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69|第 16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9|第 169 章(1 / 1)

六王妃笑的很灿烂,可是阿瑾却觉得,这笑容里也有一丝的唏嘘,不是无奈不是难过,是唏嘘。

她与时寒言道:“时寒哥哥,天都黑了,你赶紧回府吧,我陪我娘走一会儿。”言罢,炸了眨眼,算是与傅时寒通个小小的暗号。

傅时寒见阿瑾的表情,再次失笑,他起身:“既然这般,我就先走了。其实我今日来,也是……”时寒突然想到今日过来的目的,忍不住摇头笑:“我竟是忘了告诉你。”

他并没有瞒着六王妃,认真言道:“计划已经按照我所预料的那般进行了,现在就看,四王爷和齐王爷能作死到什么地步,如若他们作死到了极点,皇上是不会客气的,你们该是懂,虽然皇上现在还有些犹豫,但是也不是一直这样,只要他不得不立新君,那么所有的障碍,他都会扫平,不管那个人是谁。”

也不知六王妃听没听明白,但是时寒可以肯定,阿瑾明白了,因此便是微微颔首,之后告辞。

六王妃也不问,只交代:“早些休息,别太过劳累。”

时寒颔首:“我知道了。”

等傅时寒走了,阿瑾挽住了六王妃的胳膊,笑嘻嘻:“娘亲,我陪你在花园走走吧?”

六王妃斥她:“你与傅时寒说话也太不客气了。”

阿瑾仰天长啸,“天呀,你们到底是我的爹娘还是他的啊,干嘛都这样帮着他,呜呜,我感觉自己是个可怜的孩子,爹不亲娘不爱,傅时寒讨厌讨厌!”

看她这样故意闹,六王妃笑了起来,笑够了,叮咛道:“你要知道傅时寒的好,时寒这个孩子虽然对别人一般,但是对咱们家,对你,是顶好顶好的。这是旁人不能比的,你以为你父王傻啊,他这样劝你们成亲,也是为了你好。”

阿瑾嘟唇抱怨:“才不是呢,谁知道爹爹是个什么意思。他刚才还得意我拒绝傅时寒呢,转眼就变了,可快了,我都不知道发生了啥。”

阿瑾不知道发生了啥,六王妃倒是知道一些,她之前便是听说过,六王爷一直都认为阿瑾是个暴力的女孩子,她经常揍傅时寒,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但是六王妃觉得,大抵是因为这个吧,正是因为这个,六王爷才会这般。

“你呀,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父王虽然糊涂,但是都是小事儿上,大事儿上你什么时候看过他糊涂?这么多年了,我也觉得,像他这样挺好的。有个词叫大智若愚,我时常想,许你爹就是这样的类型。”六王妃拍了拍阿瑾的手,与她一同往花园走。

阿瑾撇嘴:“娘亲还真是会给阿爹脸上贴金。”

六王妃摇头:“不是贴金,是真的。你爹不糊涂,你能和傅时寒早些成亲,也是好的,这相当于,彻底将我们六王府和二王府,和景家,也间接和傅家拴在了一条绳上,你以为这是傻么?当然,你爹可能想不到这么多,但是这些结果可都是会发生的。”说到这里,六王妃也觉得,六王爷的运气真是好的让人侧目,他每次的无意之举都能造成极好的结果,让她十分的感动。想到此,六王妃微笑:“你爹或许是有福星相助。”

阿瑾:“呕!”了一声,表情十分的怪异。

她这样闹,六王妃忍不住笑言:“怎么,你觉得这不可能?”

阿瑾嗔道:“我家父王明明是个二货,你非要给他说的有如神助,我会觉得怪怪的啊!”

“你仔细想想,其实你爹真的也没做太多的错事。”

阿瑾沉默下来,她仔细回想这么多年的一桩桩一件件,顿时笑了出来,笑够了,她忍不住问道:“娘亲,你说我爹是不是扮猪吃老虎啊?以前傅时寒就曾经说过,他怀疑我爹是版之处老虎,可是他又觉得可能性不大。娘亲,你和父王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

阿瑾认真的问道,倒是让六王妃迷茫了,她看阿瑾:“是不是这样?”

阿瑾点头:“对呀。你不知道么?”

