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86|第 18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6|第 186 章(1 / 1)

正月十五上元节。

正月十五看花灯,阿瑾一大早就有点小兴奋,怎么能不兴奋呢!仔细想想她赵瑾小同学穿越这么多年,竟然一次都没有去看过花灯!一!次!都!没!有!

根据穿越女必去上元节定律,这十分的不合常理,作为一个合格的穿越女,阿瑾觉得,自己是在是给诸多穿越大神拖了后腿。

不管怎么着,她都该看一看去的啊!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她现在这种没看过花灯的状况呢!阿瑾仔细想了一想,呃,小的时候,六王妃言道,“你像个猴子一样,花灯节人又多,可不能带你出门,一旦丢了咋办?一旦被拐子拐了咋办?”

就这么短短的几句话,奠定了阿瑾小时候没机会看花灯的本质,而且,那个时候她沉浸在自己“穿越”的重大事件里,力图证明自己是个不同又淡定范儿的穿越女,因此并没有想去看什么花灯,这人挤人的,有啥可看的。

等年纪大了一些,她可以独自出门了,又因为各种原因耽误了自己的行程。呃……阿瑾细想了一下,发现不能去或多或少都和傅时寒这厮有点关系。想明白了,阿瑾顿时觉得这人用心十分险恶。

难不成,是怕她寻找第二春?呃,词儿用错了,第一春还没开花!

这么想着,阿瑾又像到前几日傅时寒的话,顿时贼兮兮的笑了,呵呵哒!傅时寒正月初六就被皇上派出去了,说是还得几日才归,她这次可要好好去转悠一下了。倒不是有什么新奇的想法打算做点啥。

只是,身为一个名符其实的才女,她必须打响自己才女的名声啊!

这是必须的!

等她嫁人了,就算是才女,估计也没人提了,而今年十月,就是她嫁人的日子。既然是已经定下了婚事,她这样的身份也不适合去什么百花会招摇了。所以,打响名号在此一举。怎么着都是穿越党,人家别人都做的事儿她不做,总是好像少了什么一般。

当然,阿瑾是绝对不会承认,她这是闲的!绝对不会!

阿瑾一大早就交代阿碧好生的准备。阿碧准备的十分妥当,但是也忧心忡忡:“小郡主,咱们就这样带着几个家丁出去,真的不会有问题么?我听我家那口子说,往年的花灯节,都有那人贩子将落单的女子绑了卖去外地的烟花之地呢!小郡主这样好看,一旦遇到这样的事儿可咋办啊!”

虽然事情还没有发生,但是阿碧已经预想了事情的经过,顿时觉得这情形十分可怖。如果小郡主真是有点啥事儿,那绝对不是单单她不用活了。

越想越忐忑,阿碧脸色更差。

阿瑾顿时翻了个小白眼:“大抵你不知道吧?正月里,京城的守卫是往常的三倍,除却这个,今个儿,街上的守卫是往常的五倍,这还不包括混在人群里的便衣呢!”

阿碧还真的不知道了。她瞪大了眼睛,言道:“这,没听说啊!”

阿瑾笑眯眯:“谁不知道今天各家公子小姐都要出门啊!这京中多少显贵人家,如若出了事儿,谁都担不起。当然,这也不是单指京城,其他地方也是如此的。人多的时候,其实官府出动的官兵也多,谁都不想在这喜事儿上惹麻烦,这么多年了,你听见过这样的事儿真的发生么?还不都是传言。”

阿碧想了想,果然也没听过真有那个受害者,只是这么传言罢了。

只是……她问道:“那啥是便衣?”

不懂就问其实是美德。

阿瑾言道:“就是官差,但是穿的和寻常人一样混在人堆儿里,他们这样是为了麻痹那些坏人。”

听了小郡主的解释,阿碧觉得,果然他们知道的还是太少了。

不过,纵然如此,也该是好好的小心一点的,有备无患,总是没有错!

