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6|第 17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6|第 176 章(1 / 1)

齐王爷其实很不明白,他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如斯地步,可是纵然如此,他还是亲自到门口将接了“六王爷”。

而门口,六王爷和傅将军正在大眼瞪小眼,两人都颇为气愤。

傅将军气愤是因为六王爷一直在针对他,就连现在也是如此,而六王爷则是一脸“我是最好的,我是无辜的,你这个人吃屎的”的混不吝相。

“两位里面请。”齐王爷带着笑容迎了出来。

而六王爷见了他,立刻冲了上来:“小沐沐。”

赵沐囧了一下,随即微笑:“呃……这个名字……”

还不等说出拒绝的话,六王爷便是已经大步向前了。傅将军黑着脸站在门口,要走不走的。赵沐望向了傅将军,微笑:“不知傅将军找我,不如到宅内一叙。”

说实话,傅将军也知道自己这个时间过来齐王府不好,可是越是藏着掖着的来,越是会让四王府那边盯上,倒是不是直率一些。可是谁知,竟是碰到了六王爷。对这个人,傅将军真是无语问苍天。

你说他坏吧,他还真不是,可是你说他不坏,他是真气人,有个词儿怎么说的,哦对,就是癞蛤蟆,癞蛤蟆上脚背,不咬人膈应人,真的就是这样。

傅将军黑着一张脸进门,就见六王爷已经坐在了厅里,六王爷见他进来,狠狠地“哼”了一声,别开了头,真是嫌弃的不要不要的。

自从上次在虞家闹了一番,六王爷每次看见傅将军都表现的十分不友好,当然,傅将军也不怎么搭理他。

今日是因为傅将军心情实在不好,如若不然,他断然不会搭理六王爷。

可是更大的问题是,六王爷在,他很多话,也没法和齐王爷说了,所以说这次出门,十分失败。

“小沐沐,我有话和你説,你让这人赶紧给我走,看见他我心情不好。”六王爷指着傅将军,怒道。

傅将军被人家点名说,也觉得面子上下不来,立时就起身要走,看他这般,齐王爷扶额:“何必呢?六王爷不过是开玩笑的,傅将军莫要与六哥一般见识。”

傅将军冷笑:“我看有些人,是成心找茬儿罢了。”

六王爷瞪着他,言道:“成心找茬儿,我倒是觉得你……”停顿了一下,六王爷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再说话。

六王爷这人说话一贯是口无遮拦,这次竟然能够自己停下来,倒是让两人颇为吃惊,要知道,多么下作的话,这位都是说过的。

看他这般,齐王爷和傅将军对视一眼,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确实,今天的六王爷,表现的确实有点奇怪。

“小沐沐,你来书房,我有话跟你单独说。“六王爷如此言道。

赵沐一愣,随即望向了傅将军,他尴尬笑:“六哥有事儿?我……“

不待说完,赵沐就被六王爷拉着走。其实说起来,皇上的儿子也不算多,只六个而已,大皇子年少早殇,因此也只五个儿子。作为最小的儿子,六王爷并不怎么受宠,下面也没啥弟弟,如此一来,倒是对赵沐这个堂弟不错了。很多小事儿上,也算是站在他这边。毕竟,他们都是和皇位没啥关系的人。而且六王爷十分喜欢齐王爷赵沐对人生的态度。享乐主义啊!至于说前几日,前些日子不怎么爱搭理他,也是因为他纳了苏柔为妾。

今日这样突兀的过来。表现又有些奇怪。

齐王爷被六王爷拉着走,傅将军也不好继续坐下去了,直接便是起身言道:“既然你今日有事儿,我改日再来。”

齐王爷也不能当着六王爷的面儿和傅将军商量对策,自然言道:“那既然如此,您慢走。”

并不留人。

傅将军一拂袖,径自离开。

看傅将军走了,六王爷贼眉鼠眼的四下看,看够了,低声言道:“你将这些丫鬟什么的都遣下去,我有话和你说。”

齐王爷一怔,随即照做。

待到无人,六王爷痛心疾首,“赵沐,你是猪吗?”

赵沐不解,他带着笑容问道:“六哥怎么会说起这个了?不知我怎么得罪了六哥。”

他还什么都不知道!看他这般无辜的样子,齐王爷觉得自己简直是要被此人气死。怎么就那么蠢呢!

