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4|第 17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4|第 174 章(1 / 1)

阿瑾同意要和傅时寒成亲,这点谁都想不到,虽然已经想到两人关系极好,但是若说是这么早成亲,倒是让人觉得诧异了,要知道,之前皇上就言道过,阿瑾年纪还小,不急。既然是不急,自然不会这么早成亲,而且,按照滢月的年纪,阿瑾这个时候成亲确实有点早,所以甫一传出一点点这个风声,大家都十分震惊。

而现在当事人傅时寒正在六王府与六王妃及阿瑾沟通这件事儿。至于传出消息的,呵呵哒,不是别人,正是六王爷是也。

六王爷觉得自己顶无辜的啊,他说的都是实话咧。

这个时候时寒他们还不知道,六王爷已经在外面嘚吧嘚吧了。

时寒微笑:“既然如此,我便进宫与皇上禀明,待嘉祥郡主成亲之后,我便是与阿瑾成亲。”

想到能早早的和阿瑾成亲,时寒也觉得心情十分的愉悦:“呃,我大抵该让姨丈和姨母过来谈吧?”

这个时候他总算想起来,成亲这事儿,可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决定的,这根本就不可能。

六王妃含笑点头:“确实。”

阿瑾俏丽的歪头看傅时寒,问道:“你是不是紧张吖?”

现在的傅时寒,一点都不是平时的傅时寒,不是紧张又是怎样呢?阿瑾突然就觉得很好笑,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该紧张的人,毕竟,要嫁人的是她啊。但是现在看来,事情真的不是如此哦,傅时寒也紧张呢,如若不紧张,他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时寒摇头言道:“我怎么会紧张呢!”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俏皮的言道:“是哦,你不紧张,你不紧张,干嘛一个劲儿的喝水么!”停顿了一下,阿瑾笑眯眯的拆穿了他,“呃,已经是第五杯了哦!”

六王妃顿时掩嘴笑了起来,她也曾经年轻过,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

时寒就要反驳,不过仔细一想,自己可不就是十分的紧张么?人家也没说错,这样想着,他笑了起来,笑够了,言道:“阿瑾真是太了解我了。可是我紧张不是很正常的么?我很担心阿瑾不能给我幸福呢!”他眨眼,全然不顾六王妃也在,调戏阿瑾言道。

阿瑾顿时囧哒哒,这样当着人家娘亲的面调戏人家闺女,真的不会被打死么?这个孩子真是一个妥妥的熊孩子啊!

阿瑾如此想到,随即抬起了时寒的下巴:“如若你好好表现,我是不会抛弃你哒!”

“嘤嘤,人家会好好表现的。”

这二人倒是演上瘾了。

六王妃看了,只觉得一脑门子黑线,她感慨言道:“你们能不能靠谱一点?”

阿瑾无辜道:“我一直都很靠谱啊,傅时寒自己说她担心的啊,他既然担心,我总是要让他知道,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阿瑾这般,简直让六王妃叹为观止,他家闺女,果然是不同寻常。

“行了吧,你和时寒,你们两个都给我正常点,当我不存在么?”六王妃叹息。

阿瑾又要反驳,然话还没说出口,就听林嬷嬷在门口禀道:“启禀王妃,宫里来人了,说是让您和嘉和郡主进宫。”

六王妃诧异,这个时候,宣她进宫作甚?

不过六王妃倒是没有耽搁,立时言道:“走吧!”

林嬷嬷继续:“还有,传旨的小太监说,如若,如若傅公子也在,请他一同进宫。”

阿瑾十分诧异:“皇爷爷怎么知道傅时寒在这里啊,难不成,这事儿还和他有关系?”想到这里,阿瑾挑眉言道:“该不会,皇爷爷知道我打算和傅时寒成亲,要兴师问罪了吧?”

