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89|第 18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9|第 189 章(1 / 1)

第五个转折点,人生的转折点真的好多。

可是日子久了,演的久了,他都不知道哪个是真的他,哪个是假的他。也许,计较真假是只有傻子才会做的,聪明人不会想这些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做人可不就是图一个乐呵,其他的都不重要。

而且,看起来,这样糊里糊涂也没啥不好,每一个改变,对他来说都不算是坏的,这点很好。想到此,六王爷欣慰,之后的日子,之后的日子过的很开心,只要和傅时寒默契的配合就好了。

虽然人家都不认为他是一个聪明人,但是他必须不断的告诉大家,告诉大家他是聪明的,不然大家都忘记他是一个聪明人,他会伤心的。

要知道,小时候他是那样的惊才绝艳!

对,就是这个词儿,再多美好的词儿都不足以形容他。

六王爷自己形容自己,不断的告诉别人他聪明,可是他越是这样说,大家越是不相信,你看,现在的人就是这样的俗气,他们根本就不能分辨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第五个人生的转折点,大抵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个转折点,以后呢,他只需要继续这样生活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他在想,是不是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呢,如若不是自有定数,他小时候怎么会遇见景梨夕,之后的许多年里,两人虽然都在京城,也见过无数次,可是却再也没有单独说过话,只是偶尔看他这样作天作地,景梨夕会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而今,景梨夕的儿子继续帮助他,还娶了他的女儿。

擦,能给阿瑾嫁出去,真是太不容易了。六王爷觉得,他是作别人,他家闺女完全是作自己,哪有这么打人的,也亏得傅时寒是个傻的。如若不是这样,她怎么嫁的出去啊。

再想傅时寒那喜笑颜开的表情,他又想到了一句话,叫:什么锅配什么盖。

果然就是有这种蠢人,自己蠢个不行,还把自己当成聪明人,真是没救了。就好比那句老话儿呃,等等,那句老话是啥来着赵老六同志竟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说起来也真是要为自己据一把辛酸泪,果然是脑子太久不用,竟然锈了。这怎么也想不起来可咋整。

好在,他不是一个矫情较真的人。

这样就行,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想起来也不能多一块肉,对,就是这么事儿。

反正,他觉得,也没啥需要多说得了。

这稀里糊涂的日子过久了,他也说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就傻兮兮的,不过他觉得,对安危该有的敏锐,他还是有的。只是不那么伶俐了。可是,特么的伶俐有什么用呢。现在他有几大杀器啊!

憋着蔫坏儿的小女儿阿瑾,身先士卒的女婿傅时寒,还有打手玉真,那个他和玉真,真的不是这些人想的这样,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想,都没什么关系。

这么多年,他都习惯了啊。

做人啊,就是要豁达,被误解什么的,都没关系,误会大了,大不了一桶大粪泼过去,你丫再说,泼死你!再不行,打手玉真出场。揍人什么的,他们家是有高手的。

呵呵哒!他的现在觉得,有时候脑子动的多了,也挺没劲的。想那么多,哪有一桶大粪算了,说多了,大家又该说他粗俗,可是这么多年的对敌经验告诉他,这种简单粗暴的法子还是很好用的。

不是所有人都是精明人,所以,这种法子最好了,而且,多打响他的知名度啊!

说起来,第一次这么做,还是傅时寒暗示他的,才十几岁的男孩子,他怎么就好意思想这么多,竟然算计这么多,啧啧!

只是,这完全是打开了他全新人生的大门,这样太舒爽了!

作天作地的感觉,你们真的不懂,只要稍微一试,就会爱上哦!

六王爷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有数个这样神奇的事件组成,到后来,很多事情,他自己都分不清楚什么该做还是不该做了。不过没关系,谁让他有个好女婿的呢,这是别人都没有的啊!配合就好了。

所以你看,他这一辈子,也是不平凡的。

这么多年过去,他尊敬的父亲过世了。他真心相待的哥哥登上了皇位。他憎恶的人被他女婿玩儿到长山峰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一切的一切,真是太好了呢!

也许,也许这一世,美芙都会觉得他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蠢货,是个败家子,是个没用的人。

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最终白头偕老的,也只是他们二人。

他永远不会告诉美芙,这么多年,他也不是那么傻!虽然他脑子不用时常糊涂,可是大事儿上,他不傻。

他娶沈美芙的时候没有爱,只有一丁点浅浅的喜欢,可是人总归不是动物,日久生情,总归会的。

可便是到死,他也不会说出那些不该说出口的话。

因为,他不想美芙伤心,更不想美芙后悔,后悔这么多年对他不好,后悔对他下毒!

