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56|第 156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6|第 156 章(1 / 1)

方志蕴觉得。自己真是蛮悲催的,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的工作变成了进宫去给皇上做一顿饭?不过他这人心态好,也喜欢做饭,倒是很快调整了心态,要知道,很多人连靠近皇上的机会都没有,现在他也算是阴差阳错有了这样的好机会!当然,这个好机会可能是他自己并不需要的。

除了厚脸皮的六王爷决定留下来蹭饭,其他人倒是都该闪闪了。

无休止的在宫里住下来蹭饭也很不靠谱好么?

待回到王府,谨言来到阿瑾的房间,阿瑾诧异看他,“哥哥有事儿要说么?”

如若无事,应该不会过来,谨言确实有话要说,他静静的坐下看自己的妹妹,阿瑾从那么那么小到现在的大姑娘,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保护的年纪了。可是在谨言的心里。少年时期没有机会好好的保护妹妹,是他一直都觉得很伤怀的地方。

仿佛是第一次见阿瑾一般,谨言就这样盯着她看,阿瑾纳闷,她昨天回京到今早回到王府,哥哥一直有些怪怪的,但是具体哪里怪,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她又是说不清楚的,不过看他这样,支着下巴做到了他的对面:“哥哥,可是府里出了什么状况?”

谨言看阿瑾紧张兮兮的样子,终于笑了出来,他言道:“府里哪里会出什么事情,我也不会让府里出事情,只是阿瑾……”停顿一下,谨言言道:“阿瑾八成要有一件喜事儿了。”

阿瑾“恩”了一声,表示不解,她能有什么喜事儿?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的就是这般,看阿瑾这样迷糊的样子,谨言认真言道:“大概你不知道吧?皇爷爷打算给你和傅时寒赐婚了,我想,近期就会公布。”

阿瑾“啊”了一声,表示了自己的震惊,不过震惊过后,她纳闷:“你早就知道了?可是为啥不是今早公布?”

谨言微微扬着嘴角:“你和傅时寒刚从外面就公布这个,别人会觉得你们有了什么,所以皇爷爷才这般着急,你觉得,他会这样么?”

说起这个,阿瑾又表示自己不理解了,如若是早公布不好,那么为什么近期公布?好像也不差那么几天了吧?

阿瑾表示的明明白白,谨言言道:“不那么明显就行,你还指望十全十美?再说了,这世上也没有十全十美。”

阿瑾感慨:“哪家的姑娘十五岁就嫁人啊,这都没长大呢!皇爷爷也太着急了啊!”

阿瑾这么一说,谨言倒是高兴了,他点头:“可不是!”自家的妹妹嫁人,总是有一种亏了的感觉。好在,大舅哥是有权利刁难妹夫的,呵呵呵,傅时寒,你等着受死吧!

“想到我自己这么小就要嫁人,真是怪怪的,你看姐姐都那么晚嫁人啊!”阿瑾继续碎碎念。

谨言笑容更大:“你放心好了,也不是让你们成亲,只是指婚,真正成婚的日子还是可以延后许多的,我看皇爷爷也是这么一个意思。先给你们定好名分,其他的都不急。”

阿瑾总算是吁了一口气,她点头:“这样还差不多啊!不过……说起成婚,哥哥,有件事儿我还想问你呢。你说,阿蝶怎么办?父亲之前还想让阿蝶嫁给方志蕴呢!看样子,父亲也是希望阿蝶能够出嫁的吧?”

谨言冷笑:“让她嫁出去不是给我们自己家添堵么?我不会让她出去为我们王府多树立一个敌人,这点我是怎么都做不到的。你不知道,她就算是被关着,也没少闹妖儿。她差点害了莲姨娘,虽然莲姨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能对自己的亲娘下手,可见阿蝶有多么歹毒。”

阿瑾诧异,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疑惑的看着谨言,“她竟然做了这件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谨言并不乐意让自己的妹妹接触这些黑暗的东西,他只是这么一下子带过,就不想多说,不过阿瑾却并不想如此,她追问道:“她到底做了什么?哥哥如若你不说,我亲自去调查。”

谨言感慨,阿瑾就是这样一个着急的性子,这般想着,叹息将事情讲了一遍,最后补充:“我已经调查到了,她用的是食物相生相克的原理。我也逼问过她这样做的原因,不过她死不承认。”

阿瑾所认知的阿蝶,可没有这样的能力。

她立刻提出自己疑问:“她有帮手。”