六王妃白她一眼,阿瑾默默想,自从有了会拍马屁的女婿,女儿什么的,都是浮云。

“你这话,说的十分不对。这里可不好用兴师问罪这个词儿,这词儿用在这里也不合适啊!如若传了出去,让旁人听见了,还以为我们家如何,你这丫头,能不能稍微上点心。再说,你这刚做的决定,你皇爷爷怎么就会知道?”

阿瑾吐舌头,对于阿瑾卖萌的举动,六王妃表示,自己不买!

时寒默默的垂首,修长的食指轻轻划着桌面,只略一思索便是笑了出来,这样的傅时寒让阿瑾觉得毛毛的,她问道:“你干嘛这样神秘莫测的笑啊!难不成,你知道皇爷爷为什么找我们?”

时寒认真问道:“你父王呢?”

阿瑾“咦”了一声,随即恍然,她无奈又惆怅的望天:“一定是我父王和皇爷爷说的,嘤哒!”

几人也不磨蹭,立时进宫,果不其然,待到来了御书房,就见六王爷狗腿的再给皇帝捏肩膀!阿瑾看了,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不是她的拍马专利么?怎么会被她父王抢走呢,这年头,拍马屁也不容易啊!

请安之后,阿瑾笑眯眯的站在了傅时寒的身后。

皇帝见她鬼鬼祟祟的小模样儿,忍不住言道:“阿瑾,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告诉皇爷爷?”

阿瑾率先被点名,她探出头,笑盈盈:“没有啊,不过我没有,傅时寒有的。”

这招叫做……祸水东引。

呵呵哒,祸水东引!

傅时寒面色十分温柔,被阿瑾点名,他直接跪下:“微臣恳请皇上让微臣与阿瑾尽早成亲。”

就是这么直白!

阿瑾退后一步,又站在了六王妃的身边,面上的表情是“我和傅时寒不熟,我都听皇爷爷”的即视感。

见她如此贼头贼脑,皇帝忍不住破功,直接便是笑了出来,他叹息言道:“什么事儿都是你弄出来的,现在你倒是一副不关你事儿的表情。可怜时寒这孩子,直接冲到了最前边。”

阿瑾捂脸:“我恨嫁嘛!”

噗!他们忍不住都笑了出来。

六王爷言道:“我家阿瑾赶紧嫁了,也是还是好事儿啊!”他欢快的给皇上捏肩膀,捏捏捏!

皇帝看这一家人,只觉得无比的温馨,虽然老六十分不靠谱,可是六王府确实几个王府中最和谐的。不管是上上下下,都俱是有样子,就连六王妃都是个不善妒又有自己主意的。

大抵也正是因此,六王府的几个孩子都颇为懂事儿。

“你年纪这样小,莫要胡言。只是……你做了这样的决定却没有告诉皇爷爷,皇爷爷很伤心。”皇帝语气有几分哀伤,阿瑾可是他最疼爱的小孙女儿。

阿瑾连忙:“如果不是我父王这个大嘴巴,您等下就要知道了哦。要知道,我这前几天才和我父王娘亲讨论完呢!这不,刚找了傅时寒,他也只比您早知道那么一丢丢!不是不想提前告诉您的,是我一直都在反反复复的犹豫啊!”

阿瑾对手指,实话实说:“我的心情很奇怪啦,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会犹豫,到底是早早成亲比较好,还是等一等。照我看,不需要成亲那么早的,但是我很可怜傅时寒的吖?”

皇帝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丫头,还可怜傅时寒,时寒,你也起来吧。朕是看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你说话的份儿,你都是听人家的安排。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姑娘安排,啧啧。”

说到最后,倒是有点吐槽之意了。

只是时寒浑不在意,他微笑言道:“能够和阿瑾成亲,是我一直以来的期盼。只要她做了决定,我自然是百分之百的响应。”

时寒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可是正是正是因此,让皇上更加的看好他。本就是十分喜欢又看着长得一个孩子,得知这个孩子厚道懂事儿,皇帝自然是十分暖心。

“朕知道你是好孩子。快起来。”

时寒起身,阿瑾瞄他一眼,没说啥。

“那阿瑾你来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皇帝再次问道。

阿瑾快乐的接话:“傅时寒住到我家,也没什么需要安排的啊!”

