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3|第 17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3|第 173 章(1 / 1)

万三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如若不是因为他事先从明依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怕是已经死在了外面。

正是因为他儿子赶了过去,他才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做筹谋。

只是,他竟是因此丢了性命,想到此,万三只觉得人生总是难以如意。而除却这般的心情,他也对四王爷产生了许多的怨怼,想到这么多年跟着四王爷,不说功劳也有苦劳,他却如此对他,想来,人和人之间,真是没有什么可以互相信任的。摊上四王爷这样一个主子,万三只觉得自己真的是瞎了眼。

儿子的死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他既憎恨齐王爷,又憎恶四王爷,如此一来,竟是生出一种希望他们全都去死的心情。如若不是四王府还有一个明依,万三一定会背叛四王爷,毫不犹豫。而明依……

待到深夜,万三偷偷来见明依,明依已经料到万三回来见她,而她也想好了应对之策,待万三赶到,就见明依对着月亮正在默默流泪,那样子简直是可怜极了。

万三连忙上前:“明依。”这一声明依,好似藏着千万的情谊。明依猛一回头便是落下泪来。

她静静的看着万三,咬唇:“万三哥。”

万三立时上前抱住了她,两人抱在一起,明依不断的落泪,万三问道:“谁欺负你了?”

明依摇头,怎么都不肯说,哭了好半响,她终于言道:“万三哥,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的,如果不是我让你儿子去找你,他怎么会死,是我害死了他。我没想这样做的,你就这一个儿子,我难受,万三哥,你打我骂我吧,就算是你不要我了,我也没有什么怨言,一切都是我的错。可是,可是我真的是太担心你了啊,我偷听到父王说可以不管你的死活,我没有办法,我也没有什么人,我只能找他,你们是父子,我只能相信他。我没有别人可以相信的,可是我又不管说出我是谁,生怕有所怀疑,我只能这样,我只能匿名去送信,我真的没想会害死他的……”明依哭得惨兮兮,说话更是语无伦次,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万三觉得,明依是个好心肠的姑娘,她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万三苦涩言道:“一切都有自己的定数,也许,也许是他命里该是如此。放弃我的不是你,追杀我的也不是你,你又有什么错呢!你是为我好,我知道的,你一切都是为我好。”

万三知道,明依满心都是他,如若不然,她一个王府的郡主,不会冒这样的风险。

明依哭着抬头:“不,是我的错!”

万三摇头:“哪里是你,可以是任何人的错,但是独独不会是你,你是那么美好,那么爱我,如若没有你,我的人生又有什么光彩可言呢!”

万三觉得,自己和明依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若不是这般,他怎么会遇到她,遇到这样一个可人心的小姑娘,他愿意一辈子呵护她。

“你没有错。这些事情,你从来都没有错。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

明依靠在万三的怀中抽泣,在他看不见之时,明依细不可查的冷笑了一下,随即可怜兮兮的抬头言道:“万三哥,你的儿子因我而死。我会补偿你的。”

万三不解的看明依,明依认真:“我会补偿你,我给你生一个儿子吧。”

此言一出,室内顿时一旁静谧,万三万万没有想到,明依竟是会如此言道,这个问题,他连想都不敢想,但是明依偏是这样说了出来,这一瞬间,万三觉得自己的心暖暖的,他看着明依,问道:“你知道自己说什么么?你这样,会处事的。而我既然爱你,就不会害了你,我无以为报的。”

明依摇头,她哭着摇头:“不,我从来都不想要你的什么报答,我要的,只是能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我那么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明依认真,“我现在如若提嫁给你,必然是不现实的,但是我可以假借出门礼佛,偷偷将孩子生下来,到时候你抱回家,就说是你捡来的,与他甚为投缘,你看可好?”

万三看着明依:“这事儿很难不穿帮,你……”万三虽然也想和明依有一个孩子,但是却还是觉得这样不太稳妥,如若让明依以自己的性命来生这个孩子,那万三是怎么都做不到的。

明依:“我有你啊,反正我有你。我知道你会帮我的。你的儿子死了,我有责任,万三哥,让我给你生一个儿子吧。”

万三沉默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万三起身穿衣,明依看他这般,微笑言道:“万三哥,路上小心。”

万三点头:“你放心便是,这些日子,我会少些来看你,你自己要小心谨慎,不要让人看出什么。”见明依就要追问,万三言道:“齐王爷必然不会放过我,我不能让他抓到什么小辫子。”

万三已经将齐王爷母亲秘密的证据交给了四王爷,这次为了护送这个秘密,很多人都死于非命,万三可以不在乎那些人的性命,不在乎四王爷派出去的那些人,但是他不能不在乎明依,这样好,这样全心全意为他的明依、

明依点头言道:“我知道了。”

万三终于放心离开,见万三走了,明依冷笑:“真是个愚蠢至极的蠢蛋!生孩子,你还真当我会给你生孩子,你是个什么东西!”

