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1|第 17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1|第 171 章(1 / 1)

这个时候阿瑾哪里知道有人站在那里啊,继续叨叨:“我觉得我二伯父当皇帝,最好了。二伯父最能干,而且,公主不公主的,也都是虚名啊!一辈子做郡主也没有关系,反正有人疼我就好了。大家都喜欢我就好了,啦啦!”

阿瑾真是一个善于自我寻找满足点的小姑娘。

六王爷觉得,自己不冲出去,都对不起自己这个“父亲大人的名号。”

这般想着,六王爷直接就要大喝一声出场,只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二王爷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给人拖走了……

时寒又瞄一眼那边,见人已经不见了,与阿瑾言道:“刚才,你爹和你二伯父都站在树后。”

阿瑾:“啊?”了一声,陷入了呆滞状态。

时寒很好心:“他们只听到了最后的部分,我是看见他们来了,才问你皇位的事儿的。”

阿瑾:“完了完了,我爹一定恨死我了。”虽然她说的都是实话,虽然她爹好像真的对皇位没有兴趣,但是这事儿,这事儿不是这么发展的啊,她爹会生气的好么?

阿瑾碎碎念,捶着时寒:“你就坑我吧,你这个坑妻狂魔。”

时寒握住了阿瑾不断乱捶打的小拳头,冷静言道:“这不是给你刷好感度的么?至于你爹那里,你放心好了,我倒是觉得,你爹这人心大,不会生你的气,就算是生气,也只是一下下。不碍事儿,过后哄一哄就好。”

傅时寒表示,这样对六王爷准时没错儿的。

虽然他表示一直都看不懂六王爷的为人,但是有几点确实很明确的,一则,六王爷绝对不会争夺皇位,不管是他真傻还是假傻,不管他是不是扮猪吃老虎,这点都很肯定,他一定不会争夺皇位。而二则,那就是他真的不会生阿瑾的气。

阿瑾碎碎念:“你就坑我吧,坑妻狂魔!”

阿瑾这样说,时寒倒是高兴起来。虽然阿瑾很愤怒,可是……愤怒之下,也是见人心的,呵呵,坑妻……她说的是“妻”。

时寒高兴不已,他认真言道:“如若你觉得自己不好解释,就与你爹说,是我教你说的那些话,这样好不好?”

阿瑾立刻不闹了,她问道:“真的?”

时寒笑眯眯:“真的。”

阿瑾终于吁了一口气,“那我……”她眨巴大眼睛看时寒,言道:“那我就勉为其难这样说吧,我告诉你哦,我这都是给你面子,不然我就和你绝交了。”

时寒:“恩恩,绝交!友情的结束都是爱情的开始!”

阿瑾扑哧一声就喷了!

傅时寒,你还能更加奇葩一点么?

不过……好好笑哦!突然的,阿瑾就笑了起来,笑的不能自持,而时寒也是如此,见阿瑾这样开怀大笑,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笑够了,阿瑾言道:“原来你是和二伯父一起过来的。”

时寒点头:“我没有说过么?”

阿瑾立刻摇头,指控道:“你没说。”

时寒:“那现在说了。说实话,你爹……真的不是装傻么?”这件事儿,一直都让他耿耿于怀。虽然这事儿也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大的影响,但是就是那种……如果他真是扮猪吃老虎,自己在他面前故作聪明,就有点傻缺的感觉。

阿瑾挑眉:“我怎么会知道呢?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啊!”而且,阿瑾其实觉得,应该是真傻吧,如果不是真傻,怎么会那么多年连续的吃下六王妃下的药物呢?要知道,那可是让他再也不能有其他的孩子了。

想到这里,阿瑾肯定:“我爹一定是真傻。”

时寒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没说话。

等晚上回了二王府,二王爷与时寒感慨,“你什么时候和阿瑾成亲?”