皇帝:“……”

“傅时寒说过哒,如果我们成亲,他就带着自己的全部家产住到我家,皇爷爷,你觉得棒不棒?哈哈哈!”阿瑾觉得这样好赞!她喜欢的人,都可以住在一起了。

“胡闹!”阿瑾的话并没有引得皇帝的共鸣,他看阿瑾,微微叹息,真是个小孩儿啊!

“这样时寒不是相当于入赘到你们家么?这说出来,像话么?阿瑾是个小姑娘不懂事儿,你们做父母的竟是也不懂事儿么?”皇帝斥责六王爷和六王妃。

两人沉默不言语。

“朕知晓你们不愿意让自家闺女嫁出去,想一辈子都在身边,可是你们也该为时寒想一想,他这样总归不好。”皇帝语重心长,“如若都像你们这样,那谁家也不用嫁姑娘了。”

时寒禀道:“回皇上,其实,微臣是无所谓的。入赘什么的,都是有文书的,我只是住到六王府,算不得。”

皇帝恨铁不成钢,他这是他着想,这厮倒是还觉得无所谓,真是个愚蠢的,果然是只要一牵扯到阿瑾,他的脑子就不好用了么?

想到此,皇上言道:“那也不行,你什么都无所谓,你就不想想别人会不会因此而看不起你?傅时寒,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你和阿瑾两个人,朕这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现在不了解,以后是会了解的。”

停顿一下,皇上仔细思考起来,想了想之后,他再次言道:“六王府旁边的就是陈府。陈老大人近来一直都言称要告老还乡,朕看着,他也是心意已决,如若他告老还乡,宅子便是空了下来,由朕来和他交涉。之后朕会将这房子赐予时寒,时寒你按照你和阿瑾的喜好重新修葺。到时候作为你们成亲之后的住处。如此你们看着可好?”

阿瑾“咦”了一声,随即望向了时寒。

时寒面带微笑:“一切都听皇上您的。”

陈府就在六王妃的右侧,如若真是住在了那里,倒也是好的。

皇上这样安排,其实也是为他们着想,阿瑾并不不识趣儿的人,她笑眯眯:“那我要在两个宅子中间开个小门,然后每天都可以来回串啦!”

皇帝失笑:“当真是个孩子,这样小的孩子,成亲之后可怎么办。时寒你要多包涵阿瑾,好好对她。”

时寒自然:“我会好好疼阿瑾的。”

事情就这样敲定,阿瑾倒是觉得一切都没啥变化,虽然成亲之后她不能继续住在六王府,可是两个宅子紧挨着,如若她给墙壁打通,那么和一家又有什么区别呢?

想到这里,阿瑾笑眯眯:“我可以自己设计么?”

大家均是笑了出来:“自然是可以的。”

阿瑾:“那太好啦!”

皇帝:“照朕来看,陈大人搬走需要一个月,你们重新修葺半年,另外放置半年。婚期不如也定在十月,只是定在明年十月,你们看着如何?”

皇上已经开口,就算是不行也得说行的,众人立刻言称极好。

想到能够亲自布置,阿瑾已经有点等不及了,简直是跃跃欲试。

如此一来,也算是皆大欢喜。

其实怎么住,怎么修葺,这些他都是无所谓的,只要阿瑾能生活的好,那么一切都好,他这般想,别人却是不懂他这心情的。

当然,看到阿瑾笑眯眯的已经开始憧憬怎么来布置他们自己的家,时寒竟是也觉得心里暖暖的。想来,有一个自己的住所,其实也是好的。这般琢磨,他竟是十分的感激皇上,住在哪里,怎么住,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和阿瑾“一同”布置他们的家。是一同布置,这样的心情,竟是觉得分外的喜悦。

