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55|第 15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5|第 155 章(1 / 1)

时寒他们终于抵达了京城,甫一进京就看到谨言等在了城门,阿瑾感慨:“你看果然是我亲哥哥,好吧?”

时寒微笑:“自然是好,你的哥哥不好,还有谁好。”

阿瑾纳闷的看着时寒,她这样炫耀,傅时寒怎么没有反应呢?往常这个时候,他不是都该十分得意的炫耀自己一番么?今天倒是让人觉得奇怪了呢!

阿瑾这样纳闷的看时寒,时寒清咳了一声,得意脸:“怎么?你有事儿?”

阿瑾呵呵笑,问道:“往常我说哥哥好的时候,你不是都要跳脚么,今天怎么没有呢,真不是你的风格啊!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大概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傅时寒掀开帘子,十分的体贴:“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如若你再不出去,你哥哥大概就要生气了,你要知道,他这样着急过来接你,你还在轿子上和我磨蹭这些,你猜,你哥哥会不会生气伤心呢?”

这般一说,阿瑾立时跳下轿子,谨言一身白衣站在树下,见阿瑾就这样跳了下来,谨言微微蹙眉,阿瑾一贯是这样的毛躁,现在天冷,前日下了雨,地上还有一层薄薄的冰,他生怕阿瑾就这样摔倒。

果不其然,阿瑾甫一跳下便是一个打滑儿,傅时寒立刻拉住了她的胳膊,阿瑾回头甜甜一笑:“谢谢!”言罢便是冲向了谨言。

“哥哥!”小小少女笑嘻嘻的盯着自家大哥,扯着衣角转了个小圈圈:“你看,我完好无损的回来啦!”

谨言见她这般俏皮,也带着几分笑意言道:“回来就好,外面冷,别冻着,现在正是冻人不冻地的时候,你上轿子,咱们回府再说。”

阿瑾忙不迭点头,“哥哥一起。”

谨言睨她:“男女三岁不同席。我骑马过来的,走吧。”

阿瑾才不肯呢,她耍赖:“哥哥真是越大越矫情呢,根本就没有关系啊,走吧走吧!和我们一起啊,傅时寒也在呢,我们都不在乎,你是我亲哥哥,担心什么啊!”

谨言忍不住默默的在心里叹息,他们家阿瑾真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难道就不知道,自己这个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么?为什么不给傅时寒一起赶下来啊!真是……

谨言认命的被自家妹妹拽到了轿子里,时寒微笑:“谨言,好久不见,近来身体如何?京中没什么事情吧?”

这个时候,谨言看时寒是不怎么顺眼的,他哼了一声,最为傅时寒与他说话的回应。

时寒可不当成一回事儿,继续言道:“这一路上,阿瑾一直都念叨着要赶紧回来,再不回来,就要赶不上她嫂子生孩子了。看你表情便是知晓,我们并没有耽搁。”

谨言依旧是不怎么搭理他,连阿瑾都觉得,傅时寒真是蛮可怜的,真是被打脸啪啪啪!你这没话找话的让我都觉得尴尬了啊,再说,这聊天的内容好奇葩。

“哥哥,说真的,京中真的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儿,一切都和平常一样。”自家妹妹开口,自然是不同的。

阿瑾得意的对时寒挑眉,那炫耀的表情溢于言表。

时寒默默的含笑,他再次言道:“这次出门,我这边进展的很顺利,不仅要多谢阿瑾陪我跑这一趟,也要多谢你帮我搪塞。”

说起这件事儿,谨言倒是打起了精神,他认真言道:“这些都是应该的,什么事儿重要我还是知道的。你既然顺利便好,只盼望,你能如愿。”虽然不知道傅时寒出去去哪里,但是谨言还是猜想,这样闪躲,想来许是和傅家有关,和傅家有关……他是不介意推一把的。谁让傅将军欺负他家老爹呢!

