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8|第 17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8|第 178 章(1 / 1)

四王爷还在做着登上皇位,俯视众人的美梦,万三却觉得,四王爷真是愚蠢到了极点,按照他的想法,是绝对不能给齐王爷时间考虑的,如若给了他们时间,很有可能会出现大的问题。也让齐王爷相处对策针对他们。

但是四王爷偏是得意洋洋的给了,他觉得,这些人注定要在他脚下,再也不能翻身,可是许多事情,哪里是想的那么简单,也许很快就会有新的状况发生。

只万三这个时候也不能和四王爷多言,四王爷只觉得自己掌握了大的秘密,却不想,这秘密是他用自己的安危与他儿子的命换回来的,如若不是为了明依,为了荣华富贵,他定是要离开这个愚蠢至极的主子。

万三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又困在四王府这个网里怎么也出不来。

一日的功夫极快,四王爷本是等着齐王爷来见他,但是不管是齐王爷还是傅将军,他们竟是都没有出现,无事人一般,想到此,四王爷恼羞成怒。

万三跟在四王爷身边,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四王爷愤怒:“你与我一同去齐王府。”

万三思考一下,言道:“王爷,我们是否要从长计议,这样贸然的过去,齐王爷会不会设了什么陷阱等着我们。”

就在主仆二人商讨之时,就见小厮过来禀告,“启禀王爷,齐王爷邀请您过府一叙。”

四王爷冷笑:“他倒是不客气。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现在有大的把柄捏在我的手里,不主动过来,反倒是让我登门,当真是个不要脸的。怪不得这么多年他都是不问朝政,这样的脑子,就算是过问了朝政又是如何,脑子根本就不好用。”

万三可不认为,齐王爷是没有脑子的人,如若他是没有脑子,就不会诳四王爷给他四天时间。

“王爷,我觉得,我们该是好生的筹谋一番,这样贸然的过去,一旦着了齐王爷的道该是如何是好?”

四王爷冷笑:“难不成,光天化日之下,他还敢杀人灭口不成?”

四王爷如此,当真是让万三无语。万三劝道:“我倒是觉得,这事儿不妥当,咱们还是得小心,小心使得万年船。”

“不必。大庭广众,我相信他也不能做什么。”四王爷坚持自己的看法,惹得万三更想言道一句愚蠢,可纵然如此,他也只能强忍了下来。

四王爷并不耽搁,立时准备带万三前往齐王府。

万三言道:“王爷,我倒是觉得,属下不能与您一同前去,既然是商讨这样重要的事情,那还是没有外人在最好。齐王爷想来并不相信属下,既然如此,那属下前去,会不会让齐王爷有所介怀?”

万三如此言道,四王爷觉得有几分道理。

“既然如此,你就留下吧。”

万三看四王爷离开,叱一声:“混蛋!”

只万三也没想到,四王爷这一走,经常的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趁着四王爷并不在王府的间隙,偷偷去见了明依。

而四王爷则是迅速的赶到了齐王府,被齐王爷赵沐邀请进书房,就见除了齐王爷,傅将军也在。

四王爷见此情形,冷言:“五天时间已经到了,既然你们都在此处,我也不与你们多计较其他。咱们开门见山,我的要求,你们要不要答应。”

停顿一下,四王爷冷笑:“只是我想你们在回答之前要好好的想清楚,想一下自己有没有可以和我多谈的筹码。”

齐王爷微笑言道:“四哥何苦如此咄咄逼人。我本就不欲参与这些争斗,至于母亲的事情,四哥难道就不能放我一马么?”

到这个时候齐王爷还说这样的话,四王爷只觉得他是耍自己玩。

“我已经给了你五天的时间,现在你这般言道,不觉得很有意思么?”四王爷冷笑:“我希望你知道,我不是傻瓜,不是任由你耍着玩的。赵沐,你追杀万三不成,现在又有采用拖延战术?这是最后的机会,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站在我这边。”

