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65|第 16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5|第 165 章(1 / 1)

李素问自认为,没有能力解毒,但是她也知道,谁人最合适。

而阿瑾想的是更加困扰她的问题,究竟是谁给崔敏下了这个毒,要知道,崔敏的存在伤害也威胁不到任何人,但是偏偏是有人下了毒。

其实阿瑾心里也是隐隐有一种怀疑的,只是她不敢将这种怀疑说出来,她完全不能言道更多。不过她还是很坚定的言道:“既然如此,那么嫂子,您看崔敏能坚持多久?”

李素问迟疑了一下,言道:“如果是她中毒初期被检查出来,我想我还有点办法,但是我看现在的状态,她至少中毒三个月以上,现在这种情形,我的能力根本就治不好她。如果不快点去找我爷爷,怕是她就有性命之忧。”

崔敏竟然一点都没有什么担忧,她带着笑意问:“如果我不治疗,还能活多久?”

李素问怔了一下,随即言道:“不超过三个月,你的毒已经很重了。”大抵是察觉到崔敏的消极,素问言道:“人死如灯灭,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望向了窗外,她言道:“你弟弟是需要长时间治疗的,如果你这个做姐姐的都不在了,他该是如何?你父亲忙,他哪里会有时间管他。”

阿瑾觉得,她嫂子真是御姐范儿,而且能够抓住重点。不过是两句话便是让崔敏来了精神,她问道:“李神医能愿意为我治疗么?”

素问笑了起来:“自然可以,虽然……虽然他性格有点不太平易近人,但是你相信我,那只是表象罢了。”

阿瑾立时言道:“那么崔敏你回去准备,我找人为你带路,你马上去见李神医。”

素问想了一下:“你带着你弟弟一同过去。总之你都是要治疗的,如若带着你弟弟,你们都由我爷爷来治,会好很多。”

崔敏郑重的点头:“我回去准备。”

待崔敏离开,阿瑾怯生生的拉着素问的衣角,言道:“嫂子,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言罢乖巧一笑,真是笑的素问心都化了。

她笑言:“别当成一回事儿,我知道你是为了大家好。”

阿瑾靠在素问身边,扁嘴道:“崔敏喜欢的,不是哥哥。如若不是这样,我不会和她接触的。引狼入室这种事儿我更是做不出来,嫂子放心。”

素问颔首:“我当然相信你。好了,别当回事儿,至于你哥哥……谢谢你什么都不告诉他。”

阿瑾咯咯笑,“这种事儿,必然是不能说的啊!”

两姑嫂相视一笑。

崔敏和素问都离开,阿瑾一个人陷入了沉思,她比较疑惑的是,究竟谁做了这件事儿。阿瑾已经习惯了有事情找傅时寒,而且,这次除了这个还有齐王爷府里的事情。这般想着,阿瑾立刻差人去唤傅时寒。

时寒倒是没有耽搁,等他到了,就见阿瑾冷着一张小脸儿,她默默的趴在桌上不知想着什么。大抵是阿瑾的表情太过严肃,时寒好奇的来到她身边:“发生什么了?这么着急。”

阿瑾无精打采的抬头,她突兀的问道:“如若有人想杀崔敏,那个人会是谁。”

时寒微笑:“有人要杀崔敏么?”

阿瑾歪头想了下,言道:“今天崔敏来了。”阿瑾将今日崔敏来了之后发生的事情悉数的讲了一遍,最后,看时寒问道:“你觉得,这都是怎么回事儿呢?”

时寒原本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但是听阿瑾讲到最后,微微蹙眉,他问道:“崔敏偷听他们谈话的时候,有没有被人发现?”

阿瑾摇头:“应该没有吧,再说,崔敏都中毒三个月了,与这件事儿想来也是无关的。”

时寒点头:“我自然知道这两件事儿无关。我只是在想,齐王府究竟要做什么。”

齐王府要做什么不是很明显么?阿瑾觉得,傅时寒现在问的问题完全就没有任何意义,别说是傅时寒,就连她都明白齐王爷打的什么主意。他现在要的,是皇位。

阿瑾的表情跳过明显,傅时寒明白阿瑾的意思,他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最终结果我当然知道,他的终极目的我也知道,我只是在想,他的小妾为什么要和这些朝臣勾搭,如若说他借由此事笼络人,那些朝臣为什么会上钩,他这么做,将来就算是登上皇位,脸呢,满朝文武都给他带过绿帽子,这……满头冒绿光的绿毛龟么?”