虽然老爹人一般,可是也万没有被外人欺负的道理。

六王爷这段日子总算是不和傅将军继续闹了,傅时寒走了之后,他又闹上了那么几日,便是越发的觉得没趣儿了。不知是谁人和傅将军支招了,傅将军竟是全然的不在应战,六王爷这人是遇强则强,如若人家不搭理他,那么他就整个人都没劲了。

可是虽然六王爷不当成一回事儿,这做人家儿子的可不干了,可是如若让他直接找茬儿。似乎也不怎么好,如今傅时寒愿意代劳,那么他自然乐意顺水推舟。

“也许你万万想不到……”时寒微笑言道:“傅将军与齐王爷,他们是一对表兄弟。”

谨言顿时惊呆了,他诧异的看着时寒,万万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停顿了一下,他不可置信的问道:“可是齐王妃不是异国公主么?她是瓦剌的公主,你……”谨言顿时了然,他放缓了语气:“你们去了瓦剌求证这件事儿?”

时寒点头:“这也是让你帮忙打掩护的原因。”

谨言微笑:“可是我记得,你说过不会亲自对付傅家。难不成,你将这一切告诉我的原因便是想让我出手?你该是知道,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傅时寒不能动手,赵谨言不适合出手,这点是必然的。只要傅时寒还想娶阿瑾,他就不能动手。不管实际情况如何,他们不能在表面上做的太难看。如若他动手,就和六王爷和傅将军的闹不一样了,要知道,六王爷的性格,不管做什么都是容易被人理解的,可是他们可不同。他们没有那个特权。更没有给人这样根深蒂固的印象。所以说,这就是人和人的不同。

“没让你动手,自然有别人动手。只不过事先告诉你一声罢了。再怎么说,也都是……”傅时寒没有继续言道,可是不管是谨言还是阿瑾,他们都知道傅时寒这话中要说的是三个字,一家人!

他想说的是一家人!

傅时寒这般,阿瑾咯咯的笑。谨言看自家妹妹这样单纯,无奈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谨言过来接傅时寒和阿瑾,而另一厢,六王爷与六王妃并不在王府,他们悉数都在宫中,谨言言道:“我直接过来接你们进宫,父王母后他们都在。”

阿瑾“咦”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解。

谨言挑了挑眉,揣测道:“许是想第一眼看见你们吧?这么多日子不见,也是想念你们。”

阿瑾“咯咯”的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我最招人喜欢啦!”

谨言无语望天……

这边马车很快就进了皇城,而另外一边,皇上看着坐在下首位置的六王爷和六王妃,言道:“你们觉得,可好?”

六王爷从震惊中恢复,忙不迭的点头:“好好,自然是好的。我当然愿意让阿瑾嫁给傅时寒,现在嫁都可以的,我们家多了一个女婿啊!”

六王妃看六王爷这样失态,当真觉得有点丢人,虽然是在自己父亲身边,可是……要不要表现的这样蠢笨?

她柔声:“多谢皇上恩典。”

皇上带着笑意:“朕的意思是,阿瑾年纪还小,没有必要嫁的那样早,不过倒是可以早早的定下来,如此也是不错的。定了下来,很多事情也便是顺理成章起来。就算是外人多有想法,也不能言道更多。”

六王爷直拍大腿:“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我觉得啊,您办了这么多事儿,这件事最妥帖的了。凡事儿啊,您就得多听听我这样机灵聪明的人的意见,如若都是看你自己的,我想你是要完蛋的啊!”

完!蛋!

六王妃几乎不敢看皇帝的脸色,虞贵妃坐在一旁,同情的看着六王妃那苍白的脸色和摇摇欲坠的身体,再看六王爷,竟然还说的眉飞色舞:“我们家阿瑾配傅时寒,那是妥妥的啊!原本我还觉得您指婚这事儿不靠谱,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没有让我很失望。不过好像涉及到和我们家有关的人,您都指的不错。至于其他人,啧啧!就差上许多了,我看还是我有好运气,所以才连带的让您更好一些,如若是别人,必然不对。”

皇上使劲平复心情,他要努力平复,才能不想打死这个倒霉催的!