齐王爷抬头:“站在你那边没有问题,这点我能做到,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就算是我站在你这边,也改变不了什么局势。而且,我是绝对不会为你做一些根本就达不成的事情。至于傅将军,他已经丁忧在家,你现在找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傅将军坐在一旁并没有说话,但是看着四王爷的眼神充满了挑衅,四王爷见了,心情更加郁结,他愤怒的望向了傅将军:“达不到?什么是达不到,就算是死,你们也得给本王达到。我就不相信,有什么事情是达不到的。要么我现在就去见父皇,你们该是结果如何。要么就是听我的,给我不要多放一个屁!至于说丁忧?怎么,丁忧在家就不能重新出山么?只要你出手,我相信,傅家军不会听虞敬之的。”

“军令如山,就算是我鼓动了傅家军什么,我相信,他们也不会听我的。谁是主帅,他们应该很清楚。再说,就算是争夺皇位,我一个丁忧在家的人又能做什么呢?”傅将军终于开口。

只是他的开口并没有让四王爷平息,四王爷冷笑:“我知道,经常禁卫军统领蔡统领曾经是你父亲的属下,与你关系也会死极好。只要你能给我搞定他,将他拉拢到我这边,其他的,我可以不和你一般见识。”

“你拉拢他,要做什么。”冷然又浑厚的声音响起,四王爷缓缓回头,当即差点晕倒,他万万想不到,从暗室走出来的,竟然是皇上。

四王爷扑通一声跪下,他脸色已经苍白成了一张纸,“父、父皇,儿臣,儿臣见过父皇。”

皇帝就这样冷冷的看着四王爷。半响,言道:“你说,你拉拢蔡统领作甚。”

禁卫军统领,能做什么真是不消多言。

四王爷不断的颤抖,已经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时候如果他还看不清楚状况,真是愚蠢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齐王爷和傅将军竟然会禀明皇上,联手给他设了这样一个局。而且,齐王爷竟然将皇上藏在了府中的密室。

想到此,他只恨此人心机多端。自己竟是这样就着了他的圈套。

“父皇,父皇,儿臣错了,儿臣真的错了,儿臣不是您想的这样……”

皇帝不为所动,冷眼看着四王爷,对这个儿子,他早已经明了是个什么人。这几年他也只盼着他能够安分一些,这样对他自己也好。

只是对于四王爷来说,却不是如此,他希望得到的,永远是超过自己的能力之外。

这般想着,皇帝冷言:“不是朕想的那样,你来告诉朕,你希望蔡统领为你做什么,亦或者说,你希望沐儿为你做什么。他父母已经不在了,就算是他母亲根本不是瓦剌公主,而是傅家的女儿,那又如何?她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我们的事情,如若说隐瞒身份,那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等木已成舟,她便是想要反悔,怕是也不能多言。”

皇帝这样为赵沐说话,完全出乎了四王爷的预料之外,不止是他。连赵沐自己都颇为震惊,他实在是不明白,皇上为何会如此言道。

而看起来,皇上确实早已知道此事。

“儿臣错了,父皇……”四王爷这时也不解释,只不断的哭嚎,他想的是,总归是父子,就算皇上知道他有别的想法,也未必就会真的针对于他。

看四王爷不断的跪在那里道歉,皇帝却冷着脸,没有一丝的动摇。他只静静的看着四王爷。

齐王爷站在一旁,突然有一丝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更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动容。他原本以为,皇上未必会站在他这边,最起码,这件事儿已经发了出来,皇上大抵也会趁势更加削弱他的势力。

可现实是,不仅没有,他甚至一直都在维护他。

“老四,这么多年了,朕不断的给你机会,朕想着,虽然你不能成为一个好皇帝,但是如你六弟一样做个闲散王爷也是可以的。可是你看看你这么多年都做了什么。”皇帝语重心长。

大抵是皇上的语气太过的怅然,四王爷竟是生出不好的预感,他马上言道:“父皇,父皇你饶了我吧。这件事儿,这件事儿是他们两个做的局啊。儿臣是无辜的,儿臣是被冤枉的。父皇,您怎么能不相信我呢,都是他们的错啊!”

