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83|第 18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3|第 183 章(1 / 1)

等时寒赶到,就见万三的尸体已经放在了院子里,他身上很多剑伤,看样子便知他抵抗的十分激烈,只是,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傅时寒布置的人都是不是善茬子。

看着他的尸体,时寒冷然言道,将尸体带走。

万三知道的太多了,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死。而此时明依已经被嬷嬷带进了房中。侍卫禀告当时的情形,时寒冷笑:“知道一下就好了,莫要多传。再怎么……也是一个郡主,说出去,丢人。”

“是。”

听闻万三去四王府见明依郡主的时候被诛杀,六王妃与阿瑾言道:“他对明依,倒是真爱。”

阿瑾冷笑:“真不真爱,又有谁人知道呢!更何况,有时候恰恰因为是真爱,才是最伤人的。”

六王妃睨她一眼,言道:“你一个小姑娘,懂什么。”

阿瑾吐舌头:“我不懂,娘亲又懂么?”

六王妃白她。

明依的事情似乎就这样定下来了。

谁也不再提她,纵然外面的百姓传的沸沸扬扬,大家在面上却不会多言其他。

而此时的明依也有自己的想法,她经过这几日的焦躁疯狂,终于想明白自己该如何做了。现在谁都不肯见她,就算是她想演,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而万三已经死了,她想怎么说都可以,如若她成了一个悲情的,被人侮辱的姑娘,是不是还是能够找回些面子呢!

而且,她已经想过了,这个孩子是断然不能生下来的,如若真是生下来,那么才是问题。虽然人人都言称她如若不要这个孩子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明依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毕竟,李素问还在京城,当初二王府的世子妃沈诗蓝那般的危险都无事,她怎么会有事儿。

只是,李素问是不会帮她的。可是没有关系,明依冷笑,只要她处在十分危急的关头,皇上一定会让李素问过来的,这是必然。

想到此,明依只想着如何能够找到机会!

现在她不能依靠任何人,只能这样靠着自己,可是没有关系,只要她坚持住,一切都会过去的,想到此,明依咬了咬唇,还有七日便是景衍与赵滢月的婚事,他们成亲那日,便是她出事的机会,只要那日她陷入危急,众目睽睽,李素问是不能不救人的。

想到此,她得意的笑了起来,而现在首要的任务便是麻痹大家,而装乖,她最会了。

听说明依老实了起来,许幽幽冷笑,她已经被这个丫头骗了许多次了,这次再也不会被她欺骗了。

明依越是如此,她越是叮嘱大家看好她。

而同时想趁着滢月成亲行动的,还有被六王府一直都囚禁的阿蝶,如若不是正巧赶上了明玉的死,阿瑾已经弄死了阿蝶,可是现在她现在倒是因为明玉的死被好生的囚禁了起来。

她娘莲姨娘因着之前被她算计,现在身体虚弱的紧,也被分开看守了,她一个人被关着,几乎要发疯。

而大家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是,现在阿蝶已经换了一个芯子,就在她对莲姨娘动手的时候,她就根本就不是原本的阿蝶了,她本名叫徐蝶,恰好,也是单字一个蝶,她本是一个大四学生,机缘巧合,竟是穿越成了被拘禁的六王妃庶女阿蝶,而真正的阿蝶,本来想的是假自杀,可是竟莫名其妙弄成了真的,也正是因此,她才能穿越过来。

她并没有得到什么阿蝶的记忆,她有的,还是只有自己,不过莲姨娘倒是一个很好的载体,她不断的诉说和咒骂让她对自己的情形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原来,这个王府的王爷是个见异思迁的,抛弃了自己真爱莲姨娘。而王妃和郡主都是歹毒的不成样子。

阿蝶她自认为也是看过一些宫斗宅斗小说的,但凡是一个庶女作为主角,主母哪有不歹毒的,那嫡出的姐姐更该是个恶毒到极点的角色。

没想到,自己不但有个嫡出的姐姐,还有一个嫡出的妹妹,而这个妹妹更是恶毒的将她诬陷成了疯子。

知道了很多关于真正阿蝶的事情,也知道了很多关于王府的事情,而这个时候,她也越发的忐忑了起来,她生怕,生怕身为亲身母亲的莲姨娘知道了她是假的,毕竟两人是住在一起的,除却这般,她也不想一辈子都被关起来,如若借由莲姨娘能够逃开,也是好的。