言罢,明依更加厉害的咯咯笑了起来。

想到万三找到了齐王爷的秘密,明依更加兴奋。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可能得到更多,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都要唾手可得了。这一刻,明依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他们了不得的秘密。

……

明依这边越发的春风得意,但是却还不敢表现的更多。可纵然如此,明依还是很想见一见阿瑾她们,虽然知道不能言道更多,但是明依就是想见一见她们。她可以从内心上鄙视她们,她可以静静的看着这些傻瓜得意而不自知新的暴风雨已经要来。

而且……因着许幽幽的行为,她已经彻底不受四王爷的待见,而明依在万三的帮衬下已经掌握了四王府的后院,想到父亲的那些姨娘都要来巴结自己,明依真是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帖子送出去了么?”见丫鬟回来,明依问道。

她给各府下了帖子,宴请众人。

丫鬟点头:“都送到了。”

明依微笑:“六王府呢?也都送到了?”自从明玉死了,她就觉得,自己的对手已经从明玉变成了阿瑾,阿瑾有什么比她强的呢,为什么她就要得到皇上的喜爱,也能得到虞贵妃的喜爱,不过是因为她会巴结罢了。

这般想着,明依更加觉得阿瑾的讨厌。

丫鬟迟疑了一下,言道:“嘉和郡主那边说,她不会来。呃,嘉祥郡主也不会过来了。”

明依一听,立时将手中的梳子摔了出去,“不来,她们凭什么不来。我已经下了帖子,她们怎么敢!”

丫鬟瑟缩到一边儿,言道:“郡主,嘉祥郡主,嘉祥郡主过些日子就要成亲了,据说,他们要忙成亲的事儿,而嘉和郡主是她的妹妹,自然是要多帮衬。奴婢看着,他们也未必就是说谎的。嘉和郡主她们本来就不太参加其他名门小姐什么的宴席。”丫鬟觉得,这事儿应该也不是推脱的。

明依冷笑:“你倒是为他们说话。”

丫鬟的头摇成了拨浪鼓:“真的不是。郡主,您仔细想想,除了崔敏的邀约,嘉和郡主真的好想不太参加别人的宴席的。”

明依仔细想了想,好像真是如此。

明依冷笑:“都是贱人,他们一个个的,都是贱人。滢月是,阿瑾是,崔敏更是。他们怎么不都去死呢?”

明依憎恶阿瑾她们,在心里将她们恨到了极点,可是她与明玉最大的区别便是,明玉将一切的表情都放在了面上,她不断的让大家知道,她有多憎恨阿瑾。而明依则不是,她纵然在房里骂出了花儿,表面上,却还是一副好妹妹的样子,这就是她!

“我不会让她们好过的。”明依恶狠狠言道。

而此时,远在六王府的阿瑾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她可怜巴巴的看向了六王妃,言道:“娘亲,你说谁在背后骂我啊!该不会是明依吧?”

六王妃顿时笑了起来,她言道:“怎么就是明依了,只因为你拒了她的宴请?”

阿瑾认真点头:“对啊,明依十分小心眼的,她本来就恨透了我。这下子还不在背后咒骂我?”阿瑾笑眯眯。

六王妃笑:“你呀,虽然她不是个好东西,你离她远点就是了。”

原本的时候六王妃就觉得明依这个孩子有点怪怪的,她似乎根本就不太像她表现的那么温驯。但是听阿瑾言道,她才是知道,原来明依竟是这样的人品。

这样性情的女孩子,六王妃是不认为她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我当然不会靠近她,只是,我想她不这么想。当然,她也蹦跶不了几天了,我现在十分好奇,如若她的秘密被旁人知晓,她该是这样忐忑不安呢!”

秘密?六王妃蹙眉。

阿瑾靠在六王妃耳边,嘀咕了几句,六王妃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言道:“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阿瑾点头:“对呀。傅时寒告诉我的啊!”

六王妃沉默了好久,言道:“你们俩没事儿都讨论些什么啊!”

