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今天开始心动吧> 心动第52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心动第52天(1 / 1)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童念念动了动嘴唇,手指下意识的扯了下T恤的下摆,发现不知道说什么。

她看到一个便衣警察拍了拍林诲生的肩头,跟他说几句话,然后林诲生跟着那人走上了一辆车。

童念念捏紧指头,心绪不由的乱起来。

她和顾菲在同一辆车。

顾菲是被半强制性塞进车里的,上车后依旧不肯听话,喊着要打电话。

金彬说:“会联系你的父母。”

顾菲一听又反对,“不!不能给他们打电话!”

金彬没有在这种时候跟顾菲唱反调以免刺激到她。

相比顾菲的反应,金彬对过分安静的童念念更在意一些。

遭遇这种事情,顾菲的反应虽然麻烦却正常。

“你叫什么名字?”金彬主动和童念念交谈,语气温和沉稳,配以他正派的长相很容易给人带来安全感。

童念念抬头,轻声说了自己的名字。

金彬看了眼她的脸。

童念念的皮肤白嫩,被杜豪打过,嘴角破了一块,脸上肿起来的青紫还有擦伤看起来又清楚又狰狞。

金彬不是没看过模样凄惨的男女,可眼前女孩看起来安静乖巧得过分,让人不由得更怜惜几分。

何况她刚刚遭受的又是那种欺凌。

金彬安慰道:“已经过去了。”

童念念没有说话。

金彬先在脑海里组织了一番语言再要开口时,顾菲突然发作,不顾场所的扑到童念念身上。

金彬惊怒,就在他动手打算制住顾菲时,意外童念念已经反过来抓住顾菲,并没有在顾菲的手底下吃亏。

这种狠劲和童念念安静模样的反差,连金彬都惊讶了一瞬。

顾菲嘴里不断吐出‘女表子’‘贱人’‘不要脸’等侮辱性的词汇,没能偷袭到童念念,她大喊大叫,把这一切都推到童念念身上,说是童念念买通杜豪害她,要把童念念抓起来。

连金彬都听不下去了,打断顾菲,“不是她报的警。”

顾菲的骂声停下,朝金彬望过来。

金彬道:“她和你一样都是受害者。”

顾菲道:“就是她!”

金彬皱眉,道:“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会调查,现在请你配合,回到你的位置上坐好。”

金彬转眼又看向童念念,语气明显温和些,“放开她吧。”

童念念松开手。

这回没给顾菲再动手的机会,金彬把她制约住。

……

“姓名,年龄,住址……”

房间里,童念念和金彬以及另一位做记录的警员隔桌而坐。

童念念配合的回答金彬询问的每个问题。

“为什么半夜出门去那里?”

“顾菲给我发了威胁信息。”

“这是你的手机吗?”

金彬把一个手机放在桌子上。

童念念点头。

金彬:“打开我看看。”

童念念用指纹开了密码锁,打开微信,将里面和顾菲的消息记录打开,再把手机放回桌子上。

这份配合又让金彬多看了她一眼,然后把手机拿到面前查看。

他看到聊天界面里的不雅照,包括顾菲威胁的言语,消息发出的时间也属实。

想到顾菲刚在车上还指责一切是这女孩干的,金彬不由的皱眉,心底对顾菲的印象更不佳。

这些带有个人情绪的偏颇并没有在童念念面前表现出来,金彬依旧用公事公办的态度对童念念问道:“这些照片是顾菲拍的?什么时候?”

童念念道:“一年前。”

旁边的警员抬头道:“一年前你并不在国内。”

童念念道:“这照片的人不是我。”

金彬道:“不是你,是谁?”

童念念:“我姐姐。”

旁边警员点头,对金彬道:“资料上她有个双胞胎姐姐,叫童珍珍。”

警员停顿了一秒,再接着说:“这个童珍珍在一年前自杀了。”

金彬道:“……自杀?”

警员将一份打印出来的资料交给他,“去年上了个小报,不是我们这个区的,反响不大。”

金彬一目十行的浏览,他再看童念念的目光变得不一样,“所以顾菲才指控这一切是你做的,是你买通杜豪他们对她进行施暴,因为童珍珍曾经被顾菲欺负,你要报复她?”

金彬的目光锐利,对童念念进行精神施压。

然而被他紧盯着的女孩依旧安静的低着眉目,回复道:“我没有买通杜豪,也没有报复顾菲。”

金彬道:“杜豪和顾菲一致口吻是你干的。”

童念念道:“他们在说谎。”

金彬:“你怎么证明?”

童念念反问,“他们又怎么证明?”

