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57|第 15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7|第 157 章(1 / 1)

阿瑾觉得,她有点不理解阿蝶的思维,她怎么就能觉得,让大家以为六王府的人害她,她就会可以被皇上接回宫里呢?这是闹哪样啊!难不成,她以为自己可以和四王爷的庆哥儿一样进宫被虞贵妃养着?

擦!

人家是嫡出的小世子好么!

阿瑾简直对阿蝶无语了,这样的心性,她表示自己看不懂了。

“那帮助她的人呢?总是有一个人在帮他的吧?如若不然,她怎么知道那些道理的?相生相克,她不该知道吧?”阿瑾立时继续追问。

时寒微笑,他坐到阿瑾身边,慢条斯理:“据她说,她是没有帮手的。我审问过她,应该没有问题。她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曾经听到世子妃告知滢月郡主,说是两物不可同食,容易致使慢性中毒,正是因此,她才暗暗的记在了心里。现在用到了莲姨娘的身上。”

昭昭忍不住犯了个小白眼,竟是想不到,事情如此简单。

只是……“莲姨娘不管对旁人如何,对她这个女儿一直都是甚好,还真是养出了一个白眼狼。只莲姨娘怕是怎么都不会相信我们的。不过,其实她相不相信也无所谓了。”

阿瑾并不觉得有什么,她带着笑意与傅时寒言道:“我昨日还想着,既然阿蝶那么愿意作死,就让她真的去死好了。可是现在竟是不能了。”

明玉刚死,如若这个时候阿蝶又死了,总归是不好看的。

时寒见阿瑾带着笑容蹙眉,好心的言道:“如果你不想看见她,我来帮你。”

阿瑾摇头,不是她优柔寡断,而是这个时机不好,不管谁做都是一样,阿蝶终归是六王府的人,四王府和六王府的女儿接连死亡,这总归会引来许多的非议。

时寒也觉得,其实现在不是让阿蝶立刻消失的好时候,他点头:“暂时关好他们,我想,只要你们小心,他们也兴不起什么大浪。至于说可以让他们选择吃食这样的好事儿,也不要有了。白菜萝卜总归不能吃死人。”

阿瑾笑着颔首,谨言看看傅时寒,又看看阿瑾,言道:“你们觉得,明玉这事儿是怎么回事儿?”

这事儿出的太过突然,也太过出人意料,明依不在京城,很难想象究竟是谁做了这件事儿。

“赵明玉整天得罪人,讨厌她的人多了去了,想让她死的人也多了去了。只是如若说到真正能下得去手的,其实也不多。”阿瑾掰手指言道,见阿碧端了吃食进门,阿瑾连忙问道:“话说,你们俩都够早的,吃过早膳了么?”

两人均是点头,傅时寒微笑:“我不介意陪你在吃一点。”

阿瑾“哦”了一声,言道:“可是,我介意。”

她咕噜咕噜的喝粥,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傅时寒,时寒被她看得想笑,言道:“你连这么点东西都不肯给我吃么?”

阿瑾嘟唇:“可是你吃过了啊!”

时寒看她肉呼呼的小手儿捧着碗,一脸理所当然的看自己,忍不住就想笑,

说起来阿瑾真是奇怪,不管怎么长个儿,身形消瘦,小手儿都有肉,给人感觉软绵绵的仿若一个几岁的小姑娘。

俏丽中带着难以言喻的可爱。

“阿瑾啊,你觉得赵明玉死了,谁最高兴。”

阿瑾立刻想到了一个人,她翻白眼道:“赵明依啊!这还用说么?”

时寒微笑言道,“自然是赵明依。可是,赵明依人并不在府中,她在府中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做这些吧?要知道,在四王府,赵明依一直都是处于弱势,这样的情况,也未见得会有人愿意帮她。所以按道理不该是她。而且不要忽略一个问题,她走的十分的匆忙,我倒是觉得,这份匆忙是对自身的各种保护。”

话已说到这个份儿上,时寒看着阿瑾言道:“你说,会是谁呢?能这样自由出入四王府,能有能力做这些的,总归不会是四王爷吧?他倒是不会非让自己女儿死。”

阿瑾了然:“是许幽幽!”