“多谢郡主解惑,奴婢晓得了。倒是不想,竟是还有这样的。”

阿瑾笑了笑,没在说啥,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穿越党景梨夕的缘故,总之,大型活动,特别是类似于什么上元节或者其他,都会增加许多的官兵。这点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倒也没人专门与这些内宅妇人说,让她们多些小心也是好的。大抵也正是因此,这些关于人贩子之类的传言一直盛行。

“不管怎样,小心总是对的。”阿瑾如此言道。

阿碧连忙点头。

“出门带着的侍卫都是武艺高强。”

阿碧再次点头,总算是放心几分。

阿碧十分认真,做事又是妥贴,所以便是她成了亲,阿瑾也一直用着她,只晚上的时候,阿碧不会住在这边了。

“对了,莲姨娘那边……可好?”

新年的时候,她父王开恩,总算是让莲姨娘见了阿蝶,只见过阿蝶之后,莲姨娘倒是更加失魂落魄了几分。阿瑾其实是个十分谨慎的人,阿蝶想走,这她是知道的,可是一个王府的庶女,就算让她出去,怕也只是大麻烦。虽然谨言言道此事无须她管,而且,似乎已经开始下药,可是阿瑾还是隔三差五的会盯一盯那边。

莲姨娘的举动,在阿瑾看来是反常的,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任由事态继续发展下去的人。莲姨娘反常,阿瑾便是盯死了莲姨娘。

“说来也怪,这几日,莲姨娘似乎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都不怎么吃东西了。大夫过来看了,也不见她有什么大的病症。”阿碧谨慎言道。

阿瑾微微蹙眉,言道:“那看她的婆子怎么说?”

阿碧禀道:“婆子说,莲姨娘最近仿佛失了魂魄,总说不对不对。”

阿瑾立时问道:“什么不对?”

阿碧言道:“奴婢也不知晓,我详细的问过婆子了,婆子说,莲姨娘除了这二字,没有再说其他。只却也不断的念叨不对二字。”

阿瑾想来想去,不得其解,不过绕是如此,她心中却有隐隐的怪异感。

不对,既然不对,总有个缘由,能让莲姨娘如此,更是奇怪。也不知为何,阿瑾突然就想到了穿越这件事儿上,如若是穿越初期,她或许不会这样想的,但是现今又不同了。能有景梨夕,能有她,未见得就不会有别人。就连景夫人都很奇怪,让人觉得疑惑,阿瑾可以将景夫人归于受景梨夕影响的人,可是谁能说,景夫人就一定不是一个穿越的人呢?

而现在,莲姨娘说阿蝶怪,这又让她想到了阿蝶对莲姨娘的毒害上了,再怎么,她也是亲娘,而且一直对阿蝶甚好,阿蝶没有道理这样害她的。可是他们这样想,阿蝶却偏是做了,当时阿瑾只当阿蝶发疯,现在想想,未见得就不是有其他的缘由。而且,阿蝶想离开,她这样想离开,这也不寻常。

“将莲姨娘和阿蝶关在一起,好生的看顾起来,只是你们要十二万分的留心,切不可让阿蝶抓到机会害人,也留心莲姨娘的举动。”

既然有了怀疑,倒是不如由莲姨娘来证实,那总归是她的亲生女儿,有没有被人冒名顶替,她应该最是清楚的。

“是。”

阿碧应声而去,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莲姨娘真的坚定的认为,这个人不是她的女儿,她的女儿一定是被鬼上身。正是因为莲姨娘言之灼灼,而阿蝶竟是根本就分辨不出王府的人。可见她非原本阿蝶,后来的处置,阿瑾并没有参与,但是细想之下也可想而知了。

自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交代好一切,阿瑾便是准备出门了。

如今正是寒冷的季节,阿瑾穿了许多,她这人一贯是怕冷,可是又不喜笨重,便是将屋内烧的暖暖的,只是出门却没有办法。只得多穿,阿瑾将自己包成了一个粽子,阿碧见了,掩嘴笑。

阿瑾上下打量自己,言道:“难道不好看么?”

阿碧立时言道:“好看,郡主自然是最好看的。”

阿瑾望着镜子,镜中的她头发简单的梳成两髻,这是她的惯常打扮,她不喜长发披肩,总觉得凌乱也影响看书写字,如此这般才是极好。既然没有成亲,她也不能梳成妇人的发髻,那这般五六岁女孩子的惯常打扮倒是成了她平日里的寻常。

“其实有点孩子气吧。”阿瑾笑眯眯言道。

阿碧笑言:“怎么会。郡主这样装扮显得娇俏可人,明眸皓齿。怕是让人看了只会过目不忘,言道一声仙女儿下凡呢!”

