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科幻灵异>养成后,她们成了幕后大反派> 第28章 我没有生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8章 我没有生气!(1 / 1)

第28章我没有生气!

昊天世界,大乾国师府。

宏伟的楼阁鳞次栉比,而威严大气的石狮雕像,分别坐落在府邸大门两侧,炯炯有神注视着路人。

作为大乾明面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鹤琴的居所十分豪华,其规模程度堪比皇宫。

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那高高矗立,直冲苍穹云端的摘星楼。

传闻那是国师的休息之所,每逢晨曦之际,鹤琴都会在上面修身养性,俯瞰芸芸众人。

闲暇无事之时,还会突发雅兴施法讲道,如果路人有幸听见,便是天大机缘。

更有甚者,还当场顿悟!

但此时此刻,摘星楼上空雷光普照,其雷霆之威汹涌澎湃,好似末日降临一般,让底下路人瑟瑟发抖。

这让一些打算寻找机缘的修士,立即脸色发白惊恐遁走。

一位圣人的怒火,他们可承受不住!

虽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毫无疑问,今天国师的心情,好像并不算怎么好……

摘星楼上,鹤琴收敛住外放的灵力,缓缓睁开蛇瞳般的紫眸。

一缕雷电闪过,鹤琴深深呼出一口气。

她刚才并没有生气,只是初步横跨两界之时,把握不住具体灵力,所以才不小心泄露一丝气息。

如果下次再穿越,应该就好少许,至少不会发生外泄的事情。

“只是那道声音到底是谁?”

鹤琴有些疑惑不解。

就在刚刚分身快消失时,她清清楚楚听到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本来还想看看对方面貌,但无奈时间不够,分身就直接破碎,这不禁让她有些气恼。

“难道是古汐的朋友?”鹤琴下意识蹙眉猜想,可很快便否决。

先不说古汐被封印了近千年,一直处于沉睡状态,就以她那种性格来说,也不太可能。

别看古汐十分善解人意,做任何事都处处为他人着想。

但鹤琴知晓,对方其实很冷漠的,还是发自骨子里深处,主要源于小时候悲惨经历。

那些被一次次抛弃的记忆,一直像根尖刺扎在古汐心里,这让她基本很难再信任外人。

当然硬要说的话,古汐也并非没有朋友,那就是当初在大宅院,和她一起担任女仆的姐妹。

同样也是她笑容最多的地方。

只不过也不可能啊。

鹤琴轻笑摇头,她就算没见到本人,但音色还能分辨出来。

那道富有磁性的声音,分明是一位男子,而且在大宅院工作的,也全都是女仆。

除了主人以外,哪里来的男性?

所以毫无疑问,这也可以排除了……

等等,似乎什么地方漏掉了!

鹤琴笑容一滞,紧接着眸子愈睁愈大,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从脑海里一闪而过。

难道是主人……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这道念头刚一冒出,就被鹤琴无情排除,因为她非常明白,想让一个人起死回生,究竟有多么困难。

即便是她,为此也足足准备了上千年,甚至还以大乾国运为代价,都没十分把握。

肯定另有其人!

而且主人真得复活了,古汐没必要隐瞒我,她又不图什么!

鹤琴强行使自己冷静,可当这种想法从心底滋生,再怎么样,也无法平心静气下来。

只能通过冥想才缓解下来。

最终,她仍然愿意相信古汐,再怎么说,大家也是关系要好的姐妹,故意骗自己干什么?

她又不是那只贪婪成性,想吃独食的饕餮,什么好事都会跟着大家分享,所以鹤琴还是放心的。

大不了下次过去,再亲自问问她好了,犯不着这般毛毛躁躁。

多大点事啊!

思绪一通,鹤琴豁然开朗。

而就在这时,一名侍卫小心翼翼登上楼顶,躬身恭敬道。

“国师大人,有人找您。”

“让他上来吧。”鹤琴随意摆手,脸色平淡地说。

侍卫得令之后,便匆匆下楼,过了一会儿,就来了一名老者。

此人正是玄天宗的李中薛,今日拜访国师府,自为尸王之事。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借来瑶光圣地的九州鼎,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李中薛袖袍一挥,一个熠熠生辉的青铜小鼎,稳稳落在马鞍桌上。

“话又说回来,封印尸王的阵法,真得需要九州鼎作为辅具吗?”他十分怀疑这点。

毕竟,在他记忆所绘的阵法里,压根没有这一步骤,只是大乾国师特意强调过。

“九州鼎能汇气聚运,我再以此借助大乾之力,来施加咒术,自然可省下许多功夫。”

鹤琴淡然解释:“尸王好歹是暗古的残暴魔神,实力恐怖至极,我不过一介弱女子,怎敢正面迎敌?”

弱女子?

听到此话,李中薛嘴角抽搐。

不说你八阶圣人之境的实力,单单以九州鼎为辅具,就能说明很多事情了。

九州鼎确实能汇聚气运不假,但使用者必须压得住才行。

在宗门,除了一宗之主以外,就没人敢用这玩意,不然很容易遭到反噬。

相对,大乾也是如此!

而且比宗门更加严苛,作为等级制度森严的王朝,唯有那位高权重,万人之上的乾皇方有资格。

其余人几乎一碰即死!

甚至连太子都不行!

但眼前这个大乾国师,不仅可以使用,还随心所欲,可想而知,她把大乾迫害成什么样子。

听说,除了软禁的乾皇以外,大乾皇室已经被杀的,只剩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公主了。

真是妖孽当道啊!

李中薛不由叹息一声。

当然,他也不怎么关心,令李中薛恐惧的只有尸王,大乾国师再怎么闹腾,也是小事而已。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告辞,蓝星那边各圣地已派人过去,只要布置好阵法,再引诱尸王入瓮,我们就有很大几率成功。”他说道。

随后便转身离开,看着对方瘦高背影,鹤琴眸光微微闪烁,便漫不经心问道。

“你真得亲眼见过尸王嘛,传闻这位魔神早已消失千年,现在又毫无征兆出来,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国师此话何意?”李中薛顿住脚步,深深皱眉:“现在蓝星关于遗迹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我相信以你的手段,应该知道吧?”

“遗迹是遗迹,尸王是尸王,二者可不能混为一谈。”鹤琴相当淡定,故意继续道。

“毕竟,只有你一人看见,尸王旁边又没其他证人,实在让本国师很难相……”

话音未落,李中薛就急不可耐打断:“如果你不相信,大可派人现在去蓝星打探,尸王被人带出遗迹这件事,我可是亲眼所见!”

“嗯,被?”

李中薛叹了口气,将夏离被尸王胁迫这件事,给说了出去。

“那娃儿也是可怜啊,恐怕已经惨遭尸王毒手了吧。”

“……”

鹤琴闻言,整个娇躯都气得发颤,她怀着最后一丝希冀,问道。

“那学生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夏什么来着……”李中薛试图努力回忆着。

“夏离!”

“对,就叫夏离!”

“不过国师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刚打探过了……”鹤琴闭上眼。

打探过了还问,不是拿我寻开心嘛,李中薛气愤离去。

但就在他刚离开不久,摘星楼乃至整个皇都,都被恐怖雷光笼罩,声音震耳欲聋!

与此同时,修生养性的摘星楼……

塌了!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