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7|第 17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7|第 177 章(1 / 1)

傅时寒是坚决不愿意掺合这件事儿蹚浑水,虽然他自己心里早就知道这边是个什么事儿,只是他还不待皇上言道更多,便是左一个不愿意,右一个不愿意个没完,坚持不肯管闲事儿,如此做派,这是让皇帝无语了。

只傅时寒说的未见得就没有道理,他是二王爷一党,就算是老四做了什么,时寒是秉公处置,想也有人说三道四,既然如此,倒是不如不让他多掺合。

想到此,皇上无奈的摆手:“走吧走吧!这边的事儿,不用你管了,你回去弄你的房子去吧。”

时寒欢天喜地的离开,他才不愿意去调查那些乱七八糟的。只是走到门口,时寒突然回头,他看着室内的几人,言道:“如若什么都查不出来,自然是好。可是查出了,皇上您该如何收场呢?”

言罢,也不说其他了,快速的闪了出去。

看他如此,皇帝默默黑线。

其实今天的傅时寒有点不正常,似乎,格外的没有规矩,这点皇上敏锐的察觉出来了。再看跪在下首那二位的面色,皇上觉得自己有几分了然,傅时寒对傅家的心结,真的不是一般的多。

不过,时寒说的未见得没有道理,如若查出了不得的大问题,他该是如何,到底是自己的儿子。

难不成直接杀了?……

这一夜对许多人来说都是难以入眠的,可是,真正知道内情的傅时寒却心情极好,他转悠回府,等着皇上的决定,有时候,不查的那种猜忌心更会让人如同猫抓一样难受。端看,皇帝要如何做了。

待回到二王府,时寒就见谨书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时寒一个闪躲,没有被他撞到,在听院子里似乎格外的乱,时寒问道:“怎么了?”

谨书紧张的语无伦次:“那个、诗蓝生了。呃,不是,是诗蓝不舒服,呃,也不是,是好像动了胎气,表哥,我要去找堂嫂,我……对,我去找堂嫂。”

听说要找李素问,时寒立时言道:“咱们府里的太医看过了没有,去找李素问也不需要你亲自过去。”

这个时候谨书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立时拉着时寒不撒手:“表哥,你帮我去找堂嫂过来吧。呃,太医正在给诗蓝看,诗蓝动了胎气,我……”

谨书完全不知该怎么办。

看谨书这般模样,时寒果断:“姨夫姨母呢?”

谨书愣神,随即言道:“都在,我是自己出来的。”

时寒很快便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大体就是,沈诗蓝动了胎气,太医以及其他该过去的不该过去的都去了。然后这个就要当爹的太过紧张,就觉得一定要给精于医术的堂嫂找来帮忙。再然后,这厮没有和任何人说自己就游荡到门口了,如若不是自己遇见他,大家想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时寒立时言道:“你现在马上回去陪在你媳妇儿身边,看看是不是真的要生了。我去给你请李素问。”

谨书连忙点头。

看他傻呆呆的样子,时寒泼我无语,可纵然无语,他也是很快的就出了大门。

六王府如今正是睡得好,听说傅时寒过来请李素问,六王爷六王妃都披了外衣出门。李素问不是产婆,如若沈诗蓝是真的要生,那么她去作用也不大。只不过她还是很快的收拾好,之后便是跟着时寒出门,待到门口,她自己算了一下,沈诗蓝才刚刚七个月。如若早产,确实有些凶险,她虽然不是产婆,但是一旦现场发生其他状况,她也能应付一二。

等到阿瑾出门,李素问已经上了马车跟时寒走了,阿瑾连忙揪住六王妃的衣襟问道:“娘亲,怎么了,诗蓝怎么了?”

虽然沈诗蓝比阿瑾大一点,但是阿瑾从来不称呼表姐,一直都直呼其名,而诗蓝也习惯了。

六王妃也是十分忧心,想了一下,她转身就要走,阿瑾:“哎!”

