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9|第 17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9|第 179 章(1 / 1)

四王府的大夫是许幽幽的心腹,就算是许幽幽失了势,可在四王府依旧很有说话的权利。这便是因为许幽幽之前虽然冷傲,但是做人并不差,真正帮她的,她都给足了好处,除却不抠门,为人也不是那么极端,有着前王妃的对比,大家自然会觉得许幽幽人好。

许幽幽盯着大夫,大夫认真:“刚才明依郡主昏倒,我仔细把脉,发现她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在仔细诊断,发现她是确确实实的喜脉,自然,这喜脉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在下最善于的便是为女子诊病。这点万不会猜错。”

许幽幽似笑非笑的抿嘴,半响,言道:“大概多久?”

大夫:“也就刚出一个月。如果是一般人,未必能看的出来。”

许幽幽笑了起来:“行了,你什么都不要说,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儿,我会处理好。往后……”许幽幽语重心长:“不管王爷如何,我的儿子,是四王府的世子,而我是他的母亲。四王府,总是在的。”

许幽幽带着嘲讽的笑意,不过屋里的几个心腹却都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王妃放心,我们必然会守口如瓶。”

见大夫出去,许幽幽笑了起来。

“老天爷待我还真是不薄。”

许幽幽的奶嬷嬷言道:“王妃,咱们下一步该是怎么办?”

许幽幽沉默一下,言道:“等,我们暂且不要让这件事儿曝光。这是我的最后一步棋,我倒是觉得有点意思,你们觉得,明依这个孩子,该是与谁有的?”

奶嬷嬷沉默,不解。

“你想想她刚才的行为,想一想这一段时间以来她的行为,其实她能够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什么呢?”许幽幽微笑,虽然她原本没想明白,但是今时今日听说明依怀孕,许幽幽便是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的男人……是、是、是万三!”奶嬷嬷大胆揣测。

许幽幽颔首笑:“这才能说明,她这段日子越来越得王爷喜欢的缘由。因为有万三再帮她,我甚至觉得,万三应该就藏在她的房间里,所以她才会在有人搜索的时候装晕。”

许幽幽心情十分好,她觉得,仿佛一切都看到了前景,再回想她害明玉的时候,竟是觉得,万三也在其中隐隐有一些作用,还有明依当时突兀的离开,什么祈福,许幽幽根本就不相信。

只是这一切说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她从来不后悔害了明玉,而现今,事情发展到如斯地步,她想再多也没用,只是,只有她有庆哥儿这个孩子,别的都是无所谓的。

有了儿子,那些年少时期的爱恋竟是也显得不重要了。

曾几何时,她是那样的喜欢傅将军,觉得他英武,俊朗,能干。可是现在在看,竟是也不过如此,不管什么事情,都没有她儿子重要,一点都没有。

“明依这件事儿,我要善加利用。”许幽幽微笑。

许幽幽已经知晓明依怀孕,可是明依自己却不知道,这就是大的优势,而这个时候,她是不会说的,她只能等,静静的等。

……………………………………………………………………………………………………

不过一日的功夫,京中的局势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阿瑾只觉得,人世间的事情真是无常,皇上想如何处理他们是不知道的,只希望他能够放宽心。

皇上并不让几个王爷参与更多,就连二王爷留下,也并非是说道此事。

阿瑾明白皇上的心思,他有自己的为难。

京城中一时间倒是风声鹤唳起来。

可阿瑾相信,很多事情都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至于四王爷,她是不希望此人有好下场的。

晚饭之后,阿瑾换上衣裙来寻六王妃,六王妃心情似乎颇好,不过也只是在自家人面前,见阿瑾到了,六王妃含笑:“你怎么过来了?”

阿瑾笑眯眯的凑了过去,抚着肚子言道:“我吃多了,我们散步吧。”

六王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和你说晚上少吃点才健康,你总是不听,现在知道吃多了。”

阿瑾对手指:“娘亲,其实我只是想和你一起走一走啊,你一点都不理解我做女儿的心情。真是的。”

六王妃微笑:“我看你是有话要说吧?”