可是……事与愿违,她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她原以为那个歹毒的王妃会动手,不过倒是还好,恰好传出了另一个郡主暴亡的消息。这般,她揣测他们不会轻易杀她,现在看来正是如此。

不过,她可不敢一直在这里了,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那些人太歹毒了。

这般想着,她越发的想要离开。如若能够趁着那个赵滢月成亲当日人多混乱逃掉,也是好的,这般想着,阿蝶沉默下来,该怎么做呢,而且,她没有银子,这点是十分重要的,虽然是穿越时间并不久,但是她也知道,这个朝代是需要银子的。有时候她暗暗恨道:“如若让她早些穿越过来,那她一定不会落得被圈禁的命运,她这样的女子,必然是主角。哪里会这般。”

可是凡事没有如果,她还是要面对现在这些,想到这里,她咬唇,该是怎么才能得到银子呢,走之前,她一定要得到钱。

“嬷嬷,你就让我见见我娘吧,我知道我之前错了,我真的想我娘了,求求您了。”近几日,只要有空,阿蝶就会如此的央求看守的嬷嬷,只有见了莲姨娘,她才有可能拿到钱,想那莲姨娘,虽然是原主儿的母亲的,但是看着就是个没用的,而且也该是好糊弄,这般想着,她更是要见莲姨娘了。

阿瑾正和谨言下棋,就看下人过来禀告,她知道这人是看顾阿蝶的,问道:“阿蝶又闹什么闹蛾子了?最近这么多人都作死,她自己还没看明白么?”

嬷嬷言道:“郡主近来总是念叨要见莲姨娘,已经提了很多次了,老奴都是不到理她。近几日倒是越发的哭闹。您看……”

嬷嬷本是要来见谨言的,但是既然郡主也在,她便是也不隐瞒,“也不知犯了什么毛病,郡主最近特别着急要见莲姨娘。”

能狠下心下毒毒自己的亲生母亲,她会想念到不能自拔?这根本就不可能啊!别说是主子,就是自己这样的都不相信!

阿瑾挑眉:“既然她要见,就让她见吧。”

谨言问她:“怎么?”

阿瑾言道:“我倒是觉得,拘着她也没什么意思。倒是不如看看她要干什么。”

谨言冷笑:“看她作甚,左右她就是想着如何作死。也不会有更多的其他的想法。我们看了,只会觉得恶心。如若不是看在父王的面子上,我早就弄死她了。”

阿瑾笑眯眯:“哥哥还会看在父王的面子上。”

谨言见她单单纯纯的样子,戳她脸:“你呀。就会与笑话哥哥。我处处为你担心,你自己倒是活蹦乱跳的。”

阿瑾:“活蹦乱跳是用来形容鱼的吧?”

谨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死丫头!

“我觉得,阿蝶一直都不死心,她大概又想跑吧?”阿瑾言道。

“谁想跑?”六王爷探头。

谨言与阿瑾面面相觑,六王爷甩着袖子进门:“问你们话呢,谁想跑啊!”

那副模样儿,简直唱大戏一般。

阿瑾迟疑一下言道:“是阿蝶,她好像又想跑。也不知我们怎么着她了,她怎么就那么坚持,离开会更好呢!”

看阿瑾这么疑惑,六王爷也是惆怅的不行,他更是不解,好端端的女儿,小时候还可爱懂事儿的,大了怎么成了这样!

“她要跑,出去又能去哪里呢?”六王爷真是难得的正经:“她这样的性情,出去还不让人揍死?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能毒害,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莲儿虽然有点不晓得事理,可对她多好啊,自己的亲生母亲,她竟是能下得去手。”提起这事儿,六王爷就觉得心凉。也正是因为这事儿,他才是彻底对这个女儿失望。

只是,阿蝶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还是不断的作死,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这个阿蝶已经被换了芯子,而这个假阿蝶觉得,自己身为“女主”,一定会所向无敌,大抵正是如此,她才会持续不间断的作。

她与明依还是有几分不同的,明依装模作样,而她则是无所顾忌,反正不会死嘛!

看六王爷有些难过,阿瑾言道:“牛不吃草,你还能按着她吃啊,一次两次可以,难道还能一辈子?爹,其实有件事儿我一直都想和你好生的说道说道。你看阿蝶,她这隔三差五这样闹,也不是个事儿啊!难道非要有一天,她闯了大祸,亦或者是胡乱的跑了出去,我们才想办法?这样关着她,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一年两年行,三年四年呢?日子久了,难保不会出现漏洞,爹啊,我脾气可不咋好哈,她这样持续的作下去,难保我不一时手快,弄死她。”

谨言拉了拉阿瑾,言道:“她开玩笑罢了,阿瑾最是心软,她不会那样的,只是父亲,阿蝶的事情,你真的要好生的想一想,不能一直这样下去,真的不行的。”

六王爷挠头:“我也不知道咋办啊。我们总不能就让她这样出去吧。”

说起来,阿蝶还真是不好处理呢!

