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科幻灵异>我明明想当幽灵天王啊> 第十二章 你当你为何如此幸运,同行皆亡你独存?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二章 你当你为何如此幸运,同行皆亡你独存?(1 / 1)

风速狗怒吼一声,全身毛发近乎立起,周身猛地燃起火焰,后脚一蹬,坚实的水泥地板似乎都要被蹬出裂痕。一瞬间,风速狗化为恐怖的火焰恶魔,直扑向魔墙人偶。

“嘭!”

然而受伤最重的不是魔墙人偶,是第一时间和魔墙人偶交换了场地的诅咒娃娃。

匆忙换位的诅咒娃娃在风速狗恐怖的速度下根本来不及撑起保护,直接被风速狗顶着撞到了墙上撞出一个巨大的凹陷,整个玩偶身体散发出一股焦糊味,同真正的破布娃娃一样无力地摔在了地上。

变故之快,让剩下的一人两精灵都有一点懵。

只不过不同的是,沈怀鹤和梦妖是劫后余生的惊喜,魔墙人偶则是被发现和计划未完成的惊怒。

发现打错了人,虽然年轻但稍显富态的特别行动组组长胡戈只是稍稍诧异。天然鸟只侦测出瞬间移动的波动属于魔墙人偶,但看样子,这魔墙人偶还有一个帮凶。虽然问题不大就是了。

风速狗叼着已经陷入昏迷的诅咒娃娃回到胡戈身边,天然鸟也配合地打出单纯光束等技能确保它是真的失去了反抗能力。在这一系列动作中,魔墙人偶都没有动弹。

仿佛在看一个不相关的精灵。

胡戈亮出警徽和原本应该对训练家展示的逮捕令,开始宣读逮捕辞令。

本身让风速狗直接破墙不过是因为听到里面的战斗声,为了避免人质受到难以挽回的伤害才不得已为之,而现在战斗已经停止,风速狗和天然鸟也就如同左右护法一样站在胡戈的身边了。

魔墙人偶积蓄的力量在看到十来个特别行动组组员带着三倍于人数的精灵围住洋馆的时候悄然散去。

确认了主谋之后,在天然鸟的护送下,胡戈亲自将有镇压超能力功效的“手镯”拷在了魔墙人偶的手臂上,带着重要证人沈怀鹤一起回到了警局。

…………

沈怀鹤在医院里躺了三天。

虽然经过了医生的检验,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但沈父沈母还是请了假,在医院里陪了三天。

梦妖倒是没有受伤,它只是耗费了体力,几乎第二天就已经重新活蹦乱跳的了,手机洛托姆则是因为魔墙人偶使用了电磁波烧毁了手机部分的结构,现在已经返场换部件去了。

不过魔墙人偶原本的想法仅仅只是阻拦报警,所以洛托姆部分倒是没有大碍。

出院后,沈怀鹤作为人证,出庭了关于“魔墙人偶”的公审案件。

关于魔墙人偶由人变成精灵这个部分他也问过,胡戈告诉他,是因为某个流窜于世界上的组织经常做的事。他们的手里掌握着某些技术是国家所没有完全攻破的,但已经有了治疗的方法,别的也不需要沈怀鹤来操心,他只需要配合作证就行了。

由于这个组织人数少而精,国家虽然派了专人跟踪追捕,但目前尚未将所有人缉拿归案。不过奇怪的是,他们从来不喜欢搞个“大新闻”,就连存在也很少让人得知,若不是“天眼系统”,华国也没有那么快反应。

庭审上,“魔墙人偶”已经接受了治疗,摘下了滑稽残暴的小丑头套,变成了沈怀鹤完全不认得的一个人。由于我懒得给一个马上GG的龙套起名字,你们就当沈怀鹤没记住他的真实姓名。

他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版本却跟沈怀鹤看到的不大一样:

他说马戏团根本就是拐骗小孩子,然后加以残暴的训练。更何况那家马戏团以人搏斗狮虎为卖点,虽然配以简陋的护具和拔了牙的狮虎,可每次受伤的都不计其数。

沈怀鹤对这类马戏团也知道不少,他们大多以卖些“祖传”的假酒假药配以表演赚钱,通常都需要有些人来做出牺牲,也就是受伤,来表演“神药”的效果。

而在“魔墙人偶”的故事里,受伤的往往都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落下终生残疾甚至死亡的也不见少,只是他一直都比较幸运,未曾受过严重的伤。

沈怀鹤听到这里,仔细看了看被收押在“魔墙人偶”身边的诅咒娃娃。

他没记错的话,当时一起商讨战术的时候,这只诅咒娃娃最擅长的是保护、分担痛楚、意念移物。当时他还为不太会攻击技能略感失望,但现在一想,这些技能别有深意。

当胸口的大石被意念移物抬着、受到的伤被分担痛楚分去一多半、狮虎沉重的拍击被保护卸了大部分的力之后,没有受到过严重的伤,真的是幸运的原因吗?

似乎是感觉到了沈怀鹤的视线,诅咒娃娃冲他感激一笑。

“魔墙人偶”还在絮絮叨叨当年的情况,这会儿又说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但沈怀鹤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他突然觉得,有时候图鉴的描述也没有那么准确。

图鉴上说,诅咒娃娃是被怨念附身的精灵,是被抛弃的娃娃浸满了诅咒之后变成的,嘴巴上的黄铜拉链是为了封住它的诅咒,若是拉开,诅咒的力量就会宣泄而出。

或许概况确实没有说错吧,可人与精灵,哪是概况就能说得清的呢?

他又想起了在原来的世界里很多人心疼的“灾祸精灵”阿勃梭鲁,也有民间翻译译为灾兽,图鉴的描述上说,因为它的现身必定伴随着地震海啸之类的灾难,所以人们视它为带来灾祸的精灵,将它赶进了深山。

可阿勃梭鲁的特殊能力是用头上的角感受灾难,它出现只是为了提醒人们,有灾祸的发生。而且,这种精灵的隐藏特性更是讽刺的“正义之心”。

它甚至性格温和到会帮助村民守护农田,但这并不能挽救它的风评,人们只是当它是饿狼一样防备着它,误以为是来偷吃庄稼和牲畜。

他们甚至觊觎阿勃梭鲁那一身雪白靓丽的毛皮。如同从小可爱到大的海獭一样油光水滑靓丽厚实的毛皮。

沈怀鹤举起了手,向庭审申请,阐明了诅咒娃娃的真相。虽然对案件的过程和结果没有任何帮助,但所有人还是认认真真的听完了他的解释。

关于所谓“幸运”的解释。

沈怀鹤最后以一句话结束了自己的发言:“……你当你为何如此幸运,同行皆亡你独存?”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