噗!阿瑾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也太能为我吹了,好了,时辰也不早了,走吧!”阿瑾见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与阿碧言道。

六王妃和李素问都担心孩子,并不跟阿瑾一同出门,这次只阿瑾一个人。

阿瑾出门之时,天并未大黑,但是饶是如此,街上已经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三三两两,不少公子小姐已经出门,热闹的紧。

阿瑾本是打算直接乘坐轿子去西街。西街是京城最大的集市,上元节花灯也最多。可见大家都不坐轿子,都是走走看看,阿瑾倒是也不坐了。她索性下了轿子,将轿夫打发回去,自己带着一干人等转悠。

虽然想出来玩儿,可阿瑾可不是随随便便,她选的侍卫,俱是武艺高强,不光是真的武艺高强,看着也是彪悍的。这就是阿瑾要的效果,呃,生人勿近的效果。最起码,面上她就要震慑住宵小。

这般一来就有些滑稽了,精致的娇小女子身边,除却两个大丫鬟一般的人物,便是六个彪形大汉,这……这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虽然大家出门也会带些随行侍卫,但是这样的,还真是独一份儿。

很快的,便是有人认出了她,六王府的嘉和郡主,其实,她在京城还是很有名气的。

毕竟,但凡是得罪她的,可不都没啥好下场!

阿瑾一身鹅黄色裙装,毛茸茸的大披风,她将披风的帽子扣在头上,只露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儿,倒是给人十分别致之感。她本是怕冷,如此为了御寒。可是不少人家的小姐见了,都觉得这般甚美,有那披风带着帽子的,也都戴了起来,呜呜,真是又暖和又俏丽。

嘉和郡主很美,这点人人都知道,可是如若说美艳的好像天边的仙女儿,似乎大家又不会这么想了。毕竟,嘉和郡主处的好的,也常在一起的,是她嫂子李素问,另外一人便是现在已经离开京城的崔敏。

崔敏的明艳照人和李素问的清灵如水,简直是两个极致,大抵因此,人们倒是忽略了嘉和郡主的美。

可现如今这两人都不在她身边了,不少男子便是感慨起来,果然是不是美人,还是要比的。往日里觉得嘉和郡主只是个小姑娘,可是现今看着,哪里是小姑娘,分明就是个精致的可人儿。

可自然地,虽然嘉和郡主美,但绝对没啥人敢凑到她身边找死。

且不说嘉和郡主的脾气,就想那傅大人……众人均是默默的夹紧了尾巴。有种人,看着风雅俊逸,气度不凡,仿若谪仙,可实际却骗不是如此。他阴森、记仇、睚眦必报,只要得着机会,毫不迟疑便是会将人置于死地,他在朝堂上这几年,虽然官位不高不低,但是人人都不敢小觑,太重要了,他能接触到的,都是皇上最机密的东西,也该最清楚皇上的想法,只要他想坏一个人,那么在皇上身边久了,还愁找不到机会?

这些名门公子就算是不在朝堂,也都被家中的人警告过,莫要招惹傅时寒,他不好惹,这是妥妥的。没人愿意平白的就树立一个仇人。

许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虽然街上人多,也不少人认出了阿瑾,可是偏还就是没人上前。

阿瑾见天渐渐黑了下来,街市上吵吵嚷嚷的人越发的多了起来,感慨言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就跟电视里看的一模一样咧!

她四下转悠,听小贩们不断的吆喝,还有些人家带了孩子出来,看各色小吃摊都围了不少人,阿瑾也感受到了节日的气氛。也有不少摊贩的门口都挂了灯笼,这是猜灯谜。

猜灯谜自有猜灯谜的规矩,阿瑾早就弄懂了,她转转悠悠的,打算找几个练练手儿。

民间的猜灯谜,猜对便是可以将灯笼带走。所以大家也不多猜,只挑那么几个,图个好彩头也就罢了。

重头戏是每年皇家搞的猜灯谜大赛,这大赛已经办了几年,每年都会发生些趣事儿,为了避免作弊,这灯谜大赛也是别出心裁了一些。

七道谜题,俱是当朝德高望重之人所做。每猜对一道儿,就要自己补一道谜题上去,自己猜对最多,而自己猜对最少的人,才是大赛的获胜者。

如此一来,倒是双重刁难,除了你自己强,你还要保证自己出的题强,不会被别人猜中。

而奖品则是皇上亲笔书写的吉祥之语,除却这个,还有一个纯金做的小花灯。自然,是不是纯金可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代表的含义。