皇帝怒极:“他们做的局?朕听的一清二楚,这一切,都是朕说的,朕让他们将你找来的,其实来之前,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只是你是我的儿子,我总是想着,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不在说这些,朕是可以原谅你的。但是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拉拢禁卫军统领。他不是大臣,是禁卫军统领,代表的意义是什么朕不知道么?难不成,你是想逼宫么!”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其实大家心里想的都是如此,只是如若说说出来,又并不能。但是皇上这般言道,想来也是不打算继续维持脸面上的和谐了。

“父皇,父皇,儿臣没有啊!儿臣断不敢的。父皇……”四王爷看到皇上面上的决绝,顿时一阵心寒,他大声哭喊,“父皇,儿臣什么都不敢的啊。求父皇谅解我这次吧。明明,明明是他们隐瞒你在先啊,父皇怎么可以这样做。我才是您的亲儿子啊。父皇,儿臣就算是做错事,也是一时糊涂,也只是一时糊涂啊!他们才是真正歹毒的人,是他们故意算计您的,是他们故意欺骗您的啊!”

四王爷现在已经语无伦次了,他不知如何才能让皇上原谅他,只是知道,这次的事情仿佛不能善了。想到这里,他更是憎恶齐王爷,如若不是这个人,他怎么会走到今日的状态。想到此,四王爷一下子起身就冲向了齐王爷:“我杀了你这个小人。”

四王爷几乎没有犹豫的掏出了怀中的匕首,就要刺向齐王爷。

“啊!”齐王爷还不待闪躲开,就见皇上一把推开了赵沐,而自己的胳膊被划出一道伤口。

傅将军见状,一个健步上前,将四王爷手中的利刃踢掉,接着便是压住了他。

四王爷见到皇上受伤,已经惊讶的不能动,而此时他才只是有一个感觉,那便是完了!彻底的完了!

“来人,快来人。”赵沐大声呼喊,如若说刚才皇上对他的维护让他动容,那么现在便是惊讶的不能在惊讶了,他急的苍白了脸色。

事情很快便是被控制住,皇上看一眼四王爷,言道:“将他暂时关起来。”

赵沐火速的将府中大夫唤来为皇上包扎,看着那伤口,他跪了下来:“都是我的错。”

皇帝摇头:“那孽障真是疯了,都是他的错,你又有什么错。”停了一下,他语重心长言道:“你这孩子,也无需想的太多。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侄子。你不是朕唯一的侄子,但是却是朕从小看着长大的,也是让朕最喜欢的。朕答应过你的父亲和母亲,答应要好好的照顾你,那么朕便永远不会食言。不管你做了什么,朕都会原来你。对朕来说,你与老四他们几个没有任何区别。”

齐王爷望着皇帝,沉默下来,一时间,他倒是不知如何言道。

皇上微笑一下,言道:“沐儿,这么多年,你过得也是苦,朕都知道。一切,该忘的,都忘了吧!”

言罢,皇帝起身,他望着窗外,言道:“往后的日子,总是还要好好过的。”

赵沐不可置信的抬头,他苍白着脸色看皇帝,皇上拍拍他的肩膀,言道:“起驾回宫。”

四王爷已经事先被押走,谁都没有想到,早晨还是好好的,中午便是传出四王爷在齐王府刺驾的消息。

传出这个消息的时候,阿瑾正在府中和六王妃下棋,阿瑾水平很臭,因此十分受欢迎。

大家就是这么势利,喜欢臭棋篓子,可以让自己心情更好啊!

阿屏是个百事通,听到外面的消息,颠颠儿就跑了回来,阿瑾听说皇上受伤,顿时惊呆了:“怎么会是这样。”言罢便是迅速的穿衣,“我要进宫看皇爷爷!”

六王妃拉住她:“这个时候,你一个小姑娘去添什么乱子。想来,是要出大事儿的。”

阿瑾这次不肯听六王妃的,她担忧的言道:“不行,我要进宫见皇爷爷,我不放心。”她还不等六王妃说出更加拒绝的话,便是直接冲到了外面,见她这样急,六王妃立时唤来林嬷嬷:“马上去找王爷,我和王爷也一起进宫。”

皇上遇刺,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他们必须第一时间赶到宫中。

待阿瑾赶到宫中,六王爷和六王妃他们也到了,不过他们并不是第一个到的,此时,二王爷二王妃还有三王爷等人已然都在了。

阿瑾连忙冲到二王爷面前:“二伯父,皇爷爷怎么样了?”