噗,阿瑾一下子就笑了出来,她是怎么都没想到,傅时寒会这么说,不过越想越是有趣呢。

阿瑾嗔道:“你这说的也太恶劣了些。人家怎么就是绿毛龟了。再说,也许他会觉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都想篡位了,还哪在乎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不管多黑的底,只要他登上了皇位,一切都能洗白。这一点你要相信我。”

阿瑾觉得,这很好想啊,为什么傅时寒会觉得纠结呢,男人和女人看事情,果然不同。绿帽子这种事儿,对他们好像还真是比较不同。

“我更在乎的是崔敏中毒,我这心里总是觉得不舒服。”阿瑾支着下巴看时寒,觉得他们关注的点一点都不同。

时寒微笑望向了阿瑾,他一针见血:“你怕是姨母下毒,所以你不舒服,你坐立难安。”

阿瑾惊讶的看傅时寒,时寒言道:“对么?”

阿瑾点头,她确实是有这个担忧,能想让崔敏死的,这样的人真的不多。虽然崔敏作风让人颇为不喜,但是若说是真的害她,那倒是也不必。这样看来,除却曾经被拒了婚的齐王爷,还有一个人选便是二王妃,二王妃不想让崔敏嫁入二王府,而又不忍心强求自己的儿子,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崔敏消失。

“二伯母那么好,我不敢想,如果真的是她,会怎么样。还有就是虞贵妃,贵妃娘娘如若知道她的外孙女儿中毒,势必不会善罢甘休的。其实算来算去,他们也都是亲戚啊!我感觉都是一团乱麻,好讨厌。当然,我也可以怀疑是齐王爷,可是按道理说,齐王爷确实没有二伯母嫌疑大的。毕竟,齐王爷现在琢磨的是皇位,就如同我们大家想的那般,他现在全心都扑在那上,虽然崔敏拒婚,可是当时的情形,也是说得过去的,按道理,齐王爷应该不是那个人。这么想着,我就越发的害怕了。”如若是二王妃做的,阿瑾只觉得事情不好办了,除却这个,还有便是……她咬了咬唇,如若那人是二王妃。真的超过了她该有的认知。

傅时寒静静的盯着阿瑾,就见小包子脸十分的怨念,忍不住捏了一把,言道:“这事儿交给我。”

阿瑾认真:“也不能啥事儿都交给你啊,我会胡思乱想的。”

时寒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继续捏阿瑾的脸蛋儿,捏捏捏!

“你怎么那么好玩呢,小姑娘家家的,你哪里需要考虑那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我们自会处理好,如若需要你来处理,那么就没什么意思了啊!”

阿瑾被时寒捏捏捏,不乐意的甩开他的手:“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招人烦呢!”

这人习惯太不好了,总是捏人脸算怎么回事儿啊,可爱的小瓜子儿脸硬生生被捏成了包子脸,不开森!

阿瑾恨恨的瞪着时寒。

时寒笑了起来:“好了,别生气了。有几件事儿你帮我做一下呗?”

阿瑾:“啊?”

“稳住崔敏,我希望你能够稳住崔敏,迅速的让她去找李神医治疗,我不希望崔敏中毒的事儿蔓延。你帮我劝服崔敏,并且由崔敏来做她父亲的工作,这件事儿,任何人都不能知道。你懂么?”时寒认真言道。

阿瑾点头:“行,这件事儿我来处理。”

时寒迟疑了一下,问道:“阿瑾,你就没有想过,其实还有一个人是可能对崔敏下毒,也最有能力做这件事儿的么?”

阿瑾“啊”了一声,不解的抬头看他:“谁呀?”

时寒静静的看着阿瑾,阿瑾抿了抿嘴,言道:“你说话啊,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

傅时寒一字一句:“李素问!”

阿瑾顿时变了脸色:“你胡说什么?怎么就会是我嫂子了?如果不是我嫂子,怕是到现在还不会查到崔敏中毒。如果我嫂子要害她,谁都查不出来,静静的让她死掉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说出来救人?”

阿瑾十分激动,双眼冒火的看着傅时寒:“我怀疑你的姨母,你就要怀疑我嫂子么?傅时寒,你这样未免有点小心眼了吧。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见你了。”

时寒看阿瑾生气,忍不住苦笑,真是个小丫头呢!两句话没说好,火气就上来了,其实,他说的未尝就没有道理啊。

“阿瑾!你要认真听我说么?”