“不过说起来,我说父王啊,您不给老五再找一个啊。他媳妇儿死了,他也不能孤家寡人这么过啊,你看我这做弟弟的,对自己哥哥多么关心。想来老五对我还是不错的,您也将他的事儿当个大事儿啊!这么大年纪了,我孙子都要有了,他连个嫡出的儿子都没有。说起来啊,就是老四这人是个猪,自己是个倒霉的命格,还带累别人,老五就是和他玩儿的好,才连个嫡出的儿子都没有。这下好了,他的王妃都死了,生都没人生,你可得多管管他啊!”六王爷觉得,自己必须默默的再插老四一刀。

而现在,呵呵,他做到了啊,插刀插刀!

皇上一个杯子就这样飞了过去,六王爷一躲,得意的笑:“怎么样,不错吧?我这伸手,绝对的利索,您可别觉得我不行,我行着呢,往日里就是不想出头,我这人不是那种爱出头的性子。淡然!”

又是一个茶杯,同时过来的,还有皇上的呵斥:“老六媳妇,你一边儿去,我打不死这个孽障!”

六王妃尴尬的稍微移了移身子,可却不能动的更多:“皇上恕罪,我家王爷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心直口快,性子耿直,但是真的没有什么恶意。对几个兄弟,也最是关心,他这人就嘴上说的不好听,实际上真的不是的。”

“不是?说完蛋的那个不是他啊!朕看他是就欠揍,别的不欠。看我不揍死他!”

皇上连续两次没有打中六王爷,直接就奔了出来,非要揍他,不打死不罢休的样子。

虞贵妃也不拦着,只含笑坐在位置上,在她看来,这样时常活动活动也很不错,就相当于锻炼了。

虞贵妃不动,六王妃这做儿媳的更是不能动啊,她垂着首,不断的劝道:“皇上,您注意身体啊!”

皇上冲上前踹人。六王爷哪里会让别人这样踹他,左躲右闪的,还一直笑的厉害,他如若哭着求饶,皇上或许心情还会好一些放过他。可是他偏不,也不知是否是故意,六王爷左躲右闪不断的“略略略”,边吐舌头边是气人:“打不着,嘿嘿嘿,打不着!”

皇上还是打不着,气的不能自持,直接给鞋脱了扔到六王爷身上,这个时候,六王爷总算是没躲过,被皇上直接将鞋扔到脸上,他嫌弃的啧啧:“您还是个臭脚,我都不是第一次说您是臭脚了,您怎么就不知道稍微避讳点呢。就也考虑一下挨打的人的心情好么?真是,多亏我这样的孝子,如若是一般人,真是怎么都不可能忍下了。”

他这样反抗,皇上这个气啊,“你这个倒霉东西,看我不打死你,你站着别动……”

六王爷看白痴一样看皇上:“您说啥笑话呢,您打我,我还站着别动,我是猪啊!我可不是您那些臣子,那些傻缺,哪里有我这样的智慧,我就跑就跑!”

六王爷钻来钻去,跑来跑去,而皇上则是光着脚追,这场面,简直是不能直视。

阿瑾和时寒他们进门便是看到这样的情景。阿瑾与时寒默默对视一眼,问道:“我们走错了么?”

时寒微笑:“自然不是的。”

见自己来了帮手,皇上和六王爷同时喝道。

“快来帮我抓到这个倒霉东西。”

“快拉住你皇爷爷,他疯掉了。”

两人同时喊了出来,阿瑾默默的转身,与时寒低低言道:“我们刚才进来没有通报呢!这是我们做小辈儿的不对,走走,我们出去通报了再进来。”

时寒微笑:“好呢。走走!”

这个时候不躲掉,更待何时呢!

