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2|第 17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2|第 172 章(1 / 1)

时光如梭,日子过得极快,还没等阿瑾就成亲的事儿想出个所以然,就听到万三回京的消息,万三这种无名小卒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被阿瑾放在眼里,可是万三偏是和明依有不寻常的关系,如若是这般,阿瑾自然会在意几人,如花似玉的少女偏是喜欢这样一个人,阿瑾虽知道她是有所图谋,仍是觉得怪恶心的。

在真爱里,年纪从来就不恶心,恶心的恰恰不是真爱,只有利用和算计的感情,真是让人倒足了胃口。

阿瑾得知万三归来,与自家娘亲言道:“这人没死在外面,真是老天不开眼。”

阿瑾鲜少这般恶毒,六王妃十分不解,如若万三这个人,六王妃也是知道的,不过并没有更多的关注,谁会关注一个无名小卒呢!在六王妃她们看来,自己并不自在,身边还有很多身份地位比自己高的人,可是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已经是活在顶端的人。

“我倒是不知,此人得罪了你什么,要让你这样的厌恶,委实是有些让我意外。”六王妃定睛看着阿瑾,言道。

阿瑾冷笑:“他没怎么得罪我,不过我知道,他是会算计我的。”

六王妃不解,不过想到阿瑾整日与傅时寒混在一起,许是知道什么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的*,想到此,六王妃倒是也不问了,该说的,孩子自然会说,不想说,她就算是问也是没有用的。

这般想着,六王妃含笑改变了话题:“对于和时寒的婚事,你是怎么看的?”她原本是不想小女儿嫁的那样早,大女儿嫁了,如若小女儿还要嫁人,她当真会觉得很空虚,怪不得有些人家就不愿意生女儿呢,除却那重男轻女的,也总是有许多伤感,儿子娶媳妇儿,那是进人。而嫁女儿则不是了,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姑娘,就要成为别人家的人,想想多么心酸。

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六王妃也并不例外。

只是,现在她这想法又有了几分改变,如若是傅时寒,似乎又是不同的,自然是不同的,因为,傅时寒曾经亲口与六王爷言道过,他愿意来六王府同住,虽然不是入赘,但是又有什么分别呢?

六王妃觉得,不管什么样的身份,自己女儿嫁了人还能在家住,这就是极好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六王妃觉得,自己还是希望女儿早早嫁人的,毕竟,时寒也是个不错的孩子。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在六王妃心里,傅时寒都是个厚道又值得信赖的孩子。

值得信赖要分谁看,但是厚道,这两个词儿放在傅时寒身上,真是让一般人都会觉得惊悚万分。

可是六王妃就是死死的认定了,傅时寒是个好孩子。

“我问你话呢,对于和时寒的婚事,你怎么打算的?”六王妃再次追问。

阿瑾想了下,看她娘亲,“那……您是什么意见?”

六王妃拍她,“自然是要嫁。”

阿瑾“哦”了一声,基本没有什么意外。

六王妃见她如此,正要说话,就听六王爷哼着小曲儿进门,见阿瑾在此,他冷哼一声,扬了扬头,鼻孔朝天不怎么搭理阿瑾。

阿瑾笑眯眯言道:“父王!”软软糯糯的小模样儿,只是,六王爷不为所动。

他表示,自己有点生气,哪有这样的闺女,说他不能做皇帝也就算了,他本来就不想当什么劳什子皇帝,费力不讨好的,但是,说大粪皇帝这不笑话人么?哪有这样挑事儿的,他可是她亲爹,嫡亲嫡亲的爹爹,这样打脸的事儿,她做的也太让人伤心了。

六王爷不乐意:“哎呦呦,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啊,这不是老二他家的小姑娘么!还不赶紧回二王府,在我家干嘛啊!哼(ˉ(∞)ˉ)唧!只有二王爷最好最能干,哎呦呦!可惜人家只是你二伯父,不是你亲爹啊!”

这酸味儿,阿瑾觉得已经足可以冲破天际了。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阿瑾笑眯眯言道:“父王说什么气话呢,我那天都看见你了,这不故意和你开玩笑的么?”

六王爷瞪她:“你说啥?你看见我了?”

