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科幻灵异>我明明想当幽灵天王啊> 第十章 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了(二)(站短已到,求投资鸭!)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章 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了(二)(站短已到,求投资鸭!)(1 / 1)

那只魔墙人偶生前真的是个人。

他胆小、懦弱,而家境的贫寒、成绩的低下和外貌上的缺陷滋长了同龄人暴戾的因子。

“喂,矮子!给我买瓶水,给你五毛钱报酬。”

校服干净整洁的优等生坐在座位上,眼里的不屑和高傲几乎溢出来。

“爬开,别逼我打你!”

身材高大的校霸挥舞着拳头,明明是自己撞了人,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恶狠狠地威胁。

“这次月考比较重要啊,同学们注意啊!尤其是某些同学!”

衣着光鲜的年轻老师强调着“某些同学”,眼神却如刀一般直刺着他。全班顺着老师的眼神回头看着坐在垃圾桶旁边的他,讲礼貌的捂着嘴,没什么顾及的笑出了声。

诸如此类,有的有理由,有的只是纯粹的发泄。

他一天天成长着,也一天天扭曲着。陪伴他的只有一只小小的破布娃娃。

初中毕业之后,他的成绩不足以上高中,可也没有地方能让他工作,直到镇子里来了一个巡回的马戏团。

他被选中成为一名小丑,带着他的破布娃娃。

沈怀鹤就如同上帝一般,俯视着他的人生,在每一个有破布娃娃参与的时候。

听他对着破布娃娃讲他的喜,讲他的进步,但更多的,是恨。

成为小丑的他在台上做着最危险的表演,却拿着微薄的报酬。小丑服一天比一天穿得久,赚的钱却一天比一天少。

最后,小丑服脱不下来了,破布娃娃被他留在了马戏团。

他提着尖刀,夜里回到了生他的小镇里,拿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积蓄建了一家洋馆。那个马戏团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没有人在意。

他成了它,成了魔墙人偶。

…………

视野骤然波动,沈怀鹤如同几乎被溺死的人一样猛地呼吸一大口,脊背直挺挺地弹起来,“回到”洋馆的房间里。

小梦妖一脸的担忧,飘在沈怀鹤的面前,差点被撞到。那只操纵了幻觉的诅咒娃娃身子陷在沙发里,除了嘴上拉好的黄铜拉链,其他细节几乎同魔墙人偶的那只破布娃娃一模一样。

只不过破布娃娃只是破破烂烂的布娃娃,而这只诅咒娃娃拥有了生命,拥有了滔天的诅咒力量,能轻而易举地完成当年小主人的愿望。

可惜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魔墙人偶已经不是那个饱受欺凌的小丑了,它不需要诅咒娃娃的力量了。

沈怀鹤弄清楚了魔墙人偶的来历,却没弄懂魔墙人偶把他掳来的原因。他的印象里确实没有这号同学,自己应该不是它的复仇对象才对。

诅咒娃娃很快解释道,魔墙人偶其实已经完成了它的复仇,但仇恨的火焰烧尽了薪柴之后并没有熄灭,它很快得出了一个荒谬的结论,即所有拥有类似特质的人都会欺凌弱小,它要拯救那些“和自己相同遭遇的人”。

它幻想着能拯救别人,而诅咒娃娃渴望拯救它。

所以诅咒娃娃来了。

沈怀鹤是第五个,如果第五个也不能成功的话,那不出半天就会有第六个。

他沉默良久:“……你的意思是,我现在需要先唤醒你的主人,才能把我送走?”

诅咒娃娃表示肯定,它不会瞬间移动,这洋房根本没有出口,只有首尾相接的回廊。它自己倒是能出去,但沈怀鹤不是幽灵系精灵,带不出去。

它一摊手,做出为难的样子。

沈怀鹤:…………

那行吧。

从沙发上站起身,沈怀鹤先深呼吸做了心理准备,再对着猫眼看一眼,确认了没有人之后,才缓缓拧动门把手,缩在门的后面把门当成盾牌一样慢慢开门。

毕竟,按照诅咒娃娃的描述,魔墙人偶一发急冻拳沈怀鹤估计就得进病房躺个大半天。若是没有按照诅咒娃娃的计划提前遭遇了它,那沈怀鹤也可以提前被送走了——物理送走,躺着出去。

然而这个房间不是他们想出去就能出去的。

沈怀鹤摸到了一面墙,空气一样透明的墙,封在门口,一面是灯火辉煌的洋馆房间,一面是昏暗杂乱的狭窄回廊。

房间里的光似乎都透不了太远,就被吞噬在怪兽一样的黑暗里。

那是魔墙人偶的天赋能力,从手指发出的神秘力量能将空气硬化,形成透明的墙壁。也有人说那是能让人信以为真的能力,以擦玻璃的默剧形式表演出来的玻璃会真的出现。

同困住沈怀鹤手臂上的枷锁是一个构造,也都逃不开被诅咒娃娃暗影爪撕开的下场。

沈怀鹤一步踏出,湿冷阴寒的风不知从何而起,只往人衣服里钻,没门没窗的回廊构造让里面的空气经这一搅和变得极为浑浊,硬是让沈怀鹤干咳了好几口,铁锈味腐臭味直往鼻子里钻。

当他终于咳嗽完的时候,他看到了房间边缘的阴影里,一双蓝色打底缀着红黑色斑点的尖头鞋连着两根麻秆一样的细腿,向上淹没在黑暗里。

沈怀鹤当时就感觉不妙,急退两步,却没想到砰一声,背撞上那堵本应该被撕开的空气墙上。

他大意了,对面的瞬间移动造诣极高,他根本摸不准位置。

随着那声闷响扩散在回廊里,那双尖头鞋和它的主人一起凭空消失,断断续续的金属摩擦地面的声音随着剩下的尾音飘荡着,找不到来源。

诅咒娃娃点燃鬼火,娃娃脸上看不清楚表情。

梦妖早就被沈怀鹤护在胸口里的精灵球里,这个级别的战斗别说参加,就算旁观对它来说都是艰难的事。

幽蓝色的鬼火飘摇,只听当啷一声,有什么东西被丢到了地上。

“啪…………啪…………啪…………”

魔墙人偶缓慢地鼓着掌,一缕鬼火不受诅咒娃娃控制地飘了出去,幽幽冉冉映出那张从右边开始呈飞溅状斑点的小丑脸。

滑稽,又残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