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60|第 16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60|第 160 章(1 / 1)

事情真是画风突变,阿瑾万万没有想到,皇上没有罚许幽幽,反而是将这件事儿栽赃到了她父亲身上。

许家被削了王爷的爵位,贬为庶民,不过人倒是都好好的。许幽幽具体什么样的心情阿瑾不得而知,可是她想,许幽幽应该是万万没想到吧!

不过这件事儿的引申后果除了让皇上削了最后一个异性王,也让四王爷与王位彻底无缘。

四王爷虽然不是十分的工于心计,可是也不是傻瓜,待回到王府,他便是狠狠的打了许幽幽,王府一时间简直是鸡飞狗跳。

这时明玉倒是显得不重要了,而大家也都是忘记了,忘记将明玉的死通知她的母亲。

明玉下葬那日阿瑾并没有去,她虽然是明玉的堂妹,但是按照本朝的惯例,她也是不适合露面的。待谨言回来说起,竟是十分的唏嘘,算起来,现场真正为她伤心的,竟然一个都没有。

阿瑾并不奇怪这一点,明玉本来就不得人心,如此才是正常,如若说她招人喜欢了,倒是奇怪。

等明依赶回来,倒是好一通在明玉的坟前哭泣,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是明玉的头七了。也正是这个时候,明玉的母亲才知道明玉之死,据说,她哭昏了很多次。

六王妃带着阿瑾去二王府做客,二王妃说起这个,颇为唏嘘。

阿瑾看着诗蓝温温柔柔的样子,笑言:“诗蓝身子如何了?”

沈诗蓝作势生气:“你该叫我堂嫂啊,不济也该叫一声表姐,怎么还直呼名字了,我会不好兴的哦。”

二王妃见了,含笑言道:“我看啊,过些日子,叫诗蓝都是小事儿了,该是你叫人家表嫂了。”她意有所指,大家想到时寒与阿瑾的婚事,均是笑了起来。

现在这个时候,可没有旁人再次提起明玉。明玉就像是一阵烟,除却四王府的人,再也不会有更多的人想起。

“其实,我觉得表姐如果愿意,你现在也是可以练习叫我表嫂的,我一点都不介意。”阿瑾十分的厚脸皮,她面不改色的说了出来,二王妃见了,哈哈大笑。

都是六王妃羞愧的掩面:“你这孩子,怎么能够这般不着调,我看啊,小时候就该好生的多管管你的,哪怕是管你一点,你也不至于如今日这般胡来。”

阿瑾纳闷的看六王妃,奇怪言道:“我胡来什么了啊!我说的都是实话的啊!我可是有圣旨的人,没有人比我更加名正言顺了。”说起来,竟然真的是这样一个道理。虽然婚书十分重要,可是有皇上的圣旨,更是强过了千万。

“你竟是这般厚脸皮。”诗蓝表示自己叹为观止,再看滢月,温温柔柔的坐在那里,目不斜视,言道:“你看表姐就特别温柔。”

阿瑾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阿瑾这样笑,诗蓝有些不解,滢月睨了阿瑾一眼,与诗蓝言道:“我这是为了培养自己的淑女气质,我听说,景夫人喜欢淑女。”

二王妃咦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解,她倒是不知道,嫂子是喜欢淑女的,看滢月临危正坐的样子,她含笑问道:“人家都是讨好未来的夫君,你倒是好,竟是打算讨好未来的婆婆。真是奇怪了呢!再说,谁人和你说,景夫人喜欢淑女的啊!”

滢月纳闷:“难道不是喜欢淑女么?大家应该都喜欢有礼得体的淑女吧?阿瑾说了,相公才不重要呢,有婆婆的情况下,要走婆婆路线。坚定站在婆婆身边不放松,这样才能一家和和美美。”

噗!

二王妃顿时喷了出来,她点阿瑾的头言道:“你又没有婆婆,怎么就敢这样教你姐姐,滢月,你个傻妮子也是的。她说什么都听什么啊,你妹妹有多鬼灵精,你不知道么?”

滢月瞪大了眼睛,迟疑中。

阿瑾被点名,立时反驳:“我说的都是至理名言啊,再说,我怎么就没有婆婆啦,二伯母贵人多忘事,你就是我的婆婆啊!”

阿瑾说的十分自然,倒是二王妃愣了一下,不过她随即反应过来。时寒既是他的外甥又是她的养子,她可不就是阿瑾的婆婆么?