六王妃回头瞅她一眼,言道:“我去换身衣服,去二王府一趟。你诗蓝表姐动了胎气,可能是要生了。”

阿瑾蹙眉:“她不是才七个月么?”阿瑾很清楚的。

六王妃言道:“我过去看看才知晓,你嫂子已经过去了,你好生在家里呆着。”言罢,六王妃立刻回房。

阿瑾见了,追了过去:“我和娘亲一起过去吧。我不放心诗蓝。”

六王妃不赞同:“你去干什么,小孩子家家的。”

阿瑾咬唇:“我不添乱的,我就是不太放心诗蓝。”阿瑾再次重申。

六王妃知道阿瑾的意思,只是这样都过去,怕是给人家添麻烦,想了一下,六王妃言道:“不行,你好生待着。我一个人过去看看,二王府想来现在必定是十分的混乱,你又去了,这不是乱上加乱?我还是一个人过去,你老实些。”

阿瑾又想反驳,但是看六王妃十分的坚定,随即答道:“那行,娘亲自己也小心些。”

六王妃颔首:“我知道。”

六王爷一直睡眼惺忪的看着这母女二人交涉。看六王妃就要换衣服走,他嗷了一声,冲了上去:“我陪你去。”

六王妃:“……”

言罢,六王爷迅速的往自己住的房间跑。

阿瑾担心的问道:“我爹过去,不会给人家捣乱吧?怎么看着那么不靠谱呢!”

阿瑾担心,六王妃也是担心,她蹙着眉望着六王爷离去的方向,又一想,言道:“算了,我去换衣。”

等六王爷和六王妃出了门,阿瑾一个人坐在院中,知了叫声不断,阿瑾言道:“诗蓝不会有事儿的。”

看自家小郡主坚定的模样儿,阿碧颔首笑了起来:“郡主放心好了,世子妃一定会没事儿的。咱们世子妃都过去了啊!”

在大家眼里,李素问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不说旁的,就看她自己生孩子生的那样好就知道,她一定能帮沈诗蓝的。

阿瑾支着下巴坐在院子里望天空,半响,言道:“我大嫂最厉害了。”

……………………………………………………………………………………………………

等沈诗蓝到了二王府,产婆已经做了准备,二王妃见时寒将李素问带了过来,着急的上前:“刚才大夫说,可能是动了胎气,估计是要提早发动。你快些帮着看看是这么回事儿。”

素问颔首,她连忙进了产房,产房里是沈诗蓝难受的尖叫声,素问连忙握住诗蓝的手,诗蓝本来一头都是汗,彷徨的不得了,但是看李素问到了,竟是安定下几分,她疼的咬唇:“孩子,我的孩子……”

素问立刻:“不会有事儿,你不要尖叫,没事儿,没事儿的。”

诗蓝十分紧张,可是看她这样淡定,倒是也好了几分,她委委屈屈的咬唇,问道:“没事儿,没事儿吗?”

素问颔首:“你现在不要大喊,我知道你疼的,但是如果你这个时候大喊大叫给力气用光,一会儿生孩子就会很困难的。”

言罢,素问问身后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的产婆,“怎么样了?”

说话的同时,将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产婆立时禀道:“只开了两指,如若要生,还要等上好一会儿。”

产婆也是有经验的。

素问这时也把好了脉,她握住诗蓝的手,言道:“你相信我么?”

诗蓝点头,她咬唇:“我,我相信你……”

诗蓝怕极了,刚才那么疼,我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可是,可是李素问来了,她很沉着,她说自己会没事儿,想到这里,诗蓝咬唇:“我、我都听你的。”

李素问颔首,“我刚才为你把脉了,你的脉象稍微有些混乱。不过我想并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你不用太过担心,产婆也说了,你现在只开了两指,距离生产,还有一段时间的。这段时间,你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我知道你疼的,如若你疼,你就抓着我的手,你掐我的手没有关系,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你,直到你生下来。但是你都要听我的,也听产婆的,现在你不能浪费太多力气,稍微忍一忍好不好?来,跟我学,这样深深的吸气,然后吐气……”

李素问并不温柔,她的声音也有几分冷清,可纵然如此,还是让诗蓝安心的不得了。她跟着素问的话慢慢的做……

听到屋内的叫声没有那么明显了,谨书担忧的看二王妃:“娘,你说诗蓝不会有事儿吧?怎么没声儿了呢!她咋不叫了?”

