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今天开始心动吧> 心动第137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心动第137天(1 / 1)

身体的行动比思想反应来得更快,把林诲生抱住后的下一秒,童念念才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

察觉到之后不仅没有任何后悔的情绪,相反有什么在心底彻底确认下来。

她双眼坚定,将僵住的林诲生抱得更紧。

这个动作所表达的意志清晰传达到林诲生那里,他僵直的身体逐渐放松,又没有完全放松。

黑暗中谁也看不到谁的表情,除了视觉之外的其他感官格外敏感。

完全贴近的身体,连心跳的频率都隐藏不了。

童念念在林诲生的耳边轻声说:“林诲生,那只是气话,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想明白。”

她轻拍手底下绷直的背脊,再次重复道:“这不是你的错。”

手底下的身体轻微颤抖,始终没有发声。

童念念咬了咬嘴唇,抱着他的力气更大了一些,轻拍他背脊的手缓慢向上移动,触碰到少年的颈项。

触手的湿润汗意让她跟着难受,心里软成一团。

“林诲生,我不止一次想,如果珍珍没有出事多好,可这世上没有如果。我来明高的时候抱着满腔的怨恨,那时候我恨不得所有和这件事有关的人都去死。”

她停顿了一会,“……我知道这种念头很自私,有这种想法的我怎么对得起珍珍,可直到今天我不止一次产生这种念头,就是能认识你们真好,能和你们做朋友真好。”

若是没有童珍珍的事件,她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回国,还在国外醉生梦死。也不会故意接近姜东明他们,然后和他们有这些经历。

每次在深夜里产生这种想法,就是一次心灵审判,承受着内心谴责的折磨。

因为她拥有的这些是建立在童珍珍自杀的前提上的。

她越因此感到快乐就越觉得对不起珍珍。

好比现在也是。

童念念眼眶胀热。

剥开外壳袒露内心是一件痛苦的事,然而痛苦之中又伴随着一阵酸软的轻松。

“尤其是你。”

林诲生听出女孩嗓音变得干哑,那是忍耐哭腔的声音。

他垂在身侧两旁的手臂抬起。

“我敢肯定,遇见你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之一。”

林诲生愣住。

童念念郑重道:“我不会后悔,也不会讨厌你。”

在一鼓作气的勇气下,下一句话脱口而出。

“我只会喜欢你。”

“……”

安静。

还是安静。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五分钟。

一句郑重的‘喜欢’没办法被列为玩笑的告白。

无论是告白的,还是被告白的,都被冲击得脑子留不下别的想法。

童念念偷瞄林诲生,忘了黑暗中根本看不清。

“林诲生,”她小声清了清喉咙,“我说喜欢你呢?”

如果不是感觉到林诲生狂跳的心跳声,童念念都快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你没什么想法吗?”

她没想到自己的告白竟然会是这种情况,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林诲生就是这种寡言的性格,也许他只是太害羞了,何况现在他还喝醉了头晕,又刚想起那么让人难过的事……

那么多自我安慰的理由还是抵不住升起的委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喜欢。”

太快的回答让童念念愣了一瞬。

身体突然被抱住。

“喜欢。”

这回童念念听清楚了。

她来不及高兴羞耻。

林诲生接二连三的告白席卷而来。

“很喜欢。”

“很喜欢你。”

“很喜欢你。”

童念念才知道林诲生的力气可以这么大。

她被抱得几乎无法动弹。

林诲生额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

短发擦过耳廓和脖子,痒得童念念侧了侧头。

忽然,她动作顿住。

有什么冰凉的液体落在她肩颈处。

她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直到湿润感更大。

“喜欢你。”

林诲生的喃喃声就在耳边。

童念念伸手,指尖触碰到他后脑勺的发丝。

“林诲生,你喜欢谁?”她问得又轻又软。

“你。”

“我是谁啊?”

“童念念。”

“那谁喜欢童念念。”

“我喜欢童念念。”

“嗯。”

“我也喜欢你。”

“喜欢你哦,林诲生。”

……

从林诲生手里接到钥匙时,童念念还有些愣神,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去打开大门,结果大门真的应声而开。

她扭头望向林诲生,手机光打在他不远处,见林诲生真扶着地毯站起来,便把即将出口的询问咽了回去,走过去扶住他的胳膊,“还是很晕?”

林诲生摇头。

童念念并没有松开手,和他一起往外走。

因为楼梯过道太窄,两人下楼梯的时候特别小心,走得也比平时更慢。

直到二楼灯光能照到的地方,童念念才放松力道,对林诲生问:“你早就有开门的钥匙,为什么不说?”

在林诲生回答之前,童念念想到什么,随即道:“你说实话,我不生气。”

林诲生才道:“想和你多待一会。”

童念念看着林诲生半晌没说话,她想:也许不会说情话的人,说出无意识的情话时才是真的暴击。

“我以为你会喜欢玩游戏。”林诲生又说。

童念念道:“嗯,你认为的没错。”

这回换成林诲生没说话。

两人站在二楼楼梯走道口。

童念念住在一楼,林诲生的房间在二楼。

这时候就应该分开了,可谁都没开这个口。

“那你是什么时候拿到钥匙的?”童念念继续这个话题。

林诲生道:“找眼镜的时候。”

“嗯?”

