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82|第 18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2|第 182 章(1 / 1)

时寒倒是没有想到,阿瑾和赵沐竟然能坐在一起聊天,两人在茶楼喝茶,谈笑风生。时寒竟是有一种感觉,赵沐大概要被阿瑾坑了。

呃,当然,说坑了也不太对,阿瑾不是那样的坏小孩儿,但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别人,这点阿瑾一直都做的驾轻就熟。

阿瑾感受到傅时寒的气息,立时就转了过来,时寒微笑走了过去。

赵沐看两人,言道:“你们倒是很有默契。”

阿瑾摇头:“不,不是默契,而是我感受到冷空气了。傅时寒一进门那身强烈的冷气流,直接就冲击到了我。”

时寒也不恼,微笑坐在阿瑾身边,言道:“夏日里,我这样的人最受欢迎了,谁让我自带冷气流呢!”

他这样温柔和煦,真是让齐王爷赵沐叹为观止,想到时寒往日里对他们不怎么搭理,说十句只搭理一句的样子,现在还真是如沐春风。

这就是差别。

“时寒哥哥,你怎么会在这儿呢!”阿瑾知道,这几日傅时寒真是忙成了狗,皇上一点都不客气的,一个劲儿的使唤人。

时寒抿了抿嘴,言道:“皇上下令重新彻查四王府找万三。刚才御林军果然在四王府找到了万三,只是万三奋力抵抗,并且劫持了明依郡主,双方僵持,皇上让我过去看看。“

阿瑾“嗤”了一声,看时寒:“你去有啥用啊。你又不是万能的。”

时寒点头:“确实证实如此。只是,我到之前,万三就逃掉了,明依郡主被救了。”

阿瑾长长的“哦”了一声,她也不问明依究竟如何了,既然关系不好,就犯不着装熟了。

时寒看着阿瑾,言道:“只是,现场发生了一件大事儿。”他带着笑意,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茶杯,阿瑾见状,立时狗腿儿的为他斟了一杯茶,“傅大人,您请用。”

时寒勾起了嘴角。

赵沐见两人这般表现,莫名就想到了温馨。

“明依动了胎气。”时寒轻描淡写的言道,但是不管是赵沐还是阿瑾,顿时都惊呆了。

“动动动……动了啥?”阿瑾都结巴了。虽然知道万三和明依关系匪浅,但是她没想过这个啊!

时寒认真言道:“我去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大抵就是万三劫持了明依作为筹码要挟逃走。御林军自然不敢乱来。只是现场太混乱了,明依跌倒,她摔的倒是不重,只是……流血了。四王府的大夫看过了,说是……动了胎气。不过倒是没有小产,现场已经乱成一团了!”

阿瑾面上的表情十分纠结,她看着时寒,言道:“这么说……”

阿瑾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隔壁桌冲上来个人,那人语气颇大:“你听说了么。明依郡主好像小产了啊……”

“她不没成亲呢吗?”……

时寒挑了挑眉,言道:“你看,现场那么多人,夏日穿的又少,明依的血顺着腿流了一地,但凡是脑子的,都知道怎么回事儿。”

赵沐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她、她和谁有的啊!”问完,又觉得自己不该这么问。

时寒冷笑:“你这还没看明白?那你说她为啥藏着万三啊!御林军可是说了,上次检查,因为明依郡主突然晕倒,唯独没有检查她的房间。”

赵沐脸色刷白,他突然就生出一股子不舒服,揉着眉心,他言道:“这……这都是怎么了。”

时寒挑眉,内心暗寻,你一个偷自己嫂子的,有资格说别人么?不过他倒是没有说出来。

这般想着,他们父子倒是挺像的,一个偷自己的弟媳妇,一个偷自己的嫂子,真是……呵呵!遗传也不待这么准的!

三人一时静了下来。

阿瑾咳嗽了一声,言道:“那个,皇叔,我……我有点被这个消息击倒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赵沐颔首,他与时寒言道:“你送阿瑾回去吧,我也回府。”

时寒送阿瑾回府,时寒言道:“你怎么会和赵沐一起?”