他低声:“你怎么得罪我,你啥时候得罪我了。我都不稀个说你,你说你是不是傻到极点了。”

赵沐越发的觉得不解。

六王爷看他这般,狠狠的踹了赵沐一脚,赵沐:“……”这是闹哪样儿?

“你和傅将军是表兄弟,你娘老王妃是傅家的姑奶奶,对不对?”六王爷问道。

赵沐顿时惊讶的呆住,他看着六王爷,脸上的笑容崩塌,他问道:“六、六哥如何知晓此事?”

如若这事儿连六王爷都知道了,那还有谁不知道,至于说六王爷这个大嘴巴……赵沐缓了好半响,总算勉强平复了心情,他问道:“六哥,六哥是如何知道这件事儿的?”

六王爷冷哼一声。

齐王爷继续追问:“六哥告诉别人了么?”

六王爷戳他:“我告诉别人,我是傻子么,我就能告诉别人,我告诉了别人,你还要不要活了?”

齐王爷听到这样的答案并没有轻松几分,他深深吸气,言道:“六哥,为什么你们都会知道?”其实齐王爷第一反应就是要隐瞒,可是想着,既然六王爷能来问,那么就必然是知道一二的,如此一来,倒是不如快些问出来这事儿是怎么回事儿。

他迟疑一下问道:“可是谨言知道了?还是说……”齐王爷霍然想到一个人选:“傅时寒说的?”

谨言的不该知道这件事儿,如若说有一个人告诉了六王爷,那应该是傅时寒,对,最有可能知道的,是傅时寒。

六王爷听了齐王爷的话,也大惊:“你怎么知道是傅时寒说的?”

果然是他!

齐王爷:“我原本以为,这个秘密不会有人知晓,但是现在看来,真是就怕昭告天下了。想来也是可笑至极。”

齐王爷如此落寞,六王爷又觉得于心不忍了,他低语:“你呀,你说你知道了这样大的事儿,你怎么就不知道赶紧面圣呢!”

齐王爷变了脸色:“皇上,他老人家知道了这一点?”仔细想想,越发觉得这事儿有可能。难不成,傅时寒是从皇上那里得知这一点的?仔细想想,也未必不可能。要知道,傅时寒主要负责皇上身边的所有文书处理,皇上的事情,傅时寒鲜少有不知道的。

这也是二王爷越发得意的缘由。

傅时寒对二王爷的帮衬,是明晃晃不防着任何人的。

“我听着傅时寒的意思,大概就是这样,他也不是告诉我的。我偷听到的。”六王爷鼻孔出气,“我听时寒和谨言交流的,好像是说父皇知道了这件事儿。不过,哎小沐沐,你说父皇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说出来呢!而是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为啥啊!还有,这事儿和老四有什么关系啊!我还隐约听到他们提到老四了呢!”

六王爷眨巴大眼睛。

六王爷说的似是而非,可是赵沐的内心却惊起了惊涛骇浪,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六王爷。想想如果皇上知道了这件事儿,代表什么。

“小沐沐!”

赵沐扶着椅子坐下,他呆滞了许久,言道:“六哥,你让我好好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六王爷咿呀了一下,言道:“要不你主动去和父皇说吧。你主动和父皇说了,总归说明你是无辜的。再说,你当年是一个孩子,也左右不了什么。就算你娘是傅家的姑奶奶,那又怎么样呢,你依旧是皇叔的儿子!父皇兄弟少,与皇叔关系最好,也很疼你,如果你去和父皇实话实说,我觉得父皇不会怪你的。你看我不就是么?我三番四次的闯祸,可是父皇虽然嘴上骂我,实际上也没做啥。他那么疼你,比疼我还疼你,你不会有事儿的。”

说到最后,六王爷有几分嫉妒:“你说到底谁是父皇的亲儿子啊,他怎么就能那么疼你呢!哼(ˉ(∞)ˉ)唧!”

这个时候,六王爷犯病儿也没啥人理他了。齐王爷已经陷入了极端的思绪之中。他想的太多了,如若这件事儿真的被皇上知道,皇上不动作是为什么,是在……是在等他们的决定,等着看他们的做法?

这么想着,齐王爷越发的觉得这件事儿不好了。

他看着六王爷,认真问道:“那么,时寒和谨言是什么样的想法?”

