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85|第 18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5|第 185 章(1 / 1)

阿瑾没有想到,事情竟是这般的曲折,景梨夕真的中毒了,可是她发现自己中毒之后,利用药物压住了毒性,并且故意与皇上说,自己其实没有中毒,她这样做为的是离开傅家,为的是傅时寒击杀祖母这件事儿被人弱化。

因着太医并没有查出什么,所以没中毒这件事儿皇上深信不疑。

其实她已经知道,自己根本活不过一年,所以她为自己的孩子筹谋,她需要的是一个好的机会,如若没有,她甚至打算自己制造一个刺杀皇帝的机会,然后救驾。可是也许老天真是怜悯她。竟然真的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救驾的机会。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送死了。

她知道,将死的她救驾和健康的她救驾,对皇上的意义是不同的。可以带给傅时寒的更加不同,正是因此,她才算计了这一切,而当时,时寒年纪太小了,景梨夕不敢赌,所以,她选择将这一切写下来放在纸张里。

她就是要让时寒知道,他知道的真相,和皇上所知道的真相,从来都是不一样的。皇上会对他很好,也是因为有了这份内疚的心情,皇上会照顾时寒到最好。

这是她临死之前最后能为时寒做的。

时寒捏着那张纸,整个人仿佛摇摇欲坠,他看着阿瑾,言道:“阿瑾,其实你相信么?我是怪过皇上的。”

阿瑾静静的看着时寒。

“我想,虽然身中剧毒,但是我娘还是可以多活几天的啊,就是因为救了皇上,她才永远的离开了我。”

阿瑾将时寒拥在了怀中,时寒继续言道:“可是我娘却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为我做了这么多。你知道么?我娘心肠最软了。她连踩死一只蚂蚁都不敢。可是为了我的将来,她给傅将军下了毒。她甚至想要刺杀皇帝制造机会,她毫不犹豫的赴死,一切都是为了我,她做一切都是为了我。”

阿瑾拍着时寒的背,安慰道:“你娘亲不在了,早就不在了,可是如若她知道你这样想,这样难过,一样也是会跟着难过的。时寒哥哥,别难过了,别难过了,以后我会陪着你的……”

时寒抬头看阿瑾,言道:“我会保护好你的。我曾经发誓过,不会让我身边在乎的人受到伤害。我会足够强。”

阿瑾勾起嘴角:“我自己也很厉害。”

时寒微笑:“是呀,你也很厉害。”

两人依靠在一起,阿瑾静静的言道:“其实,你应该理解你娘的苦心。然后生活的更好。”

时寒低头看阿瑾,就见她的发窝儿明显。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笑了起来:“恩。”

“这样才不会辜负她为你做的这一切。”

“恩。”

………………………………………………………………………………………………………

明依如今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大抵是她这几个月真的彻底的老实起来,几个嬷嬷终于不那么事事都看顾的厉害。偶尔也可以出门散步。

可纵然如此,明依却仍是不得机会做什么,她心中恼恨,面上却要装作已经看开一切的淡漠样。大抵是这般缘故,几个嬷嬷倒是以为,这明依郡主真是想开了。

明依有没有想开,他们哪里清楚。

果不其然,不出几日的功夫,便是又出事儿了。

那日正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清晨起便是见大雪纷纷扬扬,整个地下都是厚厚的一层,明依见了,心情似乎好转许多,她提出,想出去看看雪景。

几个嬷嬷哪里敢随便做主,便是禀了四王妃,许幽幽仔细一想,便是允了,这几日,明依也是出去过,看她样子倒是挺老实的,恰是因此,许幽幽也觉得,大抵是她已经认命,不会胡来了。

而且,她哪里想得到,明依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而明依则是坚定的认为,如若自己小产,皇上一定会让李素问过来的。李素问还在京城,这点她是知道的。

正是因此,只趁嬷嬷稍微的一个不留神,明依便是迅速的跳入了湖水,她不敢肯定跌倒会不会造成小产,之前她也是跌倒过,虽然见红,但是却仍旧是好好的。正是有着这样的决心,她毫不犹豫的跳入了湖中,嬷嬷一见,肝胆欲裂。

现今的湖水虽然有些结冻,但是并不结实,明依摔了下去,立时掉入水中。

“啊……”眼看湖水冒泡,嬷嬷又不会水,慌忙大喊:“来人、来人啊……”

现场顿时乱成了一片,明依在水里不断的往下沉,可就是这危机的时候,她仍是不断地捶着自己的肚子。

这个孩子一定要没了,只有没了,她才能有更加锦绣的未来,只有这样才可以……

明依是个对自己能够下得去狠手的,她毫不留情……

侍卫听到嬷嬷的呼喊,立时冲了过来,等他们跳入水中将明依救起,明依已经没有了知觉……

许幽幽万万没有想到,竟是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本是在房中逗着庆哥儿,可是很快的,她就听到了下人的禀告。只那么一个慌神,她险些晕倒,“快叫大夫,另外差人进宫请太医,快去,快去……”

