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64|第 16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4|第 164 章(1 / 1)

景衍和时寒一同来看孩子,阿瑾献宝的将小包子抱给时寒看,她炫耀道:“你看,姐姐叫小欢喜,是我哥哥起的;妹妹叫小欢悦,是我嫂子起的。很棒吧?”

时寒:“很不错。”

阿瑾点头,连忙将小欢喜放下,又将小欢悦抱起来给时寒看:“你看你看,这是妹妹。”

阿瑾兴冲冲的,别说是时寒,就连景衍都觉得有趣,他忍不住调侃道:“我说阿瑾妹妹啊!你这也太亢奋了吧?这显摆的啊!”

阿瑾扁嘴:“我怎么就不能显摆啦,这是我小侄女儿耶!我当然高兴啊!你有你也显摆啊,你这不没有么?”

言罢,阿瑾同情的看了看景衍,仿佛没有一对双胞胎小侄女儿,简直是可怜到极点。景衍自己都觉得,他好像是有点可怜,左右打量了下,他问道:“滢月呢?”

阿瑾顿时笑的怪怪的:“景衍哥哥是来看小娃娃还是来看滢月姐姐的啊?我怎么看着,你这动机不纯呢?”

景衍挑眉:“我当然是来看小娃娃的,只是顺口问一下滢月的去处,你们家倒是也放心,就让你一个小姑娘在这儿看孩子?”

不管是六王妃还是滢月,都不在这儿。

阿瑾一头黑线的指了指旁边的两个奶娘,还有几个小丫鬟,“景衍哥哥,难不成在你眼里,他们都是不存在的?”

景衍:“……”这不抬杠呢么?

“再说,你来看孩子,你带礼物了么?作为马上就要上岗的大姑父,你就不知道给孩子带点礼物?你这人怎么这么抠啊!”阿瑾噼里啪啦倒豆子一般言道。

景衍:“……”

时寒嗤笑一声,看向了景衍,景衍顿时觉得,他们家时寒果然是料事如神,不,不是料事如神,而是对嘉和郡主太了解了,哇擦!这果然要礼物了。

他咳嗽了一声言道:“呃,我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只是明天才能送来。你知道的,这……”还不等将太突然几个字儿说出来,阿瑾再次打断了他的话:“那就是说你没准备礼物。”

阿瑾抱着小欢悦,鼓着小脸儿言道:“小欢悦哦,你的大姑父第一次见你都没有准备礼物哦,他是个抠门货哦!全京城最有钱的人不准备礼物,你说还说的过去么?”

景衍跳脚:“嘉和郡主啊,你也太欺负人了。你咋不问你家傅时寒要礼物啊!你怎么就知道跟我要礼物啊!你……你太欺负人了,这典型是挑软柿子捏啊!”

景衍觉得,自己真是挺委屈的,看景衍着急那样儿,阿瑾瞪眼:“谁说我时寒哥哥没有准备礼物啦,你以为都跟你似得啊!哼(ˉ(∞)ˉ)唧!”阿瑾指了指床上的娃娃和风铃,言道:“你以为这些都是大风刮来的啊,时寒哥哥一大早就让人送过来了。我家小欢喜和小欢悦可喜欢了。”

景衍:“……”傅时寒,说好的送爱呢?说好的呢?你个大骗子!再说,才出生一天的小娃娃,上哪儿去喜欢娃娃和风铃啊,他们都不知道那是啥好么?这事儿闹的!

景衍默默的看着傅时寒,觉得自己被这个表弟坑的妥妥的。

“傅时寒也辣么有钱,他就送这么点东西,他好意思啊!”景衍继续反驳。

时寒睨了景衍一眼,默默的掏出两块玉佩,微笑:“谁说我没准备其他的?这是我给两个孩子准备的,一块吉祥,一块如意。希望这孩子都吉祥如意,顺顺当当。”

言罢,时寒小心翼翼的给玉佩分别挂在两个孩子的脖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感应,小欢喜咧嘴就笑了起来,她笑了,妹妹小欢悦也跟着笑了起来。

阿瑾看两个小家伙笑了,也跟着开心:“她们笑了耶,笑了耶!我就知道他们都很喜欢你。”阿瑾笑眯眯,也跟着高兴。

景衍看傅时寒这一出儿,顿时觉得,这内心寒风刺骨啊!

自家表弟坑人没商量,也是蛮可怜的!