六王爷翻白眼:“我上哪儿知道啊。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是个什么想法。我偷听,知道什么是偷听么?就是墙角地下听。真是的,你这边都一脑门子粑粑了。你还和傅将军交流呢。我刚才就是故意要给他气走的啊,他倒好,没眼力见儿的玩意儿还跟了进来。怪不得时寒不待见他这个爹,简直是脑残。”

六王爷越说越生气,继续言道:“你说你,这个时候,还不赶紧避嫌么,你说你们俩怎么还这样见面。你们怎么不上大街上唠嗑?”他充满了鄙夷。

齐王爷认真:“六哥,谢谢你。”不管六王爷说的好不好听,他都是为了他好,这点齐王爷是知道的,想到这里他更加真诚:“真的谢谢你。”

六王爷捶他:“你就别谢我了,赶紧想想该是怎么办吧!”

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谢他,这脑子不是有包么?

六王爷如此,齐王爷沉默起来,他需要想想,真的需要好好想想。

“我……”六王爷寻思寻思,言道:“我这可告诉你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实在不行,就直接和父皇坦白得了,坦白了才不会有问题,不然你说你这可咋办,难道还越陷越深?”

齐王爷颔首。

“我知道。”

六王爷这人也坐不住,既然都告诉了齐王爷,他便是也不在齐王府多待了,“行了,我走了,也不在你这儿转悠了,你自己好好琢磨哈,可不能做自己作死。”

言罢,六王爷起身离开。

赵沐就要相送,六王爷拒绝:“你可拉倒吧!”

等出了齐王府,他哒哒的转悠了回去。

而等他走了,赵沐仍是没从震惊中惊醒,他思考了一下,几乎没有迟疑的便是装扮了一下,悄然的从后门出来,奔着傅家而去……

赵沐翻墙进了傅家的后院,左右闪躲,来到书房,而此时傅老将军正在和傅将军叙话。

傅将军本也是不想告知自己父亲,可是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不说,傅老将军本也就知道这层关系,听闻此事已经被四王爷知晓并且要挟,恨铁不成钢,“是不是你去见了沐儿,如若不是你去见沐儿,怎么会引人怀疑,我就不信,不怀疑的情况下,他就会派人去瓦剌调查。”

“咚咚!”

傅将军还不待回答,就听有人敲门。

“是我!”

声音传来,傅老将军一下子就愣住,随即快言:“进来。”

赵沐迅速的闪进门,傅将军蹙眉:“你怎么过来了?”

他也不过是刚回府多久。

赵沐脸色难看的不能自持,“刚才六王爷过来是为了帮我。”

赵沐将刚才发生是事情悉数告知了傅老将军,言罢,蹙眉言道:“这件事,到底该如何是好?”

傅老将军也沉默下来,他原本以为,这件事儿会成为一个秘密,一个永远都不会有人说出来的秘密。而随着他妹妹的的过世,他更是以为这事儿再也不会有人提起,可是现在事情竟是变成了这般。

傅老将军一直沉默,傅将军和赵沐也不知如何是好。

许久,傅老将军问道:“这件事儿,六王爷是这样告诉你的?”

赵沐颔首:“六哥小时候就待我极好,我相信他是不会害我的。”

六王爷自然不会害他,准确的说,六王爷除了能干出什么泼大粪,泼黑狗血,别的事儿也干不出来。他这样的性格,也不会害任何人。

“时寒从皇上那里知道这件事儿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会让六王爷听到,要知道,六王爷这个人并不靠谱。而时寒那般的小心谨慎,我从来不相信,他会无所顾忌的说话。”傅老将军想了想,如此言道。

“那您的意思是?”

“会不会、会不会被六王爷听到这件事儿本身就是时寒算计好的?”傅老将军言道:“他不能直接与我们言明皇上知晓这件事儿,所以他要借助外力。再怎么说,时寒都是傅家的人,他就算是嘴上说的狠,可内心是否如此,并不可知。也许他只是表面上故作如此?他自小就与六王府交好,他该是知道六王爷的性情,如果知道六王爷一定会告知沐儿,而沐儿与我们也会商量,那么他做这一切,就是显而易见了。”

傅将军话里有着几分惊喜:“时寒其实并不怪我们,他想告诉我们一切,但是却不能直言?”