阿瑾摇头:“这个真没有。”阿瑾觉得,她就算是有话,也不知该是如何开口。总不能言道,嘿,娘亲,四王爷作死,你高兴吧?总觉得十分违和呢。

看阿瑾纠结的小包子脸,六王妃揉了揉她的头:“没事儿的,一切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你无须担心太多。”

阿瑾还真就不担心,她挽着六王妃去花园散步,言道:“其实怎么说呢?除了皇爷爷的身体,别的我都不担心,而我也看过皇爷爷了,他没什么大碍,如此一来,我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现在之所以有点焦躁,可能也是关注事态的发展。”

人人都在关注事态的发展,阿瑾也不例外,可纵然如此,她并不表现的十分明显。

只……想了想,阿瑾言道:“其实我一直奇怪,他们做了什么,能给四王爷逼得拿刀子出来得瑟。当然,我是不相信他真的会刺驾,他又不是蠢死了。”

六王妃微笑:“年轻的时候冲动还可以说是涉世不深,单纯;可岁数大了之后就不是了。如若岁数大了还这般,那么只会让人觉得这人没什么能力,是个庸才。四王爷年轻之时被人捧着,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这几年他虽然也是王爷,但是却越发的郁郁不得志。你爹觉得做一个闲散王爷很好,可是四王爷不那么认为,他觉得,自己就该登上皇位,却全然无视了自己没有那个能力。而这种信念崩塌了,对那个挡路的人,他恨之如何、恨不得处之而后快就在预料之中了。”

阿瑾瞬间就明白了六王妃话中的含义,她仔细想了一想,在宫中的情形,言道:“四王爷想杀的,其实不是皇爷爷,他想杀齐王爷。”

如若不是那般,齐王爷不会说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了,事情定然是如此的。

想到此,阿瑾默默叹息:“娘亲,其实我知道齐王爷会和四王爷摊牌的,傅时寒告诉过我。他还说,这是送给您的一份大礼,我当时有点不明白,只以为他是要针对四王爷,但是却不想事情变成这般。我越发觉得,傅时寒是能够料到这样的结局的。”

六王妃挑眉,似笑非笑:“那你为什么没有和我说呢?”

阿瑾认真:“没有做的彻底,我不想过早的下断言,一旦空欢喜一场怎么办?”阿瑾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言道:“这事儿,真是挺诡异的。我爹真的听傅时寒的话去和齐王爷说了,而齐王爷也真的进宫了。可是最后怎么又会在王府闹起来呢?”

说起这点,六王妃竟是能够理解的,谁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背叛自己,皇帝也是一样,他也希望给四王爷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的结果可能并不尽如人意。

“很多事情都有不可预知的因素。只是,阿瑾,娘亲还是要谢谢时寒,多谢时寒为我们王府做的这一切。”停顿一下,六王妃感慨:“这么多年了,时寒这个孩子做了多少我都看在眼里,他真的很好。阿瑾,人这一辈子,能有一个合心意的人可不容易,你可不能太过矫情。”

阿瑾笑眯眯:“娘亲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典型。这还没咋地呢,就处处为他说话,我这个当女儿的还真是一个小可怜。”

阿瑾嘟着小嘴儿,娇嗔的抱怨。

六王妃见她这出儿,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丫头,最能胡言。”

阿瑾不依:“我哪里有胡言,都是你欺负我。你和傅时寒都是坏人。我最无辜最可怜了。”

六王妃笑着锤她一下,言道:“你呀。还和我叫嚣。再挑事儿,看我不揍你。”

阿瑾:┏(゜w゜)=☞王妃的尊贵呢!

“娘。”滢月见阿瑾和六王妃在散步,也跟了上来,“你们散步都不叫我。”

阿瑾无辜道:“幸好你没来呢,你没看见么?娘亲要揍我咧!我这样好看又乖巧的小姑娘,竟是遇到这样的事儿。天理何在啊!”

滢月一个踉跄,黑线看她:“前因后果我自是不知晓,但是你能不能不用什么好看又乖巧来形容自己?好看尚且说的过去,乖巧是从哪里说起的?”

阿瑾眨巴眼睛:“难道不是么?”

