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68|第 16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8|第 168 章(1 / 1)

阿瑾看着时寒,觉得有点不可置信,她问道:“你说啥?”

时寒挑眉笑,整个人散发一股柔意:“我说,不如我们早点成亲?”

阿瑾:“no!”

时寒:“啥?”掏耳朵。

阿瑾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多么直白的反应,她认真言道:“不要!我年纪还小,成亲太早不合适。而且你看,我这么小的一只,怎么可以成亲呢!”我还能继续长个儿的,十五岁明明还是小孩子,我已经早恋了,可不能再早婚!

时寒简直要呵呵呵了,他盯着阿瑾,言道:“你个子长得不高,完全是被你的心眼压的。”

口胡!

阿瑾愤怒了,她戳着时寒,气势汹汹:“你能不能给我认真点,分明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如果真是心眼压了不长个,那么你现在就是侏儒了。”

傅时寒看阿瑾忿忿的样子,忍不住笑的厉害。

“我想说的是,个头和成不成亲,其实没有什么关系。而且阿瑾,你不想早点成亲,天天都能看见我么?”时寒看着阿瑾,轻笑,语气十分温柔。

傅时寒真是一个好看的男子,阿瑾第一万次的感慨,这种感觉完全不能言说。扑通扑通扑通,心跳的厉害。

傅时寒温柔起来,真是能腻死人。

她嗫嚅嘴角一下,咬唇言道:“反、反正我不想成亲那么早。成亲的早,就要早早生孩子。我不想早早生孩子的。而且,现在我也能天天看见你啊!”阿瑾觉得,时寒现在就像是要隐忧她的大灰狼,真哒,妥妥的。

看阿瑾一脸的戒备,傅时寒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揉了揉阿瑾的头,言道:“你怎么这么防备我啊,我可是个天大的好人。”

阿瑾觉得,傅时寒说这话真是太没有数儿了,简直是将她当成小傻缺一样。她上下打量时寒,认真言道:“你别忽悠我哈,反正我不想成亲那么早。”

其实时寒倒是也不是要逼阿瑾,只是突然就觉得,其实成亲也蛮好,但是看阿瑾这样介怀,他便是笑了出来,也不逗她,认真:“一切你看着办便好。”

阿瑾盯着时寒,细细打量他,傅时寒面冠如玉,鼻梁高挺,整个人散发一股儒雅的气质。如若旁人并不知此人就是傅时寒,想来一定会被他骗到,这样的好男儿,怎么可能是传闻里雷厉风行,果决冷然的傅时寒呢!

且不说他小时的那些传闻,便是看现在,从他的行事作风也可见此人的可怕。可纵然如此,大家还是不能相信,不能相信傅时寒是这样一个人。

阿瑾也是这般,她其实知道傅时寒是个什么性格,也知道傅时寒有些话其实是以退为进,可纵然如此,她偶尔不经意的看向傅时寒,还是会被这人吸引,只觉得他真是帅到无敌。

“时寒哥哥。”

时寒微笑:“什么?”

阿瑾娇笑:“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喊你的名字,感觉,除了我没人会这样喊你呢。挺有意思。”

我有关于你独一无二的名字,如此甚好。

阿瑾这般,倒是让时寒也笑了起来,他盯着阿瑾,言道:“我对阿瑾来说是独一无二的,阿瑾对我也是一样。”

他说话的时候并不温情,但是却认真不已。阿瑾这样看着时寒,微笑:“真高兴,真高兴能好好和你在一起。”

我很欣慰,也很高兴,高兴有你!

两人这样含情脉脉,只是站在树后的人却觉得酸掉了牙。六王爷发誓,发誓自己真的不是偷听,他只是偶然走到这边,本想上前打个招呼,倒是不想,竟这般了。六王爷觉得,自己牙疼,真的,被酸的。

他们俩还能再恶心一点么?

好像不能了!

六王爷觉得自己略苦逼,现在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走吧?肯定有响声,被人看见多不好,这老丈人偷听女儿女婿墙根,传出去还能听么?

如若留下,继续听下去,六王爷觉得自己会恶心死,真的,一点都不夸张,恶心死了……

六王爷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结,也正在这个时候,时寒开口:“别听了,出来吧?”虽然不知道谁在那里,但是时寒却很肯定,有人在偷听。

六王爷听到傅时寒的声音,迟疑了一下,钻了出来,他呵呵的笑:“真是……太巧了,今晚的月光太美了,我是出来赏月的,倒是不想碰到了你们,呵呵,呵呵呵!”