二王妃拍了他一下,“你胡说什么,自然会没事儿,你嫂子都过去了,怎么会有事儿。你放心便是。我们等着,我们等着……”其实二王妃也是担心的,她忧心的盯着产房,这可能是他家的第一个小孙子或者是小孙女儿,她自然希望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二嫂!”六王妃夫妻二人这时也赶到了,六王妃体贴的来到二王妃身边,拉住了她的手:“别急,不会有事儿的。”

二王妃感动的点头,不过她还是客气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六王妃望了过去,“我不怎么放心,虽然不能做什么。陪陪你也是好的。”

六王妃十分贴心,二王妃也是感动。

…………

阿瑾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她知道,自己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是哥哥给她抱回了房间。

阿瑾呆萌的盯着毛茸茸的脑袋问阿碧:“我娘他们回来没有?”

阿碧摇头:“还没,王妃之前捎信儿回来了,说是让郡主不要过去添乱。”

阿瑾默默望天,她怎么就是添乱呢。六王妃不想让阿瑾过去,阿瑾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听话比较好。

她揉了揉头,言道:“你去给我备水,我要沐浴。”

阿瑾其实还是有点担心诗蓝的,但是既然六王妃不同意,那么她也不过去,只老实的窝在王府里,待她洗漱妥当吃完早饭,就看滢月也过来了,滢月一贯睡得沉,竟是不知昨晚发生了什么。她问阿瑾:“诗蓝要不要紧啊?”

阿瑾摊手:“我也不知道。”

感觉昨天真是十分惊心动魄的一晚呢!

根据时寒的意思,阿瑾揣测昨夜齐王爷和傅老将军他们会进宫,而诗蓝又动了胎气,真是什么事儿都凑到了一起。

确实,什么事儿都凑到了一起,阿瑾也没有能力做的更多,她只能静静等待。等待事情的结果,不过很奇怪,宫里的事儿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阿瑾再一想,其实也是的,皇上也不可能没什么证据就发作了四王爷,毕竟那是他的亲儿子。

待到傍晚,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阿瑾立刻出门,猜测想来是父亲母亲他们回来了。果不其然,待她出门,就见六王妃他们回来,神情颇为疲惫,阿瑾连忙上前:“娘亲。”

六王妃见阿瑾关切的小表情,言道:“你表姐无事。喜得贵子。”

阿瑾顿时笑开了花,她言道:“你们快些回房休息一会儿吧,也陪了这么久。“

几人都是面有倦色,连六王爷也不例外。

李素问比他们累许多,她只略微颔首便是告辞离开,阿瑾看素问的表情言道:“我嫂子真是累坏了。”

六王妃太过疲惫也不欲多说,命人备了水便是回去休息。

阿瑾看跟着他们身边的傅时寒,言道:“表姐生了好久。”想她嫂子生产,十分顺利又迅速,她以为都是如此呢!

看她傻傻的样子,时寒牵起她的手来到一边。

“不是什么大事儿,你放心好了,待你娘亲他们休养好了,会带你过去看的。”一副认真叮咛的模样儿,阿瑾顿时笑了起来,她嗔道:“我难道是三岁的孩子么,还需要你这样的安抚。”

时寒笑容灿烂,他眉头轻挑,缓缓言道:“你这丫头,是个急性子,我最了解你了。”

阿瑾白她一眼,言道:“我才不是急性子呢。我做事儿特别有抻劲儿。”她嘟嘴。

时寒微笑:“好好好,你怎么都好。”

他不与自己斗嘴,阿瑾倒是觉得不对劲儿,她仰头看时寒,言道:“时寒哥哥,你是不是一会儿就回去啊?”

时寒摇头:“我一会儿要进宫。还有些旁的事情。”

阿瑾颔首,不过她又想到另外一点,立时问道:“那齐王爷他们……”

时寒:“这件事儿,我们既然是局外人,就急不得,更是不要多管。这么多年四王爷为了皇位汲汲营取,筹谋了许多,如若说有心人调查,他必然拖不干净。之前他利用美人蛊惑大臣,那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皇上早已在心里对他有了肯定的答案。因此这次,他怕是难以脱身了。不管何时,兵权这事儿都是皇帝不能触碰的禁忌。”

阿瑾表示自己明白,她并不着急这事儿该有什么结果,只是她想的是,傅将军他们有问题,傅时寒怎么办。倒不是说会牵连傅时寒,只是她也要考虑这个中二小青年的内心世界。

“时寒哥哥。”

“恩?”