皇上笑了起来:“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全是心眼,进都进来了,还请安什么,赶紧给朕坐下吧。谨言,你身子如何了?”

到底是自己的第一个孙子,就是待遇不同。

谨言微笑摇头:“皇爷爷,我身体还好,多谢您的关心。”

其实谨言小时候的时候皇上待他十分冷淡,可是随着他年纪越来越大,皇上对他也越发的重视,想来也是如此,谨言小时候身体并不好,说句难听的,许是不定什么时候就去了,投入的感情越多,到时候就会越发的难受。因此皇上并不更多的接触谨言。算起来,他对谨言的亲切还没有对时寒多。可是随着年纪越发的大,谨言身体也好了起来。皇上对他立时就不同了。

几人坐定,皇上瞪视了六王爷一眼,六王爷犹豫了一下,捏着鼻子将鞋扔了回去,一只!又一只!

他啧啧道:“还您。”

皇上白他一眼:“朕都是看在孩子们的面子上才不和你一般见识,如若整日的和你一般见识,朕迟早得被你气死。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狗东西!”

六王爷嗫嚅一下嘴角,想要反驳,可是看到皇上已经瞪起来的眼睛,立刻闭住了嘴。

“你们这一路可还顺利?”

时寒微笑:“启禀皇上,一切都好。顺顺利利!阿瑾还给你们带了一些路上的特产。”

阿瑾连忙点头:“是呀是呀,皇爷爷,我带了很多小吃的。我吩咐阿碧都准备出来了,我们今天晚上加餐哦!”

皇上感动的看阿瑾:“朕就知道,你这个孩子最有心。”

阿瑾笑眯眯的凑上前为皇上捏肩膀:“我自然最乖巧啊。不过我这么乖巧,可不是自己长得哦,都是我爹娘教的好!所以呀,您也不要生我父王的气好不好?”

噗!

不遑是皇上,其他人也皆是喷了,嘉和小郡主,您还能更加睁大眼说瞎话一点么?说六王妃教的好是对的,但是六王爷……你开玩笑呢吧?

皇上冷哼:“他这样蠢,能教你什么!朕看啊,除了你娘亲教的好,虞贵妃也教得好,朕也教的好,沈毅都教得好,你小时候可都是和我们一起过的,什么时候在他身边转悠了?就别往他脸上贴金了。”

六王爷一脸便秘的看皇上:“父皇,你怎么就不能实事求是呢?阿瑾怎么就不是我教的了。我对她多好啊!小时候拉我身上,我都没怪她呢!”

呵呵,呵呵呵!

他也就记得这一茬儿了,不过阿瑾倒是觉得,还是不要和她爹计较的好,谁让她爹是个蠢的呢!

皇帝冷哼:“呵呵呵呵!你看你的出息,你看看孩子,再看看你,你就是个猪!”

六王爷又想反驳,就看阿瑾对他使眼色,六王爷耷拉下脑袋。

阿瑾继续为皇上按摩,言道:“其实,皇爷爷,你误解我父王了,我父王不是故意气你的。其实啊,我父王是最好的了,虽然我父王没有什么大的能力,可是他以自己最大的能力让您快乐啊!您年纪大了,身体不似年轻那般,整日的忙碌对身体也不好的。我父亲不能帮您分担公务上的繁忙,但是他能让您开心啊!您看您现在多开心啊!”

噗!大家再次喷了,睁眼说瞎话,就是这样,就一定是这样的!

“我那是开心么!是么是么!”

阿瑾一点都不急,笑眯眯言道:“就算是生气,也不见得是坏事儿啊!这不是故意引着您多运动么?刚才就说了啊,您整日的忙,也不活动,其实年纪大了,活动活动最好了。这可不是我瞎掰的哦,我嫂子可是女神医,她都说过,年纪大的话还是多运动才好,您整日不动,我爹这是变着法儿让您运动呢!对身体好!就算有再多的荣华富贵,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享受,也是不行的啊!您说对吧?”