滢月认真点头:“不是,真的不是。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了,现实情况绝对不是这样。”

阿瑾黑线中……

“你是我亲姐么?呜呜,你欺负人!”阿瑾唱做俱佳的捂脸。

等谨言过来,就见母亲和两个妹妹闹着玩儿,他立时就觉得心情极好。快走几步上前,来到几人身边,阿瑾率先看到哥哥,“谨言哥哥。”

谨言微笑:“刚才宫中传出消息,皇上有令,四伯父拘于长山峰,终生不得出。”

虽是知道结果可能会让她们开怀,但是乍听这个消息,还是觉得十分吃惊。

阿瑾缓和了半响,言道:“皇爷爷真的下旨啦。”她还以为,皇爷爷要犹豫一段时间的。倒是不想,结果竟然真的是这样。只是,想他们这么多年想着抓住四王爷的小辫子,小问题也找到不少,可是都没什么结果。

而这次齐王爷这件事儿出了,竟是就是这般了。

阿瑾啧啧道:“我现在倒是迫不及待见想见一见时寒哥哥,时寒哥哥在,我才会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谨言:“具体如何,我并未去打探,想来打探也是不妥当的,倒是不如这般静静等待。”

六王妃颔首言道:“谨言说的对,这个时候可不能乱,要愈发的小心。这样的混乱,大家都是不敢妄动,没有你爹的能力,就不要揽那个瓷器活儿。”

阿瑾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戳六王妃的胳膊言道:“娘亲这话说的好生奇怪,到底是夸奖父王呢,还是嫌弃父王呢,我看不懂了呢!”

六王妃也跟着笑,她自己都说不好,六王爷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想到这人的运气实在是爆棚,而且从来都是稀里糊涂就办了好事儿,六王妃觉得,这样的技能真是一般人都不会有。

“我没有别的意思。对了,除了四王爷,其他人呢!都有处置么?”六王妃继续问道。

谨言摇头:“别的人都没有提及,只是,四王爷身边的万三被通缉了,说是他鼓动教唆四王爷诬陷齐王爷。而万三也失踪了,遍寻不到。想来他是事先知道这件事儿的。”

现在大家的一切想法都是揣摩,阿瑾也不乐意说更多了,她看着天空,惆怅言道:“时寒哥哥咋还不回来呢,他回来了,我们就什么都知道了啊!”

远在宫中的傅时寒一个喷嚏之后便是揉着鼻子。

皇帝看他,言道:“你不舒服?虽然如今已是夏日,但是可要小心伤寒,这一下午,你还真是打了不少喷嚏。”

时寒浅浅的笑,言道:“我想,未见得就是伤寒,我想,大抵是他们在念叨我吧?”

皇上一听,顿时无语。

半响,言道:“说来也是,人人都好奇这边的事情。”

时寒垂首不语,更是一丝都不多问,看时寒这般,皇上言道:“你倒是什么都不好奇,只是这不好奇的背后,是因为真的不好奇,还是你什么都知道?”

时寒微笑抬头:“那皇上觉得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皇帝抿着唇,并不能看出他的表情,上下打量时寒,他声音十分浑厚。

“朕倒是觉得,恰好是后者。”

时寒表情淡淡的,他坦然:“我确实知道这件事儿,只是我知道这件事儿的时间也只比您早那么一丁点而已。”

皇帝:“你没告诉朕。”声音平静。

时寒抬头,他丝毫没有犹豫:“我没有办法说,这件事儿,我作为臣子也作为小辈儿,不能说,我是憎恶傅家,可是我在我娘亲临死的时候答应过她。一辈子不去找傅家的麻烦,我可以厌恶傅家,我甚至可以和傅家政见不一,但是我不能针对傅家。她说,说到底,我也是傅家的孩子,她不想我被人戳脊梁骨。皇上,您知道的,当时您也在,不是么?”

