自己,结果为了一己私欲,就做出了这种事情。

恐怕让她知道真相,肯定会很生气与失望吧。

同样,古汐也不敢对主人袒露心声,害怕自己的邪恶心思,让他感到不安和厌恶。

古汐越想越觉得失落,以至于头顶的银色呆毛,都萎靡不振。

夏离见状,手动将呆毛扶起,一边为她整理长发,一边安慰道。

“人生总有不称心如意的地方,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心思,但相信很快就会过去。”

“再说了,你都已经是至尊,还有什么能难到你的?”

说这话时,夏离感触良多。

当年瘦弱害羞的女孩,不仅长得亭亭玉立,连实力都变得这么强悍,再也不用他保护了。

“可是很多事,即使至尊也无法做到的……”古汐声音闷声闷气。

夏离一下子来了兴趣。

“是人力无法解决的事吗?”

古汐稍加思索片刻之后,便摇了摇头:“人力应该可以解决吧,只是不好处理。”

鹤琴姐姐只是个引子,她相信以后还有更多女仆,会发现端倪,那才是天大的麻烦!

即使她身为至尊,对这件事也无能为力,因为她算众多女仆之中,实力最低的……

一想到未来那群魔乱舞,强取豪夺的画面,古汐对此深感苦恼。

“其实很简单,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另单别论。”

“如果还没有,我们就可以从根源上,寻找出问题关键点,然后把麻烦给解决掉。”

夏离侃侃而谈的声音,将古汐拉回现实,她不禁眨了眨眼。

“根源上?”

“没错,就像滚雪球一样,它只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滚越大,绝对不会越变越小。”

“但从源头出发,及时制止雪球出现,那么最后可怕的雪崩,自然就形成不了。”

事情的源头?

那不就是主人您嘛……

古汐有些心虚错开视线,她虽然有过这方面打算,但还是不敢。

似乎看出古汐忧虑,夏离无奈摇了摇头,她就是太善良单纯了,人也经常犹豫不决。

在大宅院时,他就教导过多次,结果依然无济于事。

虽然夏离不清楚,古汐在烦恼什么,但既然人力可以解决,直接就态度强硬一点啊。

他还不相信有哪个傻子,敢对至尊出言不逊。

至尊已是金字塔的顶尖,随便轻飘飘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死。

古汐就有这种实力!

只是她太善良了,不愿意这么做。

夏离猜测,或许也是这个原因,才导致有尸王人格的诞生。

而对方这席话,让古汐美眸涟涟,内心升起一抹别样心思。

她感觉夏离在暗示自己一样。

“我明白了主人,我会考虑从这方面入手的。”古汐轻声地说。

对此,夏离甚感欣慰。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今晚所说的话,会给未来自己挖了个大坑。

当然这也是以后的事了。

……

翌日,夏离起了个大早。

灵剑宗的考核仍在继续,只是由于黎溪学校人多,并不能一次考核完成,所以总共分了三场试炼。

今天他是去参加第二项考核。

似乎其内容跟心魔有关,会把参赛者记忆最恐惧一段,十分真实的体现出来。

这主要是考验毅力与勇气,让参赛者直面心中最恐惧的阴影。

毕竟,只有知道自己所畏惧的事物,才有机会战胜心魔,成功通过第二项考核。

当然了……

或许其他人也可能知道。

“蓝星学生的心魔幻境,都这么千奇百怪的吗?”

办公室内。

秦音注视心魔幻境,那浮现的一副副画面,让她倍感新奇。

不过也有很多东西,她确实看不明白,就比如说这个镜头。

一个学生准备了礼物,然后便藏在床下,满怀期待等待什么。

只是床底下的他,在看见很多双腿走进屋内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捂住嘴,痛哭流涕起来了。

甚至可以说,伤心欲绝。

由于幻境她听不到声音,所以并不很清楚,那些人在干什么。

于是,学生很快便被淘汰出局!

但以她的视角来看,还是对方心理素质太差的缘故,这都可以成为心魔,看来还要有待提高啊。

“咳咳,蓝星不同于昊天,前者在他们很小时候,就接受到许多文化冲击,所以自然而然,心魔奇怪点也不足为奇。”

徐峰微微咳嗽一声。

其实从另一方面来讲,这名学生确实挺令人同情的。

秦音认为很有道理。

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有意思,就像一个个小说故事。

“嗯?”

而就在这时,其中一道幻境画面,吸引住了秦音视线。

“怎么黑漆漆一片的……”她有些迷惑不解。

随即,秦音伸出手,努力把画面拉到最大,这才看清楚一点点。

那是一个地下室模样的房间,一名学生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

“等等,这个人我好像认识。”

突然间,徐峰皱眉出声。

这不是那个被傅朝宗,强行收徒的那名学生吗?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