阿瑾声音软糯糯的,她继续为皇上不断的按摩,慢条斯理的言道。

这番话一出,一下子捧了六王爷和李素问,也让皇上的心里十分的熨帖。

皇上睨六王爷,六王爷连忙讨好一笑,这个时候他还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他闺女都用黄金搭了一个金梯子,如若这个时候他还不顺着下来,那他可就是蠢了!

“父皇啊,我这真真儿是为您了您好啊,您想想,我可是您嫡亲的儿子,我怎么会害您呢!这不隔三差五的逗着您玩儿,您多运动运动,身体也好么?”

六王爷如此言道,皇上睨他:“你倒全是道理了。”

六王爷笑:“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您看,我家阿瑾都能明白我这苦心,您是我爹,都不懂我,我这心里苦啊!不过我是爱您的,您不管怎么做,我都不会埋怨您,这就是我这做儿子的心思啊!”

皇上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拍了拍阿瑾的手,“好了,不用按摩了。你舟车劳顿的,也好好的休息一下。”

阿瑾“哎”了一下,言道:“好,我知道的。”

她乖巧的回到六王妃身边坐下,六王爷看见闺女回来,偷偷和她竖了一个大拇指,阿瑾笑眯眯:“皇爷爷,您整日的忙于公务,就算是和您说了让您多休息,您也一定不会这么做,倒是不如这般,每日也算是休息了。这样不是很好么?不过你可不要因为这些埋怨我父亲哦。虽然我父亲不能像几个伯父那样能干能在政务上忙您,可是我父王能做的,他们也都做不了。每个人都不同,我父亲也是很好的。”

六王爷几乎感动的热泪盈眶,果然是他的亲闺女,亲闺女啊!

不遑是六王爷,其他人也是这般想,皇上看着阿瑾不禁感慨,如若阿瑾是个男孩子,那么该是怎样的不同!

论起来,几个孩子哪个都不如阿瑾这般聪慧,阿瑾看事情做事情的角度,永远都是和旁人不同。也是他所欣赏的。

“好了好了,阿瑾舟车劳顿,想来也是累了,去洗漱一下好好的休息休息,今晚在宫里用膳。去给滢月和世子妃也接进宫。”皇上交代。

身边的大太监应是,之后连忙离开。

阿瑾伸了一个懒腰,念叨:“我还真是有点累了!”

几人回去休息,六王爷感慨言道:“阿瑾,你真是我亲闺女啊!真是太棒了!”

阿瑾笑盈盈的:“你是我爹啊,我自然是帮您。往后您折腾也有了好的托词,也算是一劳永逸。”

六王爷星星眼:“阿瑾,真是我的好闺女,真是我的好闺女啊!以后你们都学着点啊。真是,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阿瑾微微笑:“爹爹就别装了啊,您本来不就是这么想的么?哪里会没想到呢!”她睨着六王爷:“爹这么做本来就是这般想的。根本不是因为我这样说!”

她这样郑重其事,六王爷立刻点头:“对对对,对,我原本就是这般想的。”

六王妃看他们,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父女俩啊,还真是性格相似。怪不得能打一壶。”

阿瑾不乐意,她嘟嘴嗔道:“我才不是父王那样的人呢。我这样好,父王这样不靠谱。”她也是粉嫌弃的啊!

