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70|第 17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0|第 170 章(1 / 1)

阿瑾等人在京中自然不清楚京城之外的情形,而万三也没想到,消息走漏的这样迅速,他东躲西藏,可是却依旧躲不开齐王爷安排来的人手,万三认得那个追杀他的人,那个人是王少将,按道理说,王少将是三王爷的人,而三王爷是不可能因为此事追杀他。

正是因此,万三明白,齐王爷这是启动了藏在三王爷身边的人,就算是他日此事败露,他也可以推脱,这事儿必然是这般发展,他只盼着,接应的人迅速的到来,又或许,根本就不会有接应的人。

恰在此时,万三竟是没想,他的儿子竟然来了……

阿瑾可不知道万三那边的是是非非,她知道,傅时寒会做好,她想的是,崔敏大抵应该到李神医那里了。

按道理,崔敏该是会很快的往这边送消息的,也是报平安,这几日时寒来的多,阿瑾远远看他又来了的身影,感慨言道:“这厮最近好像挺闲的。”

待时寒走到近处,就听阿瑾如此言道,时寒默默的为自己鞠一把辛酸泪,他最近忙死了,可是在忙,他也是该来好好的看看阿瑾的,总是联络感情,才会更好。

他可不相信什么距离产生美,怕的就是距离产生了,美没了。

“阿瑾今日都做什么了?”时寒含笑靠近阿瑾,当真是一派温柔。

阿瑾看他,嘟唇:“干什么啊!你猜我干什么呢?”她笑眯眯的与时寒耍花腔。

时寒带着笑意的揉了揉阿瑾的头发,阿瑾顿时甩开头,嗔道:“你能不能注意点?我是你家养的小狗么?整天就知道摸头,我也是有自尊的啊,而且,你也破坏我的发型啊,你没看见啊,我今天梳的可是好看的小羊角。”

噗!时寒忍不住笑的更加厉害!好看的……小羊角?他细细打量,恩,还真像是一头小羊。

一身白衣,两个小犄角,果然是小羊啊!

“既然是小羊角,那你就是小羊?来,学小羊叫一个。”时寒言道。

阿瑾:“咩~咩咩咩~~~”阿瑾学的欢快,学够了,呆滞的看着时寒言道:“傅时寒,你是什么意思,你竟然叫我学羊?你是要找茬打架么?”阿瑾叉腰。

看她如此这般,时寒顿时笑了出来,他言道:“没有啊!这么可爱的小羊,怎么可以不会叫呢?你说对吧?”

时寒无辜的不得了,再说她配合的挺欢快的啊!

阿瑾默默的白了时寒一眼:“我怎么那么不爱搭理你呢?”

时寒觉得,他们家的小阿瑾真是一个不友好的小姑娘。他嬉皮笑脸的凑了上去:“你不爱搭理我啊,可是我很爱搭理阿瑾啊,你看我这么忙,还每日过来和你玩儿呢!”

阿瑾:“……”沉默半响,阿瑾言道:“你确定不是你闲的?”

时寒欲哭无泪状:“你看过我这么忙的闲人么?”

阿瑾点头,十分认真:“看过啊,不就是你么?”

时寒再次笑了出来,他觉得,只要在阿瑾面前,什么高冷的男神是做不成了,他微微叹息。算起来,他曾经也是京城四大美男子其中的一人啊!

不过现在想想,这四大美男子,如今可就谨言成亲了。

京中人惯称的四大美男子,分别是傅时寒,景丞相府的景衍,六王府的小世子赵谨言,另外一个便是齐王爷赵沐。

想到此事,时寒觉得好笑,便是与阿瑾言道了起来,言罢,他感慨言道:“说起来,你们六王府才是人生赢家啊!”

阿瑾挑眉:“怎么说?”

时寒言道:“四大美男子,你们自己就占了一个,另外两朵姐妹花,竟然还一人嫁了一个。至于说唯一那个不是的,竟然还是你的堂叔。你看,你们还不是人生赢家?”

阿瑾十分不以为意,啧啧道:“我倒是觉得,你说的一点都不对,人生赢家,又不是因为这事儿才能当成。我觉得啊,你说的有失偏颇。”

时寒睨阿瑾,言道:“你不总说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么?既然是看脸的时代,怎么就不能人生赢家了?”