皇上颔首。

“这件事儿涉及到了傅家,所以我不想说。而且,除却这般,我还有更多的顾忌,我来说这件事儿,合适么?不过,皇上,您说齐王爷为什么会跟您坦诚这件事儿呢!”时寒直视皇上的眼睛。

只停顿了一下,时寒便是坦言:“是我告诉了六王爷,而六王爷坚持要去找齐王爷。正是因此,齐王爷才决定见您坦诚一切。”

事是这么个事儿,现实的情况也确实如此,只是,这其中多了“皇上已知晓”这个最大的条件。可时寒却又不会说出来,凡事儿九分真掺着一分假,这事儿才是天衣无缝。

皇上这个时候面上的表情有了几分变化,他看着时寒:“是你说服老六去找沐儿?”

时寒摇头:“不是,我只是告诉了六王爷这件事儿,我本以为,六王爷会直接告诉您。但是没有,他还是去见了齐王爷。六王爷是希望这件事儿由齐王爷来说,如此一来,才不会让事情更加扩大化。六王爷说,不管怎么样,虽然他不懂啥事儿,但是也知道,齐王爷是他的兄弟。”

时寒默默的给自己未来老丈人贴金,果然,皇上表情更加柔和,深深的叹息一声,皇上言道:“几个孩子之中,虽然老六最不成气候,但是朕却最喜欢他。”

见时寒诧异的表情,皇上笑了起来:“你想不到吧?朕真的最喜欢老六,虽然老六不着调,但是却处处让朕高兴,也是最有人情味儿的。朕已经这么大年纪了,看什么看不透,很多事情,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荣华富贵,更是过眼云烟,老六这样豁达的孩子,才更得朕的心。”

时寒:“六王爷最是喜欢洒脱的生活,我想,如若皇上有机会,也会是和六王爷一样的选择。”

皇帝微笑:“不,朕不会,年轻的时候,朕还看不透,朕机关算尽,只是为了这样一个皇位,就如同老四。正是如此,朕最不喜欢老四,大抵人都会在潜意识里羡慕自己不同的人。而现在,朕知道,知道老四不是最合适的人选,既然他不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他又如此的野心勃勃,倒是不如让这个坏人由朕来做,朕来做,老二才能安安稳稳的上位。”

时寒望向了皇帝,皇帝没有一丝奇怪,他这是第一次坦诚言道自己已经选定了二王爷。

“这个时候,朕也该公布自己看好的人选了。几个儿子之中,老二不是最出色的,但是却是最适合皇位的。朕知道你帮着你姨夫。不光是因为他是你姨夫,又是你的义父。而是你真的相信,他能做好一个皇帝。别人不懂你,朕是知道你这个孩子的。你从来就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如若你是这样一个人,你就不会这么多年还静静的看着傅家。”

时寒终于勾起了嘴角,他静静的看着皇帝,言道:“皇爷爷一直都能看透我。”

皇帝拍了拍他的肩膀,“好生辅佐你义父,也好生的照顾好六王府。人的一生,要珍视自己的东西才不会老了之后后悔。”

时寒颔首:“我知道的。”

“好了,你回去休息吧。明早还要上朝,回去也不过只能睡两三个时辰。别让自己太累。”

时寒微笑:“我还年轻,无事儿的。”

皇帝横了他一眼,言道:“不要因着年轻就不将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儿,等过些日子年纪大了,你自己就会觉得受不住了。”

时寒微笑:“多谢皇上关系,我知道了。”

“走吧!”皇上摆了摆手,将时寒遣了出去。

时寒侧身出了门,看着如今的天色,沉默望天。如今已经是丑时,果然是没有几个时辰的睡头,本想去看看阿瑾,时寒又觉得,自己不能打扰阿瑾休息。

只不由自主的,时寒还是走到了六王府的门口,他迟疑一下,翻墙而入。

虽并不想打扰阿瑾,在窗外看她一眼也是好的。

他闪过守卫,来到阿瑾的院子,今晚是阿屏守夜,阿屏警惕心很高,时寒甫一进门,她便是醒了过来,刚要惊呼,却又停了下来。

“傅大人,您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傅时寒低语:“郡主睡了?”

此言一出,就听“哒哒哒”的鞋声,俏丽的少女直接从房间奔了出来,看是时寒,她笑的得意:“我就知道,不管多晚你都会来。”

时寒原本还有有些难受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十分不同,他牵住阿瑾的手,含笑言道:“你可是想我了?”

