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58|第 15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8|第 158 章(1 / 1)

六王爷觉得,自己消息太闭塞了,怎么都到傍晚了,他才知道明玉出事儿的事儿呢?就没人主动来告诉他一下啊,难道他不是一家之主么?想到这里,六王爷觉得自己很火大!

“美芙,美芙……”一把掀开帘子,就见娘子和女儿都眼巴巴的看着他。被这么一看,六王爷竟然不好意思了,他捂脸:“你们看啥?”

倒是扭捏起来。

阿瑾看她爹这般,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样的感觉,真是没有办法言说,妥妥的心塞!

“我们没看过美男子,所以想看一看。”阿瑾只能这样言道,她觉得,这样说,他家渣爹该不好意思了吧?

可是,事实总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六王爷不仅没有不好意思,还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他左转右转,不断的问:“我真的很出色么?我知道你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不知道美男子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看我啊,就是对了,不要以为有些小年轻就是英俊帅气,才不是呢!他们完全就没有内涵,男人上了一定年纪才会有这种内涵,你们看我这沧桑的白发,这不是老,而是充满了无以伦比的男性魅力,都是岁月的沉淀。”

六王妃使劲的瞪阿瑾,她觉的,如若不是阿瑾开了这个头,他怎么会发疯,怎么会!这般想着,六王妃不瞪视阿瑾又瞪哪个!可是阿瑾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啊!瓦擦擦,谁能想到她爹真是时时刻刻都在发病期。

这种感觉,略不好!

如若再不打岔,她爹就要继续絮叨下去,这般想着,阿瑾连忙开口:“爹,你可是有事儿?怎么这样着急啊!”

六王爷这才想到事情的重点,他连忙:“明玉死啦!”

那一惊一乍的样子,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

阿瑾点头:“是呀,我听说了,爹,明日你过去看看吧,许是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呢?不过你可别和四伯父吵架哈,他现在已经够难受的了,不必和他一般见识,如若他说了什么不中听的,你就当他放屁好了。”

六王妃觉得,他家姑娘说话还真是够损的,什么叫当他放屁,虽然那个人是十分的让人厌恶,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装装的呀!

不过六王爷倒是听进了女儿的话,他点头:“我才不和他一般见识呢,他们一家都是小心眼,你看那个明玉,她就是不想别人好,自己胡来不能嫁一个好人,这就觊觎人家的男人,外面都谣传,她之所以自杀,完全是因为嫉妒你呢,她嫉妒皇上为你和傅时寒赐婚,她是喜欢傅时寒的,啧啧,当真是看不出来,如若真的喜欢傅时寒,怎么不对傅时寒好点呢?压根就没看见他们有接触,我看啊,她就是见不得别人安生。”

阿瑾冷笑:“不用理那些谣传,清者自清,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又没有躲在赵明玉的床底下,知道她自杀时候的真是想法,说不定她还不想死呢,吊上去就后悔了呢?不过这又哪里说得准,她的丫鬟都被她逼死了,她还……”说起这个,阿瑾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停下了自己的话。

六王爷问道:“咋了?”

阿瑾抬头,抿嘴笑了一下,她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我想去茅房。”

六王爷顿时退后一步,生怕她就地解决似的,小时候的事情还让他心有余悸。

阿瑾可不是真的想上茅房,她出了门便是来到谨言的院子,往常这个时候谨言都会陪素问在院子里散步,今日也不例外,据闻,她就要生了,多活动活动也是好生的,所以谨言一直都陪着素问。

看阿瑾到来,素问立时吩咐丫鬟过来扶自己:“我有点累了,想回屋休息一会儿,你们俩继续走走。阿瑾你陪你哥哥转悠转悠,你哥哥吃多了,有点伤食儿。”

谨言不放心:“我陪你进去。”

素问摇头推举他:“你再走走,听话,你这身子,可不能不锻炼。”

谨言听了,颔首。

素问进了屋,院子里便只有兄妹二人,今日的傍晚果然很美,火烧云,整片天空都是浅橘色,美不胜收。

“有什么事情?”如若没有事情,阿瑾一贯是不会在这个时间过来的,这个时候是他与素问散步的时间,这点府里人尽皆知。

阿瑾点头:“对,哥哥,我来找你,是想和你求证一件事情。”

谨言:“什么事儿?”