再一细想,果然很多疑点都在其中,要知道,现在外面都在谣传许幽幽不想庆哥儿进宫,传出这话的必然是四王府的人,四王府的人是有限的,其实仔细想想,也不难继续揣测了。

“她疯了么?要做这样的事儿?”谨言几乎不可置信,虽然许幽幽身处四王府,可是大家对她的观感到是不坏,毕竟,许幽幽没有做过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

但是现在想到如若真是许幽幽对明玉痛下杀手,竟是也不寒而栗。

他们都不相信,赵明玉那样性情的一个姑娘会自尽,这本身就是不合常理的一件事儿。所以,必然有人害死了她,而这样算计下来,竟然是许幽幽,这点不得不让人感慨起来。

“这件事儿,我们少掺合吧,免得被四王爷泼了一身脏水,现在他恨不能找一个替罪羊。就算猜想到是许幽幽做的,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阿瑾撇嘴,“真是一团乱。”

就如同阿瑾所言道的那般,四王府果然是一团乱,四王爷万万没有想到明玉会自尽,其实只要熟识明玉的人都知晓,她是不会自尽的,这个自尽,本身就有着大问题,可是这个时候他们不能多说,只能静静等待,等四王爷的反应,而四王爷也在等待,等皇上的反应。

对于明玉这个女儿,四王爷并没有多少感情,说起来,他对几个孩子都无甚感情。他唯一所想的是,怎么能够利用女儿得到的更多,随着明玉年纪渐大,随着阿瑾在皇上那边得宠,他就想的更多了。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存在了,明玉死了,自尽了,她不该自尽也不会自尽,这点四王爷心知肚明,可是如若让他深一步调查明玉的死因,他又是十分的迟疑。能让明玉死的人不多,能在四王府悄无声息让明玉死的人更不多,那么答案其实显而易见了。

许幽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她不怕,她做好了一个局,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明玉有理由自尽,这样就够了,至于其他。四王爷总归不会对她如何,而皇上……皇上也是如此,想来是十分厌恶她了,可是那又怎样呢!他原本就厌恶她,因为庆哥儿的事情,皇上怕是已经对她十分讨厌,那么她倒是不如随了自己心意让明玉去死。

四王府不能在一年之内换两个王妃,不好看,四王府更是承受不了四王妃杀死郡主的丑闻,既然这般,那他们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就算是厌恶至极,他们也不能对她怎么样。庆哥儿还是四王府的世子,她是王妃,人人都厌恶她也没有关系。

许幽幽甚至在想,如若这般也是好的,最起码,四王爷许就不会在来她的房里,许幽幽是不喜欢四王爷的。纵然过去这么多年,她爱慕的,依旧是那个英伟的男子,是那个在马上抵御外敌,镇守边疆的男子。

四王爷厌恶了她,不与她行那些夫妻之实,不是更好不过!反正她都已经有了庆哥儿。

许幽幽正是看准了这些,所以在万三给她留下破绽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动手杀了明玉,当然,她并不知道这是万三给她留的破绽,只当是老天都在帮她。既然老天都想让明玉那个贱人死,那么她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许幽幽静静的看着,也等着四王爷反应过来,进而发难。

四王爷失去了明玉,虽然明玉已经不是什么清白之身,可是她到底是一个郡主,四王爷恨极的不断的捶桌,他几乎将书房掀了。

万三小心谨慎的跟在一旁,也不劝,只沉默的站着,四王爷发泄完了,恨极言道:“让人去给明依接回来,她姐姐死了,她总归不能不在。”

万三心里一笑,立时言道:“由属下亲自去接郡主回来吧。”

四王爷摆手:“你去什么,你留下处理府中的事儿,明依的事儿,让其他人去。府中这么多事儿,你不留下,跑那么远作甚。”

万三语重心长:“回禀王爷,明玉郡主出事儿……呃,属下说句不中听的,虽然,虽然看着是自尽,可是实际怎么样也不好说。您已经失了一个女儿了,明依郡主那边,真的不能再出差错了。属下去,才是最稳妥的,否则一旦路上有个什么不妥当,那该是如何?四王府经不住更多的事儿了,还望王爷明白。”

万三这番话说的有几分大不敬,可是四王爷倒是听了进去,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暴怒过后的平静,自然能够听进几分。

“那既然如此,就由你去接人。你要护住明依的安全。”

万三立刻言道:“是!属下明白。”

四王爷重重叹息,“你说,会是什么人做的?”