等许幽幽回神冲到明依的房间,大夫已经到了,看着一盆盆血水被端了出来,许幽幽毫不客气的给了嬷嬷一个耳光。

嬷嬷们跪了一地,都恨极了这个明依郡主,她为了不要这个孩子,真是疯掉了。

而明依其实自己也算错了,她仗着自己会水,其实是打算趁着还没晕倒又被人救上来的时机大喊李素问的名字的,这样大家必然会第一时间想到她。如若她不来救人,那便是要承担了铁石心肠的骂名。

可是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她还不待喊出,便是昏厥了过去,而现在大家哪里想得到李素问呢,只忙里忙外的暗恨此女作死。

眼看一盆盆水端出,许幽幽深吸一口气问道:“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其实不消问,也是清楚的。她自然不会是寻死,必然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只,难不成她不知自己不要这个孩子也是有大问题的么?

“她为了不要这个孩子,真是连死都不怕了。天下哪有这样的母亲,如若真的不想要孩子,当初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情。如今倒好,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就要因她丢了性命,真是做孽。”许幽幽是喜欢孩子的,因着孩子,也是吃了很多大的苦头,做母亲的能够这样狠心,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她千算万算,千小心万小心,却还是没有让她好好的。这个明依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怎么样了?”

大夫不断的抹汗:“这……二小姐大出血……小的只能尽力。”

等阿瑾他们听到消息,太医都已经过去了,别说许幽幽不理解,连阿瑾都不懂,明依是疯了不成,为了不要这个孩子,竟是要拿命去赌。

明依被救了一天一夜。许多太医都过去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她竟是真的就这样咽了气,没有再被救回来。

四王府将明依的死讯传了出来,阿瑾与身边的母亲言道:“她必然料不到,料不到自己真的会就这样死掉。”

六王妃抬眼,低声言道:“许是,她认为,该救她的人会去救她。”六王妃话中有话。

阿瑾了然,不过却没有提什么,既然皇上都没有开口,他们犯不着主动上杆子,而且,让她嫂子去救明依,这点总是让她觉得怪怪的。

谁人都没有想起,也谁人都没有提起,六王妃还有一个女神医李素问。

随着明依的死,四王府是真的走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想来,京城也真的该是风平浪静了。”

明依死了,许幽幽受到了些处罚,可是人人都看得出,也人人都知道,许幽幽这处罚受的冤枉,谁要死难不成还拦得住?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而且,众人也都不觉得赵明依是为了自杀,她要摆脱的,其实只是那个孩子,只是她没有相信大夫的话,最终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就这样丢了性命。

许幽幽其实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她关心在乎的,现在也只有她的儿子。虽然受些处罚,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最起码,她可以安安心心的在王府里照顾自己的儿子了。

而远在长山峰的四王爷和周氏听到女儿死了的消息,竟是也没有多少难过。这对夫妻,他们从来都不关心这个小女儿,在知道小女儿和万三有一腿并且珠胎暗结后更是不乐意提及。

如今四王爷已然自身难保,他哪里会管那个没什么用的女儿呢!只是争吵之时,四王爷却会用此事来攻击周氏,而周氏也是如此。

日子久了,侍卫们都不乐意听这二人说话,堂堂一个王爷,毫无贵胄之气。而周氏,不管如何,她也是做过王妃的,可是现在看来,还不如一般寻常的妇人,市井泼妇一般。

两看相厌的两个人,竟是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想来也是可悲可叹。

相爱的两人不能在一起很痛苦,可这种痛苦,却远远不及相憎的两人生活在一起。

……………………………………………………………………………………………………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便是过了年,到了正月十五。

正月十五花灯节,阿瑾摩拳擦掌,看阿瑾那个样子,别说六王妃,连李素问都觉得有几分好笑。

阿瑾睨他们,感慨:“你们不懂啊。这是我大显身手的日子。”

噗!

六王妃笑了起来:“怎么,你的意思是自己很会猜灯谜?”

阿瑾忙不迭的点头:“我必须利用这次坐实我才女的美誉。我是一个才女,啦啦,才女!”

阿瑾得意洋洋,见她如此,六王妃无奈的扶额:“你能要点脸么?”

阿瑾娇俏的扬起了头,认真言道:“正是因为我是一个要脸的人,我才必须展示我的真实实力。其实你们都不知道,我很能干的!”

六王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可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一阵呕吐的声音,阿瑾跳到门口,就见六王爷在门口华丽丽的……吐了!

阿瑾顿时变了脸色:“爹爹是怎么个意思!”

阿瑾不乐意的嘟唇,她的话有那么恶心么!