待到傍晚回府,时寒并没有与阿瑾他们同行,皇帝还有些公务找他,时寒自然的留了下来。

一家三口出门,六王爷笑嘻嘻的上了马车,“我年纪大了,不适合骑马。”

阿瑾简直觉得自己败给她爹了,他还不足四十,可是却已经要摆出一副我是老爷子的架势了,这样想着,阿瑾默默无语。

前些日子,前些日子不是还整日的带着假发言称自己是年轻人么?现在就年纪大了,果然她爹比女人还难伺候,想到这里,阿瑾叹息。

看来,她爹即便是不来大姨妈,也是喜怒无常的,只是……他怎么就会进宫将自己的决定告诉皇上呢?

(艹皿艹),她以为皇爷爷要生气了呢!当然,结果是好的。

说起来,她爹不管怎么作,结果一般都是好的,这样的体质,也是一般人所不具备的,真是让人羡慕不来啊!

“父王啊!”阿瑾对手指。

六王爷:“你不用感谢我。”

呃……感谢你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啊,我只是想说,您能不能不将咱们家里的事情悉数往外撩?即便是没听说阿瑾也猜测的到,这件事儿必然是全京城都知道了。

她默默的看着六王爷,小眼神飞呀飞,“您还告诉了谁?”

说起这个,六王爷得意了,他挺了挺胸,“艾玛,那我说的人可多了。我今早一出门,直接就奔着傅家去了……”

阿瑾掏耳朵:“谁家?”

六王爷鄙视的瞄了一眼阿瑾,觉得他家闺女真是笨笨的,他认真言道:“就是傅家啊!傅时寒他家,怎么你连他家都不知道了么?这京城里姓傅的人家不多吧?我说闺女啊,你这脑子,一阵阵的真的不好用啊!怎么就没有遗传我的聪明才智呢。不过说起来真是颇为辛酸,咱们家,就你这样的脑子,竟然还算是聪明的了,你哥哥和你姐姐更差,你说你们,咋就不能遗传我呢?”

说完,六王爷看向了六王妃,表情里有几分的不自然。

六王妃默默言道:“你啥意思!”

六王爷觉得,六王妃大概是懂了,他想,自己脑子这样聪明,这样超群,这样特别,为什么三个孩子都一般般呢!那问题一定是不在他身上。

至于在谁身上,这十分显而易见,大概是六王妃这边比较笨,所以综合了孩子们的聪明程度。

想到此,六王爷觉得,自己真是太不容易了。

“我不怪你。”六王爷认真言道。

六王妃盯着他,声音冷飕飕的,她言道:“你什么意思?”

六王爷嘿嘿的笑,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反正都是自己的媳妇儿,太嫌弃她笨也是不好的。

六王爷觉得,真是没有比他更加深明大义的了,这般想着,六王爷讨好的笑:“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六王爷的心思,六王妃看的妥妥的,她咬牙:“我……我才是不和你一般见识。”

和愚蠢的人,绝对没有话说。

想到此,六王妃哼了一声,不搭理六王爷了。

阿瑾瞅瞅这个,瞅瞅那个,觉得自己开启了一个奇怪的模式呢,她爹这是认为自己智商无敌么?是谁给的他这样的自信?是谁,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

六王妃狠狠的用鼻子哼了一声,算是对六王爷的深度鄙夷。

阿瑾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果然她没有猜错,一般人都hold不住她爹这样的性格啊!

见阿瑾笑眯眯,六王爷言道:“我和你说哈,我今早去傅家……”

阿瑾“嗷”了一声,对呀,她爹去傅家了,他去傅家干嘛啊!这不是找茬儿打架么?

六王爷被阿瑾的叫声吓了一跳,随即拍着胸脯言道:“你这真是一点都不斯文,啧啧!”