又想了想,阿瑾言道:“我就很了解傅时寒啊,他想做什么我都清楚的,就算他不说,我也看的明白,这就是默契啊。呃,当年,娘亲和我不同,我和傅时寒是两情相悦,你和爹爹可不是。”

六王妃看着已经开起来的花儿,缓缓言道:“你是不是觉得,娘亲其实挺不近人情的?”

阿瑾连忙摇头,她记得穿越之初,她还是个小婴儿,那时他们说话可不会防备她,她知道他娘亲的为难。单是好色饥不择食这一点,她就明白她娘的苦楚。

“我知道你心疼娘亲,可是阿瑾,原本你小,我不能与你言道许多,但是现在你长大了,也知道了许多,我不怕告诉你,阿瑾,其实如果说后不后悔,我是后悔的。”六王妃表情淡淡的,她转头看阿瑾,继续言道:“如若说可以,我也想找一个真心相爱的人,一起好好的生活。就像你舅舅和舅母那样,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阿瑾沉默下来,没有说话。

“可是我没有选择,我想,就算是我后悔也是没有意义的,那个时候,没有人给我机会让我选择,你外祖父,还有那个贱人,就是你外祖父抬为贵妾的那个女人,他们存了心将我嫁给六王爷,我没辙。只能嫁,所以我的后悔,没有意义。今日的生活,我很满足。”

阿瑾歪头,觉得自己有点不懂,后悔没有意义,为什么又要说自己后悔呢?

阿瑾困惑,她的困惑六王妃看在眼里,笑了一下,她言道:“我很奇怪?我只是想通过自己的情形告诉你,如果可以,我愿意有一个人白首不相离,而不是今日这般。”

阿瑾抬头问道:“那么四伯父呢?你是希望和四伯父白首不相离么?”阿瑾也不知为什么就会问了出来。

六王妃诧异的看她,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一直都怀疑你知道一些内情,你……你是知道的吧?”

阿瑾点头。

“什么时候?”

阿瑾想了想,低声言道:“大概六七岁吧!”她小小声,生怕六王妃怪罪。

六王妃这下才是彻底愣住了,她看着阿瑾,仿佛不认识这个女儿,她想不到,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得知了这样大的秘密,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自己悄然的没有说任何话。平心而论,六王妃觉得自己做不到。

“你那么早就知道了,可是你没有告诉任何人,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是说……你这些年与四王府的人时有不对付,是因为这个?”六王妃眯眼。

阿瑾嘟唇辩解:“我才懒得搭理他们呢,不能一下子捏死他们,我怎么会挑事儿呢,都是赵明玉姐妹啊,他们不断的跟我找茬儿啊!”

六王妃觉得,自己真是看不懂这个女儿了,停顿了许久,她言道:“当年,他负了我,负我没有关系,娶了我的友人也没有关系。可是他不该在自己成亲之后还算计我,算计我嫁给六王爷,算计企图霸占我。阿瑾,你娘亲那个时候没有办法,可是既然嫁给了六王爷,我就不会让他如愿。他以为可以掌控我?真是太可笑了。阿瑾,我憎恶他,不是因为当年的憎恶,而是他的觊觎,这种觊觎让我恶心。”

阿瑾明了六王妃这样的感觉,点头言道:“其实我之所以把话说开,是因为……”

阿瑾没说完,就被六王妃打断:“因为傅时寒刚才的话?你们对四王府和齐王府做了什么?”六王妃问道。

阿瑾掏出帕子捏呀捏,样子无辜极了,她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六王妃,言道:“我……”

“你什么?”

阿瑾卖萌:“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都是傅时寒做的哦。”

六王妃:“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说么?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的,再说,这事儿怎么还和齐王爷扯上关系了。我不明白。”

阿瑾:“就是,齐王爷喜欢五王妃,哦对,这个你知道。然后就是齐王爷想篡位嘛!再然后,老齐王妃其实是傅将军已经战死的姑姑,傅将军和齐王爷是表兄弟。傅时寒故意将这个消息透漏给了四王府,四王爷差万三去调查了。……”阿瑾噼里啪啦将一切都说完了,言罢,上气不接下气的看六王妃,啧啧道:“这样一口气说完,好累啊!”

