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今天开始心动吧> 心动第74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心动第74天(1 / 1)

林姓兄弟两个人齐齐哑声。

童念念依旧笑而不语的望着林故音。

只要是稍微有点眼色的人都能看懂她眼神是什么意思。如果假装不懂,就说明这人不要脸皮的无赖了。

林故音显然是个要面子的人,心里恼怒童念念没眼光,面上识趣的离开。

他走到帘子小门前,回头问两人,“要不要把门开着让空调吹进来,这天气光靠风扇还是会热。”

这回童念念连婉转的借口都不找,轻笑道:“不用,我不想别人听到我们说话声。”

“好吧。”林故音多看了童念念一眼,现在才发觉少女模样清纯,脾气却不小。

等林故音走了,童念念走到小门前观察一圈,发现门上的门把手不能反锁。

她扭头望向好像在走神的林诲生。

“这门不能反锁吗?”

林诲生回神看过去,反射条件先回答她的问话,“可以。”

童念念问:“在哪?”

她扭了扭门把手,还是没发现反锁的开关。

林诲生这时才完全清醒,说道:“反锁在对面。”

童念念错愕看向他,随即皱眉,看林诲生平静的模样,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可就是又被气笑了。

“难怪刚刚他们开门进来都不敲门。”童念念嘀咕,声量不大可也够林诲生听见。

她抬头见林诲生依旧不为所动,更郁闷道:“才发现你是这么无所谓隐私的人。”

林诲生听出她语气透露出的恼怒,解释道:“姑很少来我这。”

“看出来了,”童念念没好气的笑道:“不关心你的成绩,隔出个洗手间做你的房间,还给外面安锁,怎么可能经常来你这。”

刚来的时候,童念念还没发现林诲生这小房间的前身。可隔着帘子的小门一开没多久,她就发现这个小房间和对面那个卧室原先设计是一起的。

这待遇差别让童念念看着生气,而林诲生一副习以为常的平静模样,让她生气的同时又有些心疼。

她有股冲动问问林诲生你父母呢,他们知道你在亲戚家是受这种对待吗?既然有钱送林诲生去明高这样高等私立学校读书,又为什么让他在这里受这样的委屈?

最后这些问题再次在喉咙间转了圈就咽了回去。

“画呢?”童念念伸手。

“嗯。”林诲生又爬上床梯。

这次没有不速之客的打扰,林诲生下来把一张图纸递给童念念。

接到图纸的童念念意外的看了林诲生一眼,她原以为林诲生说画过她,就是像她之前看到他画的小漫画本那样的小本子。

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张A4大的纸张。

前一秒的郁闷仿佛随着这张纸散去大半。

童念念嘴角微微上翘,仔细看纸上的铅笔画。

在看到画之前,童念念猜测过林诲生画里的自己会是什么模样。

此时那些猜测都在实物面前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她嘴角的笑容。

童念念困惑看着画里趴在腕臂上睡觉的少女。

有种岁月静好的恬静温柔感。

正是这种感觉让童念念感到不真实。

这画的真的是自己么。

她忽然想问问林诲生,在他眼里自己到底什么性格模样。

可是话到嘴边又不敢问了。

明明一开始是她装成珍珍的模样蓄意接近他们。

虽然童念念一言未发,林诲生还是察觉到女孩心情忽然低落。

他不清楚原因,却知道这低落是在看到自己的画后。

林诲生抿唇,“画得不好。”

“不会啊。”童念念回神,抬头笑道,“画得比我想的更好,没想到你还会素描。”

林诲生却看着她的笑容,那目光让童念念有种被他看穿内心彷徨的错觉。

在童念念忍不住想闪避时,林诲生已经先移开,“我去拿纸。”

“嗯。”童念念点头,轻笑道:“没有模特都能画得这么好,现在我在这里一定能画得更好吧。”

林诲生没说话,又爬上床梯。

没一会儿,他拿着纸笔下来。

童念念盘膝乖巧坐在小桌子前,“就在这里吗?”

“嗯。”林诲生把画纸平铺在小桌子上。

童念念看他不得不低俯的动作,问道:“这个动作会不会很累?”

林诲生摇头。

童念念道:“好吧。”

她展颜,“那开始了?”

两人中间就隔了一张小桌子。

林诲生抬眼就会对上女孩认真注视他的笑颜。

这个距离给他的感觉,只要伸手就能碰到到对方。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童念念笑着说:“这次就照着我现在的样子画,你可要画快点,我怕脸会笑僵。”

林诲生顿了下,又一次抬头深深望了她一眼。

在他的印象里,平时女孩安静得像一只贪睡的猫,藏着满怀的心事,柔软漂亮的外表连偶尔亮爪子都让人无法产生防备心的无害感,直到真的被她抓伤。

可一旦她笑起来,那点妩媚,那点狡黠就藏不住的自眼梢嘴角流露出来。

明知道她不是真心的,依旧忍不住产生心动。

——是我喜欢林诲生。

女孩含有笑意的声音在脑海又一次响起。

林诲生垂下眼帘,掩盖了眼底翻滚的情绪。

房间里很安静,风吹动书页,铅笔摩擦画纸的声音都清晰而细腻。

狭小的房间里光靠风扇的风不足以抵抗炎夏的灼热空气。

不久童念念的额头就浮现细汗,可她不觉得难受,也感觉不到这点炎热的困扰。

这些都比不上林诲生每一次投来的目光让她紧张。

也许是为了画画,林诲生看她的眼神比平时任何时候都深沉专注。

每隔几秒林诲生就会抬头看她一眼,这一眼的时间并不长,短暂的一秒不到,有时候他们会视线相交,有时候没有。每一次的接触,都是一次心脏的挑战。

汗水从鬓边流到下巴。

童念念低头,伸手擦过,轻轻吁出一口热气。

她想,这个夏天和以前都不一样。

林诲生停下笔。

童念念望去。

林诲生说:“我去倒水。”

她看着林诲生额头的汗,扶着小桌子站起来,“我去。”

她想从林故音那边去,换做林诲生估计会走楼道那边的铁楼梯。

才一动,双腿传来强烈的麻痹感,童念念无措向前跌倒。

本来想说话的林诲生见到这一幕,本能本手去扶。

一阵兵荒马乱,伴随两道闷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