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今天开始心动吧> 心动第4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心动第4天(1 / 1)

课间。

童念念从卫生间的隔间走出来,洗手擦干之后再去开门。

门把手没有扭动。

正常学校的卫生间门都不会上锁,也可不能短暂的时间内门锁坏掉。

答案不言而喻,她被人恶意锁起来了。

童念念放下门把手,轻呼了一口气,眼底划过讽刺。

下一脚,她抬脚踹门,用的力气不大,能发出声音的程度。

——嘻嘻嘻嘻嘻。

隐约间能听到外面的笑声,不止一个人。

童念念停下脚,“有人在吗?”

明明外面笑声还在响,刻意的窃窃私语听不清楚到底说些什么。也就说双方隔得并不远,外面的人不可能听不见门板声和她的喊话,但是就是没有人回应。

没多久上课的铃声想起来,无论是外面还是里面都陷入一片安静。

童念念靠墙蹲下。

“真不错。”

来得比她预料的更快,不枉她提供机会。

只不过手段也比她预想中更‘温和’一些。

作案人士并没有留在这里陪她‘玩玩’,而是将她单独锁在这里,隔着一扇门用嘲笑给她增加心理压力。

这种作案更像是饭前的开胃菜,让她先尝尝味道。

转学新校园的第一天就被女生孤立,被校园风云人物贴上暧昧标签,被恶意锁在厕所里。

可以说很精彩了。

童念念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打了班主任的电话。

五分钟后。

厕所门打开。

7班主任身边还有另外两人,在门口就看到蹲在门边的女孩。

见到他们后,女孩轻颦着眉头,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对他们说了声谢谢。

7班主任安慰了她几句,随后问:“能自己回教室吗?”

童念念点头。

班主任道:“去吧。”

童念念走出门,目光看向班主任身后一个人手里拿着的宽胶布。

那胶布一看就是被粘合很多道被剪下来。

她又看向旁边,另外办案工具还没撤掉。

班主任注意到她神色。

十六七岁都快步入成年的青少年了,哪能看不懂这些。

童念念这么一停,班主任开口说,“不管是谁在恶作剧,校方会给予一定的教育。”

童念念因为他的话转头望过来,又乖乖的点了下头。

文静的模样让班主任满意,他最喜欢的并非成绩好的优等生,而是不会惹麻烦的乖学生。而对于明高这种私立贵族学校,恰恰后者是最难的的。

他已经得知班上新来的这个转学生一来就跟头号问题生搅和在一起,为此对童念念产生不满。

现在看着女孩乖巧,倒是升起一些愧疚。

“在学校就好好读书,别跟男生凑那么近。”班主任道。

童念念点头,好似辩驳道:“是男生自己凑过来的。”

她说话语调一向又轻又缓,感人感觉说的话也就是认真陈述一个事实,而不是冲冲的怼人。

班主任哽住了下,没继续这个话题,接着说:“回班上吧。”

童念念没动,她问:“老师,校方给的一定教育是什么样的?”

班主任没想到她会在这时候问这个,“这个你不用管。”

童念念说:“我父母离这比较远,为了以防万一要请家长的话,我想提前跟他们打声招呼。”

她说得合情合理,班主任道:“不用请家长。”

童念念道:“那查出来主谋后会全校广播批评吗?”

班主任眉头皱紧,刚升起的那点愧疚化为不耐烦。

在他而言,这种情况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管是请家长还是广播,那些混世魔王还不直接点着,炸翻天了。

班主任准备开口训斥女孩问得太多前,女孩先开了口道歉,“之前都在国外上学,对这边的校规不太清楚。对不起,耽误老师这么久。”

班主任:“没事了,回去和同学好好相处。放心,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

这是一节讲高一试卷的课。

童念念在门口报告一声,然后在全班各种目光下坐回座位。

路过胡露课桌时,她听到若有若无的哼笑。

周围的同学还在频频往童念念张望,上面讲课的老师拍了拍课桌,“看什么看,都认真点,你们已经是高二生了,还差一年就要面临高考,别以为……”

在老师balablabla滔滔不绝的背景音下,童念念伸出手,用指尖轻轻的扯了下认真小同学的卷角。

同桌没有反应。

助长了某人的威风。

刷。

突然用力。

卷子被扯到了两人桌子的中间线。

这回这么大的动静想注意不到都不可能。

林诲生往她的方向稍侧了下头,看见女孩朝他笑着。

林诲生目光顿了顿,好像每一次和她对视时,她都在笑着。

童念念低声说:“我没有卷子。”见林诲生不说话,她接着道:“我以为你同意了。”

她的意思是一开始轻轻扯的那一下,他没有拒绝。

林诲生转开视线。

“不可以吗?”

看不到女生的笑脸,他看见捏着他卷子的手。

手指很白,并不瘦细,骨节也不分明,而是视觉上骨肉均匀的的软。

在他的沉默中,这手捏着他的卷子没放开,也没有再移动,好像在认真等他一个明确答案。

林诲生把卷子往她桌面推过去。

童念念:“嗯?那你怎么办?”

她看到同桌抿了抿唇,沉默的模样看起来有些阴郁。

正常人遇到这种接二连三漠视的情况,大多会感到尴尬的打退堂鼓了吧。

童念念挪动椅子往同桌靠近了一些,仿佛没注意到这人停下写字做笔记的动作,“还是一起看吧。”

她说着,把卷子摆正位置。

因为卷子是林诲生的,所以往他那边更偏多一点。

为了看清卷面,她也往那边探头。

林诲生放平了水性笔,一句话说出来,“不用。”

童念念抬起头,讶异的看着他。

林诲生:“我在暑假复习过。”

童念念收起装出来的惊讶表情,“终于跟我说话了。”

“……”

林诲生倏然转回头。

那默然的模样一度让人以为前几秒的交流是幻觉。

“其实我有点害怕。”

“我刚刚被人故意锁在厕所了。”

“如果不是提前加了老师的号码,可能现在还在里面出不来。”

林诲生余光看见女孩并没有继续看他,而是脸枕着胳膊趴在桌子上,低垂的眼不知道在看哪里。

没有人看见童念念垂下眼帘后的眼神讥削。

普通转学生开学第一天遭遇这种情况,手机里除了家人电话外,没有任何新同学的号码该找谁帮助?

打电话给父母很麻烦,等父母赶来,说不定她已经被放出来,这事就如同一场她反应过度的闹剧。何况,这个年纪的他们敏感心思,未必愿意让父母知道自己在学校的事。

若是不电话求助,而是想办法拍门求救,不管是害怕的哭喊,还是愤怒的叫骂,事后都只会成为行凶者的笑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