阿瑾:“偶然碰见而已,我想,既然他确实是皇爷爷的儿子,既然他是我的亲叔叔,那我倒是不必使小性儿了。说起来,他这次受到的触动也挺大。如若他真的听进了我的话,也是一件好事儿。虽然我挺乐意看撕逼大战的,但是都是我的亲人,能够和和美美的,自然更好。当然,曾经算计过我娘亲的那个缺德玩意不在我原谅的范围内。皇爷爷年纪大了,不管他做过什么,都是对我很好很好的皇爷爷,我不希望他这样大的年纪,还要为几个孩子操心那么多。”

时寒揉着阿瑾的头:“阿瑾就是个嘴硬心软的小姑娘。”

阿瑾咬唇:“我希望一家和乐。就算做不到和乐,也不要闹的太难看。”

时寒恩了一声,赞同。

阿瑾继续言道:“那万三还是跑了?”她可没忘了这茬儿。

时寒点头:“跑了,明依受伤,大家都顾着她,万三就顺势逃掉了,只我觉得,这次他倒是不好抓了。”

阿瑾想了下,言道:“他不会放心明依的,你们布好局,他会回去的。”

时寒言道:“明依怀孕这事儿瞒不过人,现在外面已经传成一片了,等送回了你,我就进宫。这几日,我想来是不能随便来看你了。万三虽然应该不至于对你们六王府做什么,但是你们还是加强警戒,现在的事儿,都不好说。另外,府邸那边麻烦你帮着多看着了。”

阿瑾点头:“好,我知道了。”

就如同傅时寒说的那般,赵明依怀孕的事儿一下子就传的沸沸扬扬,这未成亲的郡主怀孕这样的大事儿,如何能不传出来。不仅如此,立时就有人怀疑起这奸夫是谁。

传来传去,竟是那被通缉的万三似乎最有可能。要知道,明依根本就很少出门,既然很少出门,那奸夫就不能是外人。而四王府里的人,最可疑的便是万三,而明依自己的表现也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虽然她现在还昏迷未醒,可是京中已经乱了套。

皇上更是在御书房砸了一个砚台,如若不是沈毅拦着,他就要把早上刚启程押送到长山峰的四王爷和原四王妃周氏拽回来揍一通。

皇上已经气急败坏,可是太医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更是让他怒火中烧。

明依的身子骨并不好,底子不好,不能随便让她小产,如若落了孩子,很有可能就会让明依一尸两命。这般情形更是让皇上措手不及。其实最合适的法子便是第一时间让她没了这个孩子,可是如今这样,倒是很难做到了。

想到此,皇上如何能不气愤。

听说皇上在御书房里大发雷霆,虞贵妃在自己的宫里若有似无的勾起了嘴角。

而与此同时,四王府也是一片灯火通明,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能睡。

四王妃许幽幽看着明依,面无表情。

明依悠悠转醒,感受到刺眼的光,她抬手挡了一下,就听许幽幽的声音:“郡主终于醒了。”

明依这才想到白日里发生的一切,她顿时苍白了脸色,真是怎么都想不到,结果会是这样。“你……”

许幽幽看她,讥讽的笑:“郡主可要好生的保住自己的身子,您有身孕了呢!”

明依几乎再次昏倒,她看着许幽幽,不可置信的指着她:“你、你你说什么?你胡说什么!你这个贱人,你休得胡说!”

她披头散发,整个人要发疯一般。

许幽幽后退了一步,平静言道:“郡主怀有身孕,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除却府里的大夫诊治过,太医也来过了。而且……”四王妃言道:“郡主的身子底子不好,这个孩子,不能落下,如若不然,很容易会一尸两命。现在除却外面都知道郡主有喜这件事儿,更让皇上和贵妃他们为难的是,你这孩子还轻易落不得。”

明依如今已经不是苍白,而是灰沉沉,她死死的盯着许幽幽:“你胡说,你胡说!”

许幽幽冷笑:“我是不是胡说,皇上知道,而且,我也没有那个必要胡说吧?郡主可要好生保重自己,来人,进宫禀告,就说郡主醒了。”

言罢,许幽幽又唤进了两个嬷嬷:“看好郡主,免得郡主伤了自己。”

许幽幽可不想留在这里听明依谩骂叫嚣,她径自离开,只有她不死,那就不关他的事儿了。而且,就算是死了,她也是没有责任的,她这府里现在这么多御林军,人家都看不住郡主,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呢!

许幽幽离开,就听明依在房间里尖叫。

明依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她怎么会有孩子的呢!怎么会呢!她明明很小心的啊!想到此,她恨不能将万三千刀万剐。当初说给他生孩子,完全都是诓骗他,没想到现实竟然真的如此了。

明依觉得,自己要疯掉了,怎么办?怎么办呢?许幽幽说自己的孩子不能随便落下,怎么就不能!怎么就不能呢!