阿瑾:“不要不要!”

时寒转身就要走,阿瑾扁了扁嘴:“你说啊!”

傅时寒哭笑不得:“好了,别瞎闹了,我们好好琢磨下这件事儿。你嫂子知道她喜欢你哥哥,下毒也是有可能的啊,下毒却不想让一个人死,自然是要救人。如若李素问的爷爷救了崔敏,那么崔敏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和李素问争了。这恩情报答不完。当然,经过接触,我感觉李素问不是这样的人,可是凡事不能只看表面的,你说对么?”

阿瑾虽然想吐槽,可是还是点头。

时寒接着言道:“还有可能是我姨母,也就是你二伯母,她如若是想让谨宁断了念想的毒杀崔敏,也是有动机的。可是,姨母看起来也不是那样的人。”

阿瑾忙不迭的继续点头:“对啊,我就觉得,他们都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心,担心这事儿和他们有关系。”

阿瑾也说了实话,她不是不怀疑,只是很怕结果不尽如人意。

“当然,还有可能有别人,有我们不知道的人。例如,崔大人的仇人或者是崔敏自己的仇人,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只是,就算是有仇人,我们也不能肯定,我们所揣测的人没问题。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让事情铺张,我不怕别人,只怕……”

“虞贵妃。”阿瑾正色言道。

时寒点头:“我只怕虞贵妃知道之后参与其中!”

阿瑾答道:“好,明天我去见崔敏,就以崔敏要带她弟弟去找李神医治病为由离开京城。我想这个最妥当。”

时寒见阿瑾认认真真的小模样儿,忍不住就想笑,阿瑾不解:“你怎么又笑啦。”

时寒言道:“我只是觉得,你认真的样子很可爱。”

阿瑾啧啧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平常的样子不可爱?真是……真是不会说话的家伙啊!”

傅时寒:“自然什么时候都可爱!只是,现在特有意思。”

阿瑾撇嘴:“好了,你赶紧走吧。我明天去看崔敏。”

时寒不肯:“这话还没说完,你就赶人,真是个急性子啊!我还没问你呢,崔敏中的是什么毒,为什么太医都检查不出来。”

说起这个,阿瑾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一般人全然都检查不出,这毒药也挺难寻的,如果不是李素问,怕是崔敏到死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是中毒。

“我嫂子说是毒草每日服用才会有这样的药效。”

时寒愣住,随即挑眉问道:“每日服用?”

阿瑾点头:“对,每日服用!最起码,几个月前是每日服用的,不然毒不会发的这样快。”

时寒手指轻划桌面,阿瑾追问:“可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发现了什么?”

时寒寻思了半响,抬头看阿瑾,言道:“我突然发现,我们怀疑的方向错了。”

阿瑾:“啊?”她发现,自己今天的脑子有点不够用啊!

“明日你不要去见崔敏了。”时寒果断的言道。

阿瑾:“我不明白。”

“既然崔敏说她前世是受过我的训练,那么我相信,绝对不会有人对她下毒还能不引起她的怀疑。就算是她身体越发的虚弱她可以怀疑是老天要拿走她的性命,可是能让她连续的服用毒药,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崔敏既然前世经历了那么多,那就说明崔敏是一个敏感警惕性高的人,我不相信这样一个人会中毒。”

时寒觉得,自己刚开始看到阿瑾那样的表情,条件反射就揣测起谁人会是凶手,而他想到的,也都是可能的下毒人。但是却忘记了,能让崔敏中毒的人,本身就不会是一般人。亦或者是……时寒没有继续说下去,这认真言道:“这件事儿,你不要管了,不管崔府那边传出来什么消息,你都静静的看着便是。”

阿瑾扶额:“您怎么跟变色龙一样。”

时寒微笑:“我在琢磨琢磨这事儿,你先不用动。”

阿瑾扁了一下嘴:“如果事儿闹起来,虞贵妃一定会找你的。”

时寒微笑:“那就是我的事儿了,而且,阿瑾,你不相信我能处理好么?”

阿瑾翻白眼:“你当然能处理好,你是傅变态啊!”