想到此,二王妃越看阿瑾越欢喜,“要是让你二伯父知道你做不成他的女儿倒是做成了他的儿媳,想来他会开心死的。”

阿瑾认真:“二伯母,我和你说哦,我二伯父是咱们上京最帅最帅最有魅力的男人。”

六王妃也不明白,阿瑾为什么就认定了,二王爷这样好,小时候她就十分喜欢二王爷呢!

二王爷被阿瑾夸奖,二王妃掩面微笑,夸她相公,比夸奖她更加让他开心,她言道:“你们伯父侄女儿两个人啊,总是互相夸奖。不知道的,只当你们是两个后脸皮。也不知道是不是家学渊源。”

阿瑾想了想,摇头晃脑言道:“说不好,真的是这样啊,你看我爹,也是这样的啊!”

六王爷虽然在此处,还是打了一个喷嚏,没办法,谁让他躺枪了呢!

“二伯母啊,我二伯父那么有魅力,你可要看好他。”阿瑾鬼祟的靠近二王妃,笑眯眯的言道,声音不大,但是却也让屋里的人都听见了。

二王妃听了,立时问道:“你可是知道了什么?”

阿瑾连忙摇头,二王妃狐疑看她:“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突然提及这个?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阿瑾忙不迭点头:“自然知道的,我最喜欢二伯母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啊,我就是觉得,景夫人那样极好呢!你看,景大人都没什么小妾,没有小妾,事情就少。”

二王妃微笑,“这世上,又有几个哥哥呢?或者说,这世上又有几个嫂子这样幸运的女子呢?所以我说啊,滢月就做自己就好,也不用做的太过复杂,许是你露出本性,我嫂子更喜欢你啊!当年,嫂子和妹妹……”停顿了一下,二王妃伤感言道:“当年嫂子和妹妹可是莫逆之交。我哥哥是个好的,嫂子嫁对了人,妹妹却是嫁错了。”

阿瑾看向了滢月,微微颔首笑,滢月立时点头:“我知道了。”

“景夫人与傅时寒的娘亲是莫逆之交么?我都没听傅时寒提过呢,这个坏家伙,有事情都不告诉我。嘤嘤!”阿瑾调皮的抱怨道。

二王妃言道:“当然啊,你这个年纪自然不知道,我想,时寒都不太清楚当年的事儿。当年嫂子之所以会遇见哥哥,就是因为和梨夕是手帕交的关系。”

阿瑾“咦咦”,“难道只因为和傅时寒的娘亲是手帕交,就要嫁给她哥哥么?这是什么道理。”

二王妃白她一眼:“这话让你说的怪。准确的说,是嫂子和黎夕关系极好,从而认识了哥哥,觉得哥哥十分值得托付终生,当年我就在想,她们要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究竟会不会是现实。事实证明,妹妹没有做到,嫂子做到了,可见,还是要看找的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

阿瑾听了,若有所思的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姐姐可以放心啊,景大人这样好,景衍哥哥必然也是个靠谱的。姐姐以后可真是一点都不用担心了,倒是我,虽然我和傅时寒是一同长大,但是总觉得这厮不怎么靠谱呢!”

阿瑾认真思考状。

“我既然是你婆婆,可见不得你说时寒的坏话哦!”二王妃微笑:“时寒自然也是好的,时寒景衍,谨书谨宁,他们几个都是好孩子。”又想了想,二王妃补充,“这么看起来,我们竟是也亲戚套着亲戚了。往后,都不知如何叫才是最为妥当。”

阿瑾笑眯眯,“反正现在你是我二伯母,嘿嘿。”

停顿了一下,阿瑾又言道:“不对啊,我姐姐嫁过去,真的不会受欺负么?景夫人那样能干,样样生意都能做的极好,可是我姐姐是个笨蛋……除了会算卦,她别的都不会了,天呀,这可怎么办,我好为我姐姐担心。”

六王妃觉得,阿瑾的演技,真是十分浮夸,可是,二王妃却偏偏是听信了,也吃了这一套,真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二王妃:“你怕什么啊,整日的瞎操心,你姐姐这些哪里用操心。嫂子为人最是豁达,她不是那种拘泥于后院的人,也不是人人都有做生意的天赋。当年她和黎夕都有,能将生意做得绘声绘色,我却没有。可是她什么时候嫌弃过我啊。我嫁人的时候,她还帮我添了嫁妆呢!你们都不知道那些往事。总之嫂子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你们放心便是。你们看我如何?”

