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今天开始心动吧> 心动第10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心动第10天(1 / 1)

这次客厅陷入安静的气氛比之前还沉闷。

童念念懊悔自己还是没沉住气,一句道歉即将说出口,就听见姜东明的话,“行了,我知道了,我道歉。”

童念念惊讶看着姜东明的脸。

她以为就姜东明这唯吾独尊的脾气,被那么扫了面子,肯定会甩脸就走。说不定之后一段时间都不会想和她接触,免得想起这方面的丢脸。

可姜东明表情烦躁郁闷得那么明显,却站在原地没挪一步,这时跟她对上视线,“对不起!”道个歉的气势像要找人干架,其中的真诚却不作假。

童念念没说话。

姜东明也在下一刻移开目光,撇嘴自言自语了句,“妈的,早知道听书生的了。”

童念念听见了,眼睛动了动。

她记得陆翔叫林诲生的外号就是书生。

“林诲生说什了?”

姜东明:“让我别去找顾菲。”

他烦闷解释道:“早上你被关厕所就是顾菲让人做的,我教训了她一顿,让她以后离你远点。去她妈的,没想到她跟老子玩阳奉阴违这一套!”

姜东明瞧着童念念的神色,见她安安静静,无动于衷的样子,又一阵不爽,还有点小委屈。

“你要是乖乖呆在我身边也没下午这事。”

童念念道:“那赵莉思怎么办。”

姜东明:“……”

操。

他抓了把头发,决定不再跟童念念争论下去,反正说到现在都是他理亏。

姜东明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突然脑袋晕眩,脚步趔趄。

姜东明皱眉,本能的先按住胸口。

站在原地也没缓解这突如其来的晕眩感,还越来越严重。

“你怎么了?”

姜东明侧眸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旁边的女孩。

“……没事,有点头晕。”

童念念打量了下他的脸色,“你的脸色有点不好。”

姜东明没说话。

童念念狐疑道:“晕到走不动路了?”

姜东明注意到她的表情,被气笑了。

“你TM以为老子装的啊?”

童念念又看看他的脸,“我没这样说。”

“那你倒是装得像点。”姜东明气得揪住童念念的脸。

童念念皱眉要甩开他时,就见姜东明已经自己松手,还因为这个小小的动作人往边上歪,眼看就要摔下去,连忙把他改为扶住他的手臂。

“你先在沙发上躺一下吧。”

姜东明晕晕沉沉借着童念念的力道挪动到沙发,身体刚接触到了沙发就感到更浓重睡意袭来。

他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睡意还是昏迷。

童念念拿出手机,“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叫车送你去医院。”

“不!”姜东明突然凶狠,瞪向童念念,“不用去医院。”

童念念动作一顿,看着他分明眼睛都快睁不开,眼神也没有具体的聚焦落点。可浑身上下都竖起来尖刺,抗拒的气息。

“那你先休息一会?”

姜东明脸色才放松下来,“……嗯,我睡一会。”

童念念看着他闭上眼睛没几秒就陷入了沉睡的样子,伸手探了下他额头的温度,稍微有点烫,但是问题不算大。

她便把茶几上的两个水杯拿去厨房清洗,主要是姜东明喝过那一杯,仔细的洗过并消毒。

*

回到客厅里,沙发上的姜东明还是睡得无知无觉。

三人沙发对于姜东明的体型而言还是小了点,腿还落在地上。

童念念走过去蹲在他身边,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是你自己要来的。”

她本来没想这么快就对姜东明下手,在把所有事情弄清楚前,也没想好到底该怎么对付他。

林诲生一点没说错,她心情不好,怎么装都装不好,顾菲最后说的那句话快气死她了。

姜东明偏偏这种时候跑她面前来。

童念念咬着下唇,从姜东明口袋拿出他的手机,用他的面容解锁。

“啧。”

今天看了两个人的手机和微信,而这两个人简直两个极端。

林诲生的手机界面到微信里的好友都寡淡得不像个现代年轻人。

姜东明的则太精彩了。

他估计没有删除聊天记录的习惯。

童念念看到了他和林诲生的聊天内容,也看到他和女生们的撩骚。

不是他。

童念念再一次确定,当初和姐姐网聊的qq背后不是姜东明本人。

姜东明确实很花心,各种撩拨人,可他不会欺骗人。

童念念深深望了沉睡的姜东明一眼,然后给微信里的[老姜]弹去视屏通话。

安静等待了五六秒,视频接通。

屏幕里出现一脸庞瘦长,佩戴银框眼镜的中年人。

他表情由严肃转变为惊讶。

“你……”

童念念将手机镜头往身后沙发躺着的姜东明那侧了侧。

男人的话语当即停下,惊疑不定的皱起眉头。

童念念讽笑,“姜医生,还记得我吗?”