“不就你和二伯父站在树后那次么?我和傅时寒都看见你们了啊,这是为了和你们闹着玩儿才那么说的。我和傅时寒打赌呢,打赌这样说,您会不会一下子冲出来。结果我输了啊,您竟然很有定力的没出来,啧啧。”阿瑾真话假话掺着说。

阿瑾言道完,眨巴大眼睛看六王爷问道:“父王,您生气了啊!呃,您不是很能开得起玩笑的么?这次怎么这样啊!”

阿瑾一脸的“不,我爹绝对不是这种开不起玩笑的人”的表情。

六王爷被她这么一说,立时摇头:“这话让你说的,我怎么会生气,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是故意的啊!我这人最大度,绝对不是会为了这样鸡毛蒜皮小事儿就生气的人。”这话说的,好像刚才那个不是他。

阿瑾默默的吐槽之后,带着笑意温顺的言道:“我爹当然不是那样的人。”

六王爷点头:“对待你们,我一直都是如春风一般温暖。”

阿瑾强忍下胃部的不适,她望向了六王妃,六王妃才是真的挂着如春风一般的微笑,她恬静的看着六王爷,仿佛充满了爱慕。

阿瑾觉得,如果她穿越到她娘亲的人生上,绝对不会比她娘亲生活的更好。六王妃就是有这样一种能力,不管什么情况,都会让自己过得很好。现在便是这般,你看,她表现的多么深情,多么喜欢。

可实际上呢,阿瑾知道,六王妃与六王爷,没有爱情,若说有,应该也只是那么一丁点的亲情吧。

只有一丁点,但是她却做得极好。

“不过,阿瑾,你也太不了解我了,我是那么莽撞的人么?你怎么能赌我会冲出来发火呢,这是不对的啊,你看,平白无故的就让人家傅时寒赢了一次,真是的,我这当爹的都觉得,你蠢得无以复加。”六王爷如此言道。

阿瑾只觉得,人生真是萧瑟又寂寞,看,她爹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人类。

阿瑾这样想着,默默的为自己鞠了一把辛酸泪,呃,也不算是心酸泪,只能说,她真是太了解她爹了,你看这不一下子就戳中了他的内心么!

瓦擦擦!

阿瑾对手指:“爹,我知道我笨啊,那爹,以后你要帮我对付傅时寒啊。”她讨好的笑。

六王爷这样的人才是所向无敌的,就算是精明如傅时寒,对他也是没有辄。

谁让他是个大奇葩呢,这年头,有时候还只能是不看智商,只看人品的。只要能豁的出去,就是六王爷这样,那么就可以得到一切,会哭会闹的孩子有啥啥吃啊!

“爹,我已经打算要和傅时寒成亲了,等我们成亲了,你来帮我对付傅时寒吧?我们把他打败。”阿瑾兴冲冲!

六王爷看阿瑾,星星眼:“把他打败?这样可以么?”

阿瑾小鸡啄米点头:“当然可以啊,必须给傅时寒打败的。”

她笑盈盈的,快乐的不得了。

呵呵,呵呵呵!

六王妃看着父女俩,只觉得,傅时寒摊上他们才是真的上辈子没干啥好事儿。不然这辈子怎么会让这二位来对付他。

只是,六王妃忘记了,现在她面前这两位,也恰好是她的亲人呢!

“那我们天天奴役傅时寒,他会不会进宫告状?你也知道的,我父皇最喜欢他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傅时寒是他的亲儿子呢,真是一点都给我们面子。”六王爷如此言道。

阿瑾拉着六王爷,语重心长:“怎么会呢,如果他敢告状,爹爹要更加对付他啊。嘤嘤,这样他以后就不敢了……”

六王妃:谁能告诉她,这个话题是怎么歪到这里的,这都是些啥,都是些啥啥啥!

六王妃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都是为什么啊!

哎,不对,等等,等等啊!

六王妃拉住阿瑾,厉声问道:“你刚才说啥?”

阿瑾“呃?”了一声,表示不解,茫然的看着六王妃。

六王妃见她迷茫的小眼神儿,言道:“我问你话呢,你刚才说啥。”声音十分的严厉。

阿瑾对手指:“我说,我说对付傅时寒。可是,可是可是,我们也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啊,这些都是针对他欺负我才会发生的情况,如果他不欺负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阿瑾觉得,自己没啥恶意啊。她娘为什么要这样可怕,嘤嘤,她好怕怕!