傅老将军颔首,他就是这么个意思。

“可也不对,如若六王爷说出去了呢,他这人可是一贯的大嘴巴。连傅时寒和嘉和郡主成亲的事儿,还没敲定呢,他就已经说的人尽皆知了。”

傅老将军还是愿意将事情往好的方向看,“可是事实上,六王爷并没有说的人尽皆知,不仅没有说的人尽皆和,还告诉了赵沐真相。并且企图用插科打诨赶走你。可见,六王爷虽然糊涂,但是也不是脑子不清楚到傻。”

一时间,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

不过虽然沉默,虽然经历了这么大的危机,可是傅老将军和傅将军两人心情倒是不错。在他们看来,时寒能够为他们着想,不管是怎么表现,都是好的。

傅老将军言道:“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想,时寒是不是真的这么恨我们家。原本我以为是的,特别你娘死的时候,时寒那样的表现,我觉得,时寒真是恨毒了我们。可是,后来我越想越觉得,时寒那样聪明,如今能够不凭借任何人走到这样的位置,能够成为皇上的心腹。他会不会是那么极端的一个人。他做的很多事儿都告诉我,他不是一个那样极端的人,既然不是,表现的那样愤慨,是不是本身也有他自己的含义?”

停顿一下,傅老将军言道:“例如:他这样做是为了给皇上看。又例如,他这样做是为了不丁忧……”

傅将军和赵沐都沉默下来。

“既然六王爷那般言道,他希望的是你能够和皇上直言,那么,我建议,进宫和皇上坦白。”

赵沐惊疑不定的抬头:“坦白?如若真的坦白,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根本就不可知。”

“可是你忘记六王爷的话了么?他说,皇上是个心软的人。赵沐,这件事儿,并不是要你自己承担,我们父子与你一起。你是我的外甥,我不会让你自己一个人一力承担。”傅老将军起身:“我想,我这把老骨头在皇上那里还是有几分面子的。”

赵沐没有言道更多。

傅老将军仔细想了想,继续言道:“不过,我们也不能全然的坐以待毙,既然四王爷愿意找事儿,他想着利用我们,那么我们便是也可以反击与他。你要知道,平复一个矛盾点最快的方法就是制造一个新的矛盾点。”

傅老将军意味深长:“为了避免时间太长夜长梦多,今晚我们进宫。当然,这事儿万不能让四王爷察觉一二……”

……………………………………………………………………………………………………

六王府。

六王爷笑容满面的回府,等进了门,便是抓住门房问道:“傅时寒来了么?”

门房立时回到:“在的。”

六王爷跐溜到阿瑾的院子,就见傅时寒正在院子里和阿瑾踢毽子,六王爷见他们过得十分快活,感慨:“人家在外面奔波,你们倒好,玩儿的倒是快活。”

这带着酸气儿的语气简直是不忍直视。

阿瑾将毽子拎在手里,笑眯眯言道:“父王,你干嘛了啊?”天真的问道。

六王爷立时挺胸:“我做了一件大事儿。”随即看向了傅时寒,言道:“说好的东西呢?”

时寒微笑:“我自然不会食言。”

阿瑾看看这个,瞅瞅那个,表示自己不解:“你们啥意思啊,我咋不知道呢?”

六王爷就是这样的人,人家啥也不知道,而他一切都尽在掌握,心中就得意了。

“你当然是不知道了,这样大的事儿,哪能让你知道,啧啧!哈哈哈!”言罢,为了表现自己的高冷,六王爷一甩头,哒哒走了。

阿瑾看他爹的背影,默默的望向了时寒,无语,半响,她言道:“我这配合的不错吧?”

时寒微笑:“阿瑾真是太贴心了。”

阿瑾撇嘴:“你这又糊弄我爹什么了。把我爹当枪使可不怎么好。”

时寒摇头:“我哪里敢。只不过……只不过是做了点很有意思的小事儿。我想,你娘过几天应该能心情不错。”

阿瑾立刻就明白了,“你要对四王爷动手?”

时寒再次摇头,他十分认真:“阿瑾,你误解我了哦,我一定要告诉你,不是我要对四王爷动手,而是你皇爷爷要对四王爷动手,这件事儿,可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至于说你爹,我更是没有拿你爹当枪使,我这是给你爹一个好好表现的机会。兄友弟恭什么的,不是很好么?想来齐王爷是会感激你父王的。我这不是坑他,而是帮他拉好感度。”

阿瑾呵呵冷笑:“拉不拉好感度,又能怎样!”