姜心怀道:“我并不认识你。”

童念念:“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童念念,刚转学到明高,现在就读高二。”

“童念念……你是童珍珍的妹妹。”

“哈,”童念念笑出声,眼神里的凶戾涌出来,再也藏不住,“姜医生果然知道的很多。”

姜心怀那时不时瞥向她身后姜东明的目光并没有被童念念错过。

童念念大方把镜头转为后置摄像头,对着姜东明的脸。

童念念伸手拨开姜东明额头被汗湿的头发,轻声说:“姜东明好像身体不太舒服,又不肯让我送他去医院,所以就在我这里休息一会。”

姜心怀脸色难看。

正常睡着的话被人这样拨弄早该醒了。

这个女孩……

童念念:“我还是觉得不放心,所以用他的手机找到叔叔的联系方式。你看,我是送他去医院?还是就这样?或者叔叔要来接他吗?”

姜心怀克制着怒火,担忧等复杂情绪,他用平稳的语气尽力来稳住这个满身怨怒的危险女孩,“童念念,我们谈谈。”

“对,是该谈谈。”童念念笑起来,“什么时候?”

姜心怀道:“我现在正在国外,需要一周才能回返,你看一周后我们面谈如何?”

童念念下意识皱眉。

她很烦躁。

她急切的想知道所有。

虽然看不见女孩的脸,姜心怀依旧从沉默中猜测女孩的情绪,他说:“你放心,童珍珍和我提起过你,你姐姐是我的恩人,我不会欺骗你。”

“你闭嘴!”童念念低吼。

她讨厌姜心怀这种有意安抚人的语气,也讨厌他这种成年人成熟的姿态。

他越坦然就越显得问心无愧,就越会让童念念怀疑自己所有的阴谋论都是错误的。

他凭什么问心无愧。

姐姐死了啊!

他是姜东明的主治医生,是他签的病人家属同意书,是他用刀子切割姐姐,拿出姐姐的心脏放进姜东明的身体里!

童念念越想越失控。

她抓紧姜东明胸口的衣服。

“请冷静一点!那也是你姐姐的心脏。”

童念念倏的回神。

“我知道,”童念念松开手,仗着姜心怀看不到自己的脸,假装刚刚并没有失控过,讽刺道:“不过我看姜东明自己好像并不知道。”

姜心怀道:“这个,我希望你先暂时对东明保密。或者你要是觉得一周时间太长,也可以……”

“不用了,你都不怕时间长我怕什么。”童念念打断。

姜心怀语气轻缓,“先交换个联系方式吧。”

*

姜东明睁开眼,看到陌生天花板发了一会呆才回想起之前的事。

他揉着脑袋坐起来,然后看见身上滑落的被单。

脑袋依旧有点昏沉,但是已经没有之前那股难控的晕眩。

咯吱。

听到声音的姜东明转头,看见童念念从房间走出来。

“你醒了。”童念念道。

姜东明点头,去看阳台方向,“几点了?”

童念念从冰箱直接拿了瓶冰矿泉水丢给他,“九点多。”

姜东明接住水,扭开盖子喝了一口大,冰得头脑彻底清醒过来。

童念念说:“之前你不肯去医院,我喊不醒你,怕你有什么问题,就用你手机联系了你爸。”

姜东明脸色沉下去,“他说什么了?”

童念念摇头。

姜东明紧盯着她,“有没有说我身体之类的?”

童念念:“你身体怎么了?我跟他说你不肯去医院,他就说随你了,麻烦我照看你一下之类的。”

“没怎么,就有点低血糖,前几天熬夜打游戏打多了。”姜东明脸色放松,恢复平时的痞笑,“还这么贴心的给我盖被子,这么贤惠,我要不要以身相许好了?”

童念念不接他的茬,“醒了就走。”

姜东明道:“好无情。”

童念念提醒他,“哪怕是同校同学,我们才认识一天,在我一个女孩子独居的房间,晚上九点了。”

姜东明噗嗤一声乐了,笑得不行,“行行,哥哥知道了,哥哥这就走。”

他走出门,又在门即将关上时,探头看向童念念,“哥哥就在隔壁保护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