灯谜大赛在岳阳楼开始,阿瑾走到岳阳楼门口,就见已经不少人围在那里,但是这个时候时间还早,倒是没人打算现在就开始对。最先开始的人有优势,可同样也有劣势,因此大家都在等。

她施施然的越过岳阳楼,继续向前,她喜欢那种做的精致的小灯笼。

“嘉和郡主。“一阵男音响起,阿瑾回头望去,见是虞敬之。

她笑眯眯言道:“原竟是敬之哥哥,只我以为,敬之哥哥不会喜欢这种场合。”

虞敬之笑容灿烂:“我也是寻常人,自然会想来看看。倒是不想,遇见了郡主,不如我们同行?”他想,也许老天待他还好,竟是会在此遇见这个小姑娘。他本不想出门,是被母亲硬撵出来的,但是现在看着,竟是出来对了。

阿瑾微笑颔首,“好啊!只是,明个儿不会传出什么闲言碎语吧?我可是最喜欢我们家时寒哥哥的,让他听到别人胡言乱语的话,那就不太好了。”

虞敬之面不改色,他含笑言道:“知道你和你时寒哥哥最好,可时寒是不会误解我们的。”

阿瑾摇头:“我不是怕他误解我们。时寒哥哥又不是傻瓜,怎么会误解。我只是担心,他会给胡言乱语的人舌头拔掉,毕竟,太长了也没啥用。”

虞敬之感觉头顶一阵乌鸦飞过,而周遭本就竖起耳朵偷听的人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略凶残……

虞敬之望天言道:“你还真是……宅心仁厚,为他人着想。”

阿瑾立刻点头:“我就是这样好的一个人啊!”

众人再退一步,这……

“咦?那个不错呢!”阿瑾突然发现一个小兔子形状的花灯,立时凑了上去,虞敬之跟上。

阿瑾看着谜面“只有谜底未变”,打一成语,顿时笑了起来。

“面目全非!”阿瑾正要开口,被人截了胡,她顿时气势汹汹的转头,再看那男子,清朗丰逸,不是傅时寒又是哪个。

她顿时笑的眼儿弯弯,可饶是如此,却不肯冲上前,只扬着下巴,挑衅的言道:“这是我先看中的。”

傅时寒也并不动,只是带着笑意言道:“可是我先说出了答案。”他望向小老板,言道:“是我先猜对的吧?”

小老板摸不清楚这是怎么个情况,可是还是实话实说:“小姐,这确实是这位公子先说对的。不如……您在看看别的?”

阿瑾刁蛮任性状:“我就想要这个。”她指自己身后的阿碧:“你去给拿过来,这是我们的。”

小老板“啊”了一声,望向了傅时寒,傅时寒挑眉:“小姐未免太过刁蛮,如此不好吧?”

阿瑾“哼”了一声,别过了头,之后言道:“这是我家的事情,我乐意,我爹娘乐意,我未来的相公也乐意,你难道敢不乐意么?”

傅时寒摸了摸下巴,似乎十分委屈,不过还是言道:“那既然如此……既然如此,就让给小姐好了。”

小老板倒!呜呜,他错了,他不该说他家媳妇儿是母老虎的,这个才是,真的,这个才是!

阿瑾得了小兔子花灯,对傅时寒努了努嘴:“看你长得还算不错又两把刷子,就跟我一同看看吧,如若我看中什么花灯,你负责猜灯谜。”

傅时寒委屈的挑眉:“小姐这是要强抢良家美男么?”

阿瑾得意的笑:“我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不然就你这个弱不禁风的样子,只会被人欺负,看见没有,我有保镖,如若有人敢上前占你的便宜,我可以让我的保镖揍他。”

围观众人表示,这是,这、这青天白日的,这不是抢人么!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呃,好吧,不是青天白日。

可是,哪有这样的啊,这看起来这样好看的小姑娘,怎么就这么刁蛮,又这么不讲理呢!倒是可怜了那俊朗的公子哥儿。

不知情的,同情的看着傅时寒;知情的,也就是说,认识这两个人的,已经惊掉了下巴。

他们俩相处的方式,好诡异!