万三一梗,不言语。

“其实,是谁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希望是谁做的,你觉得,用这件事儿……构陷赵瑾可好?”四王爷阴险的问道。

万三一听,诧异的抬头,这个时候就不要闹出这么多事儿了,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加难看的境地。

万三想,人啊,真是要看命,如若他是皇子,想来如今早已经大权在握,成为皇太子,可是现在这草包偏偏是王爷,他每做一件事儿都没有脑子,全然都不想可能引发的效果,不是什么时候都是适合构陷别人的。

想到此,万三立时言道:“属下觉得不可。”

四王爷不乐意,指着他骂道:“不管本王说什么,你都是不妥不妥,这几年,你的不妥也太多了几分,你当真以为本王只有你这一个幕僚不成?有用的人,自然有的是。”

万三被痛斥,心中恼火,不过面上去还是不能表现出来,他认真言道:“王爷您想,我们构陷别人,要有好的证据,如若是模棱两可,自然怎么都可以,可是这大晚上,在戒备森严的四王府,你说是嘉和郡主做的,也没有什么可信性啊!就算我们制造出一些线索,可是一旦由皇上的人接手,具体怎样又未可知了,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先前可是一丁点布置都没有,没有开始的布置,是很难让所有的事情圆上的。”

万三说的有道理,可是四王爷还是愤慨:“那这死,就一点都利用不上了?”

万三微笑:“也许,还是可以的。我们可以说,郡主是因为爱慕傅公子才自杀,这样也许可以在舆论上获得一些同情,可是更多的,却又是没有了。实际上,就算是沾染上傅时寒我们也讨不到什么便宜,准确说,人家傅时寒也不会怎么吃亏,您想傅时寒的性格,他根本就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这才是事件的根本。”

四王爷愤愤然:“该死的,这事儿,怎么就没有一丁点顺心的呢!”

万三再次垂首不言语。

四王爷看万三,冷静问道:“你觉得,有问题的是谁?”

万三抬头:“王妃。”他一点都不隐瞒,也没想隐瞒。

四王爷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不敢承认,他怒极言道:“你说,我身边这些女人,怎么就蠢成这样,如若当年我娶的是沈美芙,一切都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

想到六王妃年轻之时惊艳的容貌,温顺的性子,四王爷顿时心猿意马起来。

“就算是现在,她也是风韵犹存,一丝一毫都不输给那些小姑娘。有时候小姑娘也没意思,顶没有味道,哪里有沈美芙这样的姿色气韵。”四王爷摸着下巴,回想六王妃的姿色,顿时觉得自己亏了。

万三看四王爷表情便是知道他色心又起,连忙劝道:“王爷,六王妃再美也是中年妇人了,她的孙子都要有了,好能好到哪儿去?实在不如那些小姑娘啊!不如……不如属下为王爷安排?听闻近来飘香阁有个青倌儿莲玉,长得甚为美丽……”

四王爷不耐烦的挥手:“什么青倌儿不青倌儿的,都是些涩果子。再说,木妍那件事儿你还不能吸取教训么?那些出身不好的,也不值得我们花费什么心思。一夜快活倒是还可,如若纳进府里,可要慎之又慎。再说,我始终难以忘怀美芙……”

六王妃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十分的不适。

阿瑾见六王妃如此,连忙差人通知小丫鬟将地龙再烧的更好几分,虽然现在已经是春日,也越发的暖和,但是哥哥说的对,冻人不冻地。他们还是要注意一些的。

六王妃见阿瑾如此的贴心,跟着笑了起来:“你这丫头,倒是个心细的,不过我没什么大事儿。大抵有人念叨我了吧?”

六王妃玩笑般言道,阿瑾靠在六王妃的肩膀上,啧啧道:“不管是不是有人念叨你,还是你觉得凉,都要好好保暖,春捂秋冻,这个道理娘亲该懂啊!”

六王妃看她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笑了起来:“好好好,注意保暖,春捂秋冻,好了吧?”

母女俩甚为温馨。

“美芙,美芙……”两人正说话,就听六王爷的声音传来,阿瑾扶额看六王妃,黑线言道:“我爹又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