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其他类型>说好的文弱谋士,你一人战三英?> 第634章 准备大赦天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34章 准备大赦天下(1 / 1)

第二天,阳光透过云层洒在大地上,给整个世界带来了一丝温暖。

戏煜站在庭院中,关于金古顺的事情,他最终决定把事情真相告诉鲜卑那边。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向拓跋玉所在的房间。

拓跋玉正坐在书桌前,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书卷。

戏煜轻轻地敲了敲门,拓跋玉抬起头,微笑着示意他进来。

戏煜走到拓跋玉面前,有些犹豫地说道:“拓跋玉,关于金古顺的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拓跋玉放下手中的书卷,微笑着说道:“戏煜,你现在是丞相,自然你我自己的主意,你不必跟我商量。”

戏煜听了,心中有些无奈,但他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戏煜看着拓跋玉,认真地说道:“拓跋玉,我想写一封信,告诉拓跋天龙事情的真相,同时祝贺他掌握了首领之位。”

拓跋玉听了,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你的决定,我支持你。”

戏煜有些惊讶地看着拓跋玉,说道:“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做会有些不妥吗?他是你仇人。”

拓跋玉微笑着摇了摇头。

“丞相,你不必担心我的感受,你这么做是对的。”

戏煜听了,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他看着拓跋玉,深情地说道:“拓跋玉,你知道吗?因为你马上要成为我的妻子了,所以我怎么能够不顾你的感受呢?”

拓跋玉听了,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她低下头。

“丞相,你别说了,我都知道。”

戏煜看着拓跋玉害羞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时,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们身上,仿佛给他们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

戏煜和拓跋玉相视一笑,心中充满了幸福和温暖。

戏煜进入拓跋玉房间。

戏煜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手中握着毛笔,沉思片刻后,开始在纸上缓缓地书写起来。

“拓跋天龙首领,关于近日之事,我想将真相告知与你……”戏煜的脸上带着认真的神情,眉头微微皱起,仿佛在斟酌着每一个字眼。

写完信后,戏煜放下毛笔。

他原本想让人去捎信,但又觉得这样似乎不够郑重,还是亲自写信更为合适。

这样也能充分表示自己对鲜卑的重视,以及自己渴望与他们友好相处的诚意。

戏煜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景色,寻思,我虽愿意与他们友好,但他们若想轻易进入中原,那是绝不可能的。

“丞相,信写好了吗?”

戏煜转过身来,微笑着点了点头。

“写好了。”

忽然,拓跋玉红着双眼,眼中满是哀伤,她轻轻地拉着戏煜的衣袖,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丞相,我哥哥他已经被烧死了,现在恐怕是尸骨无存了吧。”

戏煜看着拓跋玉那悲痛的模样,心疼不已。

他温柔地说道:“金古顺交待了以后,我曾经派人到那里去过,的确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了。”

说着,他轻轻将拓跋玉拥入怀中,轻声安慰着。

拓跋玉在戏煜怀中稍稍平静后,抬起头来,满含期盼地看着戏煜,小心翼翼地说道:“丞相,我能不能请求你一件事,能不能在幽州给哥哥安排一个坟墓。哥哥生前一直希望能够带领同胞们到幽州而来。虽然只是一个假坟墓,但我也可以借此去缅怀他。”拓跋玉的眼神中充满了恳切。

戏煜看着拓跋玉那惹人怜爱的样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温柔地说道:“好,我答应你。”

拓跋玉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的神情。

她紧紧地抱住戏煜,轻声说道:“谢谢你,丞相。”

戏煜轻轻拍了拍拓跋玉的后背,然后转身离开。

接着,他对一旁的士兵命令道,赶紧去安排送信。

士兵领命后匆匆离去。

几天后,在鲜卑的营帐中,拓跋天龙正坐在虎皮大椅上,面色阴沉地看着手中戏煜的来信。

“可恶!这个金古顺,居然做出这等恶事!”拓跋天龙愤怒地一拍桌子,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震惊与愤怒。

旁边的侍从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拓跋天龙继续看着信,声音颤抖地说道:“想不到鲁哲他们居然都已经死去了!”

当看到提到拓跋路也死了的时候,拓跋天龙的身体猛地一震,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既有着一丝快意,又有着深深的懊恼。

他咬着牙,寻思道:“拓跋路啊拓跋路,我当然恨不得你赶紧死去,可你这么一死,那宝藏的秘密可就真的石沉大海了啊!”

说着,拓跋天龙气得不停地跺脚,满脸涨得通红,大声地骂道:“这个金古顺,真不是个东西!”