“不管傅家怎么样,你都要镇定。拿出你平常云淡风轻的范儿啊!”阿瑾认真的扯着时寒的手。

时寒顿时觉得好笑,不过那阵好笑之后,又是暖暖的心意。只有阿瑾才会这样想,只有阿瑾才会真的关心他。

虽然她是个口是心非别扭的小姑娘,可是他知道她内心是希望自己好点。嘴上不管如何调侃都是缓解他的心情。

“我一贯的云淡风轻,我现在想的是,皇帝该如何做。”停顿一下,时寒微笑言道:“你相信么?你爹说,皇上不会处置齐王爷。”

阿瑾“咦”了一声,问道:“我爹啥时候说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阿瑾表示,她爹说的可以相信么?傅时寒难道是傻了不成?竟然这般相信她爹的话。啧啧!

时寒与阿瑾坐在庭院里,看他这个架势,似乎也不急着进宫了,倒是有长谈的意思。时寒自己有分寸,阿瑾便是也不多言其他。

“就是昨天上午,我说,齐王爷的母亲是傅家的姑奶奶,我让他去点拨齐王爷那次。你爹当时说,皇上才不会对齐王爷怎么样。”停顿一下,时寒蹙眉看阿瑾:“其实从昨天我就一直在考量这件事儿,我在想,你爹为什么要这样说。”

阿瑾扶额:“我父王说话一贯都是不靠谱的,你竟然要相信他吗?傅时寒,你画个圈,我父王都能跑半年,你竟然会因为他的话受到影响。如若你实在觉得困扰,我去帮你问他啊。”

时寒认真看阿瑾:“我问了。”

阿瑾:呃……

“那他怎么说?”

时寒似笑非笑:“他说自己是猜的。阿瑾,猜的,你相信么?”

阿瑾顿时囧了,必须不信。只是……

阿瑾言道:“只是我爹本来也没有那么聪明啊!也许他就是胡说八道呢!你也知道,他神神叨叨的。”

按照六王爷以往的性格,他说话确实没什么可信度的。但是不知为何,昨晚进宫见了皇上,他总是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

说不好的感觉!总是隐隐有一种违和。

看时寒不言语,阿瑾继续言道:“难不成,你还真觉得我爹是超级聪明又腹黑的幕后老大?这很可笑啦。”

脑补一下六王爷一身高冷,阴森腹黑的样子,阿瑾抖了抖,真是哪哪儿都不对啊!这根本就不可能的!

阿瑾这般,时寒微笑:“你爹自然不会是。只是,我总是觉得他好像知道什么,亦或者说,你爹就是扮猪吃老虎,这么多年了,你看看他做的这些事儿……好像从来都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很多事情正是因为有了他的瞎搅合,事情才走向了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

这不是时寒第一次怀疑六王爷,准确说,阿瑾觉得,傅时寒现在就像来大姨妈一样,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那么几天怀疑六王爷是真聪明,纯装傻。

她无奈的拍了拍时寒的肩膀,问道:“你觉得,我父王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件事儿对你的影响大么?”

时寒仔细想了想,很奇怪,他竟然觉得,不大!是的,真的不大!

看时寒的表情,阿瑾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她开导道:“既然他怎么样对你的影响根本就不大,那你又为什么要纠结呢?难道是日子过得太好了?还有很多重要的事儿等着你啊。你去纠结这个作甚。我爹不管怎么样,他过得开心就好。”

时寒上下打量阿瑾,看的阿瑾的小脸蛋儿红扑扑。

“你你你、你看什么!”

时寒微笑:“我看阿瑾安慰我啊!你说得对。其实我没有必要纠结这些事情。反正你爹就算作死,也能将事情引导到好的方向。”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你也不能这么直白啊。听起来真的很怪咧!”

时寒勾着嘴角,脸上带着轻柔的笑意。

“其实怪不怪,也要分怎么看。”

阿瑾:“呃,你别弄得自己特别哲学范儿好么?”

时寒挑眉。

阿瑾嗔道:“你呀,你还不进宫么?我看啊,皇爷爷等的牙都要掉了。”

时寒扶额:“这又和牙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等吃的。”

阿瑾:“呃……对吼!”