阿蝶不好处理,人人都知道。阿瑾想,虽然六王爷不怎么精明,但是如若阿蝶突然死了,六王爷还是很容易就能想明白一二的,如若是刚穿越的时候,阿瑾觉得六王爷是个讨厌鬼,自然是无所谓的。可是现在看来,六王爷他并非这种人,很多时候,他还是很讲究的,既然是这样,阿瑾就不能贸然做什么。不妥当!

六王爷认真,“你们让我想想,让我好生想想哈!给我几天时间。”

阿瑾:“父王,那阿蝶要见莲姨娘?”

“不让!”六王爷跳脚:“坚决不能让她见,她上次差点害死人,怎么都不能让她再见了,这个该死的。”

言罢,继续蹦跶:“这个倒霉的玩意。”

阿瑾和谨言面面相觑,没有言道更多。

六王爷总是这个样子的,当你觉得他这人不傻,想要跟他好好交流一下的时候,他就又暴漏了自己逗比的本质。

滢月马上就要成婚了,大家都十分的繁忙,自然没什么时间去管阿蝶这件事儿,不管是六王爷还是阿瑾,他们都觉得该是等给这个重要的事儿处理完再解决阿蝶。

但是时寒偏是不那么认为,听阿瑾和他碎碎念,时寒微笑言道:“我给你个建议。”

阿瑾:“恩?”

“在滢月成亲当日,不管怎么样,都要看好阿蝶,如若她真的想逃出去,那是最适合的时机。而且我觉得,她十有*是选中了这个时机。至于非要见莲姨娘,许是为了银钱。”时寒垂着眼,长长的睫毛忽闪,阿瑾看了,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迷住了。

她感慨:“真是一个烫手山芋呢,我一直在想,如若我再心狠手辣一些,是不是会更好了,这样前怕虎后怕狼的,真的给人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我都有点觉得自己矫情了。”

时寒摸了摸阿瑾的头,微笑言道:“可我恰是觉得,这样的阿瑾很好啊。也不需要什么果断的事情都由你来做决定,这些由我、亦或者是谨言来做就好,你就开心快乐的做一个小郡主就好啊!”

阿瑾“咯咯”的笑了起来:“我自己做一个快乐的小郡主?”

时寒颔首:“对呢!你只要负责开心就好,别的都无所谓的。”

阿瑾感慨:“傅时寒,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呢!”

时寒对阿瑾眨眼:“怎么,我甜言蜜语一些不好么?”

阿瑾:“自然是……极好的。”

两人都笑了出来。

“其实,阿蝶的事情还真的很好处理,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你们之所以觉得为难,还是你们经历的太少。”

阿瑾:“咦?你有好主意?”

时寒点头:“其实不是好主意,我只是奇怪,你一个小姑娘觉得为难也就罢了,谨言怎么还会觉得为难。区区一个阿蝶就能让你们如此,那么,往后的大事儿,还能处理的更好么?我也知道,你们不想伤了你爹的心,可是,伤心不伤心的,也要分怎么看。”

听时寒这番话的意思,阿瑾了然,这话的意思还是要弄死阿蝶。

时寒:“有很多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只要你们看顾好阿蝶,三五年,慢慢的喂食,她总是会慢慢的衰竭下去的。那个时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她,只要我们小心,也一定查不出什么问题。她被管着郁结,身体每况愈下,这也是很正常的。只要她不舒服,就找大夫来看,换着找。日子久了,很多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既解决掉了这个麻烦,也不会让你爹怀疑什么。”

阿瑾突然就想到了她母亲对父王的下毒,为了不让他父王再次与旁人生下其他的孩子,她采用的也是这样的法子。

莫名的,阿瑾就觉得,自己还真是没怎么经历过事儿,而且也做不到心狠手辣,不管是她还是哥哥,都是一样的。如若这件事儿让她娘亲处理,或许早就已经有结果了,但是他们为了让她娘亲轻松,将这事儿揽在了自己这里,反而是将简单事情复杂化了,本来或许根本就没有那么复杂,就如同时寒说的,处理起来,也是很容易的。可是结果呢,现在倒是让大家都觉得为难了。

