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63|第 16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3|第 163 章(1 / 1)

虞婉心带着儿子过来做客,阿瑾给孩子哄的高兴不已,待到离开,小包子哇哇大哭要将姐姐带回家。

阿瑾看他哭的惨兮兮,与六王妃言道:“要不,我跟他回家吧?”

众人:节操呢?

虽然小包子很不乐意走,可是虞婉心还是很坚定,在母亲与会玩的表姐之间,小包子还是抽泣着选择了前者。

阿瑾(⊙o⊙)

看阿瑾眼巴巴的看着人家孩子,六王妃好心言道:“等你嫂子生了孩子,你帮着照看吧。”

阿瑾咦了一声,言道:“可是我又不是老妈子,我干嘛要照看呢!”看她这样讨厌,六王妃锤了她一下,“你这熊孩子。”

阿瑾笑眯眯,“我开玩笑的啦!”

阿瑾觉得,自己最近确实有点闲大发了,如果不是很闲,她怎么会操心崔敏的事情,又怎么会拉着人家的小孩不想让他走。这明显是因为她太闲啊,如若忙碌起来,肯定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这般想着,阿瑾啧啧道:“我应该做点什么。”

滢月睨她:“要不你来和我一同学习规矩,反正都是要嫁人的。”

阿瑾顿时咧下了嘴角,痛苦状。

玩笑过后,她倒是静静思考起来,确实不能这么下去了啊,如若一直这样,她这人还有什么人生价值,好吧,就算是学了什么也一样没有,可是感觉不同啊!阿瑾自己琢磨起来。

只是,还不待阿瑾想个明白,他们六王府就来了一件大喜事儿,李素问竟然发动了。傍晚十分,阿瑾正在看书,就看小丫鬟阿屏咚咚的跑了进来,她气喘吁吁言道:“小郡主,世子妃世子妃要生了。”

阿瑾一下子就呆住了,别看她平常劲劲儿的什么都知道,可是还是小姑娘一个。遇到这样的事儿,一下子就有点抓瞎了,不知道该如何才是。阿屏看小郡主懵掉,连忙言道:“王妃他们都过去了,小郡主要去么?”

阿瑾连忙点头:“自然要去的。”

其实这件事儿那里需要阿瑾做什么呢,她一个小姑娘,又不是孕妇,她能做的,也就是围观而已。

阿瑾问阿屏:“嫂子怎么样了?”

“好像一切都好,那个……我其实也不知道啊!”

主仆二人颠颠儿的来到谨言的院子,就见院子中的房间已经灯火通明,六王妃见阿瑾凑了过来,言道:“你来作甚?回去休息吧。小姑娘家家的,来了又能作甚。”

阿瑾对手指:“我陪着您。”她挽住了六王妃的胳膊,六王妃笑了起来:“你这丫头。”

不多时,滢月也赶了过来,两人一左一右站在六王妃身边,阿瑾疑惑的问道:“娘,为啥……为啥没什么声音?”

电视剧里,不都是喊得撕心裂肺的么?她嫂子是真的要生了么?阿瑾探头探脑的,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

六王妃自己还疑惑呢,不过转念一想,她又想到了自己那时,想来有经验的产婆都会制止孕妇,如今才是刚刚发动,正要省着力气呢!

想到此,六王妃言道:“你们懂什么,现在不多保存体力,一会儿可怎么办?那个时候才是用劲儿的时候呢。”

阿瑾琢磨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她望了望房子,这才想起来问:“嫂子怎么提前发动了啊!不是还没到日子么?”

阿瑾叽叽喳喳的问,六王妃白了她一眼:“你就不能消停点,我这本来心里就急,你这样在我身边不断的说来说去,我越发的紧张了。”

阿瑾连忙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其实,其实她也是因为紧张才不断的说话,只是倒不想让她娘亲更紧张了。

阿瑾不说话了,六王妃倒是自己言道起来:“你嫂子是自己突然觉得不舒服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发动了。”

其实她也紧张,这般想来,这儿媳妇生产,倒是比她自己生产还紧张万分。这般想着,六王妃言道:“你觉得,你嫂子什么时候能生好?”

阿瑾见她如此,安抚道:“嫂子自己就是大夫,不会有问题的。娘亲放心。”

六王妃叹息一声言道:“我怎么就能放心的下,你这孩子哪里懂我的心。”

阿瑾没有反驳,靠在了六王妃身上:“娘亲生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么?”

