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81|第 18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1|第 181 章(1 / 1)

许幽幽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是会变化成这个样子,她坐在虞贵妃的宫里,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咬唇看着贵妃,不确定虞贵妃是说真的还是只是在试探她。可是,试探她也是没什么用的吧?

嗫嚅嘴角,许幽幽终于开口:“贵妃娘娘的意思是,我可以带庆哥儿回去养?”

虞贵妃脸上笑容得体,她微笑言道:“本宫想过了,既然谨安是四王府的世子,也承袭了四王府的王位,那么回四王府长大,才是极好的。”

许幽幽的眼泪就这样落了下来,她几乎不敢想象,竟是有这样的好事儿。

“娘娘……”许幽幽带着哭意。

虞贵妃看她一脸感动,言道:“你也不用太感动,本宫年纪大了,也是不愿意照看孩子了。”话虽如此言道,虞贵妃还是将一旁谨安蹬下来的小被子为他盖好,那态度十分自然,仿佛就该是如此。

许幽幽见了,内心温暖不已。虽然虞贵妃这样说,可是她知道,这不是她的心里话,她只是不想自己太过难受,这般想着,许幽幽突然就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不了解虞贵妃这个人。她误解了她,也许虞贵妃确实不简单,但是对孩子,那是真的好!

想来也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也许,虞贵妃的软肋就是孩子。

她认真言道:“我会时常带谨安进宫看望娘娘的。”

虞贵妃笑了出来,“本宫可不稀罕你们来看。”

许幽幽想到阿瑾往日里总是缠着虞贵妃的样子,坚持言道:“我一定会来。”

虞贵妃果然笑容更加灿烂,“随你吧!谨安这孩子十分好看顾,只要给他吃的,他就能老老实实,呃,也不闹人,能吃能睡,只一点你要记住,他到底是早产,身子骨弱,变天的时候,要看好看了,饮水什么的,也要不冷不热,最合适的温度。本宫会让奶嬷嬷跟你一起回去,帮你照看,有些不知道的地方,你问她就成。”

许幽幽忙不迭的点头,她认真:“我知道了。”

虞贵妃琢磨了一下,言道:“虽然你父亲他们害死了明玉郡主,这事儿对你颇有影响,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如今四王爷也被圈养了,你该是好好的承担起王妃的责任,好生的照看四王府,抚育谨安,将他养成一个豁达懂事儿的好孩子。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掺和了。”

许幽幽立刻言称:“是!”

“至于说明依,明依总是要嫁人的,现在大抵也该是教教女德之类。为她出嫁做些准备,你是王妃,也是她的母亲,可莫要和她那个不靠谱的亲娘一样。”虞贵妃继续言道。

提起明依,许幽幽当真是觉得七上八下,犹豫了一下,她低声:“臣妾有话想要单独和娘娘言道,不知……”她扫视一眼周围的下人,话中含义不言而喻。

虞贵妃挑眉,摆了摆手。

待众人鱼贯而出,许幽幽靠在虞贵妃耳边,低声言道:“昨日搜查六王府找寻万三,明依郡主晕倒,臣妾唤了大夫为她诊断,发现她已经怀有身孕。”

许幽幽肯告诉虞贵妃,一则是为了示好,抛出自己的诚意。另一则也是希望能够迅速的处理掉明依和万三。明依这个女孩子虽然看着温温柔柔,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是那般好相与的一个人,她原本不知,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种种事情,她早已看得清楚。不早些处理掉明依,只怕谨安回到府里,她也是个隐患,那万三更是个必须早日除掉的。

权衡之下,说与不说,就已经显而易见了。

虞贵妃到底不是那些小年轻,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她看着四王妃许幽幽,谨慎问道:“这件事儿,可曾确定?”

许幽幽颔首,“昨日查出来的,事情发生的突然,臣妾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便是暂时瞒了下来。只是这事儿终究纸包不住火,如若……”

纵然许幽幽蹙眉,虞贵妃依然面不改色,她冷然的言道:“她的奸夫,是谁!”