阿瑾认真点头:“我真的想你了,只是,我想你是因为等着你给我解惑啊!”阿瑾眨巴大眼睛,一点都不装模作样。

看她这般,时寒笑了起来:“你还真是吃定了我。”

阿瑾嘟唇娇嗔:“谁让你是我的时寒哥哥呢,如若是别人,我理都不理呢,我可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郡主。”

时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是不是万千宠爱不知道,但是脸皮挺厚倒是真的。”

时寒这样说,获得“小粉拳”一枚。

阿屏见两人说笑,自己退到了门口。

阿瑾并未带时寒进内室,这样完了,这样顶不好的。她盘腿儿坐在外室的小榻上,问道:“时寒哥哥,到底是咋回事儿啊!皇爷爷怎么就遇刺了呢!”

傅时寒见四下无人,门口又有阿屏守着,冷静言道:“其实,一切也都在意料之中。”

阿瑾“嗬!”了一声言道:“我就说这件事儿你必然早就有所揣测,果然被我猜对了,既然知道四伯父会发疯,你干嘛还不阻拦,那是我皇爷爷耶!”

时寒拉住阿瑾的手,语重心长:“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可以揣测的,你皇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年纪不小了,这个时候,必然是亲情大于冷酷。所以,他一定会对四王爷进行试探,这是必然的。而经过试探之后,你四伯父狗急跳墙,也必然憎恶赵沐,我已经揣测到,他或许会因为一时激动对赵沐动手。只我没想到,竟是你皇爷爷救了赵沐。”

阿瑾咬唇:“皇爷爷年纪大了,他怎么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人总是倾向于与自己更亲的人,阿瑾就算是穿越,就算是经历了这么多,也并不例外。

“我想,你四伯父也没有想到,事情怎么就会演变成了这般,他本是想要出一时之气,如若伤了赵沐,轻伤的话皇上是不会大惩戒的。就算是刺死,他也不会以命抵命。我想,刺人那一瞬间虽然冲动,但是他也是想清楚了的。只可惜,他想清楚了却没有想过可能有的其他变化。”

阿瑾:“皇爷爷救了赵沐。”

时寒点头:“皇上第一时间拉开了赵沐,其实听闻皇上受伤的消息,我第一时间就觉得不对。这件事儿太奇怪的,皇上不该受伤的,可皇上还是受伤了。”时寒微微蹙眉,“所以我第一时间就觉得,皇上的这个搭救,也许不止是因为齐王爷赵沐是他的儿子,也有可能,皇上就是想断了四王爷的后路。”

阿瑾疑惑:“会是这样么?”

时寒反问:“为什么不会是这样。他需要为新君扫清障碍,由他这个父亲来做,总是好过由姨丈这个哥哥来做。承担了误伤皇上的名声,你觉得四王爷还能翻身么?另一则看,四王爷被关了起来,明日就会公布,他会被请到长山峰,一辈子不能下山,大赦也没有可能。这也就说明,此人再也不能蹦跶了,也算是间接的保住了他一条命。否则的话,你觉得就四王爷这样不断的折腾,到时候有了新的皇帝,新君会绕过他么?如此虽然是被关了起来,但是总算是保住了他的性命!”

阿瑾默默点头,她虽然想不到这么多,但是听时寒这样分析,顿时觉得极有道理。

阿瑾言道:“皇爷爷也是为难。都是孩子,总要顾忌的多。”

时寒许是因为之前在宫中的话受了皇上的触动,跟着点了点头,“总是不易的。只是……”时寒又皱起了眉毛。

阿瑾连忙:“还有什么事儿?”

时寒眼神闪了闪,迟疑。虽然他只是一瞬间的迟疑,但是阿瑾还是发现了,“有什么事儿会让你都觉得为难。”

时寒苦笑:“不是为难,只是这话,真是不知该如何说的出口。也许是我太过敏感了。”

阿瑾听他这样说,越发的觉得这事儿严重,皇上划伤手臂,时寒尚且可以淡然的分析,但是这时却这样忐忑,分明就是不对。

她拉着时寒的胳膊不撒手,时寒看她表情,终于言道:“你觉不觉得,你皇爷爷对赵沐好的太过分了。而且,皇上知情这个事情本就是我胡诌的,但是,我现在竟是越发的觉得,你皇爷爷真的是知道老齐王妃是傅家的人。”

阿瑾惊讶言道:“他怎么可能知道呢?好,就算是知道,他为什么一直都不说,这有点不和情理啊!”