看阿瑾傻呆呆的样子,时寒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呀,真是一个小姑娘。”时寒起身:“行了,我走了,也不在这儿耽搁了,你……阿瑾,你这段日子多照看一下那边。咱们的园子才重要呢,别的咱都不牵扯。”

阿瑾似笑非笑的睨他:“你是怕沾上吧?呃,还和你没关系,还不是你在里面前后蹦跶,才让事情变成了这样,现在你还装无辜。”

时寒故作委屈状,他看着阿瑾,痛心疾首言道:“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你该是知道,我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啊。你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的演技实在是太差了。”

时寒:“……”

“好了好了,时寒哥哥赶紧走吧。”

阿瑾挥舞小手儿,时寒见了,含笑:“那我进宫。”

时寒离开,阿瑾望着他的背影,仔细思考时寒说的话,想了一会儿,她锤了锤自己的脑袋,“阿瑾,你管那些作甚,都和时寒哥哥说想这些没关系了,自己还为什么要胡思乱想呢!父王怎么样都无所谓啦。”

这般想着,阿瑾蹦蹦跳跳的跑开,做人不要太为难自己啦!

………………………………………………………………………………………………………

二王府世子妃沈诗蓝早产,可是却喜得麟儿,这等大好消息传了出来,皇帝甚为喜悦,一时间,各种赏赐源源不断。

而二王府也是欢天喜地,如何能不开心,二王府已经鲜少有这样的大喜事儿了。

也不知怎地,有人又传出,沈诗蓝早产,情形十分危急,是六王府的世子妃李素问去救了她。听到这个传言,连素问自己都笑了起来,此时六王府一家人正在一起逗孩子,听阿屏讲的绘声绘色,阿瑾笑言:“是给我大嫂传成了女神医么?”

阿屏忙不迭的点头:“外面都说,咱们世子妃不仅人美,医术也超群。”

素问将小欢喜抱在自己怀中,微笑言道:“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她只是需要一个人打气。而我应该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

其实诗蓝生完孩子的时候状态不太好,正是因为有素问在,她第一时间为她针灸,才让诗蓝缓和过来。只是,这些也没有必要多说了。

旁人不清楚当时的情况,可是现场的那些产婆自然是知道的,当时在现场的人六王妃等人也都是知道。

她含笑:“你这孩子也是谦虚。”

素问并不在意:“都是小事儿罢了。也要她自己坚强,我没有必要太过居功。”

她这般淡然,六王妃也笑了起来,“二嫂还言道过,定然要好生来感谢你一下。”

阿屏插嘴:“王妃,外面都说,表小姐状况不好,千钧一发之际,咱们世子妃一针刺了下去,瞬间就好了呢!”

噗,素问直接笑了出来,她无奈道:“我是神仙么?直接一针下去人就好了。外面都是以讹传讹罢了。”

六王妃也是跟着笑,笑够了,言道:“其实,这事儿传出来并不好。”

呃?阿瑾不懂的看向了六王妃,六王妃收起笑意,“我怕的是,有些人有个大小病痛就要找来了。都是亲戚,拒绝不好,不拒绝,倒是把素问当成了医女。”见几个小丫头不怎么懂,六王妃言道:“你们还小,不懂。如若做的多了,就不稀罕了。自然,我们也不是为了稀罕,只是有些事儿普通大夫能做,还要为了自己心安来找素问,那么除了自己疲累,没有任何作用。”

六王妃经历的事情多,想的也多。

阿瑾仔细想她娘亲的话,觉得说的果然是有几分道理的。

“可是这个口子都开了啊。如若别人找来,例如……例如三王府或者其他人。如若我们拒绝,是不是就得罪人了呢!而且显得不近人情啊!”阿瑾问道。

六王妃沉默下来,半响,她笑了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呃?阿瑾看她娘亲又变了的样子,不解其意。

六王妃微微扬了扬下巴,言道:“凡事儿,总是有你爹在的。”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嫁过来日子不长,但是素问也是理解的。

她也跟着笑,一时间,屋内真是一片欢声笑语。

虽说知道诗蓝没有事儿,但是到底是表姐妹,且关系极好,第二日阿瑾便是到二王府,只是她去的时候并不巧,诗蓝已经睡下,阿瑾看着小不点,感慨他好小好小的一只。

诗蓝的儿子还没有取名字,阿瑾看他这样小,都不敢抱,她犹犹豫豫:“我……能抱他么?”

