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今天开始心动吧> 心动第97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心动第97天(1 / 1)

姜东明的眼神透出股疯狂的戾气。

陆翔被他这么盯着,心情当然好不到哪去,自我安慰这是姜东明被自己说的话激到了,笑着圆场道:“这看着不是挺健康的么。”

姜东明道:“说完了就滚。”

陆翔笑脸落回去,他也不是没脾气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换谁都不舒服。

只是他没有就这样走,对姜东明道:“合着我今天来看你还来错了。”

姜东明往后一靠,半合着眼睛没有应他话。

陆翔的怒气达到高峰,他觉得自己继续待下去就是真贱了。

“行,你真行。”丢下这句话,陆翔扭头就走。

砰的一声,病房门关得响亮。

过了一会儿,姜东明睁开眼睛,侧头望向林诲生,“你还不走?”往墙上的时钟看了眼,“再不走下午上课要迟到了。”

林诲生答非所问,“我把你有心脏病的事告诉了童念念。”

姜东明愣了愣,看着林诲生半晌没说话。

这过于平静的反应一点都不像是姜东明。

林诲生目光闪烁,打量着他。

两人对视了一会,却是姜东明笑了一声,“你不是这种多嘴的人。”

林诲生不语。

为什么要告诉童念念这件事的原因有很多,这时候解释起来没什么意义。

“说就说了,反正她早就知道了。”姜东明道。

林诲生诧异抬眼。

姜东明看见了,又笑出声,“你不知道啊,也对,你要是知道也不会专门跟她说。”

林诲生张了张嘴,心情有些乱,为什么童念念一早就知道?

现在回想起来,他跟童念念说起姜东明有心脏病时,童念念的反应的确有些安静。那时候两人在他房间独处的原因让他思维没平时敏感,从而忽略了某些异样。他还以为是童念念隐藏得好,她一直以来表现出的性格就很冷静内敛。

“看来你也被她骗了。”姜东明像幸灾乐祸的说道。

林诲生问道:“你跟她说的?”

“怎么可能。”姜东明鄙视道:“你是不是傻了。”

林诲生抿唇,的确问了个傻问题。

姜东明盯着他,眼神有些深意,“我们几个就你最聪明,怎么连你都被骗还犯傻。”

林诲生和他对视,面对姜东明越来越犀利富有攻击性的目光,有什么东西似要被撕开外壳被挖掘出来。

林诲生睫毛轻颤一下,正要开口说话,姜东明却在这时候转开头,漫不经心的笑道:“算了,这也说明她是真厉害。”

林诲生望着他的侧脸陷入沉默。

室内安静得仿佛连钟表走动的声音都能听见。

叮咚——

不知道过去多久,手机消息提示音打破安静。

林诲生意有所感这条消息会是来自谁,顿了下才把手机从口袋拿出来。

和他想的没错,消息是童念念发来的作业图。

林诲生编辑了个‘嗯’回去,放下手机抬头就看到姜东明的脸,正专注的盯着他的手机方向。

姜东明抬眼,问:“这是什么?”

林诲生道:“补课作业。”

“补课。”姜东明哈了一声,然后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会,他道:“所以翔子说你们最近走得近就是在帮她补课?”

林诲生没应话,有些东西他不想回答也没义务向姜东明解释得多清楚。

姜东明怎么理解他这份默然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她知道你是来看我的么。”

林诲生摇头。

姜东明淡淡的“哦”,侧身在床头柜上又拿了个苹果放手里削,削到一半的时候看了林诲生一眼,说道:“你回学校吧,不用在这陪我。”

林诲生起身。

姜东明看似没有在看他,实际上余光一直注意着,发现林诲生起身走的不是病房门口的方向,而是也到床头柜果盘上拿了个苹果。

林诲生没有洗就直接放嘴里吃了。

姜东明扯嘴,“我知道肯定是老头子拜托你来的,还以为我是小孩子么,你在待着有屁用,又不能让我打。”

姜东明鼻腔发出短促哼笑,“要真跟那时候一样,我早就蹦起来揍你了,那老家伙没安好心。”

林诲生依旧安静不语的吃着苹果,目光沉静如水。

当年他和姜东明的结识并不美好,还可以说很糟糕。

毕竟姜医生是为了抢救林父才会错过妻儿的手术。

姜东明从昏迷醒来后一连遭受母亲去世和自身心脏受损的两个噩耗,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孩子世界瞬间崩塌,可以说在那段时间里他将所有人都视为仇人,尤其是大公无私的姜心怀,以及林父。

正好那段时间林诲生天天跑来医院照看术后的林父,就一起被姜东明记恨迁怒上了。

姜东明不会去报复一个卧病在床的伤患,却没对林诲生客气。

——如果不是为了救你爸爸,我爸就不会丢下我和妈妈。

——凭什么你爸爸没事,我妈妈却死了。

那会儿满身负面情绪的姜东明不会去思考问题因果对错,他只看到结果,再由这些结果带来的满腔愤恨。

接下来就有了姜东明各种找林诲生的麻烦,言语上的,行为上的,各方面的。

只要林诲生到医院就肯定躲不过姜东明的欺压,哪怕被大人劝说也不管用。

一开始林诲生以为是巧合,后面发现姜东明是故意的就有意避开他。

两人从单方面的欺压到捉迷藏,姜东明耐心不足的烦躁了,终于在一次堵住林诲生时揍了他一顿。

林诲生并没有怂得任他打,相反和他扭打起来。

打到最后,或者说打到中途的时候,姜东明就倒下了。

正是由那次打架造成的后续,让林诲生知道了姜东明有心脏病的秘密。

小小的林诲生亲眼看到姜东明被匆忙送进手术室,再次经历等候林父做手术的那种焦虑不安的过程。只是这次更复杂一点,他本人是事件造成者。

虽然事后姜东明没事,姜心怀安慰他不用自责,这并不是他的错。可那会儿的林诲生还是产生了强烈愧疚感和后怕,他以为自己差点害死姜东明,害死了一条生命。

正是这份愧疚让他被之后醒来能下床的姜东明再次堵住,并被姜东明揍的时候完全没有还手。

姜东明则以为他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林父赎罪。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