这……这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虞敬之见时寒过来,默默的站在了一边儿,他望着时寒跟阿瑾离开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小老板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他同情的言道:“你去找你未婚妻么?她她她……她跟别人走了啊!”

虞敬之一愣,随机微笑言道:“不,她不是我未婚妻。我是她的哥哥。”他语气十分坚定,“刚才那个,才是她的未婚夫,他们俩喜欢这样演着玩!”

咣当!这下摔倒的是一面!

这个爱好……呃,好特别!

而且,这个做哥哥的竟然好纵容,天呀,你们有钱人家真会玩!

阿瑾带着时寒继续转悠,她嘴角上扬,看起来十分的愉悦欢快。时寒见她这般开心,也跟着心情飞扬,他为了回来陪她,快马加鞭,马不停蹄,还真是赶上了。想到这里,他露出更大的笑容。

“那个好。你去对灯谜。”阿瑾看中了一条小狗。

时寒看了过去“对君吟别离”打一乐器。

他不做思考:“口琴。”

阿瑾笑容更大:“小公子你还有两把刷子。走走,我们继续。”

她蹦蹦跳跳的冲在了前边,突然停下来了脚步:“就那个。”

时寒看过去,险些昏倒,呃,竟是一只乌龟。他哭笑不得言道:“你看中它?”

阿瑾斜眼:“你有意见?”

时寒立时:“必须没有。”

“河畔树间飞鸟鸣,打一地名。”时寒并不犹豫:“汉口。”

有些一直跟着他们的,只觉得这公子果然是厉害。

时寒见阿瑾欢欢喜喜的将花灯递给了阿碧,顿时有几分明白,阿瑾选中的花灯,都是有讲究的,她是想将这些小动物给小欢喜和小欢悦看,两个小丫头那么小,应该更喜欢这种动物形状的。

“真是一个好姑姑。”时寒声音低低的。

阿瑾“咯咯”笑了起来,旁人离得远些,倒是没听见时寒说了什么,只见这少年将刁蛮少女哄得咯咯笑,仿佛十分开心。

然知道底细的却越发的觉得,傅时寒真是太大胆了,这嘉和郡主,果然是不好哄得,太过刁蛮了啊!

真是,傅时寒倒是愿意配合演戏,难道,不觉得丢人么?呃,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无奇不有啊!

两人又转了转,阿瑾觉得没什么更有趣的小动物,便是言道:“走吧,我们去岳阳楼看看。听说那边有灯谜的,我还打算展现一下我雄厚的实力。让我才女的名声打响。”

时寒垂首笑,缓缓言道:“好!”

阿瑾:“啥?”

时寒抬头,一派温和:“我说,好!”

阿瑾啧啧:“就说的好像是你决定是的。”

时寒拉起了阿瑾的手,阿瑾也不反抗,倒是拽着他快走了几分:“既然你说好,那我们就走吧。如果我不能全部猜对,那么回去你就负责洗小欢喜和小欢悦所有带便便的尿布,为期七天……”

围观人群表示,这太重口了。

怪不得嘉和郡主是六王爷的女儿,这个时候说不是,真是没人肯信了!你看,折腾人的爱好都是一样。

一个是泼粪,一个是洗带便便的尿布,这……这也太特么的恶心了啊!

呕!

同情!可怜!抚摸!

傅时寒,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时寒脸上却带着“我十分荣幸能够做这件事儿”的表情:“这惩罚,好像一点都不重呢!”

铺!围观人群再次……喷了!

原来,不是嘉和郡主太跋扈,而是有人愿意被如此对待。真是……真是天下之大……刚才好像用过了呢,总之,他们俩真是太合适啦!

求你们白头偕老的不嚯嚯别人!