六王爷:“……”

六王妃笑:“你们谁也别嫌弃谁了,还不都是那么回事儿。”

阿瑾是真的累了,她回去就直接沐浴休息。

谨言与母亲坐在一起喝茶,至于六王爷……这厮竟然也睡觉去了。

母子俩细品着茶,谨言言道:“我有时候甚至在想,父亲究竟是真的笨,还是假的笨!如若说是假的,可是很多事情,做的真是太合大家的心意了。真是嬉笑怒骂间就能将事情做的极好,如若说不是真的,那父亲还真是有如神助一样的好运气。”

六王妃笑了起来:“其实我们又何必纠缠呢?何必纠缠他究竟内心是怎么想的,结果如我们的意就是好的啊!倒是阿瑾,她今日这番话当真是让我错愕。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换一个思路看,竟然能将事情扭转到这个地步。”

谨言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他万万没有想到阿瑾当时会那么说,但是任谁都看的出,皇上心情极好,他是愿意听到阿瑾这般言道的。甚至说,他对六王爷的态度都立时的变了。

“阿瑾和父亲,其实思路都和别人不太一样。大抵正是因此,才会让我们王府越发的好。”

六王妃微笑:“是啊,正是如此,不过等你媳妇儿生了,还是莫要让他总是在你爹面前转悠吧!你爹不怎么靠谱,别给孩子教坏了。”

素问进门就听到这样一句话,她直接就笑了出来,看她温柔的笑,谨言起身扶着素问坐下,“这一路上有点累吧。”

素问摇头:“并不!我觉得还好,不是说过么?多运动运动也比较好生孩子。”

谨言理所当然言道:“这些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知道归知道,一样是担心的啊。你是我的媳妇儿,你肚子里的也是我的孩子,你们都是我的亲人。”

素问笑:“我会小心的。”

六王妃看见两人这般好,笑了起来:“你们都好好的,咱们王府自然会好。行了,谨言你也扶素问警方里休息休息,再怎么不累,该休息也得休息。”

谨言:“恩。”

…………

时寒也在宫中休息,他和阿瑾他们自然不在一个院子,只是他这人觉少,不过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便是起身,晚膳之前,他还是想回一次二王府的,听说时寒出了宫,皇上与虞贵妃笑言:“怎么样?你输了吧?”

虞贵妃也带着笑意,她颔首言道:“还是皇上了解这个孩子。”

“朕早就说过,他这人其实看着冷淡,但是最是有情。外出了这么久,一回来就进宫,想来他也是不放心二王府的吧!”皇上食指轻点桌面言道:“朕再和你打赌吧,赌老二他们会不会进宫。”

虞贵妃“咦”一声,言道:“好啊!我赌……”她犹豫了一下言道:“我赌,他们不会进宫吧!”

皇上微笑:“朕赌他们是会进宫的。朕不止了解时寒也了解老二啊!说起来,几个儿子之中,也就老二最靠谱了。”

虞贵妃颔首笑:“难道六王爷不好么?其实他也挺靠谱的啊,就如同阿瑾所言道的那般,有的儿子在朝政上能够帮您,有的人不能,可是不能不代表他就一无是处,六王爷还是很关心您的身体的。”

说到这一点,也是皇上最为欣慰的一点,他感慨言道:“倒是想不到,老六也是个有心的。朕原本就说过,几个儿子之中,虽然老六看着最是无状,可实际上根本不是的。他还是很好的,这孩子是个有情有义的。”

虞贵妃笑:“所以说啊,他的孩子都是有情有义又懂事儿的。”

皇上颔首。

“其实,六王爷就算是说了那些话,也不是为了针对老四老五,他是真的关心老五吧?”

皇上一听,言道:“确实,老五也该有个合适的人了。总不能连个嫡子都没有。”

虞贵妃并不过多讨论这个问题,更不会说什么适合的人选,她只微笑着附和皇上,这么多年,皇上也知道她对这些并不愿意多干涉,也不说其他的。

晚膳之时,二王爷和二王妃果然也进了宫,不过谨书谨宁等人倒是没有跟着。二王妃看见阿瑾,喜爱的跟什么似的。她感慨言道:“我就是为了见阿瑾才进宫的呢!”

几个女眷在一起,虞贵妃言道:“本宫就知道你是为了阿瑾。”

二王妃笑:“自然是为了阿瑾啦。我们的阿瑾这样可爱,我这么久没见她了,可不得好好看看她。贵妃娘娘就不要吃醋啦!”

