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61|第 161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1|第 161 章(1 / 1)

时寒看着门边两个鬼祟的身影,咳嗽了一声言道:“还不出来,这样有意思么?”

谨书微笑:“自然是有意思的。原本之时我们一直想着,表哥这样的性情,如何和阿瑾相处,要知道,阿瑾也是我们的堂妹啊,我们自然是关心她的。可是今日见了才知晓,正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时寒这时终于回过了身子,他上下打量谨书,挑眉言道:“那请表弟告诉我,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谨书连忙告饶,“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只是觉得人和人的相处,真是十分的奇怪。至于说担心阿瑾,那更是完全没有必要,我倒是觉得,如若和堂妹对上,可怜的会是我。”

谨宁连忙点头,“阿瑾绝对不简单。”

当然,阿瑾简不简单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阿瑾会不会帮他。谨宁这么想着,便是又想到那个美丽的女子,他从来都不知道,一个人可以那样的两极化。

谨宁思维发散呆滞住,时寒也不搭理他,他直接越过谨宁,往书房走:“我还有事儿要忙,也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们闲磕牙。该干嘛干嘛去,你们总不会希望我因为越发的苍老,而失去一门好的亲事吧?能巴结上郡主可不容易。”

时寒说的煞有介事。

谨书听了,直接喷了。

谨宁看他们的表情,觉得自己这样的智商,真是不要随便出来玩儿,保不齐就被什么人给秒了。要知道,这个世界真是十分的可怕。

想到此,谨宁拉扯谨书,“哥,你觉不觉得,其实我们生活的水深火热?”

谨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才发现么?怪不得比较蠢,原来竟是因为这般缘由。”

谨宁:“……”

…………

阿瑾越发觉得,景夫人也是一个穿越党,最起码在二王妃的叙述里,她是有很浓重的这个倾向,但是细想想,她与景夫人也接触了几次,可是却完全都没有发现景夫人有这方面的倾向,她倒是不知,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景夫人。

是真的穿越党,但是隐藏的很好,还是说,她根本就不是,她现在所有穿越党的特质,都是因为她有景黎夕这个穿越的女子作为手帕交?

阿瑾细想了一会儿,觉得在观察观察,可是虽说是在观察,阿瑾觉得,也能把握住景夫人几分性情。

她并不认为,知道景夫人的性情就能代表一切,什么东西有没有一模一样的公式可以套用。可是阿瑾还是希望能够为滢月做点什么,而这些,也是滢月需要的。

景黎夕的惨痛经验不止影响了傅时寒的一生,也影响了很多人的一生,很多京城的女子,她们或许之前会觉得婆媳重要,可是景黎夕之后,她们知晓,如若处的不好,真的是有可能造成大的杯具。

滢月是担心的,她担心,自己嫁过去并不能和景夫人相处的好。这个时候,景衍倒是不怎么重要了。阿瑾看滢月越发的紧张,也愿意为她做这些。

恰好,六王妃也是赞成的,六王妃觉得,一切对自己女儿好的事情,她都要做,而且能够做到。所以阿瑾提出侧面试探二王妃,她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

呃,虽然阿瑾的戏在他们看来烂的不得了,可是二王妃倒是偏偏相信她。

也许,真是他们与阿瑾处的久了吧,久到知道阿瑾什么行为代表什么含义。又或者,六王妃摇头笑,到底是她的女儿,她做什么,自己怎么可能没有感应呢!

三人回府,就看谨言扶着素问等在门口,六王妃立时斥责道:“这样大的风,你自己出来也就罢了,竟是还扶着你媳妇儿出门,你是不是傻!”

素问含笑:“是我让谨言扶我出来的,我感觉自己快生了。所以多转悠转悠,就当锻炼,正好也迎迎你们。”

六王妃:“你呀,就会为他说话。”

素问摇头笑。

等进了屋子,六王妃嗔道:“你才将近八个月,怎么就是要生了。糊弄我可不行哦!”

谨言扶素问坐下,素问看几人都在,也开了口,“其实,我真的快要生了。”

呃?众人都不明所以。

(⊙o⊙)

素问温柔的抚着肚子:“我已经怀孕八个月了,按照正常的情况,双胞胎都容易早产的。”

双胞胎!大家都惊呆了!