他的表情狰狞扭曲,仿佛要将金古顺生吞活剥一般。

拓跋天龙正气得在营帐中跺脚大骂时,突然一个身影匆匆走了进来,此人叫洪刚。

洪刚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快步走到拓跋天龙面前,微微躬身说道:“首领。”

拓跋天龙停下动作,皱眉看着洪刚,不耐烦地说道:“你来干什么?”

洪刚连忙陪着笑,眼中闪烁着精明的光芒,说道:“首领,小的觉得这是个机会呀。”

拓跋天龙一脸疑惑,“什么机会?”

洪刚嘿嘿一笑,说道:“首领您想啊,那戏煜选择写信的方式来告知我们这些事,这就表明了他对我们鲜卑的重视呀,这意味着以后我们双方很有可能进行友好往来呢。”

说这话时,洪刚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神情,还时不时观察着拓跋天龙的脸色。

拓跋天龙听了,若有所思,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洪刚得知鲁哲死了,心中高兴。

以前那鲁哲比他能力强,他总觉得自己不受重视,可现在鲁哲死了,自己要抓住这个机会成为拓跋天龙的心腹。

洪刚的眼中满是渴望和期盼,脸上带着谄媚的笑。

洪刚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首领,小的认为,虽然我们与戏煜他们表示友好往来,但想要进入中原恐怕还是很难的,所以首领您目前就先不要有这个想法了。依小的只见,我们当下应该想办法好好发展鲜卑。”

洪刚说完,再偷偷观察着拓跋天龙的脸色。

拓跋天龙听了洪刚的话,觉得很有道理。

他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先发展鲜卑,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拓跋天龙的脸上露出了坚定的神情。

洪刚见拓跋天龙采纳了自己的建议,心中暗喜,连忙说道:“首领英明,小的一定尽心尽力地辅佐首领,让鲜卑变得更加强大。”洪刚的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

拓跋天龙看了洪刚一眼,说道:“你有这份心就好,只要你好好为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的。”拓跋天龙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期许。

洪刚听了拓跋天龙的话,连忙躬身说道:“小的一定肝脑涂地,死而后已。”洪刚的脸上满是忠诚的神情。

在幽州的一处山坡上,一座新坟矗立在那里。

拓跋玉站在坟前,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戏煜陪在她身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拓跋玉看着眼前的坟墓,声音哽咽地说道:“哥哥,虽然这只是一座假坟墓,但我还是忍不住会想起你。你生前一直希望能够带领同胞们到幽州来,可惜……”说到这里,拓跋玉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戏煜看着拓跋玉伤心的样子,心中也很难过。

他紧紧地握住拓跋玉的手,说道:“你别太伤心了,哥哥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拓跋玉听了戏煜的话,擦了擦眼泪,说道:“丞相,谢谢你。以后我会经常来这里看哥哥的。”

戏煜点了点头,说道:“好,我陪你一起。你哥哥他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拓跋玉看着戏煜,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情。

她说道:“丞相,你对我真好。我真的很幸运能够遇到你。”

戏煜微笑着说道:“我们马上是夫妻,这是我应该做的。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要一起面对。”

拓跋玉点了点头,紧紧地依偎在戏煜的怀里。

这一天晚上,鲜卑,月色如水。

洪刚独自一人来到了一片牧区。

他悄悄地走进一个羊圈,与几个牧羊人围坐在一起。

这几个可不是普通的牧羊人。

洪刚压低声音,对几个人密谋道:“兄弟们,我有一个计划。我要想办法取得拓跋天龙的信任,然后我们一起干一番大事。”

他的眼神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其中一个牧羊人疑惑地问道:“洪刚,你有什么计划?拓跋天龙可不是那么容易信任人的。”

洪刚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我自有办法。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一定能成功。”

另一个牧羊人担忧地说道:“可是,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有危险?”

洪刚拍了拍胸脯,说道:“怕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凭什么拓跋家的人就可以做首领,我们就只能给他们称臣?我们也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几个牧羊人听了洪刚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他们纷纷表示赞同,并发誓一定会暗中好生发展,等待时机的到来。

洪刚看着大家,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更多的挑战等待着他们。

但是,他相信只要大家团结一心,就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

随着戏煜与拓跋玉婚期的临近,整个丞相府都沉浸在一片喜悦的氛围中。

这一天,戏煜来到拓跋玉的房间,看着正在梳妆的拓跋玉,心中充满了幸福。

戏煜轻轻地走到拓跋玉身后,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说道:“还有几天我们就要成亲了,我希望能够得到皇帝的证婚。”

拓跋玉转过身来,看着戏煜,眼中充满了好奇。

“皇帝?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中原的皇帝呢。”

戏煜笑了笑,说道:“没关系,今天我就带你去见一见皇帝。”

拓跋玉点了点头,说道:“好啊,我也很想看看皇帝是什么样子。”