六王爷一把抱住阿瑾,言道:“哎妈呀,我的好闺女啊,你这么自信,真是太像我了,果然是我嫡亲嫡亲的闺女,我的好闺女啊!”

阿瑾:“……啊啊啊啊……”

好恶心啊!你刚吐完啊!

“走开走开!”阿瑾嫌弃的在六王爷面前挥舞小帕子,丫鬟立时将秽物收拾妥当。

六王爷略微清洗了一下,恢复原本儒雅的样子。

他哀怨的看着阿瑾,言道:“你小时候又拉又尿的,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你看你现在,这分明是十分的嫌弃我。母不嫌子丑狗不嫌家贫,你这样真是很不厚道啊!我都不稀个说你了。你这样,委实是太让我伤心。”

阿瑾看着六王爷,一脸的“你在说谎”。

父女俩两眼的火光噼里啪啦!

阿瑾言道:“那我刚才说话,你还吐了。我说啥了,你就吐成这样,之后被我发现,你还假装不是因为这事儿!”

六王爷:“我是吃多了好么!你怎么这么容易联想呢!你说,你说你说!我是那样的人么!”

阿瑾继续:“那你还说小时候不嫌弃我,你分明是说谎,你小时候嫌弃我嫌弃的紧。别说我小时候了,就是现在,小欢喜和小欢悦也没见你怎么抱。你分明是担心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假装自己无辜。”

六王爷:“你小时候的事儿,你又不记得,怎么能这么诬赖我。我现在哪里是不抱小欢喜和小欢悦?我十分喜欢她们呢。分明就是你们都跟我抢,我作为一个大男人,让着你们。难道要让我像谨言一样和你们抢么?我很有分寸的好么,我很有格调的好么?我和他那种人才不一样好么?”

阿瑾就要继续开口,六王妃揉着太阳穴言道:“你们俩说的我脑仁儿疼。能不说了么!”

六王妃语气淡淡的,但是六王爷和阿瑾立刻立正:“是!”

真是听话,这个家中谁最厉害,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嘤哒!

“唉对了。”六王爷贼兮兮的放低了声音,凑到阿瑾耳边问:“傅时寒有没有说过,傅家是抽了什么风?”

阿瑾挑眉:“什么抽了什么风?”

六王爷一脸的“你不要装了,我知道你都知道”。

阿瑾无辜:“爹爹究竟想说什么啊!”

六王爷:“最近傅家真是消停啊,你知道伐,我今个儿见到了傅将军,他竟然对我笑,真是太惊悚了!”

阿瑾笑眯眯:“爹爹真是有趣呢,人家和你笑,你竟然还不高兴么,难道一定要对你哭你才会觉得舒服?您做人真是奇怪呢!”

六王爷啧啧:“关键是,那不是他的风格啊!而且,他最近几乎不出门了,我听说,我听说哈,他身体不怎么好了。不知道是咋回事儿。”

阿瑾认真:“不管怎么回事儿,都和我们无关,我们自己生活好了就可以啊!你说对吧!”

六王爷一想,点头:“你说的好像还有点道理。”

阿瑾默默无言,也许,傅家真的要沉寂下去了,或许,傅时寒和他们还是谈好了,不管傅时寒心里是怎么想,但是在傅家看来,傅时寒是原谅他们了,想来也是有趣,人就是这样善于自欺欺人。

只是,其实这样也好。连续几代人都守着一个位置,太累,也太难了。阿瑾觉得,自己既然喜欢傅时寒,既然想要和他长长久久,想要和他生孩子,那么,她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安安全全的。

而傅时寒坚定的不去傅家军,就是最安全的选择。

“你想什么呢?”六王爷推了阿瑾一下,阿瑾摇头:“没想啥。”

“没想啥是想啥!”六王爷追问。

阿瑾翻白眼:“我想中午吃什么还不可以么?”

六王爷顿时来了兴致,“这个我也感兴趣啊,说起吃的,就要骂那个该死的小沐,他怎么就好给京城最好的厨子带走。方志蕴也是的,有没有点定力了。好端端的当官不好么?现在的小年轻,一点都不知道上进。非要出去乱窜,真是让人不能忍。我的厨子啊……呜呜呜!”

阿瑾感觉魔音穿耳,她捂住了耳朵,这时六王爷突然想起一茬儿,“对了,有你的信。”

阿瑾一看,正是崔敏送过来的,她黑线:“怎么在你那里啊!”

“我顺手拿过来的。”

六王爷探头看信,阿瑾直接躲开,“不准偷看!”

六王爷嘟嘴:“我根本就不感兴趣。”

阿瑾:“呵呵……”

看这父女俩也没个正形儿,六王妃无奈的摇了摇头。

阿瑾回房看信,见崔敏一切都好,心安。又想了想,她给宫中递了帖子,不管怎么样,她都该将崔敏的消息告诉虞贵妃……

恩,其实现在一切都很好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