大家俱是聚集在御书房门口,而皇上谁人也不肯见,似乎思考什么。

二王爷摇头。

再看向赵沐,他跟着皇上进宫,便是站在了门口,也不言语。

现场这般混乱,阿瑾直接便是冲到了赵沐面前,“皇叔,你说,我皇爷爷怎么会受伤的!”她话中带着质问。

赵沐看阿瑾,阿瑾揪着赵沐的衣服:“皇叔,你说,我皇爷爷是怎么受伤的,你说!”更加厉声。

其实这个话,大家都想问,但是现在这个情形,却也不知该怎么问,亦或者是该不该问,只阿瑾这样冲动。

不过,冲动也有冲动的好,众人均是望向了赵沐,等待他的答案。

赵沐迟疑一下,望向了阿瑾:“阿瑾!”

“我问你,我皇爷爷是怎么受伤的。你说,四伯父为什么会刺驾。”阿瑾步步紧逼,她知道四王爷与齐王爷的那些事儿,也知道昨晚出现的情况,因此第一时间,阿瑾就将矛头指向了赵沐。

赵沐看着阿瑾,许久,言道:“阿瑾,对不起。”

阿瑾死死的盯着他:“你说对不起没用,皇爷爷是因为你才受伤的对不对?”

赵沐茫然的点头。

“我讨厌你,我讨厌死你了。”阿瑾愤怒。

听到阿瑾在外面恼火的叫喊“我讨厌死你了”,皇上突然心情就很好,他本是难过,难过失去了一个儿子,但是想着如若能挽回赵沐,也许,也是值得的。

如今听阿瑾这般言道,皇上只觉得内心暖暖的。

小阿瑾,小阿瑾是他这些小辈儿里最懂事儿的一个,也最有人情味儿的一个。

“时寒。”

傅时寒自皇上回宫便是陪伴在他身边,静静的,不言语。而皇上也不开口,现在突然开口,时寒立时言道:“皇上有何吩咐。”

“出去告诉他们,朕没什么事儿,这也不管沐儿的事儿。朕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静下心好好的想一想。”

时寒立即回是。

看傅时寒出门,大家都望向了他,时寒将皇上的话转述,阿瑾咬唇:“皇爷爷的伤呢?要不要紧?”

时寒摇头:“自然无事。皇上只是轻微的划伤,你们不必太过担心。”

傅时寒这样说,阿瑾总算是放下了心。

“那……”阿瑾迅速做了决定:“那我不打扰皇爷爷了,让皇爷爷好好的休息。”

想来这个时候皇上的心情必然不好,阿瑾也不在此影响皇上的心情,转身就走。看阿瑾这样飒爽,六王爷担忧的往屋里探头,再次追问傅时寒:“老爷子真的没事儿?”

时寒认真:“胳膊被匕首擦破,皮外伤。”

六王爷叹息一声,嘀咕:“都这么大岁数了,就不能让人安点心。每日批阅奏折很晚都已经对身体很不好了,如今还要凡事身先士卒,也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年纪么,当自己是小年轻么!”说到这里,六王爷来到赵沐身边,毫不客气的给了一脚:“你是猪啊!既然父皇在你府里,你就该好生的看着人啊,这怎么就让老四动手了呢。哎对,老四呢,这个混蛋,我不扒了他的皮,他人呢!”

六王爷跳脚。

时寒面不改色:“人已经被关起来了。皇上说,就不劳烦几位王爷多管了。至于四王府也已经围住了,大家只需要按部就班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别的无需多牵扯。”

二王爷镇定一下,言道:“好好照顾父皇。”

时寒颔首,之后他望向了二王爷,二王爷微笑拍了拍时寒的肩膀。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傅时寒的镇定让二王爷明白,一切都不会脱离掌控。

六王爷不乐意:“父皇咋就不让我们看看他呢,这老爷子,心情不好也不顾及儿女的想法么?老四是个棒槌,揍他啊。这儿和我们闹什么脾气,我不走,我就不走,我就等他出来。这胳膊擦伤也得让我们看看啊,我们年轻,擦伤不会有啥事儿,他那么大岁数,指不定就伤着啥要害了,这人啊……”六王爷还没说完,就被阿瑾和谨言拽着往外走。

“哎哎哎,你们这是干啥!”六王爷还不等说完,就听阿瑾言道:“哥,你捂住父王的嘴!”