见景衍一张苦逼脸,时寒终于开口:“其实景衍真的有打算准备礼物,也吩咐人准备了,只是要明天才能送到。是我临时拉着他过来,他才没什么准备。”

他总算是仗义执言了一下,景衍都要感动的宽面条泪了,小鸡啄米一样跟着不断点头。

阿瑾看他们,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你们也太认真了啊,我都是开玩笑的啊!他们还要这么小,给她们礼物她们也什么都不知道的。不过,这吉祥如意很好呢!”

时寒揉了揉阿瑾的头:“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就猫叼耗子一样抱孩子。你娘亲他们呢?”

阿瑾:“去嫂子那边了。”

说曹操曹操到。

六王妃和滢月听说傅时寒他们过来,也回来了,掀开帘子进门,六王妃就看见阿瑾抱着孩子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她连忙斥道:“不是说过不让你抱孩子的么?你小小年纪,怎么能抱好,再给孩子闪了。真是!快给我!”

阿瑾委委屈屈的将小包子递给她娘亲,“我明明就抱的很好。”

看她这样的比偶请,傅时寒和景衍总算明白阿瑾刚才为什么那么兴奋加显摆了,原来,平常人家根本就不让她抱孩子。

看阿瑾委委屈屈的小模样儿,时寒悄悄在阿瑾耳边低语:“等以后我们生很多孩子,你想怎么抱就怎么抱。”

时寒的动作极快,声音又低,旁人自然是没有察觉。阿瑾红了红脸蛋儿,狠狠的瞪了时寒一眼。

时寒无辜的挑眉,他这不是安抚阿瑾呢么?她怎么还不高兴了咧!

“你们也是有心了。”六王妃含笑言道。

时寒:“应该的,也不知我们这样是否和礼数,只想着,第一时间过来看看小娃娃。小欢喜和小欢悦刚才还笑了呢,真是两个小仙女。”

阿瑾:呦吼!傅时寒这也太会拍马屁了啊!就算是夸奖她娘一万句,她娘也不会怎么高兴,可是夸奖她的小侄女儿一句,她娘就会立刻喜上眉梢啊。

果不其然,六王妃笑的眉眼弯弯。

“这话说的倒是对,我的两个小孙女儿,真是了不得。”

一时间,屋内真是其乐融融,景衍偷偷看了滢月一眼,见她十分自然的逗着孩子,垂下头勾起了嘴角。

谨言和李素问生了孩子,各府都送来了贺礼,皇上更是大笔的赏赐,流水一样进了六王府。外人看了,只能言道一声好命。

六王府虽然在很多事儿上不济,可很多时候,你真是不能不服人家的运气。

看完孩子,阿瑾送傅时寒出门,时寒言道:“景衍,你先走,我与阿瑾说几句话。”

样子还真是坦然的不得了,景衍见了,颔首先撤,只是表情却是充满了揶揄,不管景衍他们怎么想,时寒倒是认真:“我想,万三应该会离开京城去瓦剌调查。”

阿瑾想了一下,言道:“你将老齐王妃的事儿透漏给四王府,可是就算是同样将万三和明依的事儿露给傅家,也未见得就有用啊。在我看来这两条消息的重要程度并不对等。”

阿瑾说的是有道理的,不过时寒也不是傻瓜,他既然这样做了,自然有这样做的道理。

“你放心好了,我都筹谋好了,该怎么才是最好,我是能够看清楚的。”

阿瑾颔首,相信时寒的话,可是虽然相信时寒的话,她还是言道:“有些事儿你也小心些。”

时寒笑了起来:“你不相信我么?”

谁能想到,两人温情款款的站在院中闲聊,聊得不是感情,竟然是这样的事情,怕是说出来也没人信。

“自然信你。不过该小心还是要小心。他们也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简单。如若真的那么好对付,早就对付了,还用等到今日么?”

时寒冷笑:“我会将他们放在心里么?”

阿瑾认真:“我知道你对付他们不成问题,可是背后是有皇爷爷的,能做到让皇爷爷都看不出破绽,才是最合适的。”

对付四王爷从来都不是问题,对付傅将军或许也不是,可是,他们是要顾及皇上的想法的。过犹不及,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最大的道理。

想到此,阿瑾言道:“等我进宫找虞贵妃聊聊,看看怎么做才是最好。”

时寒拉住阿瑾的手,认真言道:“你不要搀和其中了。阿瑾乖一些。”

阿瑾嗤笑:“你啥意思啊!”