虞贵妃并不耽搁,十分开门见山的询问。

许幽幽摇头:“这件事儿发生的太快,我并没有查出来。但是,我怀疑、我怀疑是万三。如若不然,当时她就不会那般表情,我甚至揣测,万三当时是藏在她的房里。”

虞贵妃似笑非笑:“既然你觉得万三在她的房间,当时为什么不指出来。”

许幽幽认真:“当时我没想那么多,而且,当时我并不知道明依怀孕的事儿,也没往那方面联想,等人都守在了门口,大夫才悄悄的告诉了我这件事儿。我也是越联想越觉得像。”

“行了,这事儿,本宫知道了。你暂且别管,本宫好生的想一想。除了此事,另有一人,也得好好安顿。明依的母亲周氏,她也不能总是关在四王府的柴房。本宫会建议由周氏陪四王爷去长山峰。他身边也不能没有一个照顾的人,周氏不管怎么样也是做过四王妃的,虽然行为上有几分偏差,可是当年也是大家闺秀。”

许幽幽一听,顿时喜出望外,看样子,靠拢虞贵妃果然是对的。往常她总是自命清高,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怎样,可是现如今,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家也败了,如今她才明白,很多事情,从来都不是她想的那样,她也该成熟起来了。如若她自己都不筹谋,又有谁来为她的孩子筹谋呢!

没错,其实更大的问题是周氏,可是周氏如果跟着四王爷走了,那么对她真是极好的。

“多谢娘娘。”

虞贵妃挑眉:“本宫也是为了谨安着想,她留在那里,终究是个祸害。倒是不如让她好生的陪着四王爷,左右都是真爱,她不是一辈子心心念念的就是老四么?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相伴到老吧,也算是了了她的心愿。”

许幽幽立时跪下:“多谢娘娘的厚爱。”

“至于万三……和明依,这两日本宫会处理,你无须想太多。”

许幽幽立刻:“多谢娘娘。”

“既然已经和皇上定好了,孩子你今日就抱回去,不过护卫的事情,你一定不能松懈,毕竟,还有这么多的不安定因素。”虞贵妃语重心长,不管喜不喜欢许幽幽,她还是很喜欢谨安这个小娃娃的,为了他的安全,她也不会坐视不理,而且,看许幽幽的样子,倒是越发的清明了。

其实想想也是的,为母则强,很多女人都是有了孩子才发生了改变。

虞贵妃不理解许幽幽为了自己坑害了娘家,如若是她,她是做不到的,可是她又想,谁也没在那个当下,真的就不能说自己全然不会那样做。

“多谢娘娘,多谢娘娘。”许幽幽从来没有这样感激过一个人,可是她现在真的特别感激虞贵妃,如若没有虞贵妃,她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她甚至不敢想,自己可以带回谨安。

待许幽幽离开,虞贵妃身边的心腹嬷嬷进门,虞贵妃对她交代一番,她颇为不解言道:“四王妃原本与您并不亲厚,如今将这一切说了出来,会不会是为了利用于您?而且,咱们真的要为她处理这些么?”

虞贵妃微笑:“于本宫而言,不过是小事一桩。既是小事一桩,又能让许幽幽听话,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皇上极为厌恶万三,如若除掉万三,也算是得了皇上的心意。”说到这里,虞贵妃脸上的笑意已经变成了冷笑,她讥讽道:“万三拼死也要去瓦剌调查真相,结果搭上了自己的儿子,就是不知他想过没有,他这样做,其实也是触动了皇上的逆鳞。傅颖欣……皇上哪里会由得了别人去动傅颖欣和她的儿子呢!有时候本宫在想,究竟是活着的人胜了还是死的人胜了。想来想去,竟是不得其解。“

老嬷嬷担忧言道:“娘娘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啊!皇上待您极好的。”

虞贵妃冷笑言道:“说的人纵然相伴几十年,纵然为他搭上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呢!他记得的,依旧是死了的那个,我们从小熟读女德,不是说女子该温柔似水体贴可人么?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越是外向男孩子气,越是招男人喜欢?当年皇上还不是皇上,而是三王爷的时候,他就爱慕傅颖欣,如若不是傅颖欣战死沙场,想来她就会成为皇上的侧妃。你不知道,那时候本宫虽然可惜,但是内心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我实在不敢想,傅颖欣成为侧妃之后会是怎样一个格局。只她竟然没死,不仅没死,还阴魂不散的回来了。”

虞贵妃陷入深深的回忆中,“皇上当时纵然不知她是傅颖欣,却还是立时就对她起了心思。多龌蹉,现在想想,我都觉得恶心,那是他自己的弟媳啊。我努力告诫自己,告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事情,可是我不想,不代表这些事儿就不存在。假公主是真爱人,这戏码,也只有皇上才演的驾轻就熟,只可怜了齐王爷。如若不是知道了自己妻子与皇上偷情,他怎么会自杀。病死?呵呵,说起来真是好笑,傅颖欣倒是赚了个殉情的好名声,她难道不是内疚的羞愧致死?”