连谨言都结巴了,他指着素问,结结巴巴:“你你你你……你说啥?什么意思?你怀的是双胞胎?你……”

他说不下去了。

看他紧张成这样,素问握住了谨言的手,不过却抬头看向了六王妃:“母亲,其实,不是我故意瞒住你们,我是怕你们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都是不如暂且不说,如今胎相已经十分稳了。我也不需瞒着你们。”

六王妃这还没从震惊里反应过来,她看着素问的肚子,依旧发呆。

阿瑾:“嫂子是个大骗子!”她娇嗔。

素问连忙解释:“其实是这样的,怀孕的初期,我给自己把脉,便是觉得脉象有异。后来随着月份的渐大,我基本可以断定自己怀的是双胞胎,可是我并没有告诉你们,不是不想让你们分享我的喜悦,事实上,我想极了。可是我怕你们失望。一般情况下,不是所有双胞胎都能平安的生下来的。有很多的时候,因为各种各样的内因外因,最后只会有一个孩子好好的,如若我早早便是说了出来,你们高兴不已,最后却空欢喜,这不是我乐意见到的。如今孩子已经稳了,只要我好好的生,我的两个宝宝都会平安出生,正是如此,我才可以平心静气的告诉你们,我有孩子了,是两个小宝宝。”

素问慢条斯理的解释,她看着吃惊的几人,也有几分愧疚和不好意思,可是她还是很坚定:“你们相信我,我会好好的生的。我会努力。”

咬了咬唇,她又要说话,只是却被六王妃打断,她拉着素问的手,问道:“我说你这肚子怎么就比一般的孕妇大,我也曾幻想过,会不会是双胞胎,可是想着你都是大夫,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只是普通的比较大吧。现在看来,竟是真的如此,竟是真的如此,我要有两个小孙子了。”

素问忐忑的看着六王妃:“母亲不怪我么?”

六王妃横了她一眼:“怪你,自然是怪你,可是这个时候,怪你作甚。”

素问微微张嘴,呆呆的看着六王妃,六王妃带着笑意:“你这丫头,这样大的事儿,不说出来反而是让自己难受,你怎么就这样傻。”

素问就这样看着六王妃,虽然她看起来很淡定,其实,她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这样大的事儿,她一直都是瞒着,这点旁人如何能想得到。其实她心里也是有很大压力的,但是看六王妃完全不怪她,还说她是傻丫头,这种带着长辈的慈爱的语气,不知为何,素问一下子就觉得心里酸酸的。

她看着六王妃,垂下了头,一滴泪水落到六王妃的手上。

“你这孩子,怎么还哭了?这不是没怪你么?你呀,好好的休养,好好的生孩子,我知道你都是怕我们担心,都是为了我们好,这些我们都能理解的,好了,可别哭,这样哭,将来的孩子可是哭泣包哦。”六王妃哄着李素问。

其实知道这件事儿的第一瞬间,她甫一听见,当时确实是心里生出几分不满,可是不满归不满,就在她还没说什么的时候,素问小心翼翼的说出了原因,这个原因……这个原因不是那么让人满意,但是却又让人理解。

其实六王妃觉得自己也该想到,李素问自小失去了爹娘,一直都是跟在祖父身边,可是她的祖父是个醉心医术的医痴,甚至在李素问成亲的时候都能够不到现场,可是他十分的淡泊。对亲情也很冷淡。

这样情况下的李素问,自小就是一个人的李素问理所应得的会自己处理事情,凡事她都会自己想处理,更是不想被人担心,这么一想,六王妃就觉得这个儿媳妇其实很可怜。

想到小时候的她就是这般凡事只能自己一个人做,自己一个人解决,她就觉得,小素问很可怜。

“你呀,有事儿不用自己担着,你相公是作甚的,就算他不着调,你还有我这个母亲。我也是你的母亲啊!对么?”

六王妃越是安抚,李素问越觉得想哭,不知道怎么,她就是想哭,不,一定是孩子想哭,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哭过了。一定是孩子想哭……

“娘!”