一尸两命?

不,不,她不要死!可是,她也不要这个孩子,她不要的!

想到此,明依咬唇,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混蛋!该死的混蛋!我该怎么办,我就该杀了你的,我不该窝藏你的!”明依愤恨的大喊。想到丫鬟,她再次呼喊……

老嬷嬷言道:“郡主还是省些力气吧,您身边的丫鬟,都已经被丈毙了。”

明依一怔,随即恨道:“死的好,一定是她出卖我。”

看她这般,老嬷嬷一怔,她也见识过许多主子,但是如这般偏激的,竟是没有!

明依还在忿忿咒骂,几个老嬷嬷都站在了门口,她们只消看着不让她死就可以了,别的,她们无须多管。只,往日里看着温柔胆小又善良的明依郡主竟是这样一个样子,真是出乎她们的意料之外。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再细想她们姐妹,竟是觉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往日里她们还觉得明玉郡主太过歹毒,只会欺负自己这个妹妹,可现在看来,这明依郡主分明也不是什么好人。

只是,这四王府是要没落了啊,也幸好,她们当初坚定的站在了王妃一边,而没有在她失势的时候疏远。

人啊,站队太重要了。

………………………………………………………………………………………………………

皇宫。

皇上揉着眉心,这件事儿算是他的家务事,可是,弊端却又是显而易见的,她这般的放纵,对其他郡主也是一个影响。这个时候皇上倒是觉得,幸好,其他几个郡主都和明依关系一般,并不密切,如若不然,真是影响巨大,只,这样也是很大的问题了。

“你们觉得,该是如何处置明依?”

沈毅立时言道:“此乃皇上的家事。而且这般情形,臣等不好参与。”

皇上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生气了,只是言道:“朕实在是头疼。”

时寒接话:“既然是内宅女子之事。那便是交给贵妃娘娘处理更好。”

男人处理女人的事儿,像话么?

这般言道,皇上皱着眉心,“对,交给贵妃,朕真是气极了。”

“行了,都下去吧。时寒,万三的事情,由你接手。这个人,一定要死!”

时寒称是。

等出了皇宫,时寒与沈毅言道:“舅舅。我先走了。”

沈毅似笑非笑的言道:“你倒是不客气,我好像还不是你的舅舅吧?”

时寒认真:“您自然是的。”

沈毅挑眉,“那然后呢,说我是舅舅之后,你又要说什么呢?”

时寒:“四王爷去长山峰了,那里山势险峻,很容易失足的。”

沈毅摇头:“不需要。”停顿一下,他言道:“有些人活着,比死了还痛苦。既然是活着更痛苦,那作为他的仇家,为什么要让他死呢,还是活着甚好。”

时寒了然:“都听舅舅的。”

与沈毅告别之后便是回到了二王府,说起来,他这好几日没回来了。二王爷听说时寒回来,将他喊到了书房,纵然好几日都没睡好,时寒依旧是很有精神。

看他这般,二王爷言道:“到底是年轻。”

谨书敲门,二王爷将他唤了进来。

三人均是坐下,沉默一下,二王爷言道:“倒是不想,事情竟是发展至此。时寒,不知你从中做了什么,多谢!”

时寒微笑摇头:“我什么也没做。是皇上自己想好的。”将皇上私下与他言道的话告知了二王爷,二王爷颇为动容。

“我一直以为父皇是有动摇的,原来竟然真的不是如此。倒是我小人之心了。”

时寒:“现今皇上太累了,姨夫好生辅佐皇上,比什么都强。说这些,没有意义。”

二王爷微笑:“你说的对。”

“我等会儿过去看看阿瑾。”

谨书笑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

时寒挑眉:“我这是抓住有限的时间。天知道忙起来多久会见不到他。你们也该清楚,最近京城事儿多。”

谨书点头赞成。

时寒并不在王府耽搁,又是交代了一些,便是奔着六王府去了,人家六王府最近可是暗爽到不行,谁让四王府倒霉了呢!

筹谋了一辈子都没有成功,现在四王爷倒霉了,六王妃表示,心情好好哒!

连看六王爷作死都觉得分外顺眼了呢!

等时寒到了,六王妃更是笑容可掬,阿瑾与滢月抱怨:“姐姐,你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成亲了,你看娘亲,一点都不关心你。”

六王妃对自家小姑娘挑拨离间的功力跪了。

“你就不能像样点,找揍是吧?”