“娘娘,您不要说了,这些事情,就该烂在肚子里啊!”老嬷嬷忧心忡忡。

“嬷嬷,您在我身边比我在皇上身边都久,您说,我对他如何。我从来不求帝王之爱,可是他真的太让我伤心了。傅颖欣对齐王爷的死内疚,她自杀了。可是从此却又成了皇上心里的白莲花,她的儿子是最好的,纵然不能给他皇位,皇上却愿意给他其他的一切。如若不是时寒他们从中帮忙,皇上甚至想将敏儿嫁给他,我怎么能让敏儿嫁给他。他是敏儿的舅舅啊!我纵然不愿意承认,却也不能不承认。嬷嬷,如若这一切都继续深深埋藏,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们这是再干什么,皇上甚至为了他可以不要性命。你说可不可笑。傅颖欣是他心里的白莲花,连性格与傅颖欣有几分相似的黎夕都深得皇上的喜欢。如若不是我们黎夕有主见,怕是傅将军又成了第二个齐王爷。这一切,难道不都是因为皇上么?再说,明明赵沐才是他的私生子,我们时寒却要背负这样的名声,而且他还坐视这件事儿越演越烈,你说可不可笑。”

虞贵妃深深的喘息,整个人仿佛不能自持,“如果不是时寒要娶阿瑾,怕是一辈子这个污名都洗不清了。”

“娘娘。”嬷嬷握住虞贵妃手,意味深长的言道:“有些事儿,您万万不能多说的,如若说了,怕就是大事儿,您已经忍了这多年,三十年都忍了,又何须在意现在呢!皇上这些年与前几年全然不同了,您忘了吧,就算没忘,也还是忍着。就是寻常人家,许也有这样的事情,不说旁的,您看人家六王妃,六王爷那般的多情风流,可六王妃依旧无事人一般,老奴曾细细观察过六王妃,人家是真的不在意。何须让自己过得那般不愉快呢!”

虞贵妃激动:“嬷嬷,我也能忍,我不是不许皇上有其他人,我只是觉得恶心,与他关系不寻常那个,是他的弟媳。就算知道瓦剌为了不想用受宠的真公主和亲,他也帮着隐瞒,谁让那人是他喜欢的女子呢!他隐瞒一切,人人都怕此事被皇上知晓,可又哪里知道,最担心被人知道,恰恰是皇上。他不想他心爱的女子有了通敌的嫌疑,这就是他!”

嬷嬷:“娘娘别难受了,娘娘您别难受了哈!”

嬷嬷拍着虞贵妃的肩膀,虞贵妃低声哭泣,她有多难受,多难过,旁人不知,她自己却无从排解。如今也不过是突然的爆发罢了。

“我不能说,三十年多前见到他们有染我就忍,三十年后还是忍。我想,再过多少年,我都依旧需要忍。忍忍忍,嬷嬷,我不是一个木头人……”

屋内静静的,只剩下虞贵妃的抽泣声……

………………………………………………………………………………………………………

齐王府。

赵沐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书房,他自己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这两日,他一直都是浑浑噩噩,原本他还是十分有主心骨的,也知道该是如何做,可是现在,竟是惆怅起来。他不过是皇上的侄子而已,就算是儿子,皇上一样可以遣到长山峰,就像是四王爷。可是对他,皇上还是极好的。

赵沐不禁想到小时候,似乎从小时候开始,皇上就待他极好。人人都道,他的父王是皇上最疼爱的弟弟,可是他却又英年早丧。正是因此,皇上恨不能将一切最好的给他。就算是几个皇兄,很多时候都是不如他的。