六王妃目瞪口呆,这里面,很多事儿她都不知道,但是听阿瑾这样言道,只觉得自己简直是井底之蛙,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缓和了半响,六王妃言道:“所以呢?傅时寒要做什么?”

“傅时寒的意思是借力打力,我和傅时寒算计过了,只要做的好,不出一年,四王府就得完蛋。”阿瑾认真。

六王妃看阿瑾。

阿瑾举手:“我可以保证的。”

六王妃觉得,他家乖巧可爱又单纯的小姑娘呢?

“你……你说的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

阿瑾对手指:“也有傅时寒的意思啊!”

六王妃叹息:“你们两个孩子……我该说你们什么好。”

阿瑾举起小拳头忿忿:“我不能不给娘亲出一口气的啊!凭什么他们就可以欺负我们,我这是以牙还牙,已经这么多年了,我们等了这么多年,也该我们做点什么了。”

六王妃静静的看着阿瑾,终于,她露出笑容:“我的小女儿,真的长大了……”

………………………………………………………………………………………………………

四王府。

四王爷看着属下,问道:“你说什么?”

那属下言道:“属下查到,齐王爷宴请了王少将,之后王少将就出京了。我担心……”

四王爷:“王少将不是三王爷的人么?怎么会因为齐王爷出京?会不会是因为公务?”

“近来三王爷那边确实有些出京的公务,但是这个时机,未免太过巧合,万大人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他已经找到了线索,如若我们不小心点,怕是就要坏事儿。毕竟,这是牵扯到齐王爷的大事儿,许是他察觉一二,也不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马上安排人出京去接应万三,且不能出一点状况。”

“是!”

四王爷言道:“如若掌握了齐王爷的大秘密,我们就可以立刻翻身,万三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秘密,你懂么?”

“属下明白。”

两人正在密谈,却没有发现,窗外一个身影听到这一切,偷偷的离开,明依迅速的回到自己的院子,她不断的平复心情,捏紧了拳。

她自然知道万三为何去瓦剌,也知道这是关乎她会不会成为公主的大事儿,可是,如果让万三现在就死,她是不乐意的。万三死了,相当于她最有利的一个助手失去了,在寻找一个,未必如万三知道的这样多,也未必如万三这样真心待她。

想到此,明依琢磨开来,该是怎样才能让万三知道父王的意思呢?

她捏着帕子,十分的恼怒,本是一件大好事儿,竟是成了危机了。

不过,明依又想,富贵险中求,想来天下没什么是白来的,如若万三能够回来,能够安全回来,并且带着证据,必然更加的得四王爷的信任和依赖,于她是更大的帮助。

怎样才能让万三知道一切呢?明依思来想去,顿时想到一个可靠的人选,她立刻摊开纸笔……

“来人。”

“郡主有什么吩咐?”丫鬟连忙上前。

明依平复了一下心情,言道:“你偷偷帮我给把这封信送给万三的儿子。”

明依交代:“这件事儿,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更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们送出去的,你懂么?”

丫鬟是明依的心腹,立刻称是。

“行了,趁着宵禁还有一会儿,你马上去做。”

“是。”

看丫鬟领命而去,明依冷笑起来,她喃喃自语:“他儿子还是很有用的。”

“如果他儿子能死在半路,那可真是更好了。”想到此,明依冷笑了起来,“这样,他就只能责无旁贷的帮我。”

明依歹毒的笑,笑够了,来到镜子前梳头,镜中的少女并不十分美艳,说起来,她并不太像四王妃,这也是当初四王妃不太喜欢她的原因。

看着镜中的容颜,明依冷笑言道:“说我不美,不美又怎么样,我一样可以把握住万三,一样可以弄死赵明玉,她好看也是个没有脑子的草包!脑子可比那劳什子没用的容貌强多了。呵呵,呵呵呵!娘亲,赵明玉死了,你也只有我一个女儿了啊!”

明依对着镜子咯咯的笑,笑够了,左看右看,“你们谁都不会有我幸福,我一定是最强的,一定是!我要将你们所有人都踩在脚下。不管是谁,都不能比我更幸福。”

明依狰狞的看着镜子,如若这个时候有人看过来,只会觉得她已经疯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