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科幻灵异>养成后,她们成了幕后大反派> 第22章 他是我的爱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章 他是我的爱人(1 / 1)

第22章他是我的爱人(二合一,求追读!)

“国师大人,我…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秦音咬紧牙关,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通风报信这件事,打死都不能承认,如果可以糊弄过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直接认错求饶,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

陪伴在鹤琴这些年间,她太了解对方冷血的性格了,没有所谓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冒出一点念头,国师便会彻底格杀勿论。

那些胆大反抗的人,无一列外下场都非常凄惨,连求饶也是一种奢望。

此时,秦音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非要听信谗言,给那些宗门通风报信。

什么重整皇室威严?!

她就一个弱小女子而已,居然敢反抗国师大人,也不知当时怎么想的,哪儿这么大的胆子啊!

秦音欲哭无泪,心底惶恐。

“跟你对接暗号的人,已经挂在皇宫殿外斩首示众,你现在赶回去,也许血还没干。”

鹤琴不疾不徐地说,声音至始至终平静,可落入秦音耳中,不亚于晴天霹雳。

死了?

一位五阶真王境的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

她大脑轰然一阵宕机。

紧接着,前所未有的恐惧与绝望,瞬间如滔天巨浪般,将她整个内心吞没殆尽。

“国师大人,我错了!我真得错了!”秦音哭的梨花带雨,像个受惊的小鹿瑟瑟发抖。

说到底,她只是一名十几岁的孩子,即使贵位大乾的小公主,但胆子却小的可怜。

若非一些大臣怂恿,还有被软禁的父皇,她无论如何也不敢做出这种事。

秦音现在唯一想法,只是希望鹤琴给自己一个痛快,不要像折磨那些犯人,让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毕竟,她可是很怕痛的。

虽然她内心深处很想活下去,但以国师凶残的手段,这种想法无疑是奢望。

见鹤琴没有说话,秦音狠狠一咬牙,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抽出配剑准备自刎。

她自杀就痛一下,如果被弄进无间牢狱,那才是最恐怖的。

这些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秦音挥剑速度很快,可以看出她有多么害怕。

但鹤琴速度比她还快!

叮——!

只见,剑锋即将割破皮肤时,一根修长葱白的手指,轻轻挡在面前。

激烈碰撞声猛地响起,仅凭一指之力,便将灵品的法器崩断。

做完这些之后,她才冷笑注视着颤颤巍巍的秦音。

“我说过让你死了吗?”

“难难……道,是要把我送进无间牢狱里?”秦音顿时心如死灰。

娇小双肩不停颤抖,那是因为极度的恐惧,如果自己被送进那里,自杀都是一种奢求。

可接下来鹤琴的话,直接让秦音愣住了,并且转悲为喜。

“你做的这些事,死一千次都不够,但我今天心情不错,不想和你多计较。”

鹤琴说着便站起身,绣有龙纹的黑色玄袍,将她曼妙多姿的身材,紧紧包裹在里面。

“毕竟,这座宅院可是他亲手搭建的,你的血会脏这地方……”

风徐徐吹拂而过,掀起她修长黑发,看着这老旧破败的宅院,她声音似感慨似复杂。

旋即,便朝中间一颗大桃树走去,那里有个矮矮的坟墓,和一座模糊接近看不清面容的石像。

几朵纷飞的桃花瓣,缓缓落在鹤琴掌心,瞧着那熟悉的石像,她威严不可直视的紫眸里,竟有一阵短暂失神。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她呢喃自语道。

是啊!

距离主人离开她们,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快过三千年了!

这座宅院即使用阵法,都难以保持住昔日的景色,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啊,神不知鬼不觉,就让人渐渐习惯起来。

可……为何你的面容在我心中,非但没被岁月磨损殆尽,反而还愈加的清晰呢?

鹤琴伸出如玉般的手掌,温柔抚摸着石像脸颊,那股冰凉粗糙的触感,直接深深刺痛着她的心。

刹那间,一段令她恐惧的记忆,如打开的闸门般,狠狠冲击着脑海。

那正是夏离死亡的画面!