可那时他只记得母亲的话,母亲临死前说,他只是一个王爷的儿子,且不可太过张扬,免得被人害了。命总是最重要的,她不求他平步青云,只求他平安一世。

大抵正是因此,他什么都不敢言道,什么都小心谨慎,一个没了父母的小孩子可不就是这样的。就因为他谨慎过了头,他喜欢的人才嫁了人。想到此,赵沐就觉得肝胆欲裂,苏青眉……如若当时他直接告诉了皇伯父,是不是现在的情形,就完全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赵沐倒是不知自己该如何,怨自己的母亲么?他做不到。遗憾么?确实有,这一世,他竟是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了。之前他信誓旦旦的觉得,自己该争夺皇位,可是现在,竟是又没有这样的力气了,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皇伯父待他如此,甚至连犹豫都没有便是挡在了他的面前,这让他如何是好?当时那般情形,甚至连表哥都没有冲上来,可是一个皇帝,一个九五之尊却做到了。

他很想夺位。可是……他并不想他伤心。

想到此,赵沐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再做什么了。他一直以来坚持的,统统都是不该坚持的,这样的认知,几乎是一下子打垮了他。

“咚咚”敲门声响起,赵沐望了过去,冷然言道:“谁?”

“王爷,是妾身。”苏柔语气柔柔的。

这个时候他并不想见她。

“滚!”

门口的苏柔咬唇,她怨恨的看着房门,故意使了计策将侍卫引走,为的便是能够勾引王爷,可如今却只换了这样一个滚,让她如何能够甘心?想到此,她咬唇:“王爷……妾身有话要说。”

齐王爷厌烦的皱眉,苏柔不是苏青眉,纵然眉眼有几分相似,她依旧不是,青眉绝对不会如苏柔这般,他们俩,从来都是两个人。

大抵是想到了此,齐王爷更生厌烦:“不是说了么?滚。”

这个时候,齐王爷是没有心情做什么的。

苏柔:“妾身知道了。”

待到离开,苏柔回房恨恨的捏着帕子言道:“你这般待我,他朝我若是得了机会,一定要将你踩在脚下。”

苏柔经过一系列的变故,早就已经扭曲,她咬着唇,暗暗寻思起来,现在二王爷已经是太子,那么也就是说,就算是现在其他人争夺,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特别是眼前这位,眼前这位不过是个王爷的儿子,争夺皇位什么的,与他有什么关系。就算是皇上对他好,也是没有用的,又不是亲生的。

想到苏青眉,苏柔暗寻,其实,倒是不如靠拢五王爷,她之前十分惧怕五王爷,生怕他杀人灭口。可是,如若她抛出自己的橄榄枝呢!齐王爷也不过是用她来拉拢那些大臣,而且这段日子她看的明白,这后院的女人,都是这么个意思。

她如果把这一切都告诉五王爷,从而换的五王爷的信任。左右都是做一枚棋子,与其做一个几乎没有机会登上皇位的人的棋子,倒是不如做一个能登得上皇位的人的棋子。

想到这里,苏柔站了起来,她仔细考量了一下,将丫鬟唤了进来。

“你去与管家说一声,王爷近来经历了不少事儿,我觉得有些不太好,打算去寺庙为王爷祈福。”

这个府里,若说是心腹,苏柔自认为自己是没有的。所以对于丫鬟,她也是一点都不敢放心。

丫鬟听了,立时出门,不多时,就见丫鬟回来:“启禀姨娘,管家说了他会为您安排马车,您如若想去,就明日吧。”

听到这里,苏柔微笑颔首。

而此时,管家站在书房,与齐王爷言道:“苏姨娘言称要去为您祈福。只奴才觉得,这事儿怕是有猫腻,几个姨娘之中,苏姨娘心机最多也最不安分,之前就与王少将言道了不少,哄的王少将便是被三王爷军法处置,也没有言道出我们。”

齐王爷食指轻叩桌面,冷笑言道:“他虽然没有直接供出我们,但是三王爷也不是傻子。”

“那您觉得?”

齐王爷揉着眉心:“王少将这件事儿,做的时候是我欠考虑了。只是,三王爷再也没有来找,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说到此,齐王爷豁然想到了皇上,又想到之前他故意交好拉拢五王爷,五王爷似乎也并不知道他与苏青眉有关系。

说起来,他与苏青眉的关系虽然隐秘,但是也不是完全查无可查,可是五王爷却偏是全然都查不到,想到此,齐王爷越发觉得疑心。他曾经偷看过五王爷调查的线索,很多线索,查到最后,更似被人斩断,想到此,齐王爷脸色更加苍白,会不会,会不会皇上自始至终什么都知道,可是他不仅没有说出来,甚至没有问过他便是为他斩断了一切线索。