傅时寒笑容可掬:“真是很高兴呢,很高兴阿瑾对我有这样清楚的认识。哦对,万三那边应该是有进展了。我想,他不日就会准备回京城。看来,京城是不会平静了。”

阿瑾觉得,她真的十分了解傅时寒这个人,最起码,她自己看起来是这样的,微微扬了扬眉,阿瑾带着笑意言道:“你是不是打算将万三和明依的事儿泄露出去了?”

时寒抬头:“这是第二步,第一步是,我要让齐王爷知道,四王爷派万三去了瓦剌。这才是重点。”

有件事儿阿瑾一直藏在心里没有问过傅时寒,今日也算是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阿瑾想了一下,问道:“你是真的想让他们死么?”

时寒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你说谁?”

“傅将军,你是希望他死么?”阿瑾追问。

“不!”傅时寒摇头,他笑了出来:“他不用死,对有些人来说,死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拿走他需要的东西。他最在乎的从来都不是性命。他在乎的是名声,地位,权势。我要他失去这些。”

阿瑾拍了拍时寒的肩膀,她个子本来就和时寒差了一大截,这样惦着脚尖拍时寒的肩膀,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时寒睨她,笑的更加厉害。

阿瑾:这是笑话她个子矮么?亏她还那么担心他!想到此,阿瑾觉得,自己真是为傅时寒这个孩子操碎了心。

时寒见她嘟着小嘴儿,俏生生的看自己,突然就觉得好像有一根羽毛在他心上滑了一下。他忍不住捏住了阿瑾的小手儿,两人沉默下来。

“阿瑾,阿瑾……”滢月掀开帘子进门,见现场情形,顿时红了脸。

时寒和阿瑾都十分的坦然,阿瑾微笑:“姐姐,有事儿啊!”

滢月的视线死死的落在两人的手上,倒是不知道该是如何言道了,她迟疑了一下,指控道:“你们还没成亲,不能这样。”

阿瑾无辜道:“哪样儿?”

滢月盯着两人的手,鼓足了勇气:“不能牵手。”

时寒挑眉冷笑,随即松开了她的手出门。

看时寒走了,滢月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她斥责阿瑾:“虽然你们有婚约,可是也不能这样随便啊,你吃亏的啦!再说,傅时寒还真是怪吓人的。”

阿瑾含笑搂住滢月:“知道啦知道啦,我姐姐对我最好了,我知道你不放心我。我这不正好提到了傅将军,看他难过才握他的手安慰一下么?也是恰好了,你竟然过来。哦对,姐姐,有事儿啊!”

滢月惆怅望天,“是娘亲让我过来的,也没啥事儿,她说让我问你晚上要不要吃甜品。”停顿一下,滢月挠头:“等等,我现在怎么觉得,这事儿不对呢?娘亲是拿我当枪使了吧?”

阿瑾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我要偷偷去和娘亲打小报告哦!”

滢月苦着一张小脸儿,啧啧道:“我这也太惨了,太惨了啊,平常大晚上的,娘亲可从来不会问我们吃啥,我就觉得怪呢。原来是这样,娘亲必然是不放心这傅时寒这么晚还不走,她又不自己来看,我我我……我被人利用了啊!呜呜呜!”

滢月觉得,她真是他们家最没有心机的,怎么一个个都猴精儿啊!

阿瑾“咯咯”的笑个不停。

看她笑的那么开心,滢月一下子也愣住了,半响,她也跟着笑了起来,两姐妹笑声不断。

崔敏中毒的事情并没有大面积的宣扬出来,可是虽然如此,还是有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儿。阿瑾一直十分沉默,这事儿本就与他没有关系。既然傅时寒觉得她不需要多管,那么阿瑾便是相信,傅时寒能够处理的好。

其实在仔细想想,事情未必就是如她想的那般,她第一时间就怀疑二伯母,实在是不太对,大抵是存着这样的心情,阿瑾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至于说时寒哥哥的揣测,阿瑾那是更加不可能相信的。李素问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

就算是不相信崔敏,她也不可能不相信李素问,这点……阿瑾本来胡思乱想,可是却又突然诧异的呆住了。

“小郡主,您怎么了?”阿碧看自家郡主突然变脸,连忙问道,生怕她有什么不舒服。

阿瑾摇头:“没事儿,你出去,我想静一下。”

崔敏!