阿瑾这般想着,握住时寒的手:“就听你的,我去和哥哥说。”

时寒拉住了阿瑾,看她毛毛躁躁的样子,他就想笑:“你待着吧,我去和你哥哥说,另外,你父王那里该怎么说,我也会提点他的。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六王府的姑娘,都是你爹的女儿。有些话,谨言去说最合适。”

阿瑾迷糊的看时寒,“啊”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解。

时寒笑的厉害,清了清嗓子,他模仿谨言的声音言道:“阿瑾还小,考虑事情不周全,不过想想,阿瑾成亲之前很忙,等成亲了,也不会有那个空闲管阿蝶,她不会对阿蝶做什么的,这丫头最是刀子嘴豆腐心了,阿也蝶是我的妹妹,总归不能让她有事儿,更是不能让她往外乱跑,她出去一旦做了什么,丢脸的可不只是我们六王府,还有整个皇室。父王放心,我会看好她,只要她不走,我们王府一辈子锦衣玉食,也是极好的。”

言罢,时寒摊手:“可好?”

阿瑾鼓掌:“你太能忽悠人了。”

时寒笑:“不是忽悠,而是实话实说。我相信,就算是个半吊子,也会知道这些的。”

阿瑾指控道:“你说我爹是个半吊子。”

时寒无辜的挑眉:“我有么?我怎么觉得,好像根本就没有呢!我对六王爷平时多客气啊!”

阿瑾手指头戳戳戳:“你不要解释了,我太了解你了。呵呵哒!”

时寒无辜的摊手笑。

……………………………………………………………………………………………………

日子过得极快,七日很快便是过去,转眼就到了滢月成亲的日子,阿瑾一大早看着嬷嬷们里里外外的进出,她窝在滢月的房间里,看她沐浴好之后开脸,自己摸索小脸蛋儿,“这样好像挺疼的啊!”

嬷嬷陪着小心的笑:“其实郡主不用担心的,这样并不疼。老奴伺候了很多位小姐出嫁,未曾听人言道过疼痛。”

阿瑾撇嘴:“她们都是大家闺秀,自然是不好意思说。”言罢,阿瑾歪头看素问,“嫂子,你那时候疼么?”还不等素问回答,阿瑾摇头:“问你没用,你最不怕疼了。生孩子都游刃有余。”

素问失笑:“其实真的不怎么疼,凡事儿都有技巧的。”

阿瑾认真:“那我生孩子的时候,嫂子一定要陪着我。”

滢月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她从镜中看阿瑾,言道:“你能不能矜持点?你还没成亲呢。就开始想这生孩子的事儿了?”

阿瑾鼓着小脸蛋儿,更加认真,大眼睛瞪得亮亮的,“当然要考虑啊!我这是未雨绸缪,你们不懂的啦!”

看她这样一本正经。屋里的人都笑了出来,老嬷嬷调侃言道:“那郡主要不要请老奴为您梳妆呢!老奴技术也很好的!”

阿瑾上下打量她,言道:“这个,我要看你画的好不好,如果给我姐姐画的很丑,那么我是坚决不会用你的。”

噗!

大家再次大笑,连丫鬟什么都忍不住了。

老嬷嬷感慨,“郡主还真是精明。”

阿瑾正色:“那是自然的,这可是我一辈子一次的大事儿,糊弄不得。这比生孩子还不能糊弄,生孩子也许还有好几次,可成亲只有一次啊,我得让自己美美的,恩,就是给自己留下一辈子的美好记忆。”

六王妃进屋就听到小女儿在碎碎念,她望向了滢月,见滢月披散着长发乖巧的坐在那里任由嬷嬷打点。

六王妃进门,众人俱是请安。

六王妃微笑:“我看你们倒是都挺高兴。”

嬷嬷立时:“新娘子美的跟天仙儿一样,小郡主也可爱的不得了。老奴想着,可要好好给这天仙儿一样的美人画的更美,努力争取一下小郡主!许是将来小郡主成亲,一样还会找老奴呢!”

其实嬷嬷不过是为了调节气氛开玩笑,但是大家听了,俱是觉得十分有趣,连六王妃都笑了。

她言道:“莫要听这个丫头的,这事儿可不听她的。让她给我老实的待着吧!”