阿瑾追问:“你去傅家干嘛啊!”

六王爷无辜道:“我这不是去告诉傅将军这个令人喜悦的消息么?想也知道,他这样的身份,一定是没有人告诉他的,他多可怜啊,我这是同情他。虽然我平日里不怎么待见他,也时常和他作对。但是他怎么样我不管,但是我可是一个十分有品的人。”

阿瑾默默的望天,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玄幻了,她爹这样,真的不会给傅将军气的吐血么?要不要事先和傅时寒说一下啊!

六王爷哪里知道阿瑾的心思,继续得意洋洋言道:“我这人啊,品格好,一般人可不会如我这般。我和你说,你不要以为你爹我就是个混搅搅只会闹事儿的,我真不是。傅将军和傅时寒怎么都是父子,我这人最见不得人家这样痛苦,我这次去,也是间接的为他们牵线搭桥。”

六王爷越说越得意,简直觉得自己是拯救傅时寒和傅家的英雄。

阿瑾呆呆问道:“那结果呢?”傅将军不会气的吐血么?阿瑾觉得,自己虽然和傅将军没啥接触,但是从侧面也是知道傅将军这个人的性格的,总是觉得,这事儿不会是这样简单就有结果。

她爹……不会给傅将军得罪狠了吧?

虽然知道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阿瑾内心深处还是不想和傅家闹得太僵的。虽然傅时寒坚持言称傅家和他没有关系,可是没关系归没关系,闹僵这事儿,不该由他们来做。

阿瑾这样一问,六王爷的得意笑容呆在了脸上,好半响,他挠头,纳闷言道:“他没理我。”

阿瑾:“啥?”

六王爷:“他没理我,你说奇怪不?我就纳闷了,他为啥不理我啊!我这好好和他说呢,他神游天外的,根本就不搭话,我还没说几句,就给我撵了出来。真是奇怪,不过,你说他怎么就这么没有品格,怎么就能给我撵出来呢!”

六王爷说起这个,又忿忿然了。

阿瑾表示,这真的一点都不意外呀!

“哼(ˉ(∞)ˉ)唧,他给我撵了出来,我一时气愤,就去了茶馆喝茶,这不,遇到了方大人周大人陈大人林大人许大人朱大人……于是我就把咱们家的喜事儿统统告诉他们了。”六王爷微微扬着下巴,和阿瑾傲娇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阿瑾听了这话,感觉一阵黑线:“这些人,都是你在茶馆遇见的?”

这不科学好么?他们没事儿都去茶馆?

六王爷尴尬的笑了一下,“呃,我还去了酒馆,我还去了戏班子,我还去了……反正我遇到了他们。”

阿瑾与六王妃对视了一眼,两人:“……”

阿瑾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我说父王啊,你究竟都去了多少地方啊?”

六王爷掰手指,“我算算哈。大概哎……大概去了七八个地方吧。”

阿瑾:“……”

沉默了半响,阿瑾问道:“我能问一下么?现在京城,还有谁不知道这件事儿么?”她十分诚恳的追问。

六王爷想了想,言道:“应该没有吧。我告诉了可多人了,刚才说的那些,只是一部分人啊!你看有些大臣仪表堂堂的,但是实际上还真不是啊,十分碎嘴子呢!告诉了他们,都不能过宿就会被传出去。都说内宅妇人爱传是非,我看啊,男子也不遑多让。这是没给他们机会,给了他们机会,他们真是一阵功夫就能给你们传出去。你看,你看你皇爷爷这不都知道了么?我就知道啊,他们都是不靠谱的。”

阿瑾呆滞脸!

六王妃忍不住言道:“你好意思说别人么?你自己还不这样?”原本是不怎么想搭理这厮的,但是六王妃实在是忍不住了,这是个啥人啊!

六王爷十分认真的摇头:“不不不,你错了,我还真不是这样的人。”

六王妃:“呵呵!”

