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科幻灵异>我明明想当幽灵天王啊> 第九章 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了(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章 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了(一)(1 / 1)

沈怀鹤扶着脑袋,好半天才从非法空间传送的眩晕感里恢复回来。他首先检查起自己,发现自己目前的处境好像不太妙。

他正躺在一间客房的地板上,身下是厚重的羊绒地毯,倒也不算硌人;手上看起来没有啥拘束物,但实际上最多只能张开到肩宽,再拉则能明显感受到手腕的勒痛,仿佛扣着枷锁一般,令人不快。

沈怀鹤借助低矮的床爬起来,没有感觉到脚部有多少凝滞,想必是没有扣上同手臂上相同的透明拘束物;梦妖的精灵球也在怀里,透过精灵球上方半透明的红壳,能看到它正在沉睡。

没有受伤,只是被囚禁了。

沈怀鹤迅速得出结论,然后开始打量四周。

看陈设,房间里的家具干净整洁,明黄的墙纸带着一丝阔气,浮雕的镂空的装饰无处不可见,但全都没有一丝灰尘,应该经常有人打理。按理说,这应该是一间富贵的洋馆样的房间。

但却处处透露着诡异。

房里不光亮着穷奢的水晶吸顶灯,还有好几处落地灯源,台灯座灯形似蜡烛台的装饰灯全都亮着,但没有一个灯有开关;没有时钟,没有窗子,没有任何可以记录时间的物品,包括沈怀鹤的手机洛托姆。它陷入了昏迷,不管是精灵部分还是手机部分,都完全无法使用。

沈怀鹤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更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好在有门,一扇简简单单雕着花的木门,带着一个猫眼,在柜子旁边,看上去毫无防备。

沈怀鹤思来想去,决定先从猫眼里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只一眼,沈怀鹤就感觉到全身的毛孔在一瞬间悉数张开,寒气尖了头地只往身体里钻,脊背上似乎攀爬上什么滑腻腻冰凉凉的东西,舌根都被慑住,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看到了一只眼睛,一只带着血丝充斥着怨毒的眼睛。他们甫一对视,眼睛的主人突然后退一步,露出一张癫狂扭曲的小丑脸,挥动着指尖沁着红色的白手套,做了一连串夸张口型,而后假装一个踉跄,向后跌倒的一瞬间,拖着滑稽臃肿的小丑服消失不见。

只留下一条昏暗脏乱的走廊。

沈怀鹤重复模仿着它的口型,企图解读它的话。

它在说,不是你,但你也……

后面的被挥舞的手臂挡住,看不真切,也就无从下手。

沈怀鹤毛骨悚然。

他其实认得那只精灵,甚至说还很熟悉。在原著动漫里,小智的妈妈花子就养了一只这种精灵,负责做饭做家务,贤惠又能干。

但一只普通的魔墙人偶绝对不会露出那种表情,也绝对不可能做出人类说话的口型,它们只会叫着“巴哩巴哩”快活乐天进行擦玻璃的无实物表演。

沈怀鹤不由得想到了之前听说过的一个都市传说。

曾经世界上并没有魔墙人偶这种精灵,但当时有很多的马戏团。在某一天深夜,马戏团的小丑扮演者加训归来,很是疲惫,头套和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然而第二天,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不知道是经过了什么样子的变化,头套和小丑服长在了小丑的身上:他脱不下头套,硬拽只能感觉到脖颈似乎要被撕裂一样疼痛。他扯不破衣服,利器在小丑服上划过,没有用来填充体积的棉絮全是淋漓的鲜血。一张嘴,说不出人类的语言,只能重复着“巴哩巴哩”,有人说,那是他不作为小丑的时候,自己的名字。

从那一天起,魔墙人偶,诞生了。

…………

虽然日后精灵学家考证了魔墙人偶的基因,发现它的基因组跟人类仍然有所差异,有的地区的魔墙人偶仅有四根手指,据此基本否定了魔墙人偶由人类转变而来的都市传说,但毕竟这事儿惊悚而富有教育意义,还是被用来教育小孩子,因此流传甚广,也就不了了之了。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大抵如此。

不过现在不是谈论哲理的时候。魔墙人偶消失之后,受到了惊吓的沈怀鹤只想找个地方歇一歇,缓一缓精神。

走廊暂且去不得,先不说门是否打得开,就算打开了,那昏暗杂乱的环境里可就真真的自身难保,保不齐突然消失的魔墙人偶就突然出现,蒲扇大的手掌光是连环巴掌沈怀鹤都不见得吃得消,何况沈怀鹤觉得那人偶与人无二,说不准还藏了一把凶器。

沈怀鹤走到房间里的茶几边,虚虚地坐在沙发上。

他企图找到破局之法,但并没有找到。沈怀鹤双手撑住额头,低头沉思。

房间里的温度不知道何时降低了些,相对于沈怀鹤印象里的室外温度算是个怡人的气温。眩晕、惊吓无一不消耗了他的精神,他现在只感觉到倦怠。

眼皮越来越沉,喉咙越来越渴。一杯凉茶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几案上,几乎只受本能驱使的沈怀鹤端起小茶杯,一饮而尽。

倦怠从四肢骨骸里汹涌而来,沙发软糯的怀抱拥住了沈怀鹤的身子,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看到了一只嘴巴上带着铜黄色拉链的布娃娃飞在他的面前,伸着手对他做着什么,梦妖从精灵球里跳出来,却被它一巴掌拍飞。

“不……要……”沈怀鹤呓语,似乎跳出去接住了梦妖,又似乎只是梦境,他仍然摊在沙发上,被诅咒娃娃的定身法困得动弹不得。

他陷入了诅咒娃娃营造的梦境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