阿瑾耷拉下脑袋:“娘亲欺负人呢。”

滢月坐在镜前默默吐槽,“娘亲欺负人,哥哥欺负人,嫂子欺负人,斧王欺负人……欺负人三个字儿是阿瑾的口头禅呢!而且……”滢月咯咯的笑,笑够了言道:“明明最欺负人的,就是阿瑾这个小姑娘了啊!”

阿瑾吧嗒一声倒在素问身上,捧着心最痛苦状,“姐姐……姐姐,我亲爱的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

滢月笑:“鬼灵精,插个尾巴就是猴儿了。”

阿瑾愤怒的坐起,举起小拳头忿忿:“有我这么好看的猴儿么?你说,你给我说清楚!”

滢月睨她,“好像是没这么好看的,但是就是小猴儿!”

阿瑾:“……”

她搂住素问的腰:“嘤嘤!你们组团来欺负我,刷我有意思么?有么?”

素问想了想,言道:“你原来不是说打是亲骂是爱么?这么看来,他们都喜欢你。嫂子都要嫉妒了。”

阿瑾惊恐的看着素问,言道:“嫂子怎么也学坏了!还我温柔单纯的嫂子!”

六王妃笑了起来:“好了,你呀,也乖巧点吧,别闹了,再让你这么玩下去,你姐姐不用成亲了。”

阿瑾咬唇双手合十,一副小可怜的样子,“咦,娘亲是怎么知道我的打算的?呜呜呜,我的姐姐啊,我看着长大的姐姐,好好的白菜,就让猪拱了。”

噗!

六王妃这次到底是没忍住,直接给了她一巴掌:“你少给我作妖儿。让你景衍哥哥听见,可真是要伤心死了,小时候那么疼你,还经常给你带礼物,结果现在你说他是猪,有你这样的么?个小没良心的。”

阿瑾十分的愤怒:“他是早有预谋,他一定是很早以前就看我姐姐是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然后就起了坏心,再然后决定潜移默化,走小姨子路线。如果知道他送我点东西就要将我的好姐姐娶走,我是怎么都不会上当受骗的啊!真是太狡诈了。”

滢月翻白眼:“你说的不怎么像景衍,相反的,有点像傅时寒啊!”

大家顿时笑成一片。

阿瑾正色道:“才不一样呢。”

她得意洋洋:“我将来嫁给傅时寒,其实是我占便宜啊。他虽然看着阴险狡诈,但是很多时候不拘小节,而且,钱都归我啦。所以不一样哒!”

滢月颔首:“那我懂了,你的意思是,你从小就觊觎他。而不是他觊觎你。”

阿瑾望天:“为什么我觉得姐姐变坏了呢!原来姐姐都不会这样吐槽我的。这要成亲了,不最后表现一下姐妹情,反而是要这样打击我,这一定都是景衍的错。”

还在景府的景衍打了一个喷嚏,他怎么觉得,有人在念叨他呢!

看景衍喷嚏不停,时寒言道:“一定是阿瑾在背后说你。”

景衍十分不解,“为啥啊!我对阿瑾特别好呢!”原本以为嘉和郡主是要做自己表弟媳的人,他自然是十二万分的巴结啊。现在表弟媳还没先成,他倒是先成了人家的姐夫。

时寒若无其事:“你给赵滢月娶走,阿瑾会高兴才怪!这小丫头最护着她的家人了。”

景衍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辜了,他心酸言道:“我又不会欺负滢月。一看滢月就能欺负我啊!”

时寒语重心长:“就算是你低到尘埃里,在阿瑾眼里,你依旧是抢走她姐姐的坏东西。”

噗!

一语中的,而此时,阿瑾正在继续攻击无辜躺枪的景衍,她忿忿然:“那个坏东西,他都给我姐姐教坏了,我温柔单纯的姐姐啊!”

大家再次笑了起来,似乎不管是形容什么人,她都是温柔单纯……呃,想来也没啥新的形容词儿了。

六王妃给她拖到一边儿,交代嬷嬷:“你们谁都别和她搭话,不然这妆是上不完了。”

六王妃捂着阿瑾的嘴,坐在了一边儿,阿瑾垂死挣扎:“呜啊,啊呜呜……”