这般想着,确实像是如此,如若不然,事情不会是这般的,往日里齐王爷不曾细想,也不会有这样的揣测,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知道皇上对他是真的好,而不是虚头巴脑的装模作样。赵沐觉得,这可能性太大了。

“让她出去,同时派人暗中跟着她,不过,在恰当的时候假装被她甩掉。之后不必继续跟。”齐王爷突然打算做一个测试。不管苏柔要见什么人,要做什么,还是真心为他祈福,赵沐都决定承担这个风险。

苏柔不重要,似乎泄露自己的秘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知道,皇上是不是真的是不断的再背后帮助他,护着他,这太重要了。

“你父亲是我最疼爱的弟弟,他早早便是走了,朕必须为他护好你的安危,如此才能对得起他们。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朕都会原谅你。”不经意的想到皇上的话,齐王爷暗下了眼色,也许,这话本身就是已有所指。

“王爷,咱们不跟着苏姨娘,如若出了什么问题……”管家话还未说完,便是被赵沐伸手制止,“听我的。”

“是!”

赵沐沉默下来,半响,就在管家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却言道:“也许,一切都是我错了!”

他起身,交代:“我出去走走。”

一时间,赵沐真的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了什么动力。他一个人出了府,并未带其他人,街道虽然喧哗,可是他却觉得内心十分的空虚。这么多年,他究竟再做什么,看不清楚人,虚度光阴么?他想要的,没有了。筹谋的,没有意义。

如若真是这般,又有什么意思呢!

转来转去,赵沐见到挂着六王府标志的马车停在了书社门口,他站住望了过去,就见嘉和郡主踩着小椅下轿。

阿瑾本是打算买几本书的,只刚下轿子,她就觉得一道视线盯着自己,一回头,就见齐王爷赵沐一个人站在远处,见她看了过来,勾了勾嘴角。

阿瑾迟疑了一下,微笑。

赵沐走了过来,“阿瑾一个人出来买书?”

阿瑾指了指身边的阿碧阿屏,言道:“皇叔真是会开玩笑,难不成,您看不见他们?”

赵沐顿时失笑,他望向了书社,言道:“不如皇叔陪你一起吧。”

阿瑾因为苏青眉和苏柔的事儿有点腻歪赵沐,但是又一想,其实,皇叔也没对她怎么样,不仅没对她怎么样,自小到大,还是挺疼爱她的。又想这段日子,他八成过得也是不好,如此一来,倒是缓和了情绪。

“那走吧。只是,你不能嫌烦啊。我挑书可是很认真的哦!”

齐王爷微笑:“走吧。”

叔侄二人进了书社,胖掌柜迎了上来,阿瑾摆手,他便是又退下来了。她还是喜欢自己挑选的,看阿瑾翻翻捡捡,赵沐问道:“不知你要找什么书呢,我来帮你。”

阿瑾歪头看他:“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要找什么书啊。只是大概看一下内容,觉得有趣就会买了,又不会固定就一定要买哪本。”

其实书社也是有一些话本的,但是看阿瑾的状态,明显是不感兴趣,而对于女德方面的书籍,阿瑾一样是不感兴趣。

齐王爷问道:“你要选大概什么种类呢?我以为,一般闺阁女子都是喜欢看一些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话本故事。”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看着齐王爷,问道:“谁告诉你的啊!”

齐王爷就要开口,想了下,没有言语,是啊,青眉喜欢的,未必阿瑾就会喜欢。

“说郎才女貌,有比我和傅时寒还般配的郎才女貌么?我干嘛要看别人啊,再说我才不要看那些假到极点的故事呢!”阿瑾笑眯眯的,面上还带着几分小得意。

赵沐见她这样的表情,忍不住也跟着勾起了嘴角,“你们这样的感情,若是做成话本,其实也没什么意思。自小到大,一切都已经既定了,也都是家世显赫。看话本,自然是看那份冲突,求而不得,大抵是那个感觉吧!亦或者是相差悬殊。”

阿瑾将手中的书放下,看向了赵沐,她言道:“是那种穷小子爱上有钱人家小姐,然后被女方父母棒打鸳鸯,然后女方含泪等待,男方奋发图强,最后金榜高中来迎娶的话本?”

赵沐:“你还是看过啊!”