两人对视,谁都没有躲闪或退让。

旁坐的警员惊讶看着童念念,对她产生了点佩服的心理,没想到这么年幼的女孩子能在金彬的压力下保持这份镇定。

这时,童念念突然撩起自己的T恤下摆,伸手摸出运动内衣。

金彬喝道:“你干什么!?”在看到童念念从运动内衣里拿出东西,他后面想说的话咽回去。

童念念把袖珍录音笔放在桌子上。

童念念道:“我的背包挂件还有录像器,拍的可能不太清晰。”

旁坐警员停下笔,惊讶道:“这还不叫早有预谋?”

童念念道:“我只是在提供犯罪证据。”

此时此刻金彬再也没办法把童念念当成乖巧柔弱的小女孩。

从头到尾她的安静不是吓坏了,也不是他所想的受刺激太大,而是真正的镇定冷静。

童念念道:“杜豪他们犯了QJ罪,顾菲是帮凶从犯。”

金彬没有认可童念念的话也没有否认,依旧把问题集中她身上,道:“张宇提供了你给他转的账单。”

童念念道:“那是他向我勒索。”

金彬双手扶在桌面上,“他向你勒索你就给?”

童念念反问,“要不然呢?一开始他就听顾菲的话来找我的麻烦,在明高校门口堵我,不给他钱的话就要被打。”

童念念看着金彬,“我只有一个人,每天都要来上学,他要找我很容易。”

金彬的目光不由自主看到她受伤的脸,哪怕表面没有流露,实际还是心软了。

“你可以报警。”

童念念轻笑,也就轻轻笑了一声就收住了,对金彬道:“把他抓了之后,真正指使他的人呢,会放过我吗?在没有对我造成伤害之前,你们管得了吗?”

面对这一声声询问,金彬再次皱眉,他从面前女孩身上感受到一种疾世愤俗的情绪。

仿佛安静的外壳裂开了条缝隙,她真实的愤怒再难掩藏的泄露出来。

“等真的对我造成伤害了,你们也未必来得及管。”童念念道:“就像这次运气好及时管制到了,他们照样可以恶人先告状,把错误推到受害者身上或者钻空子。”

“你刚刚不还问我要证据,怀疑我才是施暴者。”

童念念抬起头注视着金彬,说道:“我要是拿不出证据,这算不算二次伤害。然后眼睁睁看着杜豪他们安然无恙的走出这里,再遭受他们的报复,接着又一次坐在这里向你解释我真的是受害者。”

旁座的警员先听不下去了,向童念念解释道:“刚刚的问话属于必要审查,不是真的怀疑针对你,杜豪那群是什么人,我们都……”

他的话没说完被金彬制止,作为司法人员不应该说这种具有强烈个人偏颇的言论。

“做你的笔录。”

“咳。”警员应声。

金彬转眼再看童念念,道:“所以今天晚上你做足准备跑去烂尾楼,收集这些证据。”

看着桌子上的录音笔,金彬对童念念所谓的‘准备’感到愤怒。

他忍住怒斥女孩的冲动,然而变得低沉的嗓音还是泄露出他的沉怒,“你有没有想过不是有人及时报警,今天晚上你会遭遇什么?最后这些幼稚道具收集的证据还有被杜豪他们发现的可能,把局面弄得更糟糕!”

“我知道。”童念念说。

金彬被她平静的语气惊到。

童念念道:“真到了那一步我会想其他办法跑到这里,没有这些幼稚的证据也没关系,那时候我本人就是最有利的证据。”

金彬对上她的视线,喉咙干涩。

包括做笔录的年轻警员也惊愕看她。

门外传来敲门声。

金彬说了声,“进来。”

开门进来的警员向他报告时间快到了,那位报警的男孩也在询问童念念的情况。

金彬应付了几句将人打发出去,等门重新关上。

他看了童念念一会,说道:“你可以回去了……以后不要再这么冲动,任何事情都比不上自身的安危重要。”

童念念问:“作为这次事件的受害者,我有权知道杜豪他们的审查进度和最终审判结果吗?”

“也许中间还会需要你的配合,最后的结果也会通知你。”

童念念点头,“我会全程配合。”

对于她的乖顺,金彬却感到头痛。

接着听到童念念说:“不过我希望你能对顾菲和杜豪深入审问一下有关童珍珍的事。”

金彬:“这和这次案件……”

“有关系。”童念念抢声。

金彬摇头,没直接答应童念念,摆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童念念定定看了他几秒才站起来,把椅子推开又回头问:“案件不会对外公布吧?”

金彬以为她在担心自己的名声,安慰道:“你可以放心。”

童念念却道:“那些照片,对不知情的人都说是我就行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