谨言点头:“是,不过我想,只要我们小心谨慎就不会有大的问题。”

阿瑾手指轻轻滑着桌面,琢磨起阿蝶的事情,其实阿蝶的事情一直都是他们的一块心病,可是这块心病究竟该怎么处理,却很难决定。

阿蝶很坏,可是她又是六王爷的女儿。

他们可以不顾及阿蝶,甚至不管她的死活,可是六王爷那边,却总是说不过去的,既然想一家和睦,阿瑾觉得,就要做得圆满些,倒不是说他们怕了什么。只是,将来他们都要嫁人,和六王爷相处的,总归是六王妃,阿瑾不愿意给自己的母亲招这样的雷。

“她为什么要害莲姨娘呢?难不成可以嫁祸到我们身上?”阿瑾问道。

谨言点头:“我也是这般揣测,但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如若真是想要这么做,也要有根据啊,她说了有人信么?”

“那现在莲姨娘呢?已经好些了么?她知不知道,阿蝶对他做了这些?”

谨言摇头,他并没有说,不是说给阿蝶留面子,而是就算是说了,莲姨娘也是怎么都不可能信的。

这件事儿很小,微不足道,但是却让他们一直如同吞了一个苍蝇。

两人正在叙话,就听阿屏禀道:“启禀郡主世子,傅公子到了。”

听到傅时寒到了,阿瑾笑眯眯言道:“哥哥将这件事儿交给我吧。”她就差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做好了。

谨言微微眯眼,叹息言道:“我是交给了你,还是交给了傅时寒?”

阿瑾疑惑的问道:“你觉得,有区别么?”

有区别么?有区别吗?有区别么?

谨言脑海里不断回响阿瑾的话,他简直是醉醉的,不能自持!

“你……还真是不拿自己当成外人。我看,皇爷爷的旨意,还是晚了。”谨言吐槽。

阿瑾无辜道:“傅时寒和我还要分的这样清楚么?就算是皇爷爷不指婚,就算是我不嫁给时寒哥哥,我让他帮忙也是可以的啊。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别人怎么也比不上的青梅竹马。”

时寒进门便是听到这一句,他微笑接话:“原来,皇上是要给我们指婚了么?”语气里的喜悦显而易见。

阿瑾点头:“对呀对啊!”

他们这样自然,倒是让谨言觉得自己不自然了,好像他才是那个看不明白事儿的,也是他太少见多怪。可是天地可鉴,他这样的表现才是正常人的表现啊,这两头……他们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啊!

大概是被刺激的不轻,谨言白了时寒和阿瑾一眼,言道:“我先回去了。你们说话吧!”

阿瑾挥舞小手帕:“哥哥慢走。”

时寒看谨言的背影问道:“你哥哥怎么了?”

阿瑾十分认真的言道:“我想,大概是有点受不了我们了吧?你知道,我要是嫁出去,我哥哥会觉得缺点什么的?我这样好的妹妹嫁人,他当然难过啊!对于能够娶走他妹妹的臭小子,他真是会很想一个大耳刮子揍到天边儿去。”

时寒看阿瑾得意洋洋的表情,忍不住想说,赵谨言在不喜欢我,也绝对不会这么说的,这点自信,我还是有!

不过看阿瑾快活的小模样儿,时寒又觉得,就这样看着阿瑾嘚瑟也是挺好的。

“那我更加要好好表现,只有好好表现了,你哥哥才会认可我。可怜我这人,获得了你皇爷爷的认可,获得了你母亲的认可,你父王的认可,现在还要获得你哥哥的认可,但愿,现在是最后一关了。”

阿瑾微笑:“可是我觉得,你恰恰忘记了最重要的,我自己呢?我自己也很重要吧?难道你不需要获得我的认可么?”

时寒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果然是忘记了最重要的,可是最重要的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嫁给我么?”

噗!

阿瑾顿时喷了,这么有自信是跟谁学的啊!

“你又知道了。我告诉你,我之所以会决定嫁给你,完全是因为我这人比较有大爱之心,你这么奇葩,估计也不会有人喜欢你了,这个时候我帮帮你,不是很好么?牺牲我一个,救了多少京城的姑娘啊!”阿瑾摇头叹息言道。

傅时寒一下子趴到了桌子上,他捶着桌子笑了很久,又抬起头,恢复原本那个翩翩如玉少年的样子。

“郡主真是有大爱。”

阿瑾也勾起了嘴角:“那是自然的。所以你要对我好好的。”

时寒微笑:“那么小郡主,敢问小郡主需要我做什么呢?”