决口不提自己今日偷听的事情。

时寒微笑:“应该明年吧?我想也是快了,如若阿瑾答应了我的婚事,六王府准备一番,也得明年。毕竟今年十月还有滢月的婚事。”

二王爷:“我倒是觉得,你们早些成亲也好,阿瑾这样孩子气的性格,该是有个人护着她。”言罢,二王爷打量时寒,言道:“你要好生的待阿瑾,如若你敢像你那个混账爹一点点,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时寒挑眉,微笑。

“姨夫可是从来没和我说话这么不客气过,阿瑾还真是招您的喜欢。说起来,阿瑾也是喜欢您啊!整日说您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才是她亲爹。”时寒说笑,他鲜少开这样不合时宜的玩笑,只是在二王爷身边,他倒是不怎么在意了。

二王爷:“我只恨没有个贴心的小女儿。”

时寒:“姨母还能生的。”

二王爷抽搐了一下嘴角,没有说话。

可谁也没想,不过半个月的功夫,得来的消息却让人震惊,而傅时寒因为一语成谶,被二王爷差点供起来。

“你那件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二王爷转变了话题。

“没问题,一切尽在掌握。对了,我觉得,有些事儿也是该和谨书说说。”时寒觉得,没道理人家亲儿子都不帮忙,他这累的要死要活啊!

二王爷诧异的看时寒,时寒掌握了许多的大秘密,一般人都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告知他人,要知道,这些秘密最终换来的,都会是让他们平步青云的机会。可是时寒倒是不然,不过,二王爷又觉得自己十分了解时寒,怎么能不了解时寒呢!他是他看着长大的啊!

“行,你看着办吧!一切都交给你。”

时寒点头微笑:“姨夫,那些龌蹉的,需要对付人的事情,你都交给我比较好。今日阿瑾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其实您要做的,只是好好的处理朝中事务,让皇上看见你的能力。至于旁的,例如针对其他叔叔伯伯的事儿,您不要沾染。没意思。”

二王爷沉默。

“皇上才是最重要的,就算对付了其他人,又有什么用呢,只会让皇上寒了心,但凡是有一点可能,他都不会再选你。让皇上高兴,让皇上满意,这才是最重要的。就像是后宫里的妃子,互相之间斗得再厉害也没用。就算斗垮了别人,皇上不喜欢你,不宠信你,你一样是做冷板凳的命。”停顿了一下,时寒继续言道:“皇上最看重的,就是处理朝事的能力。”

二王爷了然,他看着时寒,言道:“谢谢你,时寒,正是因为有你,我这一路以来才走的这样顺利。”

时寒摇头笑:“不,没有谁是依靠谁,您本来就是最适合的人,这也是阿瑾说的。”时寒真诚的笑。

二王爷见他如此,捶了一下他:“你呀!”

时寒笑:“您不止是我的姨夫,还是我的义父。我还指望凭借您平步青云呢!您可要好好的表现。”

他说的真是毫无顾忌,不过二王爷不以为意,哈哈大笑,他就是喜欢时寒这个劲儿,有时候他都想,如若时寒是他的儿子该有多好,他定然将自己的皇位传给时寒。

不过,想来时寒也并不想要吧?这么多年,他已经看透了时寒,时寒并不想要位极人臣权倾朝野的能力,他想要的,自始至终就是一个温暖的家。

那个家里,有他,有阿瑾!

他自小就没有的东西,正是他汲汲追寻的。纵然他们都待他极好,可是到底是不同,他们替代不了景黎夕。

想到此,二王爷眼神暗了暗,他拍了拍时寒的肩膀:“走吧。”

时寒没有动,二王爷言道:“怎么了?”

顺着时寒的眼神看过去,二王爷好悬没晕倒,那边的神神叨叨的,正是谨宁,谨宁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竟是跳来跳去。

“赵谨宁!”大喝一声。

谨宁见是父亲与表哥,整了整衣摆,走了过来。

“见过父亲,见过表哥。”客气有礼。

时寒挑眉微笑:“怎么?你又有新的玩法了?”

谨宁摇头,沉默。

自从崔敏走了,谨宁越发的沉默,他似乎真的十分伤心。

二王爷看他,冷笑:“那你说说,你又在干什么。”

谨宁嗫嚅了一下嘴角,没有回答。

时寒瞄了一眼他手中的书,言道:“你在看五行术数?”

谨宁这时总算是开口了,“是,我近来闲着无事,便是想好好的研究一番,其实这个,还挺有意思的。”

时寒越看那本书越眼熟,呵呵冷笑:“你从我书房拿的吧?”

谨宁尴尬的笑了一下,言道:“呃……呃,我学习学习,这书放着也是放着,我学习一下,也不能弄坏。呵呵,呵呵呵!哦对,这是你同意我拿的啊,我说的想和你借书,你说让我自己过去拿。”谨宁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时寒言道:“我没说你不能拿。”

谨宁吁了一口气,真是得罪他爹都不能得罪他表哥,小生怕怕!