马车转眼就到了六王府,六王妃根本就不搭理六王爷这厮,连忙进屋,这小半天没见到自己的两个小乖孙女儿。六王妃觉得自己想的不得了。

“小欢喜和小欢悦在家中可好?”

林嬷嬷笑言:“好着呢!”

说起来,小欢喜和小欢悦倒是两个小乖乖,当然,这是针对六王妃而言的。两个小不点只有被六王妃或者李素问照顾,才会乖乖的,如若换了其他人,简直淘气的不得了。

而且,还是两个哭泣包。

阿瑾感慨言道:“一定是嫂子在看顾她们。”听阿瑾这样言道,他们都笑了起来。可不正是如此。

其实,这府里最不会照顾两个小不点的,就是阿瑾了,只要阿瑾抱他们,两个小家伙就会哭哭,阿瑾表示自己简直是伤透了心,真的,伤透了心。

“你年纪小,又不会照顾他们,抱的他们不舒服吗,他们自然是要哭的。”六王妃言道。

阿瑾哼了一声,表示了自己的委屈,“将来我会有自己的小孩,我的小孩才不会嫌弃我。”

话虽如此,可那委屈劲儿啊,让六王爷一下子就愤怒了。

“这俩熊孩子,他们敢嫌弃你,我揍她们。真是不知道谁是长辈,你是他们的姑姑,得有姑姑的威严。”六王爷如此言道,阿瑾可是他们王府里最像他的孩子呢。他可得帮着阿瑾!

六王妃瞪了六王爷一眼,六王爷一下子就被瞪得瑟缩了,他默默的看着六王妃,呵呵言道:“咋,咋了?”

六王妃认真:“没事儿你就闭嘴吧。”

六王爷:“……”被嫌弃了,我被我媳妇儿嫌弃了!我没有因为花心被我媳妇儿嫌弃,我没有因为不照顾谨言滢月阿瑾被我媳妇儿嫌弃,我也没有因为闯祸被我媳妇儿嫌弃,我因为这两个小不点被我媳妇儿嫌弃了,我不是我媳妇儿的最爱了……

六王爷顿时哀怨起来。

等谨言进屋,就看六王爷哀怨的坐在左边,而阿瑾委屈的坐在右边,他们娘亲逗着两个小不点,小家伙儿们快乐的不得了。

“怎么了?”谨言敏锐的发现了这里状况的不妥。

六王爷和阿瑾眼巴巴的看着谨言,求安慰。

六王妃睨他们,言道:“他们争风吃醋呢!”

噗,谨言直接就笑了出来,他坐在小榻边儿,言道:“妹妹要在明年十月和傅时寒成亲?”

六王爷点头,得意:“都要感谢我的。”

谨言“呵呵”冷笑,冷笑过了,表示自己不想搭理他们了。妹妹还这么小就要嫁人,真是让人不开心!

被谨言鄙视了,六王爷更加哀怨:“你你你,你竟然对我冷笑,我这个命啊……怎么就这么苦啊……”

六王爷唱作俱佳,六王府一时间更加轻松起来。

……………………………………………………………………………………………………

翌日。

果不其然,皇上并不是慢吞吞的性格,很快就赐下了旨意。

听说这个,大家都没有什么意外,怎么可能有意外呢,昨日六王爷就已经昭告天下了啊,既然是昭告天下,他们自然是清楚的。

可这道旨意下了,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

四王爷听完皇上这样厚待阿瑾,更是觉得自己亏了,可纵然如此,却也只能强忍着,如今他已经在接触齐王爷和傅将军了,只有将这两个人抓在自己手里,那么他想要什么,其实还是指日可待的。

这般想着,四王爷倒是松了口气。

可是四王爷松了口气,他家的明依却没有松一口气,明依昨日本是在府里招待一些小姐妹,虽然滢月和阿瑾他们都没到,但是明依还是颇为得意,她终于可以扬眉吐气,这样的心情,旁人怎么可能理解,可是也就在同一日,阿瑾进宫了。