说起这事儿,阿瑾倒是不笑了,她言道:“时寒哥哥,你帮我琢磨点事儿呗?”

阿瑾难能这样客气,时寒挑眉:“什么事儿?还用得上琢磨。你不是都能解决么?”

阿瑾啧了一声,言道:“我就是奇怪。你知道么?阿蝶竟然懂的用食物相生相克这件事儿来害她娘亲,莲姨娘对她那么好,也一直维护她,她这样做不对啊!”

时寒:“你们没有审问出来。”

阿瑾点头。

时寒笑了起来,他看阿瑾,言道:“一定是谨言差人调查的这件事儿,对不对?”

阿瑾点头:“你怎么知道的?”又一转念言道:“倒也是,这王府里不是我就是他,再不就是我娘。现在我能问你,就说明这事儿没惊动我娘。至于说我姐姐,她惯是不管这些事儿。”

时寒挑眉,没有回应阿瑾的话,反而是说出了自己观点:“你哥哥做事,并不凌厉。也就是说,他还是存着善心,凡事都不会痛下杀手。这也是他每每调查什么事情,亦或者是审问什么人的时候不得其法的缘由。”

阿瑾嘟嘴,问道:“我哥哥是个大好人,这还有疑问么?”

时寒微笑摇头,语气淡淡的:“自然是没有,有仁慈之心是好,但是不是每一件事儿都适用。他就不想想,阿蝶本身不懂什么相生相克,但是却能力用这件事儿来害莲姨娘,那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她有帮手。”

阿瑾点头:“对啊对啊!这点我们也有想到的。”

“既然她有帮手,你们不快点处理她,就不怕她那个帮手再来害其他人?能害莲姨娘,不能害其他人么?”时寒停顿一下,问道:“不怕那个人害了你们?要知道,你们可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发生这样的事儿都不快准狠,谨言真是在山里住久了,这基本的警惕心都没有了。”

说起这个,时寒语气里也有几分冷凝。阿瑾细想时寒话中的含义,顿时也惊出一身冷汗,傅时寒说的对,这件事儿,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他们只看到了阿蝶害莲姨娘,想到了她身边还有其他帮手,却没有想过,不快点找到这个帮手,如若那人在下手害其他人,他们该如何是好。

“我去见阿蝶。”阿瑾立时就下了决定。

时寒微笑:“我帮你!”

阿瑾摇头:“不,我想,我去刺激,会让她更快的说出实情。”

“郡主郡主!”阿屏匆忙的禀告,阿瑾疑惑:“出了什么事儿了?”

“王妃请您到前院一趟。”阿屏急急言道:“傅公子也请一起。”

阿瑾与傅时寒对视一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到了前院,就见谨言等几人也在,她疑惑,“这是……?”

皇上的贴身大太监微笑:“杂家是来给郡主道喜的。”

原来,竟是皇上赐婚的旨意过来了。

阿瑾和傅时寒都颇为惊讶,不过还是谢恩接旨。阿瑾疑惑的看向了谨言,问道:“哥哥不是说,皇爷爷不会下旨这么早么?”

谨言还未搭话,就听大太监言道:“是王爷为您求的。”

阿瑾等人默默:“……”

呵呵,这人是怎么回事儿啊!

而宫中的六王爷还沾沾自喜,自己必须尽快给这事儿坐实了啊,不然等等等的,一旦黄了可咋办,要知道,傅时寒是要带着“全部家产”,是全部,全部家产嫁过来的啊!

这是多么让人热泪盈眶的一个好消息,这个时候不快点给这事儿钉死,别别人截胡了咋办!他真是这世上最聪明的人。

皇上的旨意一出,这消息立时就在京中如火如荼的传开了,想想也是,虽然大家揣测了这么多年,暗暗议论了这么多年,可是到底还是没有作准儿不是,现在已经是板上钉钉,消息顿时长了翅膀一样迅速宣扬开来。

而此时的四王府则是一片消极,明玉狠狠的砸了杯子,痛斥:“偏心,皇爷爷最偏心。凭什么就给他们姐妹俩许了那么好的人。我呢,他想过我没有?我年纪明明比阿瑾那个死丫头还大,他竟是全然都不顾及我,这就是我的亲人,就是我的祖父,我的皇爷爷。偏心,这个偏心的老不死的!”