时寒:“我希望你过得简单快乐,这些算计,我不希望你参与其中。”

阿瑾瞄了一眼他的手,他紧紧地握住阿瑾的手,阿瑾突然就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是笨蛋?”

时寒:“啊?”

阿瑾认真:“做这些事儿,我觉得很有意思,既然是有意思的,就么有什么其他问题,我不是温室里的小花儿。”

时寒一怔,随即点头:“我知道,你不是。”

阿瑾继续言道:“我很喜欢活的充实些,而且我想,时寒哥哥潜意识里也知道我是这样一个人的,如若不然,为什么要不断的告诉我这些呢?你该是什么都不说的啊!”

两人相视而笑。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两个孩子都满月了,李素问也休养好,阿瑾看她嫂子完全没有走形的身材,只感慨果然她能够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这段日子京中倒是没发生什么大事儿,甚至连四王府都消沉了许多,阿瑾知道四王府为何如此消沉,她只心中冷笑,万三还没有回来,可见,这件事儿对于万三来说并不是那么简单,除却来回的行程,想要在哪里调查也不是简单的事儿。

时寒和阿瑾他们处理的迅速,那是因为景家本来就在瓦剌有生意,很多事情可以事先做好铺垫,万三一个异国人,在瓦剌那么明显,想要调查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

阿瑾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顺利的调查清楚,但是她是希望傅时寒的计划能够成功的。

“郡主,崔小姐求见。”

出了月子之后,阿瑾与素问提了崔敏弟弟的事情,崔敏的弟弟因为小时候耽误治疗,造成了智力上的伤害,其实这事儿崔敏早就与阿瑾提过,可那是李素问还是孕妇,他们是绝对不能让她更加操劳的,因此倒是也没有提更多。

现在已经出了月子,阿瑾便是提起了这事儿,既然她答应了崔敏,自然要帮忙,而且……就算不是崔敏的弟弟,而是其他人,如若真的求了过来,阿瑾想,她一样也会牵线搭桥的。毕竟,能够救人总是好的。

李素问自然也是如此,医者仁心,她更是不会坐视不理,崔敏带她的弟弟过来了两次,李素问也进行了一些检查,下一步便是调整治疗,听说崔敏过来,阿瑾疑惑:“她怎么会今日过来呢?”

李素问毕竟有孩子,而且崔敏弟弟的病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治好,因此双方约定每五天过来一次,由李素问调整治疗的方式,谨言觉得有点太过劳累素问,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介怀的,但是素问自己倒是很愿意。

做大夫的,自然希望看到人好好的。

阿屏将崔敏请了进来,崔敏身边带着的,正是她的弟弟,他捏着衣角,跟在崔敏身后,虽然来过六王府两次了,可是他还是十分紧张,就好比一个小孩子突然接触到陌生环境一般。

“崔敏见过嘉和郡主。”

阿瑾摆手:“过来坐吧。”

崔敏拉她弟弟的手,与小翠言道:“你带少爷去院子里玩会儿,别乱跑。”

小翠应是。

阿瑾见崔敏如此,揣测她可能是有什么要说,也将阿碧阿屏遣了出去。

丫鬟们都出门,崔敏抿了抿嘴,言道:“我带小弟过来,是不想让别人都特别关注我。您也知道,世子妃正在为他治疗,这样总归不会让人注意。”

阿瑾想到了,她看崔敏将她弟弟遣了出去,就知道她是有事儿,带着他小弟,不过是个障眼的幌子。

“有什么事儿?”阿瑾正色问道,让崔敏这样着急的过来,想来也不是小事儿的。,

崔敏认真:“我最近发现了一个秘密,不敢肯定,可是思来想去,还是应该告诉你,郡主要早些告诉傅大人,如此才好。”

阿瑾挑眉。

崔敏察觉阿瑾的微表情,立时解释道:“他没有再找我做任何事儿,我也没有再为他做什么,这件事儿是我偶然发现的,正是因为这不是小事儿,所以我不能坐视不管。我相信,有郡主在,有傅公子在,我们就会好好的,所以,有些事情,既然知道了,我就该告诉你们。”

崔敏很怕阿瑾误会,她其实一直都认为,阿瑾之所以坚定的不让傅时寒用她,除却因为他们还算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也是因为她不喜欢傅时寒身边有个女人,不是单指自己,而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可以。