阿瑾瑟缩到滢月身后,“姐姐保护我。”

滢月笑了起来,时寒见她这样,言道:“阿瑾心情还真是不错。”

阿瑾点头承认:“你看不顺眼的人过得不好,你还不高兴,那不是很奇怪么!”

众人均是意会的笑了出来。

………………………………………………………………………………………………………

翌日。

苏柔带着丫鬟出门,她自然是真的要去拜神,如若不去,怕是就被别人怀疑了,而且,她感觉得到,有人跟着她,想来也是的,如若她是齐王爷,也断不会让她一个知道这么多内幕的人随便在街上溜达,自然要派人看顾好,费尽心机的甩掉了跟踪的人,苏柔乔装一下,乔然从后山下山。

她必须见到五王爷,听姐姐说过,每到初一十五,五王爷都会去吃斋念佛,这是为了他之前那个未过门的妻子。

只要顺利的抵达,五王爷所在的寺院,她就算是万事大吉了。她本是打算选择同一个寺院,但是担心齐王爷多想,因此才故意选了不远的这个庙宇。既不明显,也能最快的见到五王爷。

苏柔快步穿过后山,闪闪躲躲终于到了五王爷所在的寺庙,她擦着脸上的汗,累得不行。

“苏柔,快走,不要休息。只要见到了五王爷,一切就安全了。”她给自己打气,为了避免有人追赶,她走的都是山间的小路,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女子,自然是不能适应。还没等到了山顶,便已经累得满身大汗。

因着这是小路,上下山的人都极少,苏柔不断的往上走,眼看庙宇已经近在眼前,苏柔得意,她快跑几步,就要上前,却突然睁大了眼睛。

缓缓低头,苏柔看向了胸口,一把剑,已经由后向前刺了过来,她不可置信的回头,见到那人,甚至不知此人是谁,便是倒了下来,“你……”

大内侍卫冷酷言道:“皇上有旨,苏柔,杀无赦!”

一剑拔出,又是一剑,接连三剑,剑剑致命!

齐王府的小妾上山祈福,被逃窜的万三杀死,一时间,真是风声鹤唳。

而这话大家都信,唯独齐王爷是不信的,他想了想,言道:“请旨进宫……”

再次踏入御书房,赵沐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皇上坐在上首,他看着皇上手臂的绷带,立时跪了下来:“臣有罪。”

皇上挑眉:“沐儿这是什么话。”

赵沐面无表情言道:“微臣结党营私,微臣年少之时爱慕苏青眉,更是因她的死迁怒五王爷。从而结党营私,企图篡得皇位。微臣……”

赵沐不待说完,就被皇上制止:“这一切,都不需要说了。”皇上看着赵沐。

他不解的看皇上,“皇上为何……”他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对他宽容至此。

“朕说过,不管你做什么,朕都会原谅你的。沐儿,忘了那一切吧。好好的生活,重新生活。既然你肯主动来说这些,朕也要告诉你。朕以自己的皇位发誓,苏青眉真的是自杀!”

赵沐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皇上。

皇帝言道:“她真的是自杀。也许,那是她一直以来信念崩塌的激烈反应吧。”

皇上肯以皇位来保证,这他又怎么可能不信呢!

他本就是因着仇恨和企图争夺皇位生活,而如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

“沐儿,放下一切吧……”

赵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皇宫,又是怎样回到了王府,原来,自始至终,他做的一切皇上都知道,可是皇上为他隐瞒了,他没说,只是因为他是皇伯父。而他父亲也只有他一个儿子,想到这里,赵沐顿时不知道自己能继续做什么了。

“苏柔企图将你与苏青眉的关系告诉老五,朕不能让她活。”

想到皇上的话,赵沐默默出了门,他在京中转悠,也不知转悠了多久,终于转到了书社。

他看着书社的招牌,想到自己见阿瑾的情形,又觉得,也许自己还没有一个女孩子看的透彻。

也许,是时候放下一切了……

“齐王爷。”一阵男声响起。

齐王爷回头,见是男子,他只一考量便想到此人是方志蕴。

方志蕴也算是一个奇人了。

“原来是方大人。”

方志蕴微笑:“您是进去,还是出来呢?”

齐王爷看他斯斯文文的笑,突然问道:“你有喜欢的人么?”