鹤琴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对方临死之前,脸上的错愕与迷茫,似乎在难以置信,他最信任和亲昵的人,居然会杀掉自己。

她同样难以置信,那位与自己朝夕相伴的主人,竟然会以这种方式,与她们长辞久别。

也就是从此次误杀之后,原本无话不谈、情同手足的女仆们,关系直接发生决裂,分道扬镳。

“但现在想想,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明明一开始只是小打小闹,怎么会上升到刀剑相向的地步?”

鹤琴眸光一冷。

在此之前,她还经常陷入自责与愧疚,可随着时间推移,鹤琴越来越觉得事有蹊跷。

好像当年那场争斗,有人故意在拱火一样,让她们渐渐拼尽全力,互相发疯似的攻击。

以至于,到后面完全收不住手,等发现才为时已晚。

所以在这几千年之间,她除了寻找主人复活办法外,还试图揪出出背后的那个人。

但可惜,当初参加争斗的女仆太多了,而且场面也十分混乱,任凭鹤琴不管怎么回忆,都以失败告终。

“如果我当时早点发现,或许就能提前阻止,至少你也不会……”

鹤琴深深阖上眼。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可能早已共赴云霄,新婚燕尔了。

只是残酷的现实没有如果。

一时之间,她陷入长久沉默,可轻抚石像的动作却愈加温柔。

随后便将小脑袋,轻轻枕在石像肩膀,眼神充满迷离。

这柔情如水一幕,全部被不远处的秦音收入视野。

刚刚死里逃生的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像出现幻觉了似的,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还是自己认识的国师吗?

怎么变化如此之大,一点也不像朝堂之上,那冷酷无情的样子!

如果非要比喻,更像是一位暗生情愫的女子,对心爱之人的眷恋。

当脑子突然冒出这种想法后,秦音吓了一大跳,连忙低下头,断绝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思想。

自己在想什么恐怖故事?!

幸好这些话只是想想,没有下意识说出来,不然鹤琴心情再不错,她也绝对死定了!

她心里一阵后怕。

毕竟,像国师这种恐怖的怪物,怎么可能会产生爱情,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一直以来在秦音心目中,鹤琴就是冷酷无情,残暴不仁的代言词。

不仅如此还野心勃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眼底只有利益。

你会指望这类人产生爱情?

那不是净扯淡嘛!

秦音使劲摇了摇头,企图把刚才不可思议的想法,给甩出去。

“你似乎有什么心事?”

突然,鹤琴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吓得让秦音额头发麻。

尤其当那冰冷的紫眸扫过,她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我…我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

“对对,我就好奇这石像是谁,竟能让国师如此对待,我想应该是您的好友吧……”

说完此话之后,秦音就已经后悔了。

她问这些事干什么?

不是纯粹给自己找不自在嘛!

可令秦音万万没想到,鹤琴不仅没有怪罪,还眼神逐渐柔和。

“好友?不,他不是!”

鹤琴伸出手掌,将石像头顶的桃花瓣扫开,紫眸闪闪发亮。

“他只是我的爱人而已……”

我就说嘛,像国师这类无情的人,怎么有朋友之类的生物,原来只是爱人而已。

等等?

爱人!

秦音呼吸一滞,心底翻起波涛巨浪,眼睛瞪得跟铜铃般大小。

她自己没听错吧!

那石像居然是她的爱人,那个残暴成性的女人,居然也有道侣?

秦音感觉快惊掉下巴,眼睛迅速朝桃花树方向看去,紧紧盯着那座石像。

她想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连国师这种人都能吸引!

只可惜,石像经过千年岁月,即使经过阵法保护,面容也早已模糊不清。

除了大致的轮廓,还有模模糊糊的五官,秦音完全看不清长相,这不禁让她十分气馁。

不过话又说回来,国师也有爱人?

总感觉难以想象,她仍然处于震撼之中,十分怀疑耳朵出现错觉。

对于秦音震惊的表情,鹤琴并未太放在心上,世人都以为她贪图权利,野心勃勃。

可只有她自己清楚,所谓权利在她眼底一文不值,鹤琴真正想要的,几千年都没有变过。

那就是夏离!