“郡主……”

阿瑾微笑:“你别紧张,我没有多想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崔敏这才言道:“是这样的,郡主该是知晓,我几乎每隔一日就会去清隐寺上香。那里几乎相当于我的第二个家。”

阿瑾点头,她知道这一点。也正是因为崔敏总是出现在清隐寺,才会发现阿蝶他们几个的暗自筹谋,从而过来通知了她。

“我今天早晨和往常一样去清隐寺烧香,无意间听到周夫人,就是礼部周侍郎的夫人,她与户部宋大人的夫人两人在一旁悄悄说话,我偷听到了他们讲话的内容,虽然并不十分肯定,但是很多关键的地方我还是听到了,原来,他们说,齐王府有个狐狸精。”崔敏言道。

阿瑾:“狐狸精?”

崔敏点头:“我听她们的意思,分明就是周大人和宋大人都和齐王府那个女子有牵扯。她们俩十分小心怕人,如若不然,也不会在那里商议对策,好像说是齐王爷的小妾与周大人和宋大人的都有勾搭,以至于这两人隔三差五便是会去齐王府。”

阿瑾不可置信的看着崔敏,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崔敏咬唇:“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苏柔,可是我又不敢肯定,是不是她。要知道,齐王府可是有好几个小妾呢!我听两位夫人话中的意思,好似齐王爷不知此事,如若这件事儿被齐王爷知道,怕是就要惹出大乱子,两个夫人十分的不知所措,他们在一起商议,却又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阿瑾看着崔敏,总结言道:“这两位大人都和王府的小妾有牵扯,那么这两个大人牵扯的是同一个小妾么?”

崔敏摇头:“这点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发现自己与齐王府的小妾有牵扯我更是没有察觉。但是我总是觉得,这件事儿隐隐有些不对。齐王府的小妾与人有不寻常的关系,你说齐王爷可能不知道么?如若知道了,他又怎么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男人不是最忌讳绿帽子这种东西的么?我觉得这不对,越想越不对,就匆匆带着小弟过来了。我不能见傅公子,但是郡主可以将这件事儿告诉他。”

阿瑾仔细想了一下,点头:“多谢你。”

崔敏摇头浅笑:“郡主言重了,这些都是我该做的,谈不上谢不谢的。”

阿瑾支着下巴看崔敏,微笑言道:“崔敏,你笑起来真好看啊,只是往常你笑的都特别假,这样发自真心的笑,好看的不得了。”

崔敏顿时红了脸:“郡主总是拿我开玩笑。”

阿瑾:“我说真的啊,你不相信么?真的觉得你这样很好看。谁能娶了你真是太幸运了。家世好,人长得美,关键是脑子还灵光,如若一般人一定不会发现这样的秘密。”

崔敏失笑:“那是我经历得多啊,我受过训练,如若连这样的事情都发现不了,那么我也不用混了。小郡主不会懂的。”

阿瑾好奇的继续追问:“那上一辈子,就是那些不知道真假的内容,你都受过什么训练啊!我倒是很好奇,傅时寒是怎么训练人。”

崔敏想到那些艰苦的往事,摇了摇头:“小郡主还是不知道的好。”

阿瑾见自己似乎提起了崔敏的伤心事,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她尴尬的扭着帕子:“对不起哈,我不是故意提起这些的,我……”

崔敏摇头微笑:“没事儿,真的没事儿,其实训练没有什么,也不是什么伤心事儿。只是有点艰苦,而且,将来小郡主是要嫁给傅大人的啊,如若我说的太多,让你怕了他。那么傅大人该是多憎恶我啊!我可惹不起这个主儿!”

阿瑾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我才不会怕傅时寒呢,不管别人说了他多少,说了他什么,我都一定不会害怕他。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耶!你会怕你的亲人么?”

崔敏摇头:“不会!”

阿瑾笑盈盈:“那就是了。那我为什么要怕时寒哥哥呢!他和我的亲人都是一样的。”

崔敏看着阿瑾,如若说这世上有一个人让她最为羡慕,不可否认,这人一定是嘉和郡主。

她看着阿瑾,笑着言道:“你相信傅大人不奇怪,奇怪的是,傅大人竟然对您十二万分的好,这点才是我最奇怪的。郡主千万别生我的气,我都说实话,说实在的,我一直都觉得,傅大人是很冷血很可怕的一个人。”

阿瑾问崔敏:“那你说的,是你所知道的,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上一辈子的傅时寒,还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傅时寒呢?”