方志蕴一怔,随即言道:“自然是有的。”

“那,你们在一起了么?不,你没成亲。”

方志蕴依旧是带着笑意,他摇头:“没有,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她不喜欢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她。”

齐王爷突然言道:“赵瑾。”

方志蕴变了一下脸色,并没有反驳,但是也没有承认,只是微笑言道:“王爷怕是看错了,郡主不在此呢!”

“其实,也是可以看出来的。你唯独和六王府交好。”齐王爷言道。

方志蕴笑:“王爷说笑了。”

“你从来没有想过告诉她么?”

“如若我喜欢一个人,而她已经有了好归宿,我不会打扰人家。人不是动物,应该有自控的能力。好的人,谁都喜欢,何止是我呢!除了自己不够好,也说明,你们没有缘分。既然是如此,我不会强求的。”方志蕴十分淡然。

齐王爷突然就觉得,自己最近受到的冲击太多了,很多人的,皇上的,六王爷的,阿瑾的,甚至是眼前这个方志蕴的……他们都让他有了不同的想法。

“也许,我错了。”

方志蕴看他,不解:“王爷?”

齐王爷越过方志蕴,径自离开,徒留方志蕴留在原地,他喃喃自语:“我表现的,果然明显么?”

第二日早朝,皇上收到两个人的启奏,一则是齐王爷,齐王爷提出,自己想出海,他要离开京城,去感受一下不同的风景。虽然齐王爷这两年出去的少了,但是他之前一直都是四处游历,如此说来,也不突然。

另一则,则是方志蕴,方志蕴突然提出要辞官,他言称,觉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想出去开拓一下眼界,而不是留在京中,固守自封。

他这一出倒是让人万万想不到了。

别人不清楚,赵沐却突然明白了。是因为他的话,是因为自己说,他喜爱赵瑾是能看出来的,所以他才要离开。

为了一个根本就不知道你喜欢她的人放弃能够拥有的一切,赵沐莫名就觉得,这才是真的喜欢,什么是喜欢呢,这才是。他们总是说自己放弃了一切,可是,他们却根本就没有方志蕴放弃的多。

方志蕴一个农家子弟,他这放弃的,就是全部。

“既然本王有这个意思,方大人也有这个意思,倒是不如我们结伴同行?不知方大人对航海感不感兴趣呢?”

方志蕴淡然的笑:“下官更喜欢一个人行走。”这是拒绝。

齐王爷倒是坚持:“不看一看,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呢?也许,广阔的大海才能让你的心彻底的放松。”

见两人旁若无人的倒是讨论了起来,皇上坐在上首,面色难看:“你们俩,谁都不准走。朕不批!”

言罢,一摔,走了!

傅时寒来到齐王爷身边,带着笑意问道:“皇叔这一出儿,还真是让皇上措手不及。”

齐王爷微笑:“本王的性格就不适合留在京中,现在想想,竟是那些四处漂泊的日子更快活。不如,傅大人来帮我劝方大人?如此一来,本王也有个伴儿了。”

方志蕴继续拒绝:“那王爷该是找个美人相伴才是更好,也更算是有个伴儿。”

有那不知情的,想到齐王爷当初为了纳苏柔为妾几乎和嘉和郡主闹僵的事儿,深深觉得,他是因为苏柔死了,才心灰意冷的要离开。

不止是他们,连五王爷也这样想,他来到齐王爷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太过痴情了。”

齐王爷看着五王爷的手,摇头言道:“不是痴情,而是放下。我将一切都放下了。五哥,你也早日放下一切吧。总不能……总不能为了死人为难自己。”言罢,他笑的更加厉害,“我仿佛听到大海在呼唤我了……走,喝酒去!”

皇上并不愿意让齐王爷走,同样也不希望方志蕴走,只是这二人都十分坚决,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齐王爷他倒是能够理解,可是方志蕴真是理解不能。

不过既然他坚持,皇上倒是也不多言了,只好松口,可是他却要求两人一同出海。大抵是为了离开,方志蕴终于同意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大家还没明白,齐王爷和方志蕴一同出海的消息就传了出来。

这事儿本也没啥,可是,六王爷站在齐王府的门口,足足骂了两天。齐王爷无奈,谁让他挖走了人家六王爷看好的人呢!

六王爷坚持认为,齐王爷挖走了他的厨子。在他看来,齐王爷真是太狡诈了,一定是因为知道方志蕴做菜好,他才出了这个损招儿,真是个缺德又倒霉的玩意儿。

六王爷这样愤怒,真是超乎了别人的想象。不知道咋事儿,皇上竟然还觉得挺解气的。这赵沐非要走,他也是担心。也该有个人好好骂骂他,让他知道一下,不能这样!