六王妃看阿瑾这样温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自然是啊,女人生孩子,可不都是一样的。你将来也得走这么一遭,只是这女子啊,生产就是个大关。”停了一下,六王妃与阿瑾和滢月语重心长的言道:“只是我听你嫂子言道,生孩子太早于身体并不很好。娘亲想着,就算是成亲,你们也缓和缓和再生。这孩子什么时候生都可以,命总归是只有一条。”

阿瑾咬唇,这个时代的女子,莫不是以生孩子为最重要的大事儿,六王妃能这样与她们说,也是因着是他们的娘亲,哪有做娘的不心疼自己的女儿。

“滢月倒是还好,年纪也不小了,成亲就生个孩子也可以。但是阿瑾才十五,还是小姑娘,还是再养几年才妥当,虽然你皇爷爷说过,你和傅时寒没有必要成亲那么早,可是我看你们关系这样好,倒是也不忍心拘了你们。如若成亲,你可要好生的和时寒说道说道。不过我想,时寒这边也是好说话的。他娘亲不在了,父亲又关系不好,自然没有人多言其他。”

六王妃已经仔细盘算过了,如若不是,也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滢月与阿瑾都是点头,言道:“好!”

“如若不是你嫂子言道,我都不知道,女子生产早这样伤身。说起来,咱们府里能够娶了你嫂子,真是天大的福分。”六王妃原本只是因为儿子喜欢,可是相处的日子久了,她也是察觉李素问的好,李素问虽然不似一般闺女女子那样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但是她大气淡然,这点委实难得。

几人正说话,就看谨言匆匆赶了回来,他一回来便是冲到六王妃面前:“娘,素问怎么样了?”

六王妃指了指房间,言道:“已经在产房了,你在外面等着就是。”

谨言立时:“我进去看她。”

“站住。”六王妃喝止住谨言,认真言道:“刚才素问还交代过,万不能让你进去。这产房十分憋闷,血腥气又重,你身子骨弱,不要进去,免得她等生完了孩子,还得为你调养和身体,你就省点心吧。”

阿瑾看六王妃,见她表情十分认真,想来该不是骗人,这话真是李素问说的,阿瑾突然就觉得好笑,她想了一下,言道:“哥哥,你去外屋坐着等吧。我们在院子里溜达溜达,至于说进去,我们大家都不进去,这样来来回回的,沾染了凉气,对嫂子也是不好的。”

谨言迟疑的看向了六王妃,这个时候,他还是习惯的看向了自己母亲。

“就听你妹妹的,你老老实实的待着。”

谨言听了,迟疑了一下,点头应是。

其实阿瑾觉得,谨言不进去也是一件好事儿,虽然李素问可能是为了让他不进去故意那般言道,可是阿瑾倒是觉得,说的极有道理。

哥哥身体本来就偏弱,在里面待久了,空气不流通又十足的血腥气,让他不适就不好了。这不完全增加工作量添乱了么?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在门口等着,再说,也不是每个女人都希望男人时时刻刻陪在她一起。

“哥哥别添乱!”阿瑾郑重交代。

这个时候他也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了,妹妹说的,也听了吧!

李素问傍晚的时候就有感觉,可是直到深夜,也不见她有更多的反应,只断断续续传来了一些惊呼。六王爷过来望了一眼,见没啥事儿,无趣的走了。倒是玉真姨娘还算是老实,她默默的站在门口等待结果。

六王妃看已经深夜,言道:“你们都回去休息,这里不需要你们了。”

阿瑾摇头不肯,滢月自然也是一样的。

“回去休息,你们跟着熬什么,又不能做什么。乖都回去,你们不走,你哥哥还心疼你们。”六王妃如是言道。

阿瑾坚定:“我要留下来陪着你们,我真的不困的,再说,嫂子在产房里,我就算是回去也睡不着啊!既然睡不着,倒是不如就这样吧。”

阿瑾坚定的不肯走,滢月自然也是一样。

六王妃大家都等在产房之外,而其他王府也不是没有反应。感触最深的,便是四王府,四王府许幽幽即便是深夜也依旧没有睡着,她问身边的嬷嬷:“六王妃那边传来消息了么?”

嬷嬷言道:“没呢?应该不会这么快的,女人生孩子时间可是可长可短,一天一夜都是她。他们这傍晚才说要生了,如今才几个时辰,我觉得啊,且早着呢!”