阿瑾想到了傅时寒说过的话,崔敏不会容易中毒的,她胡思乱想,越想,越觉得这事儿好像不是那么简单的。只迟疑了那么一下,阿瑾便是交代丫鬟备车:“我要去见崔敏。”

不弄清楚,她总觉得这事儿是心里的一根刺。

她因为这件事儿怀疑了自己的亲人,心里十分的不好受。不弄清楚真相,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崔敏已经在准备离开京城的事宜,崔大人十分感激六王府,人家不止为他儿子治病,现在又发现了他女儿的病情,如若不是世子妃发现,怕是敏儿只会悄无声息的死去。这般想着,听说嘉和郡主过来,他连忙亲自迎了出去。

见到嘉和郡主,他立刻请安,跟在崔大人身边的崔敏也是含笑将阿瑾迎了进门。

都是女子,崔大人自然不好继续留下,直接便是离开,阿瑾见崔敏正在准备东西,言道:“准备的如何了?”

崔敏四下看了看,浅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准备的,简单准备一下便可。”

阿瑾正色道:“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你说。”

崔敏见状倒是并不惊讶,将丫鬟遣了出去,之后便是认真言道:“我想,郡主早晚回来的。倒是不想,郡主来的这样早。”

阿瑾不动声色的挑眉:“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来?”

崔敏想了一下,起身直接跪下,阿瑾顿时蹙眉,“你这是作甚。”

崔敏跪在那里,也不起来,但是却平静的看着阿瑾的眼睛:“我想,我该为自己对郡主的利用道歉。”

阿瑾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不过很快的,她睁开眼睛看崔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下毒,为什么要让我嫂子检查出来进而离开京城。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阿瑾想说很多话,可是却又不知如何言道,这千万个疑问也只化成了一句话,一句为什么!

崔敏咬唇:“我不想继续留在京城了,我只想有这样一个理由离开,一个光明正大离开的理由!一辈子留在山里也好,四处飘荡让人以为我死了也罢,我是真的想离开京城了。”

阿瑾觉得,她真的十分不理解崔敏。

“我年纪已经不小了,我不能不嫁人的,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我不能不顾及我父亲和我兄长的名声,如若我一直这样,他们丢不起这个人。所以我只能想一个出路。年前我就在想,既然傅时寒已经不需要我了,那么我该怎么做。我没有能力爱别人,也没有能力和其他人一起生活了,如若可以,我只想一个人找个地方,静静到老。”崔敏平静的叙述,她想,不管怎么样,这些她都该说清楚。

“我很对不起你。我想了很久我该如何离开京城,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了之前傅时寒用在我弟弟身上的毒药,那是我上一辈子发生过的,当时为了救我弟弟,我做了许多研究,我知道那毒药如何形成,也知道具体的成因,虽然不能解毒,但是只要有李素问和李神医在,我就不会死。因此我给自己下了毒。”崔敏咬唇:“对不起,我是故意误导你的,因为如果不是中毒很深,你不会让我接触李素问。”

阿瑾顿时笑了起来,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怎么还会笑出来,她认真言道:“你知道么?我和傅时寒曾经讨论过,究竟是谁会对你下手,我们揣测了很多人,包括我的嫂子李素问,但是现在看来,真是蛮可笑的。原来竟然是你自己做的,崔敏,你就没有想过,一旦我没有坚持让嫂子给你诊断,你是会死的。”

崔敏:“我知道会死,可是我相信,你是个好心的小姑娘,如若你察觉我不妥,一定是会救我的。这点自信,我倒是有的。”

阿瑾冷笑,“看来倒是我的好心让我处在了这样的境地。”

“其实我想和郡主说实话的,可是也正是因为你的好心,所以我放弃了说实话的想法。”崔敏认真言道:“我怕我说了实话,你不会让我以身试毒。刚才我就说过,你是个好心的小姑娘。如果知道中毒会让我十分衰竭,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起来,你是坚决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只能这样做,也只有我真正的中了毒,只有无数的大夫看完之后都束手无策,不明所以,李素问都救不了我,我才能去找李神医。只有这样了,一辈子虚弱也没有关系,治不好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够活着,只要能够离开京城,光明正大的离开京城。一切都无所谓的。”

崔敏认真:“郡主。这次离开京城,我不会回来了,也许,这也是我们最后的见面了。这段日子,多谢你一直的照顾,很好笑,明明是我年纪比较大,但是却是你一直照顾我。一直帮助我。能够认识你,我很幸运!”