于是,戏煜带着拓跋玉骑着自行车,向皇帝居住的庄园出发。

一路上,拓跋玉兴奋地东张西望,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终于,他们来到了庄园门口。

戏煜带着拓跋玉走进庄园,只见庄园里绿树成荫,鲜花盛开,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他们来到皇帝的寝宫前,戏煜让拓跋玉在门口等一下,然后自己走进了寝宫。

刘协在庄园里的生活可以说是非常惬意,每天都有专人照顾,吃穿不愁。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因为自己的傀儡身份而感到不舒服,但时间长了,他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有名无实的生活。

此刻,刘协正在花园里散步,突然看到戏煜走了进来。

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戏煜,你怎么来了?”刘协高兴地问道。

戏煜笑着说道:“陛下,微臣来看看您。另外,微臣想娶一个鲜卑姑娘,恳请陛下证婚。”

刘协拉着戏煜的手,说道:“你能来看朕,朕真是太高兴了。对了,你刚才说你要迎娶一个鲜卑的姑娘,是真的吗?”

戏煜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陛下。属下和拓跋玉情投意合,所以我想娶她为妻。”

刘协听了,高兴地说道:“好啊,这是好事啊。你放心,朕一定会为你证婚的。”

戏煜感激地说道:“多谢陛下。”

刘协摆了摆手,说道:“你我之间,不必客气。对了,朕还没见过这位鲜卑姑娘呢,你能不能让她进来,让朕见见?”

戏煜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于是,戏煜让人把拓跋玉叫了进来。

拓跋玉走进房间,看到刘协,心中有些紧张。

刘协看到拓跋玉,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笑着说道:“这位就是拓跋玉姑娘吧,长得真是漂亮。”

拓跋玉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多谢陛下夸奖。”

刘协笑着说道:“戏煜,你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姑娘,真是你的福气。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戏煜听了,笑着说道:“多谢陛下。”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朕会让人准备好证婚的事宜。”

戏煜和拓跋玉再次谢过刘协。

忽然,戏煜跪地叩拜,言辞恳切地请求道:“陛下,微臣恳请您能来一次大赦天下,将犯人都放回去吧。”他抬头,目光坚定地看着刘协。

刘协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然后缓缓点头,满意地说道:“嗯,此法甚好。朕规定,就在你大婚之时,由朕下一道圣旨来大赦天下。”

戏煜听后,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再次叩拜谢恩。

戏煜一边走在回去的路上,一边若有所思。

突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虑,想起了哥哥戏志才的事情。

不能只顾着自己快乐啊,还得抓紧时间完成哥哥的婚姻大事。

回到家里,戏煜径直来到戏志才的房间。

今天晚上要一起去刘家的酒楼。

戏志才见到他,兴奋地站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喜悦,但又有些紧张地说道:“弟啊,我……我有点紧张啊。”戏煜微笑着安慰他:“哥,你不必紧张,放轻松就好。”

戏志才忽然关切地问道:“弟弟,你和拓跋玉的婚姻问题,你打算怎么办啊?”

戏煜微微一笑,从容地回答道:“今天我见了皇帝,皇帝还准备大赦天下呢!”

戏志才听后,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然后频频点头,感慨地说:“弟弟,你做得非常对!”

很快,夜幕降临。戏志才和戏煜来到了刘家的酒楼。

刘家酒楼外的大街宛如一幅绚丽多彩的画卷。

璀璨的星光与大红灯笼交相辉映,将街道照亮,宛如一条闪耀的银河。

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或是匆匆赶回家中,或是悠然漫步,享受这宁静的夜晚。

两旁的建筑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庄重而神秘。

街道上弥漫着各种香气,有酒楼中飘出的美食香味,有街边摊贩售卖的小吃香气,让人垂涎欲滴。

远处的街头,有杂耍艺人在表演,引得人们驻足观看,不时发出阵阵喝彩声。

在这夜幕降临的时刻,大街上的一切都变得如此美丽而迷人,让人陶醉其中,流连忘返。

进入酒楼,刘老板一见到他们,脸上立刻绽开了笑容,喜滋滋地说道:“哎呀,我可一直盼着你们来呢,没想到今天你们终于来啦!”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今儿个小女正好在家中,我这就去把她叫出来,让两位客人见一见。来来来,两位就别在大厅里站着了,还是到包厢里去吧。”

戏志才和戏煜相视一笑。

戏煜答应道:“好的,那就麻烦刘老板了。”

他们进入包厢以后,戏志才更是紧张的不行了。

“哥哥,不是说过了吗?你千万不要紧张呀。一定要表现的自然一些。”

戏志才苦笑了起来。

如果是让自己写一些东西,自己不回害怕。

可是,面对女人……(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