再皇上的纵容下,六王爷又是好一通闹。不过赵沐也不是马上走,滢月和景衍没有多久就要成亲,他们自然是要在他们成亲之后才会离开。

而此时阿瑾还在家里消化最近接踵而来的爆炸消息呢!

她问六王妃,“娘亲,你说最近都是怎么回事儿啊,我好像有点看不懂了呢!”

六王妃叹息言道:“别说是你,就连我这么大岁数都看不懂了。不过,我们也不需要看懂,谁走谁留,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你们都好,我就放心了。”

阿瑾笑眯眯的靠在了六王妃的肩膀上:“那也是的。不管是明依怀孕还是万三逃跑,亦或者是皇叔出海方志蕴辞官。都和我们没啥关系,与其关心他们,倒是不如想一想姐姐的婚事,姐姐就要成亲了啊!嘤哒!”

滢月坐在另外一边摆弄自己的卦,摆弄够了,认真言道:“柳暗花明又一村。卦象很好。”

阿瑾:“啥?”

滢月言道:“我是觉得近来京城事儿有点多,就卜了一卦,卦象显示,柳暗花明又一村。是不是很好呢!”

阿瑾笑:“自然是好的。”

说够了这些,滢月又拿起卦,“不如我为明依卜一卦吧?”

阿瑾立刻:“不要。”

滢月不懂。

阿瑾:“不要卜卦。有时候卦象好不好,不是单单只因为这卦,而是因为她自己的行为,她自己一直都在作。而现在不过是她作的一个结果罢了。又何须给这污名赖到卦象上呢!”

滢月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还是觉得很有道理,她点头:“你说得对。”

阿瑾微笑。

“只是不知她怎么样了?她的孩子,真的要生下来么?”滢月言道。

阿瑾言道:“好像是吧,虞贵妃和皇爷爷的意思是生下来。不然怎么办呢?总不能为了这个孩子要了明依的性命吧?”

虽然这样,阿瑾觉得更加残酷,可是虞贵妃他们这么决定,也是没有错的。古代医疗条件不好,明依再怎么也是一个郡主,总不能为了这事儿要了她的命吧?

“生下来更艰难,跟着这样一个母亲,这孩子也不会好过。”六王妃言道。

阿瑾挑眉:“谁都知道啊,不过我想贵妃娘娘他们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六王妃点头:“只盼着,时寒能够快些抓住万三。”

阿瑾跟着点头。

而此时,万三阴森的盯着四王府的守卫,琢磨怎么潜进去。他已经知道明依怀孕的事情了,她真的有了,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个傻丫头,当时她说要给自己生一个孩子,他还劝她不要,倒是不想,她竟是真的这般了。

可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如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她又遭受了千夫所指,万三几乎不敢想象明依的处境。

他必须进去看她,必须的,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去,就算是……就算是死了也没有关系,她会给她生一个孩子,会照顾好他们的孩子的……

深夜。

万三悄然的潜入了四王府,他左右闪躲,生怕遇见侍卫,虽然这里侍卫很多,可是并没有他熟悉环境,如若不然,上次也不会让他逃了出去。

万三终于潜到了明依的院子,他打量,院子里竟然有六个侍卫,可见明依果然是被严密的看顾了起来,正想怎样才能见到明依,就感觉一阵剑气。

“万三在此!”一声大喝,立时就有人围了上来,明依在屋内听见声音,就要往外冲,几个嬷嬷立时拉住了她,明依披头散发,大声斥责:“我要见他一下,我要见那个混蛋一面!”

这两日她不断的咒骂,几个嬷嬷已经习惯了,两个嬷嬷一边一个,扶着明依来到门口。

门被打开,万三望了过去,就见明依才几日的功夫就瘦成了一团,她眼睛里淬着剧毒,恨恨的盯着万三。

万三疲于应付,还是大喊:“明依,你好好照顾自己!”

“万三,你去死!你去死去死去死吧!”明依愤恨的看着万三,恨不能将他大卸八块,唯有如此,才能一消她心头之恨。

“谁要给你生孩子,你个鱼唇的人,我不过是利用你,我恨不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死吧,你死了,我也不会要这个孩子的,我马上就会让他下去陪你,你这个蠢货,你死吧!”

万三一怔,被侍卫抓住机会,直接刺进了他的胸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