当然,话说回来,他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真是没什么值得别人对他好的。所以,这些都是他应得的,他虽然可能一辈子都被人误解,可是,他竟是觉得一点都无所谓,他享受了这样好的生活,这样恣意的人生,只被人误解一点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得到了这么多,付出一点点,委实不算什么!

而且,六王爷喜滋滋的想着,在她的感动下洗心革面,一定更是强过自小装傻。

想到此,他突然就回过神来,看着诵经声不断的大殿,六王爷突然就觉得,其实人活着还是死了,都没什么关系。

他们想活,是因为还有很多放不下,而父亲,父亲已经看透了一切,他放下了。

父皇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可是他却不肯治疗了,他在最后的时间布置好了一切,正是因此,二哥登上皇位才十分的井然有序。

临死之时,他们都在,却只听他呢喃一个女子的名字,虽然细不可查,可是他听到了,他唤的是齐王妃,就如同那一年,那一年偷情之时唤的名字一样,他说,我来找你了!

父皇深情,可这份深情,难说对错。这般看来,最像他父亲的,竟是赵沐,同样深情,同样与自己兄弟的妻子关系不寻常。

果然是父子。

人这一辈子,难言对错!

所以,及时享乐,痛快恣意的生活才是关键!

伤心什么的,其实也没必要。

“行了,我也哭的差不多了,我去吃点东西,这有点累了。”

回忆完往昔,六王爷觉得自己一下子就顿悟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他们伤心难过,又有何用。其实父皇自己是很欣然的,欣然的去见他爱了一辈子的女人。

谨言顿时黑线,他拉住六王爷,叮咛:“父王如若饿了,我吩咐人准备吃的,你可不能走。”

这大庭广众的,走了也太难看了!

谨言这般,六王爷扁嘴:“你怎么跟老头似的。我是你爹,不是你儿子,咋还不让好好的吃顿饭呢!难不成,我要对着棺材吃饭啊!这感觉多诡异啊!”

谨言压着火气,好生的劝着:“自然不是让您对着对着这个吃,但是,您也稍微注意一点啊!去后面小屋吃点差不多得了。如若您现在走了,文武百官该怎么想,天下人该怎么说。知道您凡事不拘小节,可是这不拘小节也要分个时候,分个事儿,这件事儿,您不成!”

六王爷垮着脸:“那里头躺得是我爹,他走了,我多伤心你知道么?我这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你知道什么你!那些长舌男,谁敢编排我,我骂不死他,怎么地?看我爹死了,就想欺负我?打狗还得看主人呢,现在皇位上那个,那是我嫡亲嫡亲的亲哥!谁敢欺负我试试?真是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六王爷碎碎念,一脸的不乐意。

一旁得三王爷和五王爷,甚至包括赶回来的齐王爷都默默都垂下了头。

孺子不可教也,和他说多了,都显得丢人,倒是可怜了谨言这个孩子,摊上了这么个不着调的爹。

好在,这个时候皇上竟是过来了。

皇帝看着他这般,忍不住抚额,他这一进门,怎么就听到他这样不着调的话。

“老六。”

听到皇帝的声音,六王爷立时:“二哥你咋来了?不是那边还忙着么?”

新君,也就是当年的二王爷揉着太阳穴:“朕过来陪一会儿父皇。你也跪下。”

得,六王爷觉得,自己还是跪下吧!这事儿闹的!

众人再次跪下,六王爷扁嘴:“我也没想走,就是想吃饭,死人不吃饭,活人得吃啊!”

皇帝回头瞪他:“一顿不吃,饿不死你!”

六王爷耷拉下脑袋。

先皇很快便是葬入了皇陵,新君也逐渐走向了平稳。

日子一复一日的过去。

六王爷再次闲了下来,没啥事儿的他京城四下转悠,想着招猫逗狗找点乐趣,这时间长了不闯祸,感觉怪寂寞的。

没办法,习惯了!

只是,最近的人也学乖了,看见他,都躲着,万不惹他,你说这事儿闹的,人品好,就是没办法!

先皇走了,这同父异母的皇兄登上了皇位,六王爷觉得,自己更该多作一作,不然让皇兄忌惮了,那不是死的更快?好在,他现在对闯祸这事儿已经驾轻就熟,无师自通。

能够做的极好呢!

只是,大家都不给他这个机会。呃,难不成是前几次作的太大?

看样子,皇兄的承受能力,还不如父皇呢!而且,这爷俩,还真是如出一撤,惩罚人就罚抄书,没点新鲜东西!

啧啧!

真是,不知道他最爱写字啊!拜他们这帮人所赐,他虽然文采不怎么样,但是字迹却是本朝数一数二的,你说这事儿闹的!