明玉狠狠的砸着杯子,仍是不解恨,她起身摔打,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房间便是一片狼藉。

“郡主……”丫鬟怯怯的站在一旁,根本就不敢说话。

明玉愤怒言道:“阿瑾那个死丫头,她怎么能够嫁给傅时寒,她怎么能够,我这样喜欢傅时寒,皇爷爷有想过我么?我和傅时寒才是最般配的,我才是最般配的,我自小就那么喜欢他。他不知道我的好,竟是要和阿瑾搞在一起,这个混蛋,混蛋!”

明玉继续愤怒,全然不顾别人的看法,可是身边的丫鬟却已经吓得不行,她劝道:“郡主,您小声一点,会被人听到,会被人听到啊!”

明玉哪里管那许多,只冷笑言道:“我在我自己家里发牢骚,别人管得着么?我砸的都是我四王府的东西,我是四王府的郡主。谁人敢出去胡说,我拔了她的舌头。”

丫鬟退到角落里,不再说话。

看她那唯唯诺诺的样子,明玉一个胭脂盒就这样扔到了她的身上,丫鬟原本浅色的裙装顿时被染得花花绿绿。

“看见你的样子就讨厌,给我滚出去。”

丫鬟连忙跑了出去,明玉看她这般急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喊道:“你给我站住。”

丫鬟停下脚步。

“给我滚回来……啪!”一个耳光就这样糊了上去:“你着急什么着急,急着去投胎么?给我滚!”

丫鬟被明玉这样打了,眼泪含在眼眶里,默默的退了下去。

万三在隐蔽之处见到那丫鬟红着眼眶离开,悄悄的跟了上去,如今虽是上午,但是明玉这院子周围还是静悄悄的,人人都知道明玉郡主脾气不好,如若惹恼了她,后果不堪设想,大抵因此,丫鬟小厮们没事儿鲜少在这边转悠。

万三跟上了丫鬟,趁她一个不备,从身后勒住了她。他掏出藏在怀中的绳子,绕在了丫鬟的脖子上,一个使力,将她吊了起来,万三武艺不错,动作很迅猛,还不待那丫鬟有反应,他已经绑好了绳结,任由她唔呀了一会儿,只可惜,这边并没有人路过,看她断了气,万三冷笑一下,迅速离开。

这个丫鬟是明玉的心腹,除了她,相当于多了一层保险,而且,他还有后招,这般不过是给许幽幽一个讯号,希望她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

得知心爱的男人要娶最为厌恶的女子,明玉大发雷霆之后逼得亲近的贴身丫鬟自尽。被四王爷教训之后更是觉得生无可恋的自杀。

多么好的一场大戏,只盼着,四王爷和许幽幽能够好好的配合。想到这里,万三冷笑起来,待明玉死了,明依就可以理所应当的回府了,回府参加自己姐姐的葬礼,甚至连自己姐姐的下葬都赶不上,哭昏在坟前,如若这般,想来又会让大家充满好感,只盼着,为了弥补四王府,皇上会给明依一个好的封号。

万三筹谋了这么许多,一环扣着一环,他只盼着,一切能够如意。

果不其然,事情就如同万三所预料的那一般,丫鬟的死很快被人发现,而四王爷听说这一切,直接便是将明玉唤过去大骂一顿。

一个丫鬟的死活自然不是最重要的,可是如若明玉听到自家的堂妹被赐婚就大发雷霆砸了闺房并且逼死了贴身丫鬟,这就好说不好听了。

四王爷看着梗着脖子站在那里的明玉,继续痛骂:“就算是你心情不虞,也不要做得这样明显,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样不是擎等着人家找我们的麻烦吗?我说我怎么走的这样不顺。人家的女儿多聪明,就算是老六闯了祸,你看人家怎么说的,人家说,都是为了让皇上多活动活动,是为了他身体好。可是你呢?你不会讨好你皇爷爷,甚至不会讨好虞贵妃。你谁都不会讨好你温柔小意一些装装也可以啊!真是辜负了你那张好看的脸。脑子里装的都是狗屎吗?你做的这样明显,赶明儿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我该是如何,你说,我该是如何!你这个蠢妇!”四王爷一个耳光伷了过去。

明玉被四王爷打翻在地,这时总算是冷静下来,她也是知道怕的。

“父王,我……”

“你什么你!你敢说那房间不是你砸的?你敢说那吊死的丫鬟的脸不是你打的?还是说她不是你的贴身丫鬟?逼死贴身丫鬟,你以为这样的名声很好听吗呃?我说了,你斗不过阿瑾就老实的待着。你为什么非要闹呢!”四王爷也是憎恶六王府的,可是这个时候,六王府算什么呢?只要他还能把持到皇位,只要能……那么想做什么都可以啊!

