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今天开始心动吧> 心动第143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心动第143天(1 / 1)

每一份口供都都是一对一进行,结束后最后金彬把他们请到一块。

金彬手里拿着口供记录,视线在林诲生和童念念之间流连。

啪。

记录本放在桌子上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清晰可闻。

“林诲生,”金彬喊道。

每个人的视线投向他,金彬语气平缓道:“除了童念念之外,每个人的口供都指向你。”

“什么意思。”童念念声音沙哑。

被掐脖子的后遗症随着时间更明显,她每说一句话都撕扯的疼。

林诲生把温水放到她手里,“别急。”

童念念看着他沉静的脸色,对视了几秒轻轻点头。

金彬这时道:“根据姜东明几人的口供,是你第一个提出童念念去了洗手间长时间未归要去找她,然后你们去了案发现场,也是你第一个发现地面拖拽的痕迹,并拨打童念念的手机发现关机。”

说到这里金彬停顿,看林诲生的反应,林诲生面对他的注视点头。

金彬接着说:“然后你让陆经国报警等在原地,让其他人跟你一起前往童念念被迫害的地点。这个过程中你没有任何犹豫,我可以理解为你早就知道童念念会被迫害,并且提前就知道被迫害的位置和犯人。”

现场只有童念念不知道自己遭受绑架后发生的事,现在听金彬这么一说,才明白林诲生他们为什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赶到。

“你想说这是林诲生安排的吗。”姜东明不爽的提声。

没给他说下句话的机会,金彬喝道:“我在问林诲生。”

姜东明皱眉,被陆翔按住胳膊。

金彬看向林诲生,“是不是。”

林诲生道:“是。”

金彬去看童念念的反应。

童念念正盯着林诲生。

过了两三秒,她向林诲生问道:“为什么知道?”

“童念念,你不会怀疑书生吧?”陆翔喊。

童念念没理他,再次要对林诲生发问时,被林诲生摇头阻止,“别说话。”

发现他目光下移看自己的脖子,仿佛戳到心脏最软处,童念念眼眶发热,只差一点就要涌出眼泪,被她咬着嘴唇狠狠忍住了。

“我不是提前知道你会被伤害。”林诲生对童念念说。

有那么一瞬林诲生的表情阴郁得可怕,他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他眼里的神采。

“只是知道这个人有问题。”

林诲生说:“我见过他在你晚修放学时尾随你。”

童念念张嘴,喉咙的扯痛让她咽回长篇大论,只沙哑的说一个名字,“张宇。”

林诲生却能理解她的意思,“嗯,我跟你回租房那段时间,不仅是因为张宇。”

童念念紧紧盯着他,为什么不早告诉她?

“他只跟过你一次。”

“一次。”

只是一次为什么就能引起林诲生的注意。

林诲生道:“你没有注意到,你来餐馆吃饭的时候,他总是偷偷盯着你。”

童念念愣住,回想去林诲生家餐馆吃饭的经历。

现在回想起来去的次数太多,没办法回忆完整,更不记得有男人这张脸。

忽然,一道灵光闪过脑海。

她记得有一次被人窥视的感觉,那时候因为太强烈才有感觉,只是等她想找的时候却没有找到人。

此时由林诲生提起来,童念念才有模糊的印象。

林老餐馆早上开店买早餐的时候,外面桌子坐的大多都是工地打扮的人。

男人平凡的长相身材和他的衣着打扮在这些人里不突出,童念念一眼扫过没注意很正常,如今模糊的印象里有那么一身黄灰色汗衫,裸露双臂的身影,模糊的面容逐渐清晰成男人的模样。

童念念身体微微颤抖,紧紧咬着牙关。

她最痛恨的凶手就在身边却一直没有发现。

这时金彬出声道:“窥视并不代表会作恶,你又怎么确定他会行动。”

“我不确定。”林诲生说完顿了顿,接着说:“只是感觉他的眼神很不对劲。”

“只是感觉?”金彬问。

林诲生点头。

姜东明插嘴道:“他的感觉一直很准。”

金彬看了他一眼,继续问林诲生,“所以你做了什么。”

林诲生抬首和金彬对视一会,语调平缓低沉,“我观察了他一段时间。”

“观察?”金彬若有所思,望着神情冷漠的林诲生,了然道:“是跟踪吧。”

林诲生没有否认,“他的生活圈和习惯注定他犯罪的地方只会在平时的修车零件库,小吃店正好是他的活动范围,地面拖拽的痕迹证明是个力气大到令童念念无法反抗的成年男性。”

金彬道:“所以你毫不犹豫做下今天一些列的安排。”

他看林诲生的眼神透着微妙。

姜东明等人也神色各异。

事发当场的时候没有心思想那么多,如今平复下来才明白当时有多惊险。

如果没有林诲生提前预知,以他们赶到时看到童念念的状况,只怕再晚一两分钟就是一桩惨剧。

“加上上次,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我记得你上次说的也是感觉她的状态不对劲才跟过去报警。”金彬低叹,“只是口说无凭。”

顿了顿,金彬往童念念望去,“虽然这些话你们肯定不爱听,可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们。刘大国有请律师辩护的资格,由于他犯罪未遂……而且我们到场时看到的情形对你们也不利,那个程度的伤势,他可以反告你们蓄意伤害。”

刘大国就是男人的名字,一个和他外形一样平凡普通。

“艹!”姜东明第一时间炸了。

他猛地站起来,椅子翻到砸地。

“这什么狗屁。”

金彬依旧看着童念念,女孩眼神阴鸷,还没洗尽血污的狼狈模样掩不住满身戾气。

他心里有些疑虑,之前遭遇杜豪那件事时她还能保持冷静。

这些疑虑没有让他停下要告知他们的话,“除非刘大国有犯罪前科。可以我得到的资料来看,他不仅没有前科,联系的亲朋好友也很少,也就是说除了他父母之外,没有人了解他。”

一个没有多少存在感的普通人,没有人能说他的好话,同样的也没有人能说出他的坏话。

“你的意思……”童念念沙哑而缓慢的说:“是想告诉我,放弃起诉他。”

“我没有这样说,”对女孩的同情心让金彬语气更温和,他顿了顿,“只是把利害告诉你,最后怎么做该由你和你的监护人决定。”

童念念扯嘴,带着一丝疯狂。

林诲生握住她的手。

童念念侧头看去。

林诲生正抬头看着金彬,平缓说道:“如果有证据证明刘大国有暴力和犯罪倾向,是否就能对他进行深入调查。”

金彬挑眉。

林诲生道:“我有他的证据。”

姜东明等人再次惊愕。

金彬问:“例如?”

林诲生:“他虐杀动物的照片。”

金彬深深看了林诲生一眼,“如果你说的是真的,的确可以作为有利证据。”

林诲生点头,然后面向童念念,语气轻缓下来,“只要是犯罪就一定会留下痕迹,何况他并不是个完美的犯规者。”

两人对视。

童念念瞳孔颤动,缓慢的对他点下头。

林诲生目光温柔,安抚着她,“他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童念念背脊一颤,从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呜咽声。

金彬若有所思。

这时门被敲响,一名警员走进来对金彬说了几句话。

门外传来柳慧喊童念念的名字的声音,情绪激动得从声音就听得出来。

没一会,柳慧就推门进来,她身边还有个女警员在努力劝阻她,只是柳慧言行激烈不顾对方。

看到童念念那一刻,柳慧受刺激的僵立,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嘶哑又仿佛失声。

下一秒她跑到童念念的面前将她抱住,嘶声哭得不能自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