“驾驾~”一阵马蹄声传来,六王爷望过去,就见一身青衣的男子飞快的穿过街道,疾驰而去,他抄着手问身边的小贩:“哎,那谁啊,这京城重地,比我还不要脸,竟然这样张扬跋扈的骑马。”

小贩:“”比你还不要脸?难道,这很光荣么!而且那不是您的侄子么!竟然认不出来,真是够了!小贩脑补了一下,狗腿言道:“据说,那个是二皇子。二皇子从边关回来了。”

六王爷顿时惊悚脸:“我擦,那是谨宁?他不文质彬彬的么?这是什么画风?不对啊!”有一想,他感慨道:“特么的,我都五年没见着我侄子了,你说说,我这竟是忘了他长啥样。”

“虞将军麾下,最厉害也最显赫的人物便是二皇子了。听闻二皇子战无不胜,而他身边,则是跟着一个红衣女子,那女子是个女神仙呢,能够起死回生。”周围小贩叽叽喳喳。

六王爷冷笑:喵了个咪的,什么女神仙,那分明就是当初的崔敏,当年臭名昭彰的崔大美人,摇身一遍成了女神仙,什么女神仙,不就是跟李神医学了几年么?只是,倒不想,果然烈女怕缠郎,她还真就从了谨宁,真是天上下红雨,奇了怪了!

只是,没名没份的,倒是有点让人看不懂了。

呃,对,反正最近没啥事儿,他回家和他媳妇儿说去,夫妻俩怎么才能增进感情呢,自然是说别人的八卦啊!

自己侄子也不能例外呢!

呵呵,越是自家人,说的越是嗨!

都说夫妻俩那啥啥才最增加难过感情,他倒是觉得,不是这样呢!其实,背后说人是非也能增进感情,真的,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都能增加!

这是他的独家秘方,不外传的。

碎碎念的窜回家,六王爷问道:“王妃呢?”

被他抓到的丫鬟立时言道:“王妃在房里呢!”

六王爷颠颠儿的冲了进去,外屋没人,听到后屋有声儿,他转悠到后面。

“啊”六王妃尖叫,她扯起浴巾挡住自己,言道:“你疯了么?怎么突然就冲了进来。不会通报么?”

她正在沐浴!

六王爷呆呆的看着六王妃,傻掉了。

六王妃缓和心绪,言道:“你快给我出去啊!我这样衣衫不整,如何能见王爷。”

六王爷继续发呆,他眼睛红红的看着六王妃。

六王妃咬唇:“你”不待说完,她就见六王爷直接一下子倒了下去。

“王爷!”

六王妃冲了过去,扶起六王爷,“大夫,大夫”

也不知过了多久,六王爷悠悠转醒,他正要睁开眼睛,就听李素问言道:“父王没有什么病,身体十分健康,刚才晕倒,大概是一下子气血上涌,造成了脑子缺血,所以才倒了。”

六王妃顿时脸红的不像话,她狠狠的瞪了六王爷一眼,言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素问微笑颔首,之后离开。

看她离开,六王妃一拳揍在了六王爷的肚子上,六王爷闷哼一声,不醒也得醒了。

“美芙”他讨好的笑。

沈美芙冷笑看他:“你还能更丢人一点么?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好端端的,你怎么就不通禀一声?这样贸贸然的闯进来也就罢了,你晕什么晕!你是第一次见我么!你竟然还好意思晕,你,你气死我了”

她觉得,这脸还真是让六王爷给丢尽了,他这个蠢蛋!

六王爷对手指,可怜巴巴:“我很久没看过你没穿衣服的样子了,一下子受到了刺激,也是难免的啊!呜呜呜!美芙,这事儿你不能怨我的,真的,不能怨我!这样将问题推到我一个人身上,太不大气了!”

六王妃更生气,一把将他揪下了床,“我!们!谈!谈!”咬牙切齿。

六王爷被揪下了床,也不起来了,直接一把抱住六王妃的大腿:“美芙,美芙啊,你可不能打我啊!呜呜呜,除了新婚那阵子,你可二十几年都不打人了。你可不能故态复萌啊!我的那个娘啊!你可不能打我啊!我是贴心的小棉袄,我是温柔的小绵羊呀!你可不能打人!不能打人啊!”

屋里唱作俱佳,而门口,傅时寒和阿瑾正要推门,被震住了。

两人推到院子里,半天说不出话。

好半饷,阿瑾言道:“看样子,我们不用过来探望爹爹了,他没事儿,好的很呢!”

傅时寒沉默不言语。

阿瑾再次开口:“这就是你怀疑的聪明人?傅时寒,呵呵,你真的这么想?”

时寒望天,认真和阿瑾言道:“我再猜你爹是扮猪吃老虎,我就是个棒槌!”

深夜。

六王府书房,六王爷练字。

上曰:傅时寒是个棒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