之所以掌控大乾,甚至与各宗门开战,也同样是为了抢夺气运,以禁忌之术复活对方!

人死不能复生,但她偏偏要逆天而行,只要以献祭整座王朝的气运为代价,就算不可能,她也能变成有可能!

“只是可惜了这大乾了……”

鹤琴瞥了一眼秦音,默默收回视线。

虽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为了我个人的幸福,就让天下苍生多受一点罪吧。

快了,就快了……

“我们回去吧。”

温存一会儿,鹤琴就准备离开,她这次心血来潮过来,除了看看之前生活的大宅院外,最主要还是想将各宗门一网打尽。

秦音的通风报信,只是在她计划之内,目的自然是斩草除根,只要把各宗门的高层,全部消灭干净,剩下的只有小鱼小虾。

可她等了这么久,居然还没见有人过来,果然是高看他们了。

鹤琴心底略微遗憾。

若非不能破坏气运,必须要完美融合的话,她早就亲自出手,否则也不会让他们蹦哒那么久。

毕竟,除了那几个隐世势力,对付起来稍微比较麻烦以外,其余的一只手足矣。

嗯?

而就在这时,鹤琴突然脚步一顿,朝天空某处看去。

“国师,您怎么了?”紧跟其后的秦音,小声询问道。

“有人来了。”

话音落地,秦音忽然想起什么,脸色变得十分不自然。

同时,小心翼翼抬起脑袋,像只松鼠试图观察鹤琴的表情变化,毕竟这可是自己告的密。

虽然国师宽宏大度,原谅了自己,但秦音依然害怕的直打鼓。

显然鹤琴可没想那么多,她好看眉梢轻轻蹙紧,感应着远方的一道“弱小”气息,心底泛起疑惑。

为什么只来一个人?

“你就是大乾的国师?”

须臾,伴随一阵疾风袭来,庭院桃花瓣漫天飞舞,李中薛如剑仙一般,挥舞长袖潇洒从空中落下。

“本座乃玄天宗的太上长老,此次前来并非争斗,而是想与国师,共同商议一些事情……”

他长话短说,直接开门见山。

“什么事?”

“事关整个昊天安危的大事!”李中薛沉声地说。

刹那间,鹤琴眯起双眼。

………

白驹过隙,时光飞逝。

李中薛来的快去的也快,大乾国师同意对方要求,暂时放下恩怨一同对敌。

双方很快达成协议!

“但不好意思,我怎么可能帮助外人,去对付自己的妹妹呢?”

鹤琴看着李中薛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

在大宅院时期,古汐就相当于吉祥物般的存在,跟每个人的关系,都处理非常不错。

同样,大家对这个比自己小的孩子,也十分关照,即使到后来的分家,众人关系彻底决裂,也是如此。

而自己与古汐交情不错,即使在分家几百年之后,还经常保持联络。

只是有件事情,一直让鹤琴耿耿于怀,那便是古汐被封印一事。

当时,她正在闭关修炼,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等出来之后,才发现古汐成为尸王,让人封印在遗迹里。

鹤琴虽有心寻找,但昊天实在太大了,每次都无功而返,这一找就是近千年的岁月。

而如今,在得知她平安无事,甚至还出现在蓝星那边,鹤琴是真心感到高兴。

毕竟,和她同个时期,关系好的朋友已经没几个……

“放心吧古汐,等我复活主人之后,姐姐就马上过去找你,或许你会是唯一来自大宅院,参加我们婚礼的人吧!”

鹤琴思想飘絮露出一抹笑意,似乎已经幻想到,婚礼现场的无限美景了。

如果是其她女仆,她肯定不敢邀请对方,来参加自己与主人的婚礼。

但古汐确实例外,因为在大宅院的时候,她就从来没这方面心思,所以鹤琴十分放心。

不过鹤琴是开心了,可一旁秦音却愁眉苦脸,较好脸蛋有些丧气。

因为就在刚刚,她被国师安排去蓝星了,更可怕的还是,还要去跟尸王打交道……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