“哎,好了不哭,这孩子真是的……怎么给我也弄得想哭了……”六王妃将李素问搂在怀里,也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

“我没哭,就是止不住……”素问呢喃。

阿瑾看了,勾起了嘴角,她嫂子能和她娘亲处的好,这是最好最好的结果了。

勾勾手指,谨言凑到阿瑾身边,“什么事儿?”

阿瑾言道:“既然是双胞胎,那么很多东西都该准备两份儿。先前咱们都是按照一份儿准备的,也是不妥。哥哥还是快些去处理一下,不要忘记了,嫂子可是快生了,按照正常的状态,双胞胎都会提前发动,可要早些准备。另外,你再去太医院多找几个太医……哎,算了,这点我来做吧。我和皇爷爷说,生双胞胎可比普通的凶险了几分,嫂子如今月份也大了,得有个大夫常驻我们府里,一旦发动有个问题,也能帮衬。”

谨言听了,不断的“哎”。

见阿瑾凡事儿都头头是道,滢月突然就觉得安心了。

大家都说阿瑾没有成亲,也没有婆婆,他说的都没用,都不成立。可是现在看来,滢月觉得,没有人比她更加靠谱了。

她也没有生过孩子,可是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处理的极好,真是让人称赞!

这样看着,滢月就觉得,仿佛有了一个主心骨一般,而这个主心骨,就是他们家的小妹妹阿瑾!

“阿瑾,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滢月问道。

阿瑾点头:“自然有,我看啊,娘亲这忙着安抚嫂子,估计也顾不上了,姐姐来处理吧。小衣服小尿布什么的,都需要多准备了。这些杂事儿让哥哥处理也是不妥。”

滢月:“好呢!”

“明个儿吧。”阿瑾言道。

滢月:“恩,好,都听你的。”

阿瑾还想有什么事情是遗漏了的,不经意的抬头,就见滢月看她,阿瑾突然想到,“姐姐,你为娃娃准备小衣服什么的,就去景家的店吧。”

滢月诧异,她疑惑问道:“为什么啊!他们家……我们也不差那么几个钱啊!”

阿瑾笑了起来:“自然不是为了钱,钱咱们照给,明个儿我给你列个单子,你按照单子过去准备,就选他家,也不需要什么别的。你放心好了,并不突兀,之前娘亲也是在他家准备了一些物事。当然,你也不能带着单子去买,要将一切都记在心里。”

滢月依旧是不懂,还没出门的谨言看滢月这样单纯,了然了阿瑾的心思,连他都想不到的小地方,阿瑾竟然想到了。

他提点妹妹:“景家的产业,你的表现,景夫人自然是知道的。”

阿瑾点头,正是这么个意思,刷刷好感度也没什么吧!

滢月:“……”我的妹妹好腻害!!!

六王府突然就忙碌了起来,而此时,傅时寒看着眼前的属下,微笑问道:“你都看清楚了?”

属下立时言道:“禀主子,我看的清楚。万三接明依郡主回京的时候,确实曾经偷偷的同宿过。”

傅时寒生出一阵恶心,原本他就觉得万三有什么问题,倒是不想,真的追踪起来,竟是这么快就找到真正的把柄。

“也许……他们秉烛夜谈。”傅时寒转着手中的扳指,轻飘飘言道。

“不!”那属下微微蹙眉,“属下就躲在他们门外的房梁上,我肯定,他们有那不妥之事。自然,我并没有进屋,可是我却也百分之百肯定。”

言罢,他又补充:“万三武艺不弱,如若进屋,危险便会加大,为了保险起见,更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因此我一直都远远的吊着。我也敢肯定,他没有发现我。”

傅时寒点头:“你做的对,宁愿没有确实的把柄,也不能让他们有所怀疑。”

“回来之后属下又跟了一段时日,他们在京城明显小心很多,不过我想,赵明玉郡主的事情应该与他们是有关系的。我曾经听他们提过,可是他们很小心。”

傅时寒突然就笑了出来,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关于四王府的秘密。竟然是万三与明依有染。

可仔细想想,这确实也是一件十分劲爆的大事儿!

“万三,赵明依,你说,落在我的手里,你们该是如何才好呢?”傅时寒微笑着为自己斟茶,“停下你们所有的动作。不要再跟,我有新的打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