崔敏怔住。

“如若是上一辈子我们都不认识的傅时寒,也许他经历了许多许多的悲伤,所以他变成了那样,这一世,他没有经历那些,所以不同了啊!”阿瑾如此言道。

崔敏咬唇:“可是他还是一样让人觉得可怕。”

阿瑾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那你为什么怕他呢?是因为他一世吧?这一世他做了什么让你害怕的呢,他什么都没做,不止没做,你觉得,他是不是很好说话呢?”

崔敏细细的想着,咬了下唇:“好像……真的还蛮好相处。”

阿瑾挑眉:“这就对了哦,不过就算我时寒哥哥是个好相处的人,你也不可以抢他哦。当然,我自己哥哥也是不可以的。”阿瑾玩笑言道。

崔敏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都说了啊,前世和这一世是不同的。不过我想,即便是两辈子,对傅时寒这种性格的男人,我也不感兴趣。至于你哥哥……他根本就不是我的谨言了。他是李素问的赵谨言,是小欢喜和小欢悦的父亲。”相同的身份、面孔、经历,可是那人却又分明就不是她的赵谨言了。他不是她爱的那个人,也不是那个呵护她的人。

前世的谨言是喜欢她的,是喜欢崔敏的。可是这一世……这个赵谨言只是将她当成自己妹妹的闺中密友,仅此而已。

“对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崔敏的身体不好,这点阿瑾是知道的。

崔敏:“太医过来为我查过了,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我想,我是真的没问题,老天给了我再活一次的机会,拿走我的健康也是重要的。我曾经对着上天祈求过,如若让我能够重来一次,我愿意付出一切。现在,我终于等到了啊!所以老天拿走我的爱情,拿走我的健康,我都是愿意的。”

阿瑾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我怎么样没有关系的。只是,这一辈子,我只想安安静静的一个人生活,再也不想那些情情爱爱了。”崔敏意有所指。

阿瑾突然笑了起来:“你知道了。”

崔敏迟疑了一下,摇头:“我只是揣测,这一辈子,我并不想嫁人,而且我想,人家也未必想让我嫁过去,只是做一个侧妃,我是不愿意的。”

赵谨宁的表现太过明显,崔敏想装傻都不行,只是她却无心无力再找一份感情了,她已经承受不来。

本来想着暗指一下,希望郡主能够明白,既然郡主挑开了,她倒是也不隐瞒了。

“其实前几日,赵谨宁公子找过我,只是,我并不想见他。”

阿瑾明了。

崔敏抬头望向了阿瑾:“你知道么?我已经没有心力再爱其他人了。”

阿瑾咬唇,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一生都十分的顺畅,她不是崔敏,不能替崔敏做任何决定,傅时寒说得对,她不该管的太多。

想到此,阿瑾言道:“我们都不是你,自然不能给你做任何决定。”

崔敏微笑:“有件事儿,我希望郡主能够帮我。”

阿瑾“呃?”了一声,不解的看向了崔敏。崔敏坦荡:“我想你将赵谨宁公子的心思告知二王妃。”

阿瑾“啊?”这下子她是彻底的不明白了。

崔敏勾起嘴角:“如若二王妃他们知道,必然会阻拦赵公子的。我不想害了他。”

阿瑾望向了崔敏,崔敏迟疑了一下,伸出了自己的手,她的手上,竟是有显而易见的伤痕,崔敏将手张开,“这个伤口已经一个月了,可是却还是如同昨日一般。郡主,我真的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我甚至都解释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阿瑾拉过了崔敏的手,她手上只是不小心的简单划伤,可是却十分显眼,如若崔敏不说,人人都会以为,她是这一日半日划伤的。而决计不会想到一个月以前。

“人活着,不能只顾自己,也要学会不能害人。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很多人做不到。”

阿瑾一时沉默下来,她静了一下,唤到:“阿碧。”

阿碧连忙进屋,“郡主,可是有什么吩咐?”

阿瑾:“你去看看世子妃在做什么,如若无事,我带崔敏过去见她。”

崔敏就要阻拦,却被阿瑾的眼神压住,“去吧!”