说笑间,就听小太监过来请几位,晚膳已经布置好。

见到二王爷,阿瑾笑眯眯的一福:“阿瑾见过二伯父。”她凑到二王爷身边,“二伯父,你看我有没有长高一些?”

二王爷比了比她的个子,状似认真的言道:“好像是高了一点呢!”

阿瑾顿时眼睛亮晶晶:“是么是么!真是太好了!”

六王爷看阿瑾这样喜欢二王爷,吃醋言道:“这是我家闺女啊!”停顿一下,他继续碎碎念:“有本事你自己生一个啊,有本事你生啊,生啊!”

这样挑衅的语气,真是让人觉得十分可笑。

皇帝睨一眼老二,啧啧:“真是太蠢!”

话说如此言道,他盯着二王爷,眼里也闪着嫉妒的火焰。话说,阿瑾真是从小时候就格外的喜欢老二啊!人和人的缘分,真是难说。

“前几日二伯父收了一个极好的玉佩,那物件水头极好,整体通透,委实不是俗物。今日进宫走的急,我给忘了,明个儿专门送到你那儿。”二王爷知道自家小侄女儿最喜欢玉佩,也上了心,走到哪儿都为她收集。

这京中人人都知道,二王爷和傅公子最是喜欢玉佩,可是这喜欢玉佩之后更深层次的含义,大家倒是没有揣摩过了。

其实,真正喜欢的是阿瑾啊!

“哼,这样光明正大的收别人东西,还敢在朕面前说。”皇上鼻孔出气。

虞贵妃忍着笑意不说话。

二王爷抬头,十分的认真:“因为这事儿本身就是光明正大啊。”停顿一下,二王爷言道:“对了,我还没和你们说,我已经打算开一个古董铺子了,现在基本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过些日子就能开业。到时候,二伯父专门为你收各种玉器。”

擦,讨好人能讨好到这个地步,还要脸么?

皇帝和六王爷都谴责的看着二王爷,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诈了。六王爷觉得,那是我家闺女啊,白日的时候还帮着我说话向着我,你现在就要跟我抢,你是我哥哥吗?

皇上想的是,你这个老二,你这是有多欠儿,能干出这样的事儿。

阿瑾觉得真是星光灿烂,她拉着二王爷的胳膊跳:“二伯父对我最好了,呜呜,果然是我嫡亲嫡亲的伯父,我最喜欢二伯父了。”

二王爷笑的内敛,但是得意不言而喻。

谨言看着几个“老人家”的动作表情,不禁感慨,他妹妹还真是招人喜欢。

至于说傅时寒,时寒则是带着笑意坐在一旁,看阿瑾快乐的样子,觉得整个人生都圆满了。

“我突然觉得,我们一家人真是太和睦啦!”阿瑾不是小孩子,可是她还是习惯用一些小孩子的语气。没办法,前世的观念根深蒂固,实际上,她现在还是一个十五岁的萝莉啊!

委实是不能将自己当成一个大人!

皇上听到阿瑾的话一顿,随即再看几人,含笑点头:“确实是一家人啊!”

“来来来,既然是一家人,就别磨蹭啦,开吃好不好?今天的菜色看起来很不错哦!这出门的日子虽好,就是不太能吃的惯。你们也知道,我最喜欢上京的菜色了。”阿瑾碎碎念。

六王爷支着下巴:“其实,方志蕴做菜真的很好的,他怎么就不考虑来咱们府里当厨子呢!我给的月例肯定比他当官多啊。当官有什么意思!整天看父皇您的老脸。”

噗!

阿瑾一口菜喷了出来!

皇上微微眯眼:“你说谁老脸?”

六王爷连忙笑:“呵呵,呵呵呵!您听错了,您一定听错了,我这开玩笑呢。来来来。吃饭!”

皇上睨他,半响,问道:“方志蕴会做菜?”

六王爷一下子来了精神:“会啊,您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