时寒点头:“我也知道这件事儿不合情理。但是……”时寒停顿下来,他认真的问阿瑾:“但是你不觉得,皇上这次的所有表现都不对么?就是有一种隐隐的违和感,不管你承不承认,事实就是这样。”

阿瑾仔细回想这件事儿的前因后果,也是觉得怪,其实皇上一直都对齐王爷很好,这点是人人都知道的,只是能够挡刀,这可不是没有风险的事儿,就算皇上还有更多的考量,那么一瞬间,皇上会想那么多么?

阿瑾越想越觉得忐忑,她问道:“你说,皇爷爷和皇叔……不会不会,我不要胡思乱想,这不可能的。”

时寒看阿瑾的表情,言道:“你也想到了这一点。”

阿瑾捂脸:“我们不能这样想皇爷爷。”

时寒认真:“不是我想这样想,而事实就是确实有这个可能性,如若不是,你又怎么解释皇上对赵沐格外的好?而且,你发现没有,自从皇上救了齐王爷,虞贵妃一直都没有出现。这正常么?”

阿瑾细想当时他们都在御书房外,确实,虞贵妃并没有出现,而后她走了,事情就不得而知了。她皱眉问道:“贵妃娘娘没去?”

时寒摇头:“一次都没有!”

阿瑾沉默下来。

“阿瑾,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有一种感觉,我总是觉得,皇上早就知道了老齐王妃是傅老将军的妹妹,而赵沐,也许是他们私通生下来的孩子。”

时寒此言一出,阿瑾顿时白了脸色,她看着时寒,嗫嚅嘴角:“时寒哥哥,你不能瞎猜的。这样会容易出事儿的。你你你、你脑洞也太大了。”

时寒沉默垂首,他低语:“我自然知道这样揣测不对,但是,你仔细想想,事情真的就不像是我考量的这般么?”

阿瑾不言语。

他们都知道,时寒说的,未见得就没有道理,如若说他的揣测是真的,真的不是不可能。

阿瑾认真:“时寒哥哥不要再提这件事儿了,也不要去调查,事情究竟是怎么样,我们不知道就不知道。千万不要让自己陷入一种怪圈。”

阿瑾有点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只是她知晓,不管能不能说清楚,她都要告诉傅时寒,他们不管那些,免得惹祸上身,谁知道,当年究竟都是怎么回事儿。

阿瑾惆怅:“怎么就这么乱呢!”

时寒微笑:“你这小小年纪,倒是替别人惆怅起来。”

阿瑾嘟唇:“那是我皇爷爷啊!我自己家人呢!皇爷爷对我很好的。我没有办法想象他和老齐王妃有一腿。总觉得怪怪的。”

时寒看阿瑾充满愁绪的小脸蛋儿,竟是觉得好笑起来,他说不好自己是个怎样的心思,就是觉得烦恼一瞬间都不见了,再细看阿瑾,阿瑾此时已经洗漱完毕,她一身月白色的棉布衣,长长的黑发垂在肩上,整个人清灵如水。

时寒看着阿瑾发呆,阿瑾扬着小脸蛋儿,娇嗔,“你看什么呢?”