阿瑾望天,虽然现在已经是傍晚,但是天还没有全黑下来啊。赏月什么的,还能更扯一点么?

“也没月亮啊!”阿瑾嘟唇。

六王爷欲哭无泪的看阿瑾,你看,他家闺女就是这么蠢,都已经找好了理由,她偏是不听,还要拆穿。

“你们这干啥呢!”

傅时寒坦坦荡荡:“求婚!”

噗!六王爷直接喷了,他看着时寒,啧啧道:“你还真是直白。”

时寒微笑言道:“您是阿瑾的父亲,我对您直白是应该的。”

六王爷听他如此言道,自己倒是不好意思了,他默默的垂首,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虽然这样的事儿他自己也没少做,但是看人家这样坦荡,他感觉自己超级尴尬的说。

“呃,啊,大概……好像……阿瑾没同意吧?”六王爷问道,说起这个,六王爷顿时又高兴了,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小子被人撅了啊!

阿瑾,干的漂亮!

六王爷觉得,他是很乐意看傅时寒吃瘪的,真的,不夸张,比他长得好的,他都乐意看对方吃瘪。

“确实没同意。不过我想,只要我持之以恒,阿瑾会同意的,毕竟,我们也是有圣旨的人。”时寒语气淡淡的,如果这个时候还没听出六王爷话中的高兴,那么他就不是傅时寒了。只是,他有点不明白,六王爷到底高兴个什么劲儿呢?

六王爷眨眼,长长的“哦”了一声,随即笑眯眯:“说起来啊,时寒还真是个好孩子。”

时寒:“恩?”

“你能对我家阿瑾这么好,我这做父亲的真是欣慰了。”六王爷拍拍时寒的肩膀,继续言道:“虽然阿瑾比较暴力,但是你相信我,她内心里是个十分好的好姑娘。特别温柔贤淑,你给她娶回家,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她一定会是一个贤内助。”

阿瑾:这都说的什么跟什么!

时寒:暴力?温柔?贤淑?这些一个都和阿瑾没有关系啊?六王爷再说什么?

这两人都是一脸的“卧槽,他在说什么”的表情,至于说六王爷则是一脸的欣慰,那种表情真是让时寒和阿瑾看傻了眼。

“其实,你们早些成亲也好。”六王爷突然想到一点,便是如此劝道,他拉住了阿瑾的手:“我说闺女啊,其实你早点嫁给时寒,也是蛮不错的啊,时寒这人十分体贴。你们成亲了,他也不用两边来回跑,你看看,人都累瘦了。”

想到自己女儿会打人,六王爷觉得,如果不在傅时寒还能容忍的时候赶紧给他们的婚事敲定,一旦以后他反悔,那这事儿就不好办了,再找一个这么蠢愿意接受阿瑾,又钱厚且有能力的,委实是不多了啊!这么想着,六王爷越发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例如,快点撮合他们二位。

“阿瑾啊,现在天气这样好,不如明天你们一起去郊外放风筝吧。我看郊外不少人家都在放风筝呢。”六王爷继续言道。

阿瑾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都不对,她爹是犯了什么事儿了,要这样撮合她和傅时寒,这画风突变的也太快了,刚才还不是这样的啊!

这么多年了,她依旧是没有看明白她爹犀利的画风,这画风绝对和一般人不一样。

六王爷觉得,自己真是为女儿操碎了心。

而阿瑾觉得,她爹咋像一只变色龙?

这就是差距!

等六王妃到了,就见六王爷正在游说阿瑾和傅时寒成亲,傅时寒倒是高兴的,虽然不知道为啥,但是有人帮忙总是好的,而阿瑾则是一脸的便秘。

见六王妃到了,阿瑾立时:“娘亲,快来给我父王带走。”

她小手摆呀摆,六王妃见自家闺女一脸的求助,顿时笑了起来:“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阿瑾委委屈屈的靠在六王妃肩上:“娘亲,你看爹爹,他竟然劝我成亲,哪有这样的爹爹啊,人家可都是想多留女儿一段时间的,这样才不好呢!”