而今日,阿瑾竟是敲定了成亲的日子,明依愤恨不已,如果不是故意和她比,阿瑾怎么会选这样一个日子,分明就是见不得她好。

想到此,明依更加愤恨。

“这个贱人,真是个实打实的贱人。我原本觉得明玉已经很讨厌了,但是现在看来,她也是不遑多让的,只会跟我争,她们只会跟我争,跟我强。”

明依愤怒的不能自持,可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在房里怒骂。

明依这样,丫鬟劝道:“郡主还是小心些才是,小心隔墙有耳,如今您把持着王府的后院,难保有些人不嫉妒。如若许幽幽那边得知一二,我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自从许幽幽杀了明玉,她便是也彻底的失去了对这里的控制,虽然还是有些心腹,但是势力已经大不如前。

明依也顺理成章的不在搭理许幽幽,人人都知道,她的“家人”害死了她姐姐,那么她不搭理许幽幽自然也说得过去。

“许幽幽这种人,不足为据。这么多年,只被那么稍微一算计就走入了圈套,可见也是个没有脑子的。”

丫鬟立时:“狗急了还咬人呢,郡主还是小心些才是自然。”

提到许幽幽,就让人想起了前四王妃,虽然现在许幽幽已经失宠,可是原来的四王妃却还是没有被放出来,而明依也从来都不肯为她多说一句话。

丫鬟言道:“郡主,您的娘亲……她她今早差人给奴婢传了话儿,说是要见您。”她小心翼翼的言道,生怕明依生气。

果不其然,听到这个,明依冷下了脸色:“她才差人传话儿?”

丫鬟立时:“正是的。”

明依微微眯了眯眼:“我倒是不知道,这府里她还有人可用,你给那人处理掉,既然愿意帮她,就让她去下面待着吧。”

丫鬟瑟缩一下言道:“是。”

“往后关于她的事情,无需来告诉我,只要她活着,就让她在那里待着,我不想见她。她不是只有明玉一个女儿么?不是喜欢明玉么?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明依憎恶。

丫鬟:“奴婢懂了。”

这个时候,明依也没什么心思针对她娘,现在她想的是,如何能够生活的更好。

“你帮我想想,这京中,还有什么青年才俊。”明依言道。

阿瑾他们都要嫁人了,她绝对不能落于人后。

丫鬟也是为难,她自然知道自家郡主的意思,但是比傅时寒亦或者是景衍强的,确实不多啊!

看她为难,明依一把便是将桌上的杯子扫了下去,“给我滚出去。问你这么点事儿你都不清楚,你还能做什么?你看阿瑾身边的阿碧,你就不能学得一分?”

丫鬟咬唇,提醒道:“郡主,如若,如若您成亲……那万三大人那边?”

丫鬟原本是不知的,但是日子久了,她又是明依的贴身大丫鬟,自然就清楚了一二。这般提醒,也是好心。

明依冷笑:“难不成,我还真的要嫁给那个下人?他不过是我的一个工具罢了。”

说完,明依沉默下来,纵然如此说,她也明白,丫鬟说的有道理,万三的事儿,该是好好想想了!

“万三这个人,心机极多,你切不可表现出一点。”明依交代。

丫鬟自然是懂。

“我该怎么做呢?”明依蹙眉,不过一瞬间,她便是恼火起来:“我身边怎么就没有傅时寒那样一个合适的人呢?该死的。”

“郡主,奴婢,奴婢想到了一个人。”丫鬟突然言道,看明依示意,她言道:“虞敬之,虞敬之将军家世好,能力强,除却年纪和娶过妻,其他都比傅时寒强上不少。”

明依一怔,随即眯眼:“虞敬之么?”

丫鬟点头:“您觉得,他如何?”

明依微笑起来:“甚……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