时寒笑了起来:“自然是看你好看。”

阿瑾嘟唇做跋扈状:“不给看,我的地盘我做主。”

时寒越发的觉得可笑,他将阿瑾揽在怀中,阿瑾并未阻拦,相反的,倒是靠在了他的肩膀,阿瑾低语:“原来,每个人都不一样。”

时寒摇头,“不,一样的,喜欢你的心是一样的,别说我们那些都是揣测,就算不是揣测,他依旧是你皇爷爷,依旧是对你好。”

阿瑾笑眯眯:“我自然知道的。只是心里还是觉得怪。”

阿瑾也不说话,细细的思考,好半响,言道:“我在想,崔敏曾经说过的那个她所经历的前世。现在想想,很多事情都不是平白无故的。那个崔敏所说的前世,你掐住她弟弟不撒手,可是这个不撒手的缘由,会不会根本就不单单是因为你要控制崔敏,也是因为,因为你要控制虞家呢,要知道,那是虞贵妃唯一的外孙了。”

时寒似笑非笑看阿瑾:“我是那样的人?”

阿瑾点头:“是。虽然崔敏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可也许就是因为你知道内情才那样做。而再看齐王爷在前世登上皇位这件事儿。现在我们的怀疑,不是一样可以作证这一点么?崔敏没有提到任何人觉得齐王爷名不正言不顺,所有宗室都没有说话,这是为了什么!会不会他们知道,齐王爷本身就是名正言顺的。齐王爷……七王爷!我爹行六,如若说赵沐是皇爷爷的儿子,行七,可不就是七王爷。”

阿瑾如今陷入了小声的碎碎念之中……

“齐王爷是延续老齐王爷的叫法。”时寒言道。

阿瑾看他:“可是我知道,按照本朝律,王爷是要新加封号的啊!他没加,反而是延续了他爹的。”

想的越多,阿瑾越觉得可疑。

时寒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捏着阿瑾的小耳朵,言道:“你刚才还让我不要再说,现在自己倒是没完没了的嘀咕起来了。”

阿瑾不好意思的嗔,“你又不是外人!除了你,别人我一定点都不会说,这是多大的事儿,敢做这样的揣测,真是活够了。”

“我看,你们才是活够了。”男声响起,阿瑾抬头,就见六王爷掀开了门帘……

六王爷看着这俩熊孩子靠在一起的身影,眼睛都在喷火,“来来来,你们给我说说,深更半夜的,这是在干啥。”

阿瑾倚在时寒身上,还真是一派悠闲。

时寒无辜的挑眉,似乎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这不说会儿话么?”

阿瑾往六王爷身后看,阿屏哭丧着脸,看样子,是她没拦住。阿瑾呲牙。

六王爷见她对阿屏做怪脸,更加愤愤然:“你甭瞪她,我就说么,大半夜的,她在门口溜达啥,原来是把风,阿瑾,你还真是出息了啊!深更半夜的,你就没想着,自己是个女孩子?你是要吃亏的啊!”

六王爷简直是痛心疾首。

阿瑾眨巴大眼睛:“我是把自己当成女孩子啊,但是问题是,为什么要把傅时寒当成男孩子呢呃?”

六王爷一个踉跄,傅时寒不置可否的挑眉。

阿瑾继续言道:“时寒哥哥这不是过来和我讲讲宫里的事儿么?他知道我不弄清楚是睡不着的,因此才过来啊,爹,倒是你,这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怎么还擅自闯入自己女儿的房间?这不太好吧?”

阿瑾还真是颠倒黑白,倒打一耙的典型。

时寒微微勾起了嘴角。

六王爷被她气了个倒仰,向来都是他气别人的啊,怎么会被人气成这样呢。六王爷愤怒:“你还有理了。我哪里是擅自闯入。”六王爷指控的指向了阿屏。

“我看她一副贼兮兮把风的样子,我就知道你这边有人,果不其然,傅时寒果然是在这里,只是,男女之间,应该注意点影响吧,你们俩这样靠在一起是咋事儿。阿瑾,你给我起来,你没长骨头啊,就这么倚在傅时寒身上,那边有墙,你站不住,去倚墙啊!”

阿瑾:“……”

“再说,你们讨论那是啥话题,你们真是活够了是吧?这样瞎折腾什么呢?说这些真是不怕死,要把这些放在肚子里烂掉,懂么?烂掉!”六王爷叫嚣。

阿瑾和傅时寒都不是傻瓜,两人都听出了这话里的不对头,阿瑾立时眯眼问道:“父王……父王是知道什么?”

六王爷立刻变了脸色,他眼神游移的望天,力图表示自己的镇定,“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