“木妍,当时木妍死的时候的具体情况,小红被你送到了南方吧?”当时木妍死了,木妍身边的小红被谨言送到了南方,与木妍的弟弟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了。

阿瑾问道:“那么你还记得,当初那个时候,木妍所探知的那个秘密么?当时木妍很着急的要告诉我们,结果却失败了,她死了,为了保护林嬷嬷,她自杀了。你觉不觉得,现在的情形似曾相识?”

谨言顿时愣住,阿瑾看谨言这般,突然又不说了,“算了,我不和你说了,我找傅时寒去。”

谨言看阿瑾风风火火离开的身影,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歧视,很大的其实,这就是他的妹妹啊,哪儿有这样的,根本就不把他当一回事儿啊!这话说了一半儿就闪人,是那那样啊!

“阿瑾……”纵然叫喊,阿瑾已经一去不复返,更是听不到谨言的话了。

谨言默默的回了屋子,素问见他蔫头耷脑的回来,疑惑的问道:“这么快就说完了?”

谨言看媳妇儿这样关怀自己,顿时拉住了素问的手,“师姐,你说,哪有这样的事儿啊,阿瑾是我妹妹吧?她这怎么全然都不像我们家人啊!对傅时寒那个家伙比对我这个哥哥还好,这不,话说了一半儿就嫌弃我了,直接说找傅时寒,人嗖一声就没了。你说我这当哥哥的心。都说女大不中留,真是一点都没错。”

谨言觉得,自己真是太可怜了,人家的小妹妹都是软软嫩嫩的小不点,乖巧的紧,他们家的妹妹……滢月算卦无极限,根本不搭理他,阿瑾,阿瑾小小年纪就已经会给自己找一个小伙伴了,而且小伙伴现在已经发展成了她的未婚夫,真是……呜呼哀哉!

素问看谨言委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阿瑾是个孩子,你难道还要和一个孩子计较么?再说他们俩自小就是相识,也自小就在一起玩儿,感情好不是很自然的么?虽然我接触她们的时间不长,可是我也知道,傅时寒很疼阿瑾的,女孩子总是会在疼自己的男子面前放纵几分,这是必然的啊!”

如若这样说,谨言觉得,又不对了,他看着素问,微微嘟起了唇,“既然是你说的那样,那么师姐为什么不放纵呢?”

停顿一下,谨言与素问食指交握,问道:“是因为你没有觉得我疼你么?”

素问白了他一眼,笑言:“你莫要胡说,我们和他们怎么能够一样。”

“哪里不一样?”谨言锲而不舍。

素问含笑:“因为,我是你师姐啊!不管怎么样,不管我是不是你的娘子,不过我是不是年纪比你小,我原来都是做过你师姐的人。既然是师姐,我就不能太过放纵啊,师姐总归要有师姐的样子。”

谨言扑哧一声就被她逗得笑了出来,“你倒是能瞎掰。”

素问摇头:“我说的都是实话,每个人相处的方式不同,我在山中粗糙的生活惯了。和京中娇滴滴养大的小姐哪里一样。我不说阿瑾,其他人也是一样,我们受到的教育不同,处事的风格也不同,说句不好听的,若是论起计谋,人家画一个圈,我能跑半年呢!”

谨言撇嘴:“谁敢给我的娘子画圈,我踹不死他。”

素问顿时笑了出来,“你呀!”

“对了,最近我怎么都没看到崔敏来看阿瑾呢,他们关系不是极好么?阿瑾都从外地回来了,崔敏竟然没来。”素问提及崔敏,闲话家长一般。

谨言浑不在意:“阿瑾也是刚回来,许是过几日才会递帖子,都是有可能的啊!”

素问眼光一闪,笑了起来,“崔小姐真是难得的大美人。”

谨言认真的望向了素问,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他奇怪的言道:“你怎么提起她了?往日里倒是看不出你对谁上心。怎么?你也喜欢看大美人?”