众人:“……”

“唔,不,呜呜,你们……唔,唔唔……”六王爷奋起反抗……

“嘎吱”门被打开,皇帝冷言看着眼前,见六王爷还在蹦跶,声音冷的都掉冰碴儿,“你是不盼着我点好是吧?”

六王爷被放开,他一个健步上前,上下就开始摩挲,摩挲够了,嚎啕大哭,“艾玛爹啊,你可是没事儿啊。担心死我了……”

原本紧张的氛围,竟是因着六王爷的发疯而变得轻松起来,甚至还可以说,眼前竟是脉脉温情。

皇帝犹豫了一下,捶了下六王爷的后背:“朕只是想仔细考量一下事情该是如何。还没死,你不用哭得这样惨。”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语气却带着笑意。

六王爷抱着皇上不撒手:“艾玛爹啊,你可不能死啊,你告诉我老四在哪儿,我弄死他个蠢蛋。他……”

皇上言道:“他不是故意,是误伤了我。”

六王爷继续哭:“您还为他开脱,艾玛,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可怜的爹啊,我知道你不忍心啊,但是老四也太不是东西了啊!他这倒霉玩意,我……”

“好了好了,你就别在我这儿嚎了,朕还有要事。你不能帮忙,就老实的回府待着,老二,你留下,其他人都回吧。既然是见了,也该知道朕是无事。”停顿一下,皇帝斜睨他言道:“你也不用哭啊嚎啊的,少咒点朕,朕就烧高香了。什么叫这老爷子……什么叫年纪大了……什么叫……”皇上还没说完,就看六王爷已经窜出了挺老远,他真是头也不回。

阿瑾咬唇:“皇爷爷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们先回去了。”

现场除却皇亲国戚,还有一些大臣,见被六王府的父女俩一闹,皇上似乎心情都没那么坏了,他们也知道皇上的伤势无大碍,心下安慰几分。

其实,六王爷虽然浑,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有用的。例如,现在。

“行了,沐儿也回去休息吧。莫要这样跟着朕了,无事。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

阿瑾一家人坐在马车里,谁也不肯说话,

六王爷看看这个,瞅瞅那个,言道:“你们咋了。”

谨言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了。阿瑾,我想,你应该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吧?”

谨言认真的盯着阿瑾,这是他的亲妹妹,阿瑾第一时间就揪住了齐王爷赵沐,并且信誓旦旦的表示他与此事有关系,谨言觉得不对。其实时寒也和他透漏了不少齐王府的事情,算起来,时寒对他们六王府绝对是没有藏私的。

但是事情怎么就进展到这样一步了呢!

四王爷为什么会误伤皇爷爷,这是谨言怎么也想不到的。

阿瑾抬头,苦笑:“哥哥知道的,我都知道;我知道的,哥哥也都知道。这一切都是意外。我也没看明白,怎么事情就如此了。”她这刚从二王府看完诗蓝的宝宝回家,一局棋还没下完呢,就听到这样令人震惊的消息,果然是奇怪。

六王妃倒是淡然,她见两个儿女单纯可人的样子,言道:“你们无需想的太多。”

来年个人都仰着头“啊!”

六王妃微笑:“有些事儿,不破不立。”

六王爷挠头:“美芙,你啥意思?”

六王妃垂首,不在言语,倒是阿瑾和时寒沉思起来,之后也不再那么心浮气躁。

这边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而另外一边,四王府已经乱成了一团。

四王府的人万万想不到,四王爷竟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更是无人知晓。

万三原本正在和明依你侬我侬,还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听到外面吵吵嚷嚷。

万三立时穿衣,就要出门,“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明依却不肯,她拉住万三:“你快躲起来,大家都以为你走了。这个时候你出去,不是会留下大的破绽么?万三哥,这个时候我们更是该小心。”

万三沉思一下,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等明依出了门,竟是听说有人再找万三,她呆住,随即很快恢复正常。而更让她想不到的是,竟是传出了她父亲刺驾的消息。

明依震惊的不能自已。

等她缓和过来,就见已经有人开始搜查。她强压下内心的惊涛骇浪,可是除却这件事儿,更让她担心的是,他们要找的万三还在她的房间,这般想着,明依更是怕极了,她咬唇,不断的让自己平静,可是她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我,我不太舒服!”明依原本就已经被消息冲击的摇摇欲坠,如今装作虚弱,大家也并不怀疑。她一贯就是如此的孱弱,也不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明依摇摇欲坠,终于昏了过去……

现场顿时更加混乱,明依被送回了房间,她躺在床上,感觉到万三藏在床下。大夫来来回回,过了好半响,明依终于悠悠转醒。

“我……我怎么了?”