许幽幽想到生孩子的苦楚,便是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庆哥儿,庆哥儿如今正在宫里,她微微咬唇:“不知庆哥儿现在是不是睡了。”

老嬷嬷立时言道:“自然是睡了,这么晚了,他哪里能不休息。”

许幽幽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言道:“是啊,虽然我不喜欢虞贵妃这个人,但是我倒是相信,她能给我的孩子照顾好。自己没有孩子都能抢别人孩子了,如何能不好好对待呢?”

老嬷嬷一听,连忙劝道:“王妃可莫要这样言道,小心隔墙有耳啊,如今可不是我们胡言乱语的时候。再说……再说王爷那边……那边也不是好相与的,王妃还是小心谨慎些吧。”

许幽幽的家已经没有了,如今,她也只有这样一个四王府,她知道,就算是她回府,她的爹娘也再也不会见她。想到她父亲的话,许幽幽默默的垂下了眼睑,他说:这辈子,最后悔便是有她这个女儿,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她了。

想来也是,之前她提出要杀明玉,她爹便是百般阻拦,可是她爹没有拦住她,她却又因为这件事儿牵连了整个许家。许幽幽默默的落下一滴泪,她没有办法的,她不能死,她还有庆哥儿,她要好好的,庆哥儿也要好好的,她能做的,只是辜负许家了。

左右,左右他们还活着。

“好端端的,王妃怎么就哭了,您可别这样啊,您不好好的照顾自己,将来怎么照顾好小世子呢。王妃可莫要哭了。”老嬷嬷叹息,她是许幽幽的奶嬷嬷,自然知道她的痛苦。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就算是现在做什么也是于事无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妃不用担心,好在王爷是不可能废了您的,六王府的后院,还在你的把持之中,咱们好好过,将来老爷和夫人是会谅解您的。”

许幽幽抬头,惆怅言道:“他们真的会原谅我么?”

“当然会。”老嬷嬷正色道。

许幽幽再次叹息,自从明依回来,四王爷便是将一些事情交给了明依,虽然并不多,但是也让大家看到了四王爷对王妃的态度,如若不是冲着还有庆哥儿这个儿子,怕是四王爷早就对许幽幽不客气了。

“我越发的觉得,这个明依也是个不好相与的。”许幽幽觉得,自从这次回来,明依也变了几分态度,其实想来也是,人人都知道她涉嫌害死明玉,明依再怎么样也是明玉的亲妹妹,哪里会与她交好。

明依回来的时候明玉已经下葬了,她冲动了明玉的墓地,哭得肝肠寸断,这是人人都知道的。

“往后,我们又多了一个敌人,且小心些吧。”徐幽幽言道。

嬷嬷应是。

“人家的儿子都要有孩子了,我的儿子还在襁褓中,还在宫里,想想,真是讽刺。”许幽幽冷笑。

“一切都是个际遇,也许咱们这样更好,王妃放宽心。”

…………

翌日清晨。

阿瑾许是因为疲倦,不知何时已经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她迷迷糊糊的,就听到小孩子的哭声。

“呃,这么一大早的,谁家孩子哭啊!一定是梦!”阿瑾喃喃自语,不过刚说完,她立时便是反应了过来,一高儿蹦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情形,阿瑾揪着衣角,呆住。

“真的……生了,我要做姑姑了。”阿瑾吞咽口水。

她的样子,比谨言还紧张还蠢萌,看她这样,六王妃笑着言道:“还不快过来看看你的两个小侄女儿。”

李素问在清晨的时候终于顺利的生下了两个女儿。

阿瑾凑到孩子面前,小心翼翼的探头望了过去,言道:“这是姐姐?”

六王妃颔首笑,整个人心满意足:“对,这个是姐姐,你哥哥抱着的是妹妹。你看,比你小时候可爱多了。”

六王妃觉得,真是天底下所有的孩子都没有自己的两个小孙女儿可爱,简直是两个小仙女儿。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将来会在他们姑姑的带领下变成两个小恶魔,调皮捣蛋的不得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阿瑾也不顾六王妃如何言道她了,她跃跃欲试:“我来抱她。”

六王妃横了她一眼:“你抱什么,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哪里会抱孩子,去去,一边儿去。”

阿瑾就这样被嫌弃了,她默默的来到谨言身边:“哥哥,我来抱抱她吧。”阿瑾摸了摸孩子的小手儿,小姑娘哇哇大哭。

谨言抬头看阿瑾,“你给孩子弄哭了,哪里敢给你抱?”