滢月立时言道:“你不要乱来。”

想到家里的小欢喜和小欢悦都不让阿瑾多抱,滢月的脑子里已经划出了一个等号,阿瑾等于不会抱孩子。

多么可悲的结论,阿瑾眼巴巴的看着孩子,小小软糯的小团子,忍不住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小脸蛋儿。

“他好可爱。”

看阿瑾这般,二王妃也笑了起来:“他现在还小,又是早产,身子骨儿弱,等过几日大一些,你再抱他好不好?”

阿瑾笑了起来:“有了小不点,二伯母说话都温柔了许多呢!”

六王妃听了,锤了她的肩膀一下:“你这个死妮子,胡说什么呢!”

二王妃浑不在意,笑的畅快:“我原本不温柔么?阿瑾这说的可不对哦。”

阿瑾捂脸,一副娇嗔的样子。

六王妃又是一下子:“你都像个驴一样大了。还装小可爱,麻死人了。”

阿瑾默默无语的放下手望天。十分惆怅:“我的人生,咋就这样可怜呢!家庭地位呢!”

噗,大家均是笑了起来。

二王妃言道:“等你将来有了自己的孩子,你也这个样子啊。”停顿一下,二王妃笑的厉害,“等明年的这个时候,你就要出嫁了啊!说起来,想想时间过得也是快,去年的这个时候,滢月还没定亲呢!现在马上竟然也就要成亲了。”

滢月一点都不害羞,她这典型是和阿瑾学坏了啊。

小姑娘掰着手指言道:“我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只等着成亲了。”

二王妃笑了起来,她原本就十分希望能有个贴心的小姑娘,也一直很羡慕六王妃能有两个这样好的女儿,可是现在想想,又觉得还好自己没有女儿,如若自己有个女儿,女儿嫁人的时候,她一定会哭死。

“你看看,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女孩子家家的。“六王妃叱道。

滢月理所当然:“二伯母又不是外人。”

阿瑾在一旁附和:“姐姐说的对。”

二王妃顿时笑了起来:“对,二伯母不是外人。你们想怎么样说都可以。二伯母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哦!”

阿瑾故作天真的瞪大了眼睛,问道:“那二伯母,以后我和傅时寒打架,你也会帮我的对不对?”

二王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时寒哪里敢欺负你。”

阿瑾继续小天真一般绞着手帕,言道:“他不会欺负我,我会欺负他啊!”

噗!

连六王妃都觉得,自己简直是看不出去了。阿瑾,你这样真的好么?

阿瑾这样,六王妃收拾东西,大家不解其意,六王妃认真言道:“我得赶紧给她带回去,不然实在是太丢人了……”

阿瑾顿时脸色爆红!

娘亲,你肿么可以拆我的台?

阿瑾:“呜呜,娘亲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二伯母,你要给我做主啊……”

房间内顿时又传出一阵笑声……

只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二王府喜得麟儿高兴的不得了。可是旁人却不是如此想,四王爷近来总是走“别人高兴他生气”路线,原本抓住了齐王爷和傅家的把柄,他心情还是很好的,但是不知怎么的,他总是心里有几分隐隐的不安。

说不清楚。可是这种感觉又在。

四王爷将万三唤了过来,焦躁问道:“我答应给齐王爷和傅家五天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四天。你觉得,事情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齐王爷的人杀了他的儿子,万三恨不得将此人千刀万剐,可是这个时候偏是要故作淡然。只能将那仇恨放在内心深处。

“其实我开始就觉得,听齐王爷的话给他们五天时间有些不妥当。只是王爷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我们就没有反悔了,已经等了这么多天,也不差一天的功夫。王爷明日见齐王爷的时候,一定要坚定。”

这一点,四王爷是知道的。

“本王自然不会给他们更多的选择,他们唯一能做到,就是跟在我的身边,辅佐我上位。父皇看好的是老二,这点我清楚,实在不行,我倒是觉得,不如……”四王爷剩下的话隐在了口中。可万三懂了。

万三迟疑了一下,言道:“属下倒是觉得,不到最后一步,切不能如此,名不正言不顺,难免被人诟病。”

四王爷冷笑:“成者王败者寇。就算诟病又如何,想找茬儿,杀了便是。”

想到自己可能黄袍加身,四王爷恨恨言道:“我一定要杀了老六。沈美芙是我的。”

万三暗了暗眼神,藏下了眼里的鄙夷。

“此事是本王这辈子最大的意难平,我必然要得偿所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