“我不……”崔敏不知该是如何言道。

阿瑾:“你听我的。”

阿瑾自认为不是一个烂好人,也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但是她认为朋友的人,她是愿意帮忙的。虽然她做不到什么,可是她愿意付出努力。

“启禀郡主,世子妃过来了。”不多时,阿碧竟是将李素问请了过来。

素问掀开帘子进门,阿瑾连忙迎了上去:“嫂子怎么过来了,我们是打算过去的啊!”

李素问望向了崔敏,言道:“你怎么了?”

崔敏一怔。

李素问伸手为崔敏把脉,随即皱眉看向了崔敏。

阿瑾摆了摆手将阿碧遣了下去,她言道:“嫂子,你看崔敏的手,她一个月前的划伤,到现在都没好,这不是很奇怪么?”

李素问看崔敏的手,眉头皱的更深,“这个伤口……你自残?”李素问直言不讳。

崔敏一怔,随即言道:“我是不小心划伤的。”

素问冷笑摇头:“你知道么,大夫是骗不得的。你自己划伤的。你看过大夫么?”

崔敏垂下了头,低声言道:“看过,他们都查不出有什么问题,不管是一般的大夫还是宫中的太医,他们都说我没问题,可是,可是……没错,这是我自己划伤的,可是我不是自残,我只是不明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李素问仔细想了一下,言道:“阿碧。”

阿碧连忙进门,她吩咐:“你去我房里将我的药箱拿过来。”

阿瑾问道:“她这是什么问题?为什么太医都说没问题呢?”

李素问抬头,她认真言道:“我检查,她也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如若这个伤口一个月都不好,那么就一定不是没问题。你还有什么症状么?”

崔敏见李素问一脸的认真,看呆了。

“我是大夫,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且不说你是阿瑾的朋友,就算不是,我也不会见死不救的。”停顿了一下,李素问认真言道:“还是说,你喜欢谨言,就不能被我救?”

一时间,屋内顿时静悄悄的。

好半响,阿瑾尴尬的笑,“那个……”

崔敏认真:“我不喜欢他。”

素问笑了起来,没有什么恶意:“我不是傻瓜。虽然我长在山上,不懂外面的这些事儿,可是还有眼睛,还有智商,阿瑾的行为,你的行为,都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她不愿意让你接触我,不愿意让你接触谨言,她怕你做什么,我看的分明。至于你,你看谨言的眼神我也看的分明。”

不是抱怨,只是陈述。

阿瑾没有想到,嫂子竟然什么都知道,她原以为这件事儿没有人知道的,但是竟是不想,李素问竟然是这样的敏感,但是再想想,也是必然。她既然爱哥哥那么必然就很敏感,发现也没什么难的。

崔敏也紧紧的盯着素问:“不,我喜欢的,不是你的相公,不是这个赵谨言。我看他,也许只是想从他身上看到我以为的人。可是……不在了的人就是不在了,我想太多又有什么意义么?这个赵谨言,根本就不是我爱的那个人。我发誓,我对他没有任何想法,更是没想做什么。也许我看他的时候会发呆,可是,那只是我再缅怀,缅怀那个已经不在了的人。”停了一下,崔敏苦笑:“也正是因为知道我真正喜欢的,不是这个赵谨言,郡主才会让我靠近你们。”

素问看崔敏哀伤的表情,细想他们每次相见,似乎……崔敏看谨言的时候都是充满哀伤的,那眼神更是空洞的厉害,一瞬间,素问就相信了崔敏的话。

她哪里会想得到死而复生,她只当崔敏喜欢的人与谨言一模一样。

“人死了,就是死了。活着的人总是还要活着。”

崔敏苦笑:“是啊,死了……就是死了。”

“那既然这样,我治你更没什么。”也掐在这个时候,阿碧将箱子拿了过来,素问打开箱子,掏出一个包满银针的包。

“你别怕,我为你扎针试一试。我想,这样才能查出你究竟有什么问题。”

崔敏点头:“好!”

阿瑾眼看崔敏的血变成黑色,不解的问素问:“嫂子,她这是什么情况?”

素问咬唇,不可置信的看着那血,想了一下,言道:“她中毒了。”

阿瑾和崔敏都不解:“中毒?她怎么会中毒的啊!那么多大夫都为她检查过的啊!”不是质疑李素问的医术,只是诧异这个结果。

素问也没有想到:“因为这个毒很特别,而且,下毒的人更特别。”素问不知如何和他们解释这种情况,千言万语只归成了一句话:“总之,你们就知道她是中毒就可以了。”

阿瑾:“那能治么?”

素问:“我爷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