阿瑾被嫌弃了,她觉得,娘亲和哥哥都是坏人,他们霸占小婴儿啊!哪有这样的,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掐腰:“你们真的要这样么?我做姑姑的怎么就不能抱抱小宝宝啦!你们这样也太过分了啊,完全都不将我当成一回事儿,您们是我的亲人吗?”

阿瑾碎碎念,只是……压根没人理她,人家都是该干嘛干嘛,阿瑾觉得,自己真是可怜见儿的。既然大家都不理她,阿瑾垂头丧气,对,她还是可以去看一下嫂子的。

这个时候,嫂子是很需要关心的,她的亲人都不在身边啊!

阿瑾奔着产房就过去了,只是还没等掀开帘子进门,就被谨言唤住:“你嫂子刚睡着,你能不捣乱么?”

阿瑾:捣乱!捣乱!!!

这是闹哪样,她是要去关心人的啊,才不是去捣乱的啊!阿瑾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谨言看着阿瑾怨念的小包子脸,终于笑了出来:“你嫂子刚睡着,她已经精疲力尽,你过去看也没用。别来回走动了,这样带着风,于产妇不好的。生两个孩子,也是很不易的。”

阿瑾听了,认真点头:“好。”

她左看看,右看看,见两个小姑娘长得真是一模一样,一下子就觉得心情极好,她搞笑的言道:“等他们长大一点点,我们就给他们穿一模一样的衣服,然后让那些人猜谁是谁,猜不中的就要给礼物。你们觉得这主意赞不赞?”

六王妃:“……”

谨言:“……”

滢月:“……”

三人表示,阿瑾真是个怪孩子,小时候怪,长大了还是怪!

他们虽然这样认为,可是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认为,更怪的人表示,阿瑾这主意棒极了。而这个人就是六王爷。

六王爷听说儿媳妇儿生了,兴冲冲的赶了过来,甫一进门,就听到阿瑾这样言道,他拍着巴掌笑道:“这主意真是甚好,我就知道,我的女儿最聪明。”

阿瑾:“是吧是吧!”

两人竟是知音一般,六王爷这个祖父到了,六王妃自然将孩子抱到他的身边,六王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又去看谨言抱在怀里的孩子,仿佛吓到一般言道:“嗬!竟然真的一模一样,完全都分不出哪个是哪个,这放到一起混了怎么办?”

六王爷想的,总是和别人不同。

六王妃指了指两个孩子手上的手环:“现在孩子小,我们做了区分,等孩子稍微大大,想来也就能看出不同来了。”

六王爷见一个绑了红色的手环,一个绑了绿色的手环,啧啧言道:“幸好是女孩子,如若是男孩子绑个绿色,这不是绿帽子一般。”

六王妃觉得,六王爷是个脑残,怎么就是绿帽子了,怎么就是了,这和帽子有一毛钱关系么?不过是给孩子的左手腕绑了一个绿色的线而已啊,手环是说着好听,他还真是……

虽然内心不断的吐槽,六王妃倒是没有言道其他,只是含笑:“两个孩子还没有名字呢?王爷要来取一个么?”这话中的语气十分明显,潜台词就是:你最好不要取。

六王妃觉得,自己也是蛮犯难的,明明不想让六王爷取,可是又不能不象征性的问一问他。

“我来取么?”六王爷跃跃欲试。

六王妃看他这样兴奋,立时言道:“我看,还是大名儿由你来取吧,小名儿就让他们夫妻一人取一个,你看可好?”

六王爷:“啊?”

六王妃:“正式的名字才更重要啊。你说对不对?就像是现在人人都言道阿瑾阿瑾,全然不会记得,她小时候是叫小乖的。”

六王妃这样一说,阿瑾顿时笑了起来,她颔首:“对呢!”

六王爷听了,点头言道:“你们说的有道理,既然这样,那我来取正式的名字,这小名儿就交给他们夫妻。”

六王妃看六王爷这样好哄,微笑:“王爷要不要抱一下大姐儿?”