时寒笑了起来:“所有的事情,讲究个循序渐进。齐王爷要争夺皇位,傅家对不起我娘,我自然是不乐意见他们鼎盛,可是,我还是有个轻重缓急的。而且我想,按照傅老将军的性格,他八成还会觉得,我是帮着他们的,我是想要让他们没事儿的。”

阿瑾不可置信的看着时寒:“你有点自恋了吧?”

时寒摇头:“不,恰恰不是。如果我没有猜错,今晚,宫里该是有大事儿发生了。”

阿瑾咬唇:“可就算是他们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皇爷爷也未必就会对四王爷做什么啊!又不关他的事儿。”

时寒摊手,他表情十分的嘲讽:“不,会的。你且看着吧。”

阿瑾斜睨他:“你能不能不要表现的这样高深啊。我觉得很不习惯耶!”

时寒笑了起来,他捉住了阿瑾的手,阿瑾推拒了两下,被他握住。时寒捏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儿,言道:“按照正常的做法,他会把四王爷拉出来溜的。这道理太过浅显不过,而四王爷自己又是一身的狗粑粑,想要对付他,太容易了。”

阿瑾顿时笑了起来,她戳时寒言道:“你说话好粗俗,你和我父王一样说话,嘤嘤,好没品位。”

时寒挑眉:“品位这种东西,装一装总是会有的,偶尔实实在在的也挺好。再说,我说的都是实在的话啊!”

时寒觉得,自己风雅一些,阿瑾说他装模作样;而实在的言道,她又笑话他没品位。做人真是太难了。

时寒惆怅的望天。

阿瑾看时寒这一出儿,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感慨言道:“我这不是为了纠正你么?你跟我说话自然是怎么都好。但是如若跟别人说话也这样呢!多丢人啊。我这是为了你好啊!“阿瑾语重心长。

看她这样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儿,时寒笑了起来,他揉着阿瑾的发,言道:“阿瑾真好看。”

阿瑾:“你太讨厌啦!”

时寒更加惆怅:“我夸奖你,难道都不可以么?”

阿瑾笑眯眯:“我是超级无敌大美女,这事儿需要格外的说么?理所当然啊,说理所当然的事情,我自然是要说你讨厌啦!”

时寒:“……”

阿瑾,其实你真的有点像你父王,你知道么?

阿瑾笑眯眯,她松开时寒的手,扯着自己的小裙子转圈圈,“有没有觉得像是一个小仙子一样?”

时寒:“呕!”

阿瑾指控脸:“嗬!你有喜了!”

扑通!

一声摔倒的声音传来,谨言发誓,自己不是故意偷听,他只是走到了这里,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为什么?

阿瑾惊讶的回头,就看见她哥哥摔倒在那里,她连忙冲了上去,扶起谨言。

“哥哥,你要不要紧?”

谨言起来,无语的看着阿瑾,阿瑾顶无辜呢。她对手指言道:“哥哥是不是有点骨质疏松啊。该补钙的。”

谨言:“你说啥?”完全没听明白。

阿瑾嘿嘿的笑:“就是,哥哥该吃点补药啊,这样就摔倒了,也太吓人了啊!”

谨言一头黑线的看着阿瑾,好半响,他低低言道:“我这是为啥摔倒,你不知道么?”

阿瑾无辜状,“我不知道啊!”

谨言:“呵呵哒!”

这个颠倒黑白的死丫头。

时寒见兄妹俩大眼瞪小眼,言道:“你们兄妹俩也别闹了。谨言你要不要紧?”

时寒上下打量谨言,见他无事,放下心来,“正好你过来,如若你不过来,待会儿我也是要去找你的。”

谨言长长的“哦”了一声,“我以为,你们俩没事儿耍花腔更重要过和我讨论正事儿。”

时寒浅浅的笑:“怎么会!”

谨言:“呵呵!”