感觉回到了不会说话的婴儿时代呢!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

待滢月打扮妥当,一身大红的喜服穿好,阿瑾眼睛放光光。

六王妃这是将她的嘴松开,她使劲喘息,“你要谋杀你家闺女啊。我也没说啥啊,就这样捂住了我的嘴,爱呢?“

六王妃睨她:“没有!”真是斩钉截铁。

阿瑾捂脸倒了下去……

虽说阿瑾闹来闹去让大家的行为都慢了起来,而场面也有几分失控,但是也正是因为她这样闹,现场倒是没有了伤感的气氛,反而是一片其乐融融。

而这也是阿瑾之前想好的,既然是成亲,自然是希望大家都高高兴兴,哭是必要的,可是也不能一大早就哭个没完,气氛苦情起来就没啥意思了。

在阿瑾的插科打诨下,现场一直十分的融洽,六王爷和谨言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今日是滢月成亲,谨言忙的不得了。什么,你说六王爷?他能干啥?不捣乱就成了啊!

之前六王妃曾经交代过玉真姨娘,她唯一的作用就是看好六王爷,断不能让他乱来。而玉真也十分慎重的按照六王妃的交代来。

六王爷与谨言一通过来看滢月,玉真则是跟在了他们身后。

甫一进门,六王爷就嚎啕大哭:“哎呀我的娘啊!我的好闺女啊,我辛辛苦苦给你养这么大,你这就要成亲了啊!”

唱大戏一样!

六王爷干哭嚎,不掉眼泪,阿瑾看她爹哭嚎,自己也跟着嚎,一时间,这屋里的声儿,真是此起彼伏。只是,大家不仅没有跟着伤感,反倒是一头黑线了。

六王妃四下看,终于在炕边儿看见了一个小小的挑杆,这是挂蚊帐用的。她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抄起了挑杆儿,奔着六王爷就去了,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得了。就想让这个出声儿的蠢货直接闭嘴。

看六王妃一脸“杀气”,六王爷立时闭嘴,换了一张笑脸儿:“滢月真好看。”

态度变化之快,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六王爷不嚎了,阿瑾也不嚎了,为了避免她娘将怒火冲击到她身上,阿瑾连忙窜到了素问身后。

好么!说好的伤感气氛呢!

人家哪家嫁人不是笑中带泪,他们家这是干嘛!

他们家为什么走的是逗比路线,别说是丫鬟婆子,就连过来化妆的嬷嬷都表示,这样的情形,当真是没见过,只不过……她们竟是觉得,这样真是更好呢!

喜喜庆庆的成亲,多好!

“我的闺女,果然是像我,我年轻的时候就是玉树临风,现在也是不遑多让。我的三个孩子,所有的优点都是继承于我。虽然王妃稍微拉低了一下他们的美貌。但是人总是不能太过完美。这世上有一个完美的我已经可以了。如若那么多完美的人,总是不合适的。”

六王爷得意洋洋的言道。

他这般说,大家均是手捧心一副西施状,还真不是他们矫情,只是……他们总要压着点,不然再吐了。

“容貌上不如我也就算了,关键是脑子还不如我。我的几个孩子,真是不怎么给力。不过好在,他们都顺利的有人接手了。其实我刚才是喜极而泣啊,没有砸在手里,真是太棒了。”六王爷继续碎碎念。

只是这样说,谨言、阿瑾、滢月都有点想打人怎么办?

为了避免现场出现什么不可阻拦的暴力事件,六王妃立时喊道:“玉真。”

玉真刺溜一下就窜了出来:“王妃,啥事儿?”

“你带王爷出去招待客人。”一定不能让他继续在这里捣乱。

谨言立刻,“招待客人也要注意分寸。”这是交代玉真,玉真觉得,自己真是责任重大,她看了六王爷一眼,使劲点头。

“哎,不得啊!我不想招待人,我要和我闺女好好的聊聊,这……”还没等说完,他就被玉真直接拦腰一抱,扛了起来。

众人:“……”

六王爷:“啊呀呀呀,劫色啦!”

只是……没人理。

谨言看滢月好看的样子,言道:“你要好好的。”

滢月认真点头:“我知道,哥哥。”

“虽然现在说这个话有点晚,但是哥哥还是要告诉你,如若景衍敢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哥哥,哥哥绝对不会饶了他。揍死他!”谨言搂住了滢月的脖子,“哥哥会保护你。”

阿瑾蹦跶到两人面前,一手搭一个,“我也会揍死景衍,不仅我会揍死,还会让傅时寒帮忙揍!”

三姐弟搭在一起,十分的和谐。

素问看着兄妹三人,认真言道:“揍死干嘛?可以毒死啊。我有很多毒药的。”

噗!

围观人群表示,他们在说什么,好惊悚!为景衍点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