六王爷顿时闪了老远,他介怀的看着那个软绵绵的小东西,结结巴巴:“我……不太会抱孩子,我,我……哦对,还没向宫里报喜呢吧?我去报喜。”

六王妃:“自然是已经差人过去了。”

六王爷哽住,随即言道:“这哪有我这做祖父的亲自去更好,我去宫里见父皇,我先去……”言罢便是一溜烟离开。

看着六王爷这样跑开,阿瑾怨念脸:“我想抱孩子,你们不给我抱,父王不想抱,你们却要让他抱宝宝。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

六王妃冷笑看她:“你怎么不说,你父王之所以不敢抱孩子是因为小时候抱你产生的后遗症?如若你没有尿到他的身上,他今日怎么会不敢抱孩子?”

阿瑾顿时无语了,这样拉人家的黑历史出来说,真的好么?

谨言看大家热热闹闹,笑了起来,“既然我来取小名儿,那么姐姐就叫欢喜吧。小欢喜,也吉祥。”

六王妃想了想,赞道:“小欢喜,好呢,这名字听着就高兴。”

谨言微笑:“妹妹就由素问来取,待她醒了我与她说,你们看可好?”

大家自然是没有什么疑义的。

六王妃生了一对小千金的事儿瞬间就长草一样传了出去。自然也有人言道李素问这女子命不好,如若这两个皆是男孩子,那该是怎样的荣光。可是这话自然不敢当着六王爷的面说,六王爷先前便是在外面言道,希望能够有两个小孙女儿。

当然,希望有孙女儿的缘由便是他觉得,自己与阿瑾更能处的来,你看,女儿都这么贴心,孙女儿必然也是一样啊!

还有,更更主要的是,六王爷觉得,自己还是适合和女孩子相处。软绵绵的小闺女自然比硬邦邦的男孩子好了。

如今六王爷也算是得偿所愿了,也有人说,李素问是会生。

生男孩固然重要,可是想在六王府站稳,自然还是让大家都高兴才好。

六王府哪里管外面言道什么,他们是实实在在的高兴,只是别人倒是未见得就这样想了。听说六王妃是一对女孩儿,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不少人,也包括四王府的人。

四王爷这人现在也看清楚形势了,父皇并不愿意让他登上皇位,如若是愿意,怎么会为他选择样的亲事。又打压了许家,摘了他们王爷的帽子。

可纵然不能登上皇位,四王爷还是不甘心的,他这些时日十分的消沉,连带的许多事情都不愿意管了,只今日听说四王府生的是姑娘,他又觉得,爽利了!

“你能生又是怎样,你拔得头筹又是怎样,还不是一对姑娘,呵呵呵!”四王爷高兴。

“启禀王爷,万三求见。”四王爷正独自一个人高兴,就听门口传来禀告,他摆手,又想门外的人看不见,便是言道:“让他进来吧。”

万三进门,红光满面,“属下见过王爷。”

四王爷心情颇好:“可是有什么事儿?”

这态度也不像前几日那般的冷冰冰。

万三想到自己探听到的消息,顿时觉得全身都是力气,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能有这样的际遇。

“王爷似乎心情极好。”万三带着笑意。

四王爷诧异的看了万三一眼,不知他为何如此言道,可纵然如此,还是微笑:“六王府生了一对小丫头,你说本王心情如何?”

万三了然,他压低了声音,微笑:“那我想,这算是咱们王爷的喜事儿。”

“算是吧。”四王爷不解,万三今日这么说起了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抵是察觉四王爷有几分不耐烦了,万三连忙言道:“那万三可要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了。万三探查得知一要事。王爷,现今您可算是双喜临门。”

四王爷:“要事?你莫要拐弯抹角,速速说来,究竟是什么事儿?”

万三连忙:“属下偶然之中发现,齐王爷与傅将军是暗中有联系的。”

四王爷顿时惊住,他难掩兴奋,问道:“他们俩怎么会暗中有联系,往日里根本看不出来啊。难不成,难不成这赵沐也有别的心思?”

万三摇头,据他探知,并不是如此。

他低声言道:“我想便是任由想破了天也绝对想不到,傅将军与齐王爷,竟然是表兄弟。”他也是偶然发现老齐王妃有问题,没想到,真的调查到了这一点。

四王爷几乎惊掉了下巴,他看着万三,颤抖声音问道:“你确定?”