阿瑾笑眯眯:“当然是看脸的时代,可是看脸的时代,也不代表这事儿就一定是这样啊!我也是很注重内涵的,谁让自己就是一个充满了内涵的人呢?”

阿瑾摊手,时寒望天,他倒是觉得,如若阿瑾看内涵了,那必然是天下红雨了,真的!

当然,傅时寒是个聪明人,既然是个聪明人,就不能打断小美人的自吹自擂啊,不然她是会生气的。这小姑娘,最小性儿了。

傅时寒完全忘记了,究竟是什么人让阿瑾养成了这样小性儿的矫情性格。

六王爷、六王妃,世子谨言,郡主滢月,他们是坚决坚决坚决不承认,这件事儿是他们造成的,至于是谁造成的。

呵呵呵,谁受着,就说明是谁造成的。

“阿瑾啊!”时寒言道。

“干啥?”阿瑾兴冲冲的问道。

时寒笑眯眯:“这京城里,最好看最能干最注重内涵的,就是你了。”

阿瑾扑哧一声喷了。

她盯着傅时寒,嗔道:“你找茬儿是吧?”话虽如此,但是脸上却带着笑意,时寒看她笑眯眯的甜美模样儿,顿时心里那只小猫又不老实了。她又来挠他的心了……

时寒不错眼的看着阿瑾,阿瑾顿时就不好意思了,她语气更加腻了几分:“你干嘛呀!干嘛这样看我。”

时寒微笑:“看你好看,我时常在想,老天爷真是待我不薄,正是因为他待我极好,我才会有阿瑾这样的好姑娘相伴,现在想想,真是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阿瑾被时寒这样一夸,顿时脸红,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她扭着帕子,想了一下,言道:“你啥意思啊!”

时寒笑:“什么啥意思?”

阿瑾:“我就是、就是说你干嘛突然开始夸奖我,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风格,真是十分奇怪呢!”

阿瑾觉得不好意思,时寒却不觉得,他微笑:“其实我时常想,喜欢一个人有没有理由,但是后来我终于知道,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就好比我喜欢阿瑾,没有任何理由,就是喜欢,很稀罕很稀罕,我希望她好,什么都好。”

阿瑾觉得,自己的牙都要被傅时寒给酸掉了。可是,内心还是好窃喜,就好比,好比偷了油吃的小老鼠,呃,就是这样的感觉。

阿瑾笑嘻嘻的,乖乖巧巧的样子。

时寒自然知道她的欢喜,她的欢喜,何尝不是他的欢喜。

“阿瑾,我们提前成亲吧?等你姐姐滢月成了亲,我们就准备婚事好不好?”时寒锲而不舍,阿瑾觉得,傅时寒这人真是不客气呢!

她犹豫了一下,言道:“我们成亲那么早,真的好么?之前我皇爷爷还说,我不需要成亲那么早,有名分就可以。”阿瑾对手指,看样子,也不是那么坚决啊!

时寒立时:“成亲早也有成亲早的好处啊!我到时候搬来你家,也不需要两边跑了,说句难听的,就是算计个人,我们也可以立时就讨论,你说对吧?”

时寒带着笑意看阿瑾,阿瑾歪头思考中。

时寒继续加了一把劲:“其实我也不是非要让你现在就做出决定,你可以好好想一想啊。我们早点成亲其实还是有好处的。很多事情,我做起来会更加顺手。”例如,摸摸你,抱抱你,亲亲你。这样统统都顺手了!啦啦,(^^*)

阿瑾想的是,恩,以后时寒哥哥有什么需要商量的事情,也不用来回跑,直接就可以和哥哥商量,她是个小姑娘,但是她哥哥除了心软,其他还是很能干的。再说成亲了,她也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傅时寒针对四王府了,毕竟,是她娘亲的仇人啊!啦啦,(^^*)

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不过却都觉得,这样似乎还是很不错的选择。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半响,阿瑾言道:“我会好好考虑的。”

时寒见这事儿明显有门儿,顿时笑了起来,“那好,我等你的消息,阿瑾真是个好姑娘。”马屁还是要拍一拍的,你看,天天过来,总是有效果。时寒觉得自己萌萌哒!

“对了,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阿瑾突然想到了傅时寒的筹谋。

说起这个,时寒只能言道一句:“你的堂妹,真是难得的一个蛇蝎女子。”

阿瑾“(⊙v⊙)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解。

时寒言道:“万三的儿子死了。”

阿瑾更加不解了,这事儿,和万三的儿子有什么关系,他在京城不是吗?

