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科幻灵异>养成后,她们成了幕后大反派> 第39章 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9章 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1 / 1)

第39章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作为南天市比较有名的景区,白果山每日都有游客光临,其中小情侣更是数不胜数。

就比如说现在,秦音便看见凉亭内,就有一对疑似小情侣的男女,坐在木椅上欣赏风景。

温煦的阳光铺洒而下,将两人沐浴在金色海洋,在一片翠绿的竹林衬托中,十分写意。

相信不管是谁见此场景,都会不由称赞一声神仙眷侣。

但对秦音来讲,却并非如此,甚至在见到他们刹那间,她居然都有种呼吸一滞的感觉。

几乎一瞬间,秦音连自己死后埋在哪里,都已经想好了。

因为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所要寻找的国师,而后者此时此刻,正头枕在夏离肩膀上。

看上去十分惬意与满足。

或许位置不怎么舒服,还用小脑袋蹭了蹭,黑玄宫裙勾勒出的傲人身段,更是依偎在对方手臂上。

完全像一个怀春的少女。

和之前不可一世,杀人不眨眼的国师,简直不沾一点关系!

“……”

秦音感觉自己出现幻觉了,使劲揉了揉眼睛,想让这荒诞的幻境,从她脑袋滚出去。

可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方式,因为国师已经站起身,朝她缓缓看了过来。

那冷漠的紫眸俯瞰着秦音,里面充满无尽威严,只是脸蛋上还残留淡淡红晕,徒增了一分妩媚。

秦音有生以来,第一见国师露出这种表情,内心感到无比震撼,同样还有前所未有的惊恐。

因为说不准,这也是她人生最后一次……

“国师大人,我…我真得什么都没看到啊,求求您放过我吧!”

秦音简直欲哭无泪,恨自己为什么要上来,还看了这么多,不该看的画面。

现在好了!

可能人马上就凉了!

不过确实不能怪她,这件事太过于惊世骇俗,压根不就是人能想出来。

她在来的路上,确实是想过,国师可能会对夏离感兴趣。

但不是这种感兴趣啊!

秦音之前还为夏离担心,想着国师会不会折磨他,甚至都打算求个情,希望能网开一面。

结果竟然撞见这震惊一幕,直接刷新秦音三观,让她差点哭了出来,这不杀我灭口就是好的了。

但鹤琴闻言,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便不在继续搭理对方,反而将视线落在屏气凝神的夏离身上。

感受着后者体内,九阳之体渐渐复苏的征兆,还有已经平息阳火,她眸子里闪过一丝放松。

虽然以她至尊实力,绝对不可能出一点闪失,但多年积攒下来的忧虑,总让她患得患失……

不过好在一切进展顺利,如今也只需耐心等待主人苏醒。

这么一想,鹤琴嘴角勾起。

“国师大人,既然您还在忙,那我就不先打扰了!”

秦音见对方没理睬自己,猛地心中一喜,连忙就想溜之大吉,逃离这是非之地。

可惜她刚迈开脚步,背后便淡淡传来一道冷漠声。

“我叫你走了吗?”

刹那间,秦音笑容一僵,哭丧着脸将身子艰难转过来。

“不知国师大人还有何吩咐?”

“你刚才看到了吗?”

怎么一上来就是送命题啊。

秦音使劲摇了摇头,打死都不愿意承认,但又看见鹤琴冰冷的目光,又赶紧小鸡啄米点头。

这更让鹤琴眼神若有深意了。

但她并未过于刁难,反而平静解释道:“本国师只是见他天赋极佳,起了爱才之心,刚才不过帮了一下小忙而已。”

帮忙?

需要像痴女一样,靠到别人身上去吗?

对这种理由秦音肯定不信,可现在她却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立即说道:“原来如此,我就知道国师这么做,一定很有深意!”

深意?

她只不过单纯贪恋夏离的美色罢了。

“知道就好。”鹤琴颔首,随后话锋一转:“而且我也相信,你也是个比较聪明的人,什么话该不该说,心底理应清楚。”

其实以她的修为,自然早就发现了秦音,但鹤琴对此并未在意,也压根没想过遮掩。

自己和主人可是正当夫妻,何须像偷情一样躲躲闪闪,要不是她树敌太多,夏离又暂时弱小。

鹤琴早就公布天下,让大乾迎接他们的新主子。

可惜这也只能想想而已。

先不说别的,如果她真敢如此嚣张,在大婚当天,恐怕就会被其她女仆,直接截胡到她们家去了。

而且那个女仆长也是个不小麻烦。

鹤琴叹息一声,明明已经身为至尊了,居然还束手束脚。

也不知道主人怎么搞得,收养了这么一群怪物,连至尊的实力都压不住。

至少一个至尊是绝对压不住的,如果加上古汐妹妹……

鹤琴忽然想到什么,柳眉微微一锁,有些若有所思。

但又很快摇头。

不行!

她那该死的占有欲,还有想吃独食的心,绝不允许这样妥协。

而这时,夏离也终于醒来,他惬意伸直了懒腰,发出咔咔清脆声。

九阳之体已经彻底开发,现在只需要按部就班,他就可以正式,踏入日行千里的修炼之中。

“既然醒了,就赶紧离开吧。”鹤琴淡然开口:“作为血食的你,要好好发挥应有的作用。”

夏离闻言,微微一愣。

然后,看到一旁惴惴不安的秦音,便一阵恍然大悟。

“遵命国师大人。”他恭敬地说。

如果在此之前,秦音或许不会多想,但刚刚经历的一切,却让她越发觉得怪异。

可又说不上来。

最终,秦音也不敢多待,便与夏离一起下了山,只是在半山腰时,她实在忍不住,询问道。

“你和国师究竟是什么关系?”

那语气充满敬佩与好奇,她还从未见过那凶残的国师,用如此温柔的眼神,去看待一个人。

只是这话让夏离不知所云。

“不是你请求国师保护我的吗?”他奇怪地说。

顿时,秦音没有说话了。

因为在她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想法,她瞧着夏离的脸庞,越看越熟悉。

等等!

这个学生的身影,好像和那座宅院的雕像,有点相似……

一时之间,秦音瞪大了双眼。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