万三说的对,他的劲敌不是老六这样根本就无缘王位的蠢货,而是二王爷三王爷,甚至是五王爷啊!

这个女儿,怎么就一点都帮不上忙呢!

“可是凭什么他们就要对阿瑾这样好。二伯父什么时候对我们慈祥过,可是你看他对我,什么时候对我好过?”明玉还是忍不住辩驳。

四王爷一脚踹了过去:“你还敢说,你又什么时候讨好过父皇?再说,好端端的,你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算计的*,你还如何能够嫁一个好人家?好好的一步棋,如若没有你这般胡来,我早就给你筹谋到好人家了,哪里会像现在还无人问津?你想要傅时寒,可是你就没想过,傅时寒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么?”

明玉委屈言道,“女儿也是为了父亲,都是为了父亲啊,傅时寒那般受皇爷爷喜欢,我这不想着,如若能够和他有个首尾,也能祝父亲一臂之力么?”

四王爷冷笑:“你当真是将我当成傻的。小的时候你不努力,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傅时寒那人阴森不定,看着是个好相与的,可实际如何谁人不知?小小年纪就能杀自己父亲的小妾,又能刺杀祖母。你觉得他是简单的?你看中了他那张脸就直说,不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我不想与你说更多,你给我滚回去,滚回去好好的想一想究竟该是如何做才是最妥当。就算你没有能力,你学着你妹妹一些,做些简单的好事儿,让大家生出一些好感也可以。这般真是让人厌恶至极。”

不解恨的再次给了明玉一脚,四王爷将她赶了出去。

明玉被赶了出去,满心怨恨的回了房间,她万万没有想到那贱人怎么会就这样就吊死了,这样的胆小,不应该啊!

这么想着,明玉竟然有几分怀疑起来,她该不会被人害死了吧?

不过这念头一转念就过去,想到阿瑾能够嫁给傅时寒,她恨不能上前抓花阿瑾那张脸。

而与此同时,许幽幽听说了这边发生的一切,果然如同万三所预料的那般,她长长的指甲刺在肉中,嬷嬷见她已经渗出了血迹,连忙言道:“王妃可莫要这样对自己啊,王妃,您犯不着和这样的小人计较。如若您真的恨极,倒是不如趁着这个机会……”

许幽幽冷笑:“确实是一个极为妥帖的时机。”

深夜。

明玉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她心情实在难以平复,这般想着,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不管怎么样,母亲一直都是对她极好的,想到此,明玉便是悄悄的去偏远的角落见她。

出乎明玉的意料之外,这次这边竟然不是嬷嬷看着,而是换了两个侍卫,她暗暗咬唇,并没有上前。

这个时候,她是不会不识趣儿的找她父王的晦气的。想到此,明玉便是回去,她绕过长廊,穿过花园,如今已然树枝发芽,可是却并没有泛绿,就在她要走过之时,一把被人捂住了嘴巴,明玉心里一惊,顿时想到了那个丫鬟的死状,她死命的要反抗,可是动手的显然是两个大男人,这二人动作极快,很快便是将明玉掳走……

翌日。

“啊……”清晨小丫鬟来伺候明玉郡主用早膳,就见她这样直挺挺的吊死在自己的房中,身体已经有几分僵硬了……

“啊啊!”

一时间,四王府乱成了一团……

…………

清晨,阿瑾伸着懒腰,她今天打算去见阿蝶的,昨日便是要去见她,谁知竟然接到了皇爷爷的圣旨,一时忙了起来。不过傅时寒说的对,这件事儿不能等了,这般想着,阿瑾连忙吩咐:“一会儿傅公子到了快些通知我。”

傅时寒坚持要和她一起过去,阿瑾想,这样也好,最起码有傅时寒她也放心了许多。

可就在阿瑾换好衣服的时候,就听外面传来咚咚的跑步声,阿瑾纳闷的望向了阿屏,这个府里能够这样失态的,只有阿屏一个啊!

阿瑾被自家小郡主看着,顿时觉得要仰天宽面条泪了,她不是最冒失的啊!

帘子被一把掀开,阿瑾吃惊:“姐姐?”

滢月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明玉死了。”

阿瑾顿时呆住了,她看着滢月,问道:“啥?”

滢月喘息言道:“明玉死了,她自杀了!”

阿瑾“啊”了一声,不可置信,“她死了?”