阿瑾看着崔敏,不知如何言道才好,她初怀疑崔敏之时,确实很不能理解,但是听崔敏言道了所以,她又觉得,崔敏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

崔敏不断的受到前世的折磨,这种折磨不是别人可以替代的,即便是他们不断的告诉崔敏向前看,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不存在,可是崔敏就是崔敏,她经历的那些前世的事情不会从她的脑海里消失,既然不能消失,那么崔敏就逃不开这个魔圈。

所以,崔敏的很多行为轨迹,是他们根本就不可估量,亦或者是没有办法言道更多的。想到此,阿瑾叹息。

“你要保重。”

崔敏点头:“给郡主添了这么多麻烦,实在是太抱歉,多谢郡主,多谢郡主的照顾,也多谢世子妃的帮忙。如果没有你们,我的计划不会成功。多谢!另外还请告知世子妃,虽然我中了毒,是个破败的身子,可是我还是会好好的为她照顾李神医的。这一辈子,我应该都不会离开那里了。”

阿瑾定睛看崔敏,就见她一脸的真诚,崔敏微笑:“能够认识你,很高兴!”

阿瑾想了一下,言道:“崔敏,保重!”

崔敏看气氛有些僵硬,缓和语气言道:“其实,这也算是我送给傅大人的一个礼物,多谢这一世,傅大人真的放过了我。”

阿瑾“咦”了一声。

崔敏言道:“只要傅大人想,我的中毒,可以联系在任何人身上。具体的事情,傅大人会做的很好。”

阿瑾:“那你又觉得,傅时寒会将这件事儿联系到谁身上。”

崔敏:“我父亲是二王爷党。如若说我是替我父亲中毒。那么就可以针对任何一个可能与二王爷相反政见的人了。当然,我会事先和我父亲解释好的。这点你们可以放心。也可以不往我父亲身上联系,如若栽赃到齐王爷身上,那么都不需要绕圈。毕竟,我和他们府里的苏柔是有过过节的,当然,和他也有过节。”

阿瑾沉默半响,言道:“我知道了。”

…………

告别崔敏,阿瑾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回到家之后一直沉默,见她如此,旁人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六王妃听说阿瑾回来之后一直沉默,便是差林嬷嬷将她唤了过去。

六王妃与李素问都在哄孩子,她凑了过去,开心的逗孩子,完全看不出什么。

知女莫若母,阿瑾是个什么样子,旁人不清楚,六王妃是很清楚的,她看小姑娘的表情就知道她想什么。

迟疑了一下,六王妃言道:“今天去见崔敏,她身体不好?”

算起来,崔敏与阿瑾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阿瑾微笑:“还可以,她说,多谢嫂子。”

李素问并不十分喜悦,只言道:“这些都是我该做的,我是一个大夫。”

阿瑾点头赞成,看李素问面有疲色,阿瑾言道:“嫂子累了吧,回去休息一会儿,我来照顾宝宝。”想了一下,她俏皮的补充:“你们总在,我都没有机会抱孩子呢!”

六王妃和李素问都笑了起来,孩子小,阿瑾又是个毛躁的性格,他们并不放心将孩子交给阿瑾,但是现在看来,这丫头还真是颇有怨念。

阿瑾:“好么好么,嫂子去休息了吧。”

素问:“好好好!去休息!”

其实素问也知道,阿瑾是关心她,只是她这丫头惯是不愿意直说,拐弯抹角的,真是个奇怪的小丫头。

素问回去休息,六王妃言道:“你想说什么?”

阿瑾无辜道:“我什么也没想说啊!娘亲误解我了,我只是想让嫂子回去休息。”

六王妃戳她:“你个死丫头,还不肯说。我是你娘,我不了解你么?也就是你嫂子他们吧,他们才能被你糊弄过去,你给我说说,最近你都在干什么,忙忙碌碌的,和傅时寒嘀嘀咕咕的,你就作吧你!还有这次崔敏中毒,你们是怎么想的?”

阿瑾竖起白旗,她呜呜:“果然是我亲娘,啥都瞒不过你。其实也没什么,崔敏的问题,并不大。等我再和傅时寒琢磨一下。不过娘亲放心好了,一切都不会有大的问题。”

六王妃横了她一眼:“我看啊,你还真是只能嫁给傅时寒了。这俩孩子,都猴精儿,就不要祸害别人了。”

阿瑾捂脸:“娘亲欺负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