素问巧笑倩兮,她微微垂首,原本就好看的脸蛋儿在烛光的映衬下更加的美丽动人,她稍微侧了侧身子,言道:“我对崔小姐的观感还是不错的。你想啊,阿瑾可不是会随随便便交朋友的。虽然外面都言道崔敏不好,可是阿瑾能和她处的来便是说明这人还是不错的。而且,我也见过她几次,并不似传言一般。”

“是不是和传言一般,和我们也没什么大的关系,好了好了,别说她了,我扶你在走一圈吧?今日走的还不够呢!”谨言扶着素问起身,素问微笑颔首:“走吧!”

…………

阿瑾差了阿碧去找傅时寒,傅时寒连忙从二王府赶来,看阿瑾皱着眉头坐在房中思考,他笑着凑了上去:“这有什么事儿这样着急啊!马不停蹄的叫我赶来。”

阿瑾言道:“我们原本分析过,木妍到底发现了什么秘密才必须见林嬷嬷。”

时寒点头:“对!”

“那么明玉呢?明玉的丫鬟死了,明玉死了,会不会,本身也是她发现了什么?他们发现的,是同一个秘密。木妍因为这个秘密死了,明玉也因为这二个秘密死了。有没有可能?”阿瑾抬起小脸儿,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时寒,认真问道:“你觉得,有没有可能?”

时寒正色起来,他仔细想了一下,颔首:“有,什么可能都有。”

“那这个秘密,会和许幽幽有关系么?”阿瑾再次问道。

时寒迟疑,半响,言道:“一切皆有可能,但是,我觉得就算是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应该也不关许幽幽的事儿。可是许幽幽杀明玉的可能性却很大。”

“为什么不关许幽幽的事儿?”

“首先你要明确,木妍留在四王府是做什么的。木妍是为了绊倒四王爷。如若和许幽幽有关,那个时候许幽幽还不是王妃,她只是一个侧妃,就算是……就算是最难听的,她有个情人,这点能动摇四王爷什么呢?亦或者是能让我们通过这件事儿间接的抓住四王爷什么把柄呢?不能!所以我觉得,当时木妍要说的,一定不是和许幽幽有关的事儿。其实,我更倾向于,她知道的,是四王爷的把柄,亦或者是……万三的把柄。”

提到万三这个人,阿瑾是知道的,这个人一直都跟在四王爷身边,早年是四王爷的伴读,按理说一般的伴读都是官家庶子,但是他却不同,没什么好的身份。不过他却又是四王爷母妃的家族为他安排的。

而今,万三虽然并不太出面办什么事儿,但是阿瑾见过这人几次,觉得此人必然不是看起来那般和蔼。

“万三的把柄?”阿瑾诧异的问道。

时寒点头:“这是我的大胆揣测,未见得就是准确。不过你想,如若木妍知道了关于万三的了不得大事儿,从而能够拿捏住万三,四王爷该是怎样?一个万三算不得什么,可是一个知道四万个月所有秘密的万三,你觉得没有用处吗?”

这一点,傅时寒早就想过,但是却不敢肯定,也未曾与阿瑾言道,不是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将怀疑的事情说与阿瑾,但是现在阿瑾竟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有可能,你这么一说,感觉这事儿就能串上了,其实原本的时候,这事儿就像是无数个没用的线头,可是如若你用万三来串,那么很有可能。万三有一个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如若这个秘密被我们知道,那么他就会受制于我们,可是木妍来不及说,万三发现了一切,她唯有自杀。因为就算她说了,在接头的寺庙,他们也活不过,而且……还会暴漏出我们家。所以木妍死了。之后明玉发现了这个秘密,她没有选择说出来,因为她可以用万三。我说这明玉怎么就突然又被封为郡主了。我们都认为是皇爷爷对四王府的补偿,因为他们抱走了庆哥儿,可是也许,也许也并不是!”

阿瑾停了一下,仔细想了一想:“万三说服了四王爷,四王爷求了皇爷爷。对,也有可能是这样,所以万三要杀人灭口。也许也不是许幽幽做的,就是万三杀人灭口。”

时寒摇头笑了,他认真:“不,一定是许幽幽动手。唯一一个动手不会承担大责任的,就是许幽幽。如若万三真的那么有心计,他会利用许幽幽的。这点毋庸置疑。现在我们要调查的就是,我们的揣测是不是真的,万三是不是有问题,如若有,他的大秘密又是什么!”

时寒总结完,阿瑾顿时握拳挥舞了一下:“我们总算是屡出个头绪了。加油!”

时寒微笑:“加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