阿瑾笑眯眯:“既然你觉得不多,那就一个月吧。”

时寒手指轻轻滑着阿瑾的手心,阿瑾痒痒的,嘟起了小嘴儿:“再手贱给你爪子剁下去。”

时寒微笑:“你不会愿意的。”

岳阳楼不远,两人很快便是到了岳阳楼,岳阳楼上上下下挂了上百个灯笼不止,整个岳阳楼虽不如白天,可也是灯火通明,时寒与阿瑾牵手上了二楼,能像他们这样大胆的,京中委实没有。

两人这般上来,大家的视线唰的一下就看过来了。

一番请安,两人便是坐了下来。

此时已经有人开始,阿瑾望着那几个灯谜,自己琢磨起来……

呃,对对子她还算在行,可是猜灯谜……这、这、她选错了!呜呜……

妈呀,她认识灯谜,灯谜不认识她啊!

看阿瑾惆怅的小模样儿,时寒顿时觉得十分好笑,想到她信誓旦旦要走上才女之路的模样儿,他就觉得眼前这一幕格外的搞笑。

“其实这七个谜题,我对这个最感兴趣。”时寒毫不犹豫的就扯下了其中一个。

“夫妻双双把家还,打一离合字。”阿瑾念了出来。

其实这个是七个之中最简单的,也最好猜。但是这些名流公子小姐却并不好意思这样从中间开始,都想着从第一个开始猜,而且上来就从中间最简单的开始,总是给人没有能力的感觉。除却这个原因,夫妻双双把家还,总是给人略怪异之感。

阿瑾:“什么叫离合字?”

众人倒绝,什么是离合字都不知,郡主真的要猜灯谜么?

时寒微笑:“回!答案是一个回!”

“咚!”锣被敲响,“傅时寒公子,夫妻双双把家还,打一离合字,回!答对!请傅公子出谜题!”

时寒看向了阿瑾,阿瑾顿时挺胸,来了精神,她暗戳戳的捏了捏手中的小纸条,她都想好猜对要出啥题目了。

虽然猜不对别人的,但是傅时寒如果用她的题目给所有的都替换下来,也显示了她的能力啊!呃,不对,她之前没想过傅时寒能回来,也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厉害,只准备了几个,呃,还是先用吧!

对傅时寒招手,时寒颠颠儿的来到她身边,他本可以好好走路,但是偏要这副伏低做小的样子,让人看了委实黑线不已。

阿瑾的小嘴儿靠近时寒的耳朵有点紧张,她呼了一口气儿,嘀咕了出来。

她靠的那么近,时寒感觉,仿佛有一根羽毛,轻柔的抚了他的心一下……

他带着笑意,面不改色的上前将自己的谜题写上:“猪八戒照镜子,打一中草药名”

众人……囧!

时寒继续,果不其然,傅时寒真是灯谜小能手,别人要想,他几乎好犹豫就将所有的灯谜都猜对,猜对不要紧,还分别填上了自己的,这个“自己的”,其实所有都是嘉和郡主说的,他们都看的真亮啊!

呃,好吧,人家也不怕人看!

而此时的小郡主阿瑾眼里则是冒出了熊熊烈火!喵了个咪的,他确实是每次都要颠颠儿的跑过来,也确实听了她的话将她的灯谜都换上,但是,所有她的灯谜,都被人猜对了,真是、真是太气人了,要决战到天明么!

呃,当然,小郡主的火气还没等爆发,就见傅时寒轻轻松松将被人替换的,再次替换了。等傅时寒疯狂替换的时候,大家都不动了,有点不解其意。

如此一来,七个灯谜,竟然都是傅时寒的谜面,他微笑:“如今的七个,都是我的谜面,全是一个字的字谜,有人要试一试么?其实很简单的,你们只消想通一个,就能举一反三想出其他的。”

特么的还能好好玩耍了么!你作甚要如此提示!

大家觉得,傅时寒这是看不起人,不过,变态看不起人,那就看不起吧,被他看得起,也够倒霉的!

不能成为朋友的,大抵都被弄死了。

而阿瑾的嘴已经能挂油瓶了,说好的让她做才女呢!怎么分分钟就被人拿下来了啊!她的才女之路啊!

还有啊,傅时寒再搞什么鬼呢!他什么时候这样友好过啊!

不寻常,真的不寻常!

“这,这第二个谜底,可是一个瑾字?”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才华的,一布衣公子言道。

傅时寒微笑:“对!”

咦?瑾?是阿瑾的瑾?