此时许幽幽也在房中,她很是冷淡:“你没事儿就好。”

待禁卫军搜查之后,并未找到万三的身影,想他许是已经离开。可纵然如此,大门外的警戒却并没有扯下。

既然已经搜查完,许幽幽也没什么心思和明依言道更多,便是回了自己房间,明依见状,给丫鬟使了一个颜色,她站在了门口守着。

这时万三终于从床下爬出,明依恨极:“你做了什么,禁卫军为什么要这样找你。还有,你和我父王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是刺伤皇爷爷呢!”

她真是又急又怒!

万三沉默下来,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这般发展,万三更是不解,但是他却也在藏身的这一段时间想了一下可能性。

他沉默半响,终于开口言道:“我就觉得,齐王爷不好惹,看来果然就是如此,我怕的是,四王爷是着了齐王爷的道。”

明依瞪他:“怎么就是怕,他是已经着了道,既然你已经觉得不对,就该阻拦我父王才是。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她急得团团转。

见明依如此,万三将她圈进了怀中,明依愤怒的捶他:“你给我走开,你既然觉得有问题,为什么不阻拦,为什么不!我父王怎么办!”

万三捂住她的嘴:“小点声,别被人发现。”

明依终于沉默下来,万三仔细想了想,言道:“我想,皇上找我的原因一定是要杀人灭口。”

明依:“杀你?为什么?你有什么值得灭口的。照你说的,犯错的是傅将军和齐王爷他们啊!为什么现在会是这样。”

这点是明依怎么都不理解的。

万三:“我想,他们应该是和皇上坦诚了此事。皇上已经知道这件事儿了,但是究竟是什么时候,我觉得,该是这五天内。如若皇上早就知道,他不必派人狙击我。他们跟皇上坦诚,然后给你父王设了一个套。而现在,他们要找我,是为了杀我。”万三猩红了眼:“所有知情的人都死了,就没有人知道老齐王妃是傅家的女儿。没有人知道了!皇上在为他们隐瞒。”

万三说到这里,愤恨的不能自持,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事情又很明显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了。

“那我爹,我爹到底该怎么办。”明依无所依靠的拉着万三的手臂,有时候,很多事情只有一线之隔。早晨她还觉得,自己有可能成为公主,成为别人要仰视的存在,而现在,他们就已经被看守了起来,连出门也是不能的。

万三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这段日子,我们只能老实的按兵不动。不管你做什么,都不会有更好的结果。万幸,万幸你还是个郡主,就算皇上对你父王怎么样,你是他的孙女儿,到时候真的如若能够牵扯你,如若真的能够牵扯你,只要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相信,皇上是会心软的。年纪越大,越是心软。”

明依现在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是万三这样言道,她只能不断的点头,“那、那接下来呢!”

万三无奈言道:“等,暂且等。”

这个时候,他自己也不知该是如何是好!只能静静的等待。

“那你呢?”明依连忙问道,她曾经想过要不要将万三交代出去,但是只一瞬间便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她明白,如若真的把万三交代出去,万三立时死了还好,如若不然,他说出些什么,只会让她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这样的危险,明依知道自己是不能冒的。

“我先躲着。”想到此,万三捏住了拳头。

明依握住万三的手,认真言道:“万三哥,你一定要小心,如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

万三感动:“我知道。”

“万三哥,你暂且还是留在府里,如今府门口都有人看守,如若你出去,怕是更加危险,而且我想外面已经处处都是通缉你的文书。倒是不如藏在府里,我还可以护着你。”明依说的诚恳,可是她更担心的恰恰是万三如若不死,会是怎样!倒是不如将人攥在自己的手里。

万三一把将明依抱进了怀中:“明依,我爱你……”

而与此同时,许幽幽的房间内,四王府的大夫跪在那里,举手发誓:“在下发誓,刚才诊脉,确实发现明依郡主是喜脉,如若断错,让在下天打雷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