这点是他们怎么都想不到的。

阿瑾缓和了一下,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滢月:“听说是今早发现的,应该是昨天就死掉了。”

阿瑾一直都觉得,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明玉这种心思歹毒的人是怎么都不会死的,可是现在滢月说,她自杀了,这点简直让阿瑾怎么都想不到。

“为什么?她自杀……是为了什么?”阿瑾并不相信明玉会自杀,现在她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件事儿有猫腻!

滢月还不待说的更多,就被喝止住,“滢月,你在这儿和阿瑾胡说什么?”

谨言进门,语气有几分严厉,滢月被喝止了,表情微微变了一下,随即立刻:“我还要去告诉其他人,你们先说……”言罢,瞬间就跑了出去。

虽然看起来是急性子的样子,但是阿瑾看得出来,滢月这是躲过去了。

阿瑾也不喊滢月,只盯着自家哥哥问道:“你们该不会是想告诉我,明玉的自杀与我有关系吧?我没怎么着她吧?”

谨言摊手,“你不要多管,这件事儿和你没有关系,她脑子有毛病,说不定,也是别人故意害死了她,故意来陷害你。”

阿瑾正色:“我要知道,到底是这么回事儿,没有道理我什么都不知道。哥哥,你相信吗?有些事情,我如若真的想做,不会比你更差。你太心软了,还不如我来做更加合适。你瞒着也没什么意思。说吧?”

谨言听了阿瑾的话,叹息一声:“昨日皇上下旨为你和傅时寒赐婚,明玉心生嫉妒,砸烂了自己的房间,并且打骂丫鬟,直接逼死了那个丫鬟。四王爷不满意,又训斥了明玉,这明玉一时想不开,就自尽了。这事儿从开始到后来,与你都是无关,也赖不着你什么。别人只会说她自己是个小心眼。我只是不想让你犯恶心。这种事儿,就是癞蛤蟆上脚背,不咬人膈应人。”

阿瑾冷笑:“就为了这个?我可不相信,明玉会自尽。该不会是有人合适的利用了这个契机吧?”

其实谨言也有这个想法,他疑惑问道:“可是明依已经不在府里了,到底是谁做的这件事儿呢?”说到这里,谨言突然想到阿瑾去瓦剌之前的一件事儿。那个时候,明依毫无预兆的去了寺庙祈福,当时阿瑾就言道,四王府会有大事儿发生,倒是不想,事情竟然真的如她所预料的一般了。

“这件事儿,与明依有关。”

阿瑾蹙眉沉思,言道:“或许和她有关,或许没有,但是不管是有还是没有,我敢肯定,她是知道一二的。这次出去,也是一个躲,躲这件事儿,不想让明玉的死牵扯到自己身上。”

“他们四王府,还真是一团乱麻。”谨言厌恶的言道。

阿瑾微笑:“我们府里也是一样啊,难道你觉得阿蝶他们不是一团乱麻么?”

说起这个,谨言言道:“有件事儿我想和你,刚才傅时寒过来了,他去见过了阿蝶和莲姨娘。”

喵了个咪的,阿瑾愣住:“他咋没叫我啊。我还想展示一下我的能力呢!”

谨言看他妹妹忿忿的样子,微笑:“他让我和你说一声,说这样的事儿,他处理比你处理好看。你……和我学着点就行!”

虽然傅时寒说话挺难听,但是谨言觉得,自己竟然不怎么生气,真是太难得了。

这种感觉……好像是把傅时寒当成自己人啊!

阿瑾听了这话愣了一下,随即愤怒的握紧小拳头挥舞:“看我不揍他。他怎么就不相信我的实力呢?”

谨言笑了起来,笑够了,认真言道:“其实,他这样做也挺好的。他比你更适合处理。”

阿瑾扁嘴。

“阿蝶说,她恨莲姨娘,所以才要杀她。”傅时寒掀开了帘子进屋,他继续言道:“她恨自己的母亲不是王妃,而只是一个对她毫无帮助的姨娘。所以才要毒杀莲姨娘,而且……莲姨娘死了,她可以对外声称是你们害死了她娘,也可以趁势离开六王府。她打的主意是能够被接到宫里居住。”

阿瑾诧异的问:“谁要接她啊?”

时寒忍不住笑了起来:“自然是你皇爷爷。她说,都是孙女儿,如若知道她生活在六王府有危险,皇上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必然会将她接到宫里居住,原本皇上不知道她是没有见过她。等见过她就知道她的好了。”

这样理所当然,这是让人叹为观止。

阿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