阿瑾自己腹诽。

可是这个“对”字一出,那人立时红了脸,他垂着头,倒是不怎么肯说话了。

众人:这又咋了?今年怪事儿真多啊!

“我想,我七个都能对出来了。”猜出瑾字的公子终于抬头,鼓足勇气,挨个指:“分别是:傅时寒喜欢赵瑾。”

现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阿瑾红着脸看时寒,不可置信,你还能更不要脸一点么?

时寒看阿瑾,扭捏状:“怎么办?被人猜出来了呢!可是他顺序弄错了啊,是赵瑾喜欢傅时寒呢!”

咣当!

大家都摔倒了……

你们这是秀恩爱,大庭广众之下毫无羞耻心的秀恩爱!

阿瑾捏着拳头站了起来,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啊!”傅时寒被某小姑娘捏住了耳朵,拖了出去……

“回去之后你轻点打我……”

“回去之后我给你做吃的……”

“回去之后我给你洗衣服……”

“回去之后……”

阿瑾愤怒:“喵了个咪的,傅时寒,你再败坏我的名声,回去我就给你身上戳一百零八个洞!”

这震怒的声音响彻云霄……

众人掏出本本默默记录:嘉和郡主是个暴力女!傅时寒其实惧内!

虞敬之围观之后表示:真是年轻有活力啊!

时寒:以后阿瑾出来做什么,都不会有苍蝇凑上来了,我的媳妇儿没有人敢觊觎!啦啦啦!就算挨揍也是很值的!

阿瑾:回去之后,我会揍死傅时寒!真的,不骗人,一定揍死他!

“我最喜欢阿瑾了,求不戳死,我愿意一辈子对你好,为你收拾所有所有的烂摊子,你做什么都可以……”

阿瑾停下脚步:“当真?”

时寒从未笑的如此灿烂,他双眼深幽又深情:“你尽情作,没关系的。我来守护你!”

话音刚落,就听烟花声响起,阿瑾望了过去,天空开出一朵灿烂的烟花……

……………………………………………………………………………………………………

五年后。

“爹爹,爹爹……”小粉团颠颠儿的跑到傅时寒面前,时寒见她小短腿儿着急的样子,连忙起身上前将她抱起来:“宝宝怎么了?”

小姑娘大大的眼睛瞪的圆圆的,她挥舞肉肉的小手儿,“娘亲、娘亲刚才闯过了!”

闯过?傅时寒想了一下,“闯祸?”

小粉团大力的点头。

时寒微笑:“那宝宝告诉阿爹,你娘亲闯什么祸了?”

小粉团儿歪头想说,可咿呀了半天,突然就发现,她好像忘了,忘记了自己想说的是什么,她纠结的皱着眉头,咬唇:“想……宝宝想不起来了!”

时寒温柔的亲了亲女儿的脸蛋儿:“走,阿爹带你过去看看你娘闯什么祸了。”

……………………………………………………………………………………………………

十年后。

“爹爹,爹爹!”粉雕玉琢的小小少女冲进了书房

时寒将公文放下,言道:“宝宝怎么了?”

少女连忙上前拉扯他:“爹,你可快去看看吧,娘亲要给花园里的水抽干了。正在闹呢!”她小小年纪就要为她娘担心,呜呜呜!

时寒依旧温和:“花园的水怎么惹你娘了?走,爹想办法,咱们给抽干了!”

小小少女囧,果然,她高估了她爹……o(╯□╰)o

………………………………………………………………………………………………………

十五年后。

“爹爹,爹爹!”虽然已经十二岁,可是她还是没有学会淡定,一如既往的来找她爹了。

傅时寒起身:“走,看你娘去……”

………………………………………………………………………………………………………

二十年后。

“不行,死都不行,我的女儿,凭什么嫁给方芷蕴的儿子,想都不要想,什么女大三抱金砖,让他给我滚……十四岁就想娶亲,脑子让驴踢过啊!滚边玩泥巴去!”某人傅时寒暴跳如雷!特么的,以为他不知道么?老子觊觎过他的媳妇儿,儿子还想娶他的宝贝女儿,去死好么!

“不行,我要去找你外祖父,这种人,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这个时候就该请他老人家出马了……”

宝宝,大名傅云心,看她爹被踩着尾巴一样,默默的退出了书房,“娘亲……救命……”

(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