阿瑾笑眯眯:“我们什么都讨论,其实啊,讨论什么花边新闻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我相信娘亲一定懂的。”

六王妃无奈的笑了笑。

“对了,我听说崔敏给你送信了。”六王妃突然想到了这一茬儿。

阿瑾点头:“对啊,前几日就到了,她在那边还好,你也知道的,崔敏这个人其实还是能和人相处好的,李神医对她不错,崔敏还要拜李神医为师呢,不过李神医不太愿意。”

说起这个,阿瑾在想,崔敏宁愿中毒而离开京城,进而想留在李神医身边,是不是也想学医呢!也许这就是她上辈子内心的意难平。

虽然她已经认定这个赵谨言不是她爱的那个男人,但是李素问却还是那个李素问,大概潜移默化间,崔敏是想学李素问的,学她的一切。

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有多么羡慕李素问。

阿瑾看六王妃,问道:“娘亲怎么会问我这个啊!”

六王妃想到,沉默一下言道,“你二伯母不经意间曾经问过我,当时我就在想,她为什么要这样问,阿瑾,你是知道的吧?”

六王妃觉得,自己这样大的年纪,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呢,再看阿瑾,还早呢是什么都清楚,门清儿。

果然,还是因为傅时寒么?

阿瑾咬唇:“大抵是因为,是因为谨宁哥哥有点喜欢崔敏?不过他们没可能的啦!”阿瑾如此言道。

六王妃一怔,随即叹息:“他们俩,不怎么合适。”

阿瑾被六王妃说的愣了一下,随即言道:“为啥啊!”

六王妃笑眯眯看阿瑾,言道:“你怎么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其实咱们都知道,崔敏是喜欢谨言的。”

阿瑾顿时惊呆了,她以为,从来没有人知道,但是,李素问知道,她娘亲也知道,他们都知道的。

阿瑾微微张嘴,小脸蛋儿呆若木鸡。

大抵是看阿瑾这样,六王妃笑了起来:“谨言是我的亲人,素问也是我的亲人,你更是,你们的反应,足以说明这一点了。别人或许不会知道,但是我不是别人啊,我是你们的至亲,我如何不知道你们是个什么性情呢!”

阿瑾苦笑:“我以为自己演技很好,但是实际上,啥也不是啊!”

六王妃笑:“阿瑾很棒了。”

阿瑾啧啧,随即趴在了桌上,“很多感情,都会化为浮云的。”

六王妃不置可否。

“启禀王妃,傅公子过来了。”

傅时寒求见,六王妃言称让他直接进来,时寒自然知道阿瑾在此,看她笑咪咪的小模样儿,言道:“见过六婶。”

眼神却偷瞄阿瑾,这小儿女的姿态,让六王妃觉得好笑不已。

她言道:“好了,别看了,知道你们感情好。”

阿瑾扑哧一下笑了出来,“那既然娘亲说无所谓,时寒哥哥来,坐到我身边。”

傅时寒看着阿瑾,觉得眼前的小姑娘今天不怎么正常。阿瑾微微嘟起了唇,嗔道:“你不坐在我的身边,我怎么告诉你一个你很想知道的消息呢?”

这般言道,时寒立刻懂了,他望向六王妃,六王妃无奈的笑:“坐吧坐吧!看我作甚。”

明面儿上的事儿,时寒表示自己很懂。讨好了丈母娘,小姑娘还往哪里逃,呵呵!

时寒坐在阿瑾身边,阿瑾歪头看他:“你个马屁精!”

时寒无害的笑,并不反驳,倒是那温柔的模样儿几乎要将阿瑾腻死,阿瑾看着时寒,清了清嗓子,她捏着帕子,“呃,我和我爹娘商量过了。”

时寒:“恩?”清雅的声音真是沁人心扉,阿瑾想,傅时寒是个妖孽,要是他的性格再好一点,一定会迷倒万千少女的,不过,这样的性格,极好!

呵呵呵,只有这样,才会只有她一个人“勉为其难”的要他。看她多可怜,是勉为其难哦!

她是拯救大众哦!

阿瑾挺了挺胸,时寒瞄了过去,眼里滑过一丝笑意。

阿瑾鼓足勇气,言道:“傅时寒,我和你说哦,我决定,要早点和你成亲了。”

时寒心里已经有些准备,可是听到阿瑾这样言道,还是欣喜不已,他的心里仿佛一下子就开出了一朵灿烂的花朵。他勾起嘴角,笑的灿烂无比,“你要和我成亲?”

阿瑾睨他:“多可怜,只比我大那么几岁,就已经老年痴呆了,连话都听不清楚。真可怜,啧啧!我真是救人于水火之中,太有高尚情操了!”

阿瑾其实也是紧张的,如若不然,她怎么会将好好的帕子几乎绞碎?

她看着时寒,微微扬了扬下巴:“你高不高兴?”这语气里还有几分逼迫呢?

时寒笑容满面,就这样看着阿瑾,就在几乎要给阿瑾看的恼火之际,时寒终于开口,“能娶你,是我十辈子修来的福气!”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