阿瑾立马伸出大拇指:“最棒!比我娘还能干还漂亮还飒爽!”

六王妃默默黑线……

二王妃咯咯的笑,“你胡说什么!就算是……就算是实话,也不能随便说啊!”

众人:“……”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其实你看我英姿飒爽,可我却不敌我嫂子的十分之一。虽然是商户女子,可是我们家不讲究那些,全家都很喜欢她,连我爹都说,我嫂子有我妹妹的聪明才智,更有我妹妹所没有的豁达,做事又婉转迂回。十分值得人敬佩。”停了一下,二王妃言道,“这下,你们该放心了吧?”

阿瑾连忙点头:“自然是放心的。”

又说了一会儿,阿瑾终于不再提景夫人的事儿,大家也开始说别的话题,场面越发的热烈。原本的时候二王妃和三王妃关系最好,可是经过这么些年,大抵是有时寒和阿瑾在其中,他们两个府邸的关系倒是越发的好了起来。

相处的久了,二王妃也觉得,六王妃不是她以为的那般小可怜,她有自己的想法与道道儿,其实这样也未见得就不好!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很难说自己是对是错。只要结果是自己想要的,就是很好。

一时间,真是宾主尽欢。

快晚饭的时候,傅时寒率先回府,阿瑾称之为——“心有灵犀”。

看她这样后脸皮,完全不顾及,二王妃和六王妃都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

而滢月和诗蓝等人想的是,他们是不是有点太矜持了,像阿瑾这样,才是正常的女孩子呢!

阿瑾:“……”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我做错什么了吗?好像没有啊!

晚膳结束,时寒送阿瑾等人出门,阿瑾笑眯眯:“今天真开心。”

话虽如此,却也催着时寒进门,她看的出来,时寒有几分疲倦,时寒近来比较忙碌,处理的事情渐多,阿瑾认真叮嘱:“你不用送我的,我们一起回去,又不会有事儿。你早些忙完公务早些休息,睡得完很容易老的。时光是把杀猪刀,在没娶我之前,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啊!千万不要让自己残了。”

时寒带着笑意,这般看来,真是玉树芝兰的俊朗男子,他认真言道:“一切……都听嘉和郡主的。只求,只求郡主不要嫌弃我!”

阿瑾作势思考:“如若你表现的不好,我是真的会不要你的哦,你要一直都这样好看哦!只有你一直这样,我才不会抛弃你。”

时寒轻轻挑眉,言道:“既然如此,在下定当青春永驻。”

阿瑾点头:“这样才对啊,你大我好几岁呢,如若不好生的保养,很容易老的,如若你老了,我就不和你成亲了。所以,你快些回去忙公务,然后早早的休息。当然,能偷懒的时候就要偷懒,公务是怎么都做不完的,而你的身体却只有一个。”

时寒察觉阿瑾话中的关心,虽然她说的不太好听,可是这又是两人独特的交流方式。

“知道了,你路上也小心。”

阿瑾笑眯眯的上了轿子,挥舞小手帕,谨书谨宁两人虽然已经成年,谨书还有了娘子,可是仍是躲在门边儿偷看,见两人如此交流方式,深深觉得自家小堂妹不是一般人。

阿瑾上了轿子,六王妃啧啧道:“你这个凶悍的性子,和外表真是十二万分的不同。”

看起来软绵乖巧又可爱的小姑娘,竟是这样的凶悍,真是人不可貌相。

阿瑾嗔道:“娘亲怎么可以嫌弃我。傅时寒就吃这一套啊。我这个调调儿,他最喜欢。”

六王妃和滢月对视一眼,无奈的摇头。

似乎想到了什么,滢月握住阿瑾的手,“谢谢你。”

阿瑾摇头笑,其实他们这次来二王府做客,为的便是探听景夫人的性情,而她和滢月这一唱一和,为的就是让二王妃多说。自然,时寒也知道景夫人的为人,可是阿瑾觉得,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女人还是不同的。而且景夫人那样喜欢时寒,必然对他极好。他未必就是客观。二王妃是她的小姑,这样的人说话虽然也并不十分客观,但也算是亲近之人,可以纵观比较。

“我突然觉得,姐姐嫁了全京城最好的一家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二王妃的言谈,阿瑾竟是觉得,景夫人根本就不像是土著女!

景夫人,虽然不明显,但是却有一种穿越女的即视感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