大抵是阿瑾表现的太过明显,时寒详细解释道:“明依派她的心腹丫鬟给万三的儿子送了一封信,信里的具体内容未知,之后万三的儿子便是离开了京城,快马加鞭的奔赴瓦剌,虽然他和万三会和了,但是却也被齐王爷派出去的人手误杀了。”

阿瑾皱眉:“那边那般危险,她还要将万三的儿子弄出去。如此一来,万三不是恨死她了?”

不过这话刚一出口,阿瑾就觉得不对:“不,明依没有那么傻,也许,也许她有别的筹谋。”

时寒点头:“我也觉得,明依应该是做好了筹谋。万三的儿子死了,万三也与四王府派出去的人会和了,你说讽不讽刺。”

阿瑾摇头叹息:“那万三他们呢?能顺利回到京城么?”

时寒问道:“那你呢?你希望他们顺利回到京城么?”他问道。

阿瑾浑不在意:“他有没有安全顺利的回到京城,我并不在意。我并不觉得他回来了就能帮着明依算计我。当然,他们一定是一伙儿的,可是我也不是任人捏圆捏扁的小笨蛋。”

阿瑾十分郑重的这样言道:“其实我们王府的人都心软,不管是我哥哥还是我,很多时候,我们下不了决心,从而导致事情并不尽如人意。如若看话本,话本里的女主角这样,我会觉得这真是一个讨人厌的圣母。可是现实生活里,我们是不能这样做的,我们都是大活人,而且,我们头顶,还都有皇爷爷。太过歹毒,不会招皇爷爷喜欢的。”

时寒点头:“确实,你说的很有道理。”

阿瑾笑眯眯:“他们都想着斗来斗去,好像是都垮了别人,自己就能上位一般。可实际上才不是呢,给皇上哄好了,事儿做的漂亮了,才是上位的关键,其他的,根本就不重要。”

其实阿瑾早就已经看得很透彻,不透彻不懂的,一直都不是她。

阿瑾这般言道,时寒忍不住拉住了她的手,他语气很低,但是却认真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希望你的父亲和哥哥角逐皇位?我一直很好奇,你不想做公主么?你不希望再也没有人站在你们的头顶么?”

阿瑾:“就算是站在我们头顶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啊。亲人之间,不需要算计那么多的。如果二伯父做皇帝,我很高兴,他比我爹更适合做皇帝,我爹整日的胡混,哪里能管好一个国家?只有二伯父那样的,才是最合适的,冷静,谨慎,为国劳心劳力。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皇上呢,我爹一点都不适合,我爹只适合做一个闲散王爷,每日招猫逗狗的玩玩闹闹,这样就很好了。做皇帝什么的,不是要了他的命了吗?而且……时寒哥哥,你觉得我哥哥的身体,禁得起国事的操劳么?我嫂子,她能做皇后么?”

时寒平静的看着阿瑾,就觉得这小姑娘看的透彻的不行!

阿瑾笑眯眯:“不合适的啊!我嫂子可以是悬壶济世,救人于危难的女神医,但是却一定做不好一个皇后的。我哥哥也是一样,他身体虽然已经好了,可是还是很虚弱,换季什么的,我们都没事儿,他就会伤寒,这样的身体,如若操劳过度,那不是透支自己吗?而且我爹也不可能有其他孩子了,我哥哥一定要继承他。所以,皇位什么的,距离我们家太遥远了。我最喜欢二伯父了,二伯父超级棒,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皇帝,二伯母也一定能做一个好皇后。”

所有一切都说完,阿瑾想了想,贼兮兮的补充:“再说我爹这么不靠谱,都往人家门口泼过大粪和狗血,传出去能听吖?人家说起新的皇帝就说,哦哦哦,我知道他,就是那个大粪皇帝!噗!这能听么?”

说完,阿瑾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而她没有看见的是,不远的草丛后,站着的正是被称为大粪皇帝的六王爷以及……被表扬的不行不行的明君二王爷。

这二位的脸色……一个喜气洋洋充满感动,另外一个,另外一个已经黑掉了,比锅底还黑。

傅时寒若无其事的往那边看了一眼,若有似无的勾起了嘴角……

如若不是看见他们走了过来,他是不会问这些的,他就知道,阿瑾的回答不会让“某些人”失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