二王爷冷笑:“你就不能给我研究点有用的东西?”五行术数?呵!

谨宁立刻:“也可以的,我也可以学医。只是……只是既然要学医,我就不能找一个蒙古大夫,必须得是、得是李神医那样的高手。如若可以拜在李神医门下,我愿意会好好学医,再也不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二王爷眯眼看谨宁,这个时候如若还不知道他想干啥,他还真是白活了,他缓和了一下心情,言道:“我看,五行术数也挺好,不算乱七八糟,滢月研究算卦都能撞大运撞到景衍,我相信你也能,你玩儿吧。”

言罢,径自离开。

谨宁茫然的看着时寒,问道:“表哥,滢月研究算卦,和景衍要娶她,有什么联系么?”

时寒仔细思考了一下,言道:“好像没有吧。”带着笑意的言道。

谨宁拍腿:“对啊,这两者,根本就没有关系啊!我爹怎么就给这茬儿联系到一起了呢!”

时寒无辜的摊手:“我也不知道。”

言罢,这厮也闪了,看着他们的背影,谨宁惆怅望天,“我是真的喜欢崔敏,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呢?”

他们都觉得他是一时的迷恋,不知道,那是他一生的念想么?

想到此,谨宁只觉得心里难受,崔敏,崔敏,你在千里之外还好么?

时寒并没有回房休息,反而是追上了二王爷,他言道:“姨夫,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关于谨宁的……”

翌日。

难得的,二王爷竟是回来用早膳了,一般他上完朝都是直接去办公务简单吃点,并不回来用早膳。今日倒是奇怪。

二王妃看二王爷回来,心里了然,他们夫妻已经碰过了,早已商量好了一切,。只等二王爷来说。

用完早膳,二王爷将谨宁叫到了书房,谨宁不明所以。

“父王,您有事儿啊?”

二王爷打量谨宁,半响,言道:“昨日我与你母亲商量了一下。”

“恩?”谨宁不解。

二王爷看他表情,感慨这个儿子与他哥哥谨书一点都不像,大抵是小儿子,总是会受到些溺爱吧!

“给你三年的时间,我们给你三年的时间。这三年,你必须全心全意为咱们二王府做事,不管发生了什么改变,出现了什么情况,你都要好好的为二王府筹谋,让我这个做父亲的看到你的实力,或者说,不是实力也可以,只要你拼尽全力,我能看到你的努力,那么三年之后,如若你还喜欢崔敏,我亲自找人去与李神医交涉,让你拜他为师。”二王爷看着儿子,认真言道。

谨宁不可置信的看着二王爷。

“如若真的喜欢,我相信,你是可以等得起这三年的。三年了感情都没有转淡,我自然相信你对她是真爱,我愿意让你去追求你爱的人,寻一个好的结果。可是,可是如若三年了,你想放弃了,你觉得其实你对崔敏的感情没有那么深,其实你是可以忘记崔敏的。你现在的耿耿于怀是因为你求而不得,那么一切就算了,你觉得如此可好?”

这一切,都是时寒出的主意,当然,二王爷是不会说出来的。

谨宁认真的看着二王爷,问道:“父亲此话当真?”

二王爷睨他:“君之一言。”

谨宁顿时笑了出来:“好,我答应你,三年,三年后如若我还喜欢崔敏,希望父亲能够说话算话。”

二王爷,“你来找一个见证人。这样可以么?”

谨宁:“表哥,我找表哥来做见证人。”

二王爷看着自己的儿子感慨,你找的见证人,就是出主意的人,而他,他也算准了,你一定找他做见证人。

虽然自家儿子的智商被全面碾压了,二王爷还是觉得时寒说的对,是啊,谁没年轻过,没疯狂的喜欢过一个女人呢?

给他一个机会,给他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也给他一个历练感情的机会。

傅时寒说:“我从来不认同感情需要历练,如若真的需要历练,那么只会真正的伤了感情。可是谨宁不同,他和崔敏,根本没有感情,自然也谈不上上不上,毕竟不是相互的。如果三年过后他还是那般执着的喜欢崔敏,那为何不给他一个机会呢?”

想到此,二王爷淡淡的笑了起来,他是自己的儿子,给他一个机会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