阿瑾觉得,她哥哥有点不友好,你看,总是这样呵呵笑,摆明了是不友好啊!呜呜呜,亲哥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是为哪般。

“哥哥,快来坐。我和你说啊,傅时寒和我说……”阿瑾叽叽喳喳。

谨言见阿瑾这般模样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傅时寒说……傅时寒说……傅时寒说……你能不能自己有点见地?啥事儿都是人家说。”

阿瑾扁嘴:“哥哥都不喜欢我了。”

谨言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不闹了,你和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阿瑾这才打起了精神……

……………………………………………………………………………………………………

皇上看着跪在下首的三人,整个人十分的平静,他并不言语。只是看着他们。

傅老将军跪在那里,言道:“一切都是微臣的错,是微臣将此事瞒了下来,微臣愿意一死以偿欺君之罪。只是,这件事儿,齐王爷是无辜的。他并不知道事情的发展,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了一切。”

皇帝看着他,声音没有什么波澜:“既然不想说,今日为何又要说呢?”

傅老将军迟疑了一下,言道:“微臣原本是想将这个秘密藏在心里,一辈子都不说出来。只是,现在很多事情致使老臣不能不说。”

皇帝“哦”了一声,微微眯眼。

看他这般,分明就是知道了一切,想到此,傅老将军想,时寒果然没有骗他们,皇上已经知道这件事儿了。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事情致使你今日必须要说出来。”皇上的语气还是平静无波。

傅老将军也是不骄不躁,他言道:“因为四王爷知道了这件事儿。四王爷用此事作为要挟,逼迫我们傅家调动傅家军的势力为他争夺皇位。同时,也要齐王爷站在他这一边扶植他上位。”

傅老将军并未言道更多,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他的意思很浅显,那就是,四王爷企图逼宫。

皇帝这个时候终于挑眉,他看傅老将军,问道:“你的意思是,老四要造反。”

傅老将军立时:“不是!老臣没有这个意思,老臣的意思是……四王爷许是有别的打算。不管什么时候,忠君爱国,该是忠于什么人老臣还是懂的。”

听到这里,皇帝冷笑起来,他望向了齐王爷,问道:“你又是如何看到这件事儿。知道了这么久,你就不想告诉朕?还是说,你是被你四哥逼的走投无路了,才想起来找朕解决?朕是你的伯父,自你小时候以来,朕自认为待你比亲生儿子还好,你就不能信任朕?”

齐王爷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想到之前他们商量的话,齐王爷抬头,认真:“不管我母亲是谁,我的父亲是齐王爷,我是您的侄子。我娘亲当年是因为失忆才被人骗了。她不是存心的,等她想起一切,也已经造成了这样的事实。她不敢多言其他的。要知道,这事儿牵连太广了。其实,这次我也想自己处理好的,得知四哥差人去瓦剌调查,我曾经在路上阻杀过四哥的心腹万三。只是,并没有成功!现在四哥步步紧逼,我必须见您。”

皇帝静静的看着他们,终于叹息一声:“沐儿,你……”

………………………………………………………………………………………………………

深更半夜的,时寒刚准备休息,就听皇上差人过来唤他进宫。

傅时寒冷笑了一声,换了身衣服便是出门。

待到进了宫,果不其然,该在的人都在,时寒目不斜视的请安,之后立在了一边儿,也不多问。

皇帝言道:“时寒,叫你来,是为了调查老四,不知,你愿不愿意接手此事?”

皇帝刚问完,就听时寒清冷的言道:“不愿意。”

这样的不客气,真是……太直接了!

傅家父子与齐王爷都没有想到,他竟是会如此的直接。

傅时寒面不改色,他解释道:“微臣并不愿意。原因有二,一则,我自然是想着姨夫,不管调查出什么,许都有人觉得,我是有所偏颇的。二则,我明年成亲,如今正在修葺房子,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调查四王爷的事儿。”

皇上听了,直接被气笑了,他冷着脸言道:“你倒是还挺有理。”

时寒认真:“我是为了大家好。我死不待见四王爷,如若我来调查,必然要将他们家深挖三尺,就连小妾偷人这样的事儿,我怕是都要挖出来大肆宣扬一番,如此就不太好了。还是让比较客观又公正廉明的人来调查吧。不如,您用傅将军?我想他倒是合适的人选。”

这话一出,傅将军的脸啊,青一阵,白一阵的。

这不是讽刺人么?

皇上呵斥:“你好好说话,朕就问你做不做,不是让你提供人选。”

时寒“哦”了一声,解释:“那我不!”

“呵呵,呵呵呵!傅时寒,你还真是好啊!”皇帝真是对这个小子无语了。

时寒抬头,面带微笑:“我的身份,真的不太合适。”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