阿瑾如此言道,惹得六王妃失笑。

六王爷觉得,自己一片好心却被阿瑾这样误解,真是难受的不要不要的,他怎么就这么可怜,自己明明是为了女儿好,但是阿瑾全然不了解,不过想来也是的,阿瑾这样的年纪,怎么会明白他的一番苦心呢,这当爹娘的,真是太不易了。

算了,他也不和阿瑾一般计较,谁让阿瑾只是一个小女孩儿呢,既然是个孩子,他计较的太多,倒是显得他是个没用的家伙。

六王妃打量打量这个,又看看那个,顿时笑的厉害。

“行了,小年轻儿想一起说会儿话,你跑这儿转悠什么。惹得人家反感,走走,我带你去看孩子。”

说真的啊,六王爷觉得,他真的不怎么喜欢孩子,特别是婴儿期,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是十分恐怖的生物,他们是会拉到人身上的啊,那是啥,那是便便啊。对于一个大小便不能自理的小东西,六王爷觉得还是躲得远远的才好,这般想着,六王爷立时言道:“其实,其实我还有些公务没处理完,这不是出来转悠一下,放松一下心情么?我这放松好了,也该回去了。”

六王爷一本正经的离开,六王妃看他背影,啧啧道:“说的跟真的一样,谁都能有公务,他可不能有。这不糊弄人么?他能干啥!”

六王妃声音不低,也不知道六王爷听见没有,就见他加快了脚步,嗖嗖往前。

“砰”六王爷撞到了人身上,他揉着自己的鼻子:“你走路没长眼睛吗?”

来人正是玉真姨娘,如若换了旁人,倒是不至于如此,玉真姨娘真是一个女战士。因着两人的身高不同,六王爷的鼻子正好碰到了玉真头顶的发髻,也不知玉真在发髻里绑了什么,他只觉得鼻孔酸涩。

玉真惊慌:“天呀,王爷,您没事儿吧?您要不要紧?”玉真拍着六王爷的背,六王爷感觉玉真好像是将他当成了一面鼓在捶,简直难受的不行,五脏六腑都要翻腾个遍。

六王爷:“哎妈呀,你赶紧别碰我。”这心情,简直不能更难受。

玉真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王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真是对不起,王爷……”玉真慌乱的不断道歉。

六王爷无奈的摊手:“好了好了,你别碰我,我就不难受了。真是,你自己劲儿多大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这样拍我的后背,我会疯掉啊!”

玉真也不敢说话了,揪着衣角站在那里,怯生生的看六王爷。如若是个美女,这般楚楚动人的看人,男子早就已经心猿意马,可是玉真这样的,但凡是喜爱美人一些的,怕是就要想吐了。

好在,六王爷还是能够忍受的,也亏得傅时寒那时让他调查四王爷安排的那些美女细作,正是因此,他对美人,倒是少了几分热忱,而多了几分介怀。还是玉真这样的,看着妥帖。

“算了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了,也显得我比较没有品位,走走,我回书房处理公务,你去给我沏茶,也算是红袖添香了。”六王爷觉得自己真是大度的不行。

玉真感激:“是。”

看着两人施施然而去,阿瑾歪头看六王妃的表情,生怕她不高兴,虽然她知道六王妃不喜欢六王爷,可是看他与别的女子交好,阿瑾觉得,自己说不好她娘亲心里会不会别扭。

阿瑾偷偷看六王妃的表情,打算说点什么转移一下视线。就听六王妃开口:“你们不用担心。”

她温和的笑:“不喜欢,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在意。”

阿瑾已经习惯了六王妃这样说,而傅时寒倒是第一次听六王妃如此言道,其实他心里也是明白的,但是倒是没想到六王妃会当着他的面这样直白的说。

“你们俩,要好好的,难能有这样一个机会,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这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了。要好好珍惜。”六王妃言道。

阿瑾笑眯眯:“我知道的,我一直都很珍惜傅时寒,也对他很好,不信你问他!”

六王妃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家小阿瑾就是这样喜欢耍宝,不过恰好也是因为如此,才会让他们心情爽朗!

不说旁的,只要在阿瑾身边,她就会觉得十分开心。

“我也一直都很喜欢阿瑾,很珍惜阿瑾啊,我们是礼尚往来。”傅时寒言道。

阿瑾啧啧,斜眼看时寒:“你真是太不会说话了,本来好好的一个表白机会,让你说个细碎。真是不会来事儿。”

六王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两个少男少女,顿时觉得生活十分美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