万三摇头:“不确定,但是*不离十,我的意思是,我们去瓦剌调查一番,想来就是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我怀疑,当年的瓦剌公主就是傅家死在战场上的傅小姐,也就是傅老将军的妹妹,傅将军的姑姑。”

四王爷陷入了沉默,他惊疑交加,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有了反应,他看着万三问道:“这件事儿,你还让别人知道过么?”

万三立时言道:“属下一查到蛛丝马迹便是立刻回来禀了您,这样大的事儿,自然不敢告知其他人。王爷,虽然王妃的事儿让您心力交瘁。但是这次真是天赐良机,属下看着,这是老天爷要给您机会啊!如若傅家真的和齐王府有关系。那么我们相当于抓住了他们的大把柄,有了傅家和齐王府的支持,您登上皇位的机会,不是又一下子超过五成了么?”

万三其实一直都不太看好四王爷,特别是经过了明玉的事儿之后,他看得出来,皇上没有这个意思了,而四王爷确实也不是这块料。可是人的际遇就是这样难以言说,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无意间发现这样大的问题。如若不是发现这个,他们就要彻底沉寂下去了,可是现在不同了,抓住了他们两家的大把柄,便是全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想到又要重新登上争夺皇位的舞台,想到四王爷还是有机会成为皇帝,万三一下子就来了兴致,他的心情是别人怎么都想不到的,他一直兢兢业业的辅佐四王爷,如若四王爷真的登上了皇位,且不说娶明依这件事儿,本身他也会立刻就封王拜侯。前途不可限量。

万三思考的同时,四王爷也在思考,他看着万三,“你明日便是启程,由你亲自去瓦剌,一定要查到具体的情况,最好能够带着证据回来,不然他们是不会认的。只要将他们捏在手里,我们的宏图大业指日可待。”

万三回道:“是。”

“这件事儿,一定要小心稳妥,这段日子本王也会谨慎,待你归来,一切便是可以图谋。倒是不想,老天爷竟是这样帮着我,趁着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四王府,我们要速速行动,真是没想到,老天爷竟然给了我这样一个好时机,真是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啊!”

四王爷这心情瞬间便是不同了,他定下了一切,高兴不已。

而与此同时,景衍看着时寒,认真问道:“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我在想,你会不会后悔。”

傅时寒似笑非笑的,“后悔?事情我都做完了,有什么可后悔的?”

“他们终究是你的亲人。”景衍叹息。

傅时寒沉默了一下,半响,言道:“亲人的背叛,才是意难平。”

房间内一时倒是沉默了下来。

傅时寒抬头,看向了景衍:“有些事情,你不懂。”

言罢,他换上了一副笑脸儿:“我想你应该是不太敢一个人去六王府的吧?现在要不要和我同去?”

景衍失笑:“我怎么就不敢了。”

时寒挑眉:“既然你敢,那么我们就分道扬镳好了。”

景衍立时拉住了时寒:“我不敢。”

时寒感慨:“其实,有时候在乎礼数是对的,但是也不能让礼数影响了你的生活。”

景衍觉得自己过得真是没有人家傅时寒自在啊,他叹息言道:“你自然这么说,可我家里还有你舅舅舅妈看着呢!他们说,十月就要成亲,现在还是少接触才好,免得给滢月造成什么名誉上的损失,女子还是很看重这个的。我哪里和你一样啊!哎你说,你也是这么个样儿,为啥没人来说你呢。真是不公平。”

时寒睨他:“说我干什么?我和阿瑾自小就在一起,不在一起才奇怪吧?”这话说的真是理所当然。

景衍表示自己羡慕嫉妒恨,同样都是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其实,他也是从小就认识滢月了啊!可是……只怪自己当初太年轻,没有学会傅时寒的厚脸皮,啧啧!

看景衍神神叨叨的碎碎念,时寒无奈言道:“你就要这样登门么?”

景衍:“那……我还需要换衣服?”

时寒觉得,他其实也挺艰辛,为什么不管是他的表哥还是表弟,都略蠢呢?和智商不在线的人简直不能沟通!

“我的意思是说……你需要准备礼物。”和笨蛋说话,必须直白。

景衍:“礼物?那也没见你准备啊!还是……你早有准备?你准备了啥?快说,我看看!”哥是首富,哥准备的起。

时寒看他一脸蠢相,认真言道:“我准备了爱!”

景衍:“啥?啥玩意?”掏耳朵。

时寒笑:“我说……爱!”

景衍咣当一声,摔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