阿瑾顿时笑了起来:“这样的话本,我不用看,想都能想得到。但是,你不觉得很可笑么?其实我觉得啊,这些话本大抵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买,所以才会这样写呢,这就是诓骗那些小姐爱上有才华但是没钱公子,可是才华这个东西,你说什么是呢!会几个八股文就是有才华么?也不尽然吧。我倒是觉得,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妖言惑众的话本,才会让很多感情变到最后那般。如若一开始就接触自己相同阶层的人,得到家人的祝福,顺顺利利的成亲,一辈子和乐甜蜜,不是也很好么?当然,我不是看不起谁,只是觉得,盲目的增加冲突,过分的突出什么求而不得,这样没意思。”

“可有些人,就是求而不得。如若有一日……有一日你和傅时寒不能长相厮守,你也会觉得求而不得没有意思么?”赵沐追问。

阿瑾仔细想了一下,言道:“我会难过,也会遗憾,更会伤心。”

赵沐:“你看,还是事不关己的关系吧。”

“可是。”阿瑾抬头:“可是,如若真的那般,我是真的会难过伤心遗憾,可是,我一样还是会好好的过日子。让自己过得更好,我会让他看到,我没有自暴自弃,我生活的好好的,我能够照顾好我自己。更加不会让我身边其他关心我的人担心难过,就是这样。”

赵沐愣住。

阿瑾说完,歪头琢磨了一下,疑惑的言道:“真是奇怪了,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呢!皇叔,你和自己侄女儿讨论感情,这有点不合适吧?我还是个孩子呢!”阿瑾故作孩子气的言道。

听她这样说,赵沐也回过神来,他笑了起来:“是呀,我怎么和你一个孩子说这些呢!你选书吧!”

阿瑾左看右看,看够了,蹭到赵沐身边,贼兮兮的问:“怎么?皇叔你又喜欢却得不到的人?”

赵沐看她贼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有。”

阿瑾一脸的“你在说谎”,她肯定:“你一定有,告诉我嘛!”

赵沐笑了起来,他突然就想到,其实两人很久都没有这样亲近的在一起说话了。这么想着,就听阿瑾继续言道,“你爱上别人太好了,我可不想再因为苏柔和你生气了。你的眼光真是狗粑粑一样。”

她天真无邪的样子。

赵沐微笑,“苏柔?不,我不喜欢她。她……根本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

阿瑾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你不喜欢她,真是太好了。”言罢,她转身挑书,看她俏丽的样子,似乎很是高兴。

“等等,刚才的狗粑粑是怎么事儿?你可不能再跟你爹学了,哎妈呀!”齐王爷觉得,和老六真是学不了什么好的。

不过,想到六王爷来他府中的事情,齐王爷又觉得十分的暖心。

也许,之前是他作茧自缚,忽略太多了。皇伯父对他很好,处处照顾他。就连看起来不着调的六皇兄,他一样处处维护自己,对他极好。

“阿瑾和时寒会幸福的,如若他让你不高兴,你告诉皇叔,皇叔会帮你教训他的。”赵沐认真。

阿瑾疑惑的看齐王爷,看过了,疑惑的问道:“你今个儿怎么了?怎么怪怪的啊!”

赵沐摇头,他微笑:“阿瑾不再生皇叔的气,皇叔很高兴。”

阿瑾翻白眼:“我是不乐意和你一般见识了,男的见到好看的女的都不怎么用脑子思考,我犯不着和你一般见识。哼(ˉ(∞)ˉ)唧!”

看她孩子气的样子,赵沐笑了起来。

“皇叔,最近宫里的事儿多,反正也没你啥事儿,你远点吧,别人家打起来溅你一身血,可别怪我没告诉你哈!”阿瑾一副,我是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赵沐再次被她的话逗笑了,“皇叔知道了。多谢阿瑾,真是我的好侄女儿。”

阿瑾睨他:“好侄女儿……你倒是用行动说话啊?”

赵沐:“啊?”

阿瑾:“隔三差五送个礼物啥的啊!”

赵沐:“噗!这么直白,真的好么?”虽然阿瑾十分直白,但是赵沐却很高兴,阿瑾……又恢复正常了呢!

而阿瑾则是借由找书,掩下了眼里的认真,如若能够点醒赵沐,那么就这样吧……

故作小可爱什么的,这个人设她是演的驾轻就熟的。赵沐为人不坏,他和四王爷是有本质差别的,只是希望,他真的能够想开,放下一切吧……

而且,阿瑾对手指想,自己其实也是在变相的让皇爷爷高兴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