“就在地毯上。”

“……你坐着的地方。”

“嗯。”

“噗,哈哈哈。”

童念念扶着楼梯栏杆笑起来,笑到一半想到这里隔音不一定好就连忙收住,说话的时候还是藏不住笑意,“我想起来了,那本日记写过死者被关进来时跌倒,所以你刚好坐在了答案的中心点。”

林诲生没有说话,童念念说完后才意识到,既然林诲生进来就找到钥匙,那他说的想和她待久一点就是真的从一开始就这么想。

童念念脸上微热,低笑道:“原来你也会骗人。”

“你没有问我。”林诲生说。

童念念失笑,“你还狡辩。”

林诲生却说得认真,“你问我,我不骗你。”

童念念被他的眼神烫到心口,扭过头,“很晚了,我先回房间了。”

林诲生轻轻点头。

她往楼下走了两步,回头就看到林诲生跟上来。

“你做什么?”

“送你。”

一句“不用了”在喉间始终没能说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一路上谁都没说话。

下到一楼客厅就看到沙发上躺着的陆翔和陆经国。

童念念愣了下,走近去看两人的状态,发现他们睡得歪歪扭扭,尤其是陆翔,半个身体在地上,半个身体在沙发上。

“喂。”童念念轻轻摇晃两人,都没有什么动静。

林诲生在她旁边站住。

童念念扭头对他道:“看来是真的把我们两个给忘了。”

林诲生默然。

“你等等。”

几分钟后,拿着化妆包出来的童念念蹲在陆翔和陆经国两人面前开始创作。

她对林诲生道:“你也来试试。”

林诲生摇头,“你玩。”

童念念歪歪头,无辜道,“我想看你画画。”

林诲生慢慢走过来。

一个玩得忘我,一个还在醉酒的状态,都没发现靠在二楼栏杆处往下望的身影。

姜东明无声的轻勾了下嘴角,昂头将手里的啤酒喝完便转身离开。

……

“卧槽!”

“你脸上怎么回事?”

“人呢?”

“谁干的,自己站出来。”

“几点了?几点了?”

早上在一阵闹钟和吵闹声中所有人清醒过来,一个个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

等到在客厅集合时。

“姜东明不在。”说话的是林诲生。

这句话响起,还在抱怨的陆翔也停下来,朝林诲生望去,“不在是什么意思?”

童念念走到茶几边,把水果盘拿开,看到下面完整的一张纸。

其他人围过来。

纸上红色的字迹一看就是用口红写的,和陆翔两人脸色的痕迹是同色号。

[老子不想看你们泪流满面的b样,先走了]

下面还画了一个的抽烟的表情。

“艹。”陆翔骂道:“居然是这家伙。”

童念念手指滑过纸上的字迹放到眼前,指腹上留着浅浅的痕迹,说明口红干得差不多了,姜东明走了也有一段时间。

这只口红大概是她昨天给陆翔和陆经国画了鬼脸之后,收拾作案工具时不小心遗漏的。

姜东明是走时不小心看见就顺手用这个写字了?还是……

童念念侧头往林诲生望去。

林诲生也在看她。

两人对视了两秒,童念念将纸折起来放进口袋里。

昨天晚上姜东明估计也在,只是没有出现。

这一天,哪怕大家已经拼命赶时间,还是印证了姜东明说的话——迟到。

童念念和林诲生一起被班主任喊出去罚站,在一班同学揶揄的视线下,他们走出门靠墙站好。

没多久就听到不远处的动静,童念念扭头看去,看见陆翔搭着陆经国的肩膀走出来,朝他们这边挥手打了个招呼。

没等童念念回应,赵莉思也垂头丧气的从她教室门口走出来。

她站直左右看到童念念和陆翔等人时先是傻眼,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

童念念也弯眉低笑。

陆翔的笑声最放肆。

男孩女孩的笑声在走廊上回荡,直到陆翔被一只粉笔砸中脑袋。

3班老师的训斥声连童念念这边都能听见些许。

赵莉思缩着脖子,对她挤眉弄眼使眼色。

童念念有模有样的点头做鬼脸。

旁边少年始终安静凝望着她。

微风拂来。

林诲生伸手。

“嗯?”童念念把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发现近在咫尺的手。

顺着手指看到林诲生。

童念念后知后觉,林诲生大概是想帮她弄头发?

两人目光相触。

林诲生抿抿唇,一抹温柔的笑意在他唇角漾开。

“童念念。”

“嗯……嗯?”

他低头,把眼镜摘下来。

少年眉目清朗俊秀。

专注的目光沉静温柔。

童念念低声问道:“你怎么?”

林诲生说:“你说过,喜欢。”

他耳廓泛红。

童念念愣住一秒,随即笑起来。

“嗯,喜欢!”

------题外话------

不分章了,一次搞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