阿瑾可怜巴巴的对手指,觉得自己真是不着她娘亲喜欢,傅时寒这个坏人,他要抢她的娘亲了……

六王妃实在是忍不住,直接翻了个白眼:“你这丫头,我说的是,你刚才说,你已经决定要和傅时寒成亲,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这么个意思。”

她紧紧的盯着阿瑾,不肯错开眼睛。

阿瑾咬唇,茫然的点头:“对呀,已经决定要嫁给傅时寒了,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又有什么区别呢?

阿瑾这样天真无害的样子简直让六王妃想要一口气喷在她的脸上!

她使劲的平复心情,可是却做不到,最后,六王妃终于忍不住大吼:“你要嫁给傅时寒,这样大的事儿,你竟然这么轻描淡写就说了出来,你还问我怎么了?你还问我。你好意思么?”

阿瑾捂住耳朵,可怜巴巴的看向了六王爷,六王爷安抚六王妃:“你看你,这是干啥,生气干什么呢?不至于的,咱们家阿瑾也不是不懂事儿的孩子,有分寸的,我和你说……哎,不对,等等!阿瑾要嫁给傅时寒?”六王爷的声音都变了。

敢情儿,这位仁兄刚才这么长时间,压根就没听明白这二人说的究竟是个啥。

阿瑾好悬被被六王爷的震惊大吼给震倒。

阿瑾掏了掏耳朵,觉得这个世界太玄幻了,按理说,他们不是早就希望她嫁给傅时寒的么?既然是早就希望,那么现在这样说,应该也算不得什么的,可是他们为啥还要这般呢!吃惊的让人意外呢!

阿瑾怯怯的看着她的父亲和母亲,小声嘀咕:“你们不都劝我早点嫁给傅时寒么?如今也算是让你们得偿所愿啊,既然你们都得偿所愿了,我这早说晚说,又有什么区别呢?”阿瑾觉得,有点小奇怪啊!

阿瑾这般,六王爷和六王妃才觉得有点奇怪呢。阿瑾这个孩子,就从来就没有正常的时候。

他们都觉得阿瑾不正常,阿瑾觉得,自己简直是正常的不得了。

“我也就是初步有这样一个想法,也不说明天就马上拎包和傅时寒走了,你们担心什么啊!与其担心我,倒是不如担心我姐姐咧。姐姐就要嫁人了,她那边才比较复杂呢!”

景府总是比他们家更能复杂一些的,阿瑾并不担心自己,但是却有些担心滢月,阿瑾这般,六王爷和六王妃对视一眼,均是笑了起来,在他们心里,阿瑾就是一个小孩子,可是这个小孩子如今倒是更担心他们。

“滢月没事儿。景家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家,他们顶好的。我与景夫人甚为投缘,我想,她这般的飒爽,必然不是针对自己儿媳的人,更是不会切磋自己的儿媳。”六王妃一直都对景夫人印象很好,而且这样的女能人,说出来总是让人羡慕的。

阿瑾吐舌头笑。

“你呀,就是会傻笑。我看啊,你这样爱闹腾的性格,全然都是傅时寒给你惯出来的。”六王妃言道。

阿瑾无辜的望着六王妃,觉得自己真是委屈的不得了,她嘟唇言道:“娘亲怎么能这样说我呢!好像你不惯着我似的。对吧?”阿瑾冲六王爷怒了努嘴,六王爷点头,很是诚恳:“你对阿瑾也很是放纵。”

呵呵,呵呵哒!

六王妃看着这傻缺父女二人,只觉得自己和他们聊天,简直是侮辱智商。

这般想着,六王妃索性不搭理他们了,她含笑言道:“你去给傅时寒找来,我还是与他交流比较好。”

父女二人被人秒杀了,他们默默的对视一眼,携手出了房间。

待到门口,六王爷言道:“看来,我们俩的家庭地位应该是越来越低了。”

阿瑾啧啧道:“那又怎样。反正我比傅时寒地位高。”

六王爷举起大拇指:“还是你厉害。”

阿瑾挽住六王爷的胳膊言道:“爹,你帮我对付傅时寒,我们俩还对付不了一个傅时寒?”

六王爷这么一想,顿时觉得阿瑾说的有道理,他点头:“你说得对!我们俩联手啊!”

这二人的画风,简直是不忍直视。

六王妃在内室听到两人在外面说的欢实,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其实想来,这二人还真是嫡亲的父女俩,在某些地方,简直不能更像!

不过……六王妃倒是有点明白阿瑾为何如此言道,她分明就是转换话题,阿瑾有多少心机,六王妃再清楚不过了。

这个丫头,六王妃笑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