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53|第 15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3|第 153 章(1 / 1)

果不其然,就如同傅时寒所料想的那般一样,事情果然取得了进展,连阿瑾都觉得,这事情顺利的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时寒却没有与她言道更多,其实事情之所以能够这般顺利,更是得益于他们现在所选定的这个人选。一个比较鱼唇的人选,会让他们成功的概率加大许多倍。

傅时寒成功与这边搭上线,他很好的表现了一个企图借助那人身份而不断汲汲钻营的形象。

不过傅时寒倒是没有立时就询问与老齐王妃有关的事儿,他要做的,是静静等待。

自从与那人搭上线,傅时寒白日倒是闲暇起来,阿瑾十分不解这一点,傅时寒望天言道:“你见过那个纨绔子弟白天出来转悠的,白天都在家谁家啊,只有晚上才会来了精神。”

阿瑾突然间觉得自己秒懂了:“怪不得你这两天白日都陪我出去转悠,反而是晚上出去,原来是去喝花酒啊!”

傅时寒嘴角微微抽搐,为什么这话让阿瑾说出来,就感觉这么奇怪呢。他默默无语半响,清了清嗓子,问道:“你连喝花酒都知道。”

阿瑾得意洋洋:“我怎么就不知道呢。这是常识好么?不要以为我是一个笨蛋。你要用正常的思维看女人,我们才不比你们差呢!你看我就知道了,最灵巧了。”

傅时寒实在是很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什么知道个喝花酒,就能引申到这么重大的问题上,这根本就不对啊!

不过饶是如此,傅时寒倒是没有反驳阿瑾的话,如若反驳了,那么阿瑾还指不定又要多说多少呢,他默默的收拾自己的东西,决定还是不要和阿瑾斗嘴了。虽然和阿瑾斗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可是他是一个有格调有品位的大男人,总是这样和小女子斗嘴,实在是……好说不好听啊!

傅时寒静静的看着阿瑾,阿瑾也学着他的样子盯着他,这个时候阿瑾有一种感觉,他们是在玩儿大小眼啊!

越这么想,阿瑾眼睛瞪得越大,时寒纳闷:阿瑾这是要和他比谁的眼睛大么?

怎么突然就想玩儿这种游戏了呢?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适当的活动一下眼球儿,不然你会不舒服的。”阿瑾力图让傅时寒知道,和她比大小眼是不会赢哒!

时寒听话的眨了一下,阿瑾顿时觉得自己胜利了,这种感觉真是棒呆。

胜利的阿瑾喜笑颜开:“其实你玩游戏是不如我的。”

时寒: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玩的游戏啊?如果说不眨眼就是胜利,那么,阿瑾分明就是算计了他啊!这种心塞到内伤的感觉真是无以复加。

“阿瑾啊……”

“干啥!”阿瑾边收拾东西边问,时寒看着她买的那些东西,忍不住再次抽搐嘴角,这种感觉真的,你们根本不会懂!

“你想啊,咱们这次出来,本来就是偷偷的藏着掖着,你买了这么多纪念品,难道不是擎等着病人发现么?这很快就会露馅的啊!”时寒揉着眉心,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比阿瑾好用太多了,刚才的自吹自擂都是骗人哒!

阿瑾咦了一声,随即看自己床上的一滩东西,她才不会说呢,她就喜欢这样倒腾,有种出门旅行的感觉啊!既然是出门旅行,怎么可以不带纪念品。

只是,傅时寒说的也蛮有道理的,这么想着,阿瑾沉思一下言道:“那,我给这些统统都藏起来?谁也不送可以么?”

时寒挑眉看阿瑾,那表情的含义就是“不行不行的”。

阿瑾吐了下舌头,嘟嘴撒娇:“其实我真的可以暂时藏起来啊,我们家有什么,别人怎么会知道呢?你说对吧?我又不送给别人,我就是自己放在家里,我送给我姐姐和嫂子,这样也不可以么?时寒哥哥,你怎么能理解我这出门回去不带礼物的苦逼心情啊!”

阿瑾开启碎碎念模式,时寒看她如此,已经不言语。

阿瑾觉得,很多时候,傅时寒这个家伙给人的感觉真是很奇怪,有时候明明很好说话,有时候冷静下来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你就会给你很不舒服的感觉,仿佛,仿佛自己做错了事情。

她揪着手绢,做可怜兮兮状:“我出门什么都不带,这也不合适啊!时寒哥哥,这一辈子,估计我再也没有机会来瓦剌了,你就让我好好的带点东西回去吧,好不好么!”阿瑾摇晃时寒的胳膊。

时寒磨不过她,终于笑了起来,他点阿瑾的头:“你这丫头啊,就没有靠谱的时候。”

阿瑾笑:“我真的不会让东西流出来,更不会让别人怀疑咱们其实是来了瓦剌。这点理智,我还是有的。时寒哥哥,你要相信我的能力,我真的不是小绵羊。”

时寒看阿瑾亮晶晶的眼睛,顿时心软起来:“那就带回去吧。瓦剌每年也有进宫,你买的这些虽然都是小东西,但是如若就说是瓦剌国使者带过来的,也无可厚非,只是短期内你不要表现出来就是。不然我们出来这事儿怕是就要穿帮了。”

时寒如此叮嘱阿瑾,阿瑾点头:“我晓得的。”

其实阿瑾真的不是任性的小姑娘,她也断定,自己能够hold住所有的状况,如若不然,她是不会这样的。

与时寒谈妥,阿瑾继续摆弄小东西,阿瑾其实也没买什么特别大的不好拿的物件,均是些京城没有的小东西,多是小玩意儿,不值什么钱,可是有很有异域特色。

看阿瑾欢欢喜喜的,时寒忍不住言道:“等我们回京,我和景衍说一下,让他的商队不管去哪里,都给你带些这种特色的小物件。”

阿瑾抬头,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时寒被她笑的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强自镇定:“你笑什么?”

阿瑾“咯咯”,“其实时寒哥哥还是很关心我的,很希望我开心的。”

傅时寒无奈的望天言道:“这还用说么?你不是早就应该知道的么?难道还有什么不对?从小到大,我对你什么样子你该是明了。”

阿瑾睨他:“是么?”又想了下,阿瑾掰手指:“是啊是啊,我明白的,所以啊,现在你总是提及我的黑历史。呵呵呵!”

时寒:“……”撸袖子,再撸袖子,这个小姑娘,真是让人很想揍她的屁股。如果她还是小时候,现在他就要打屁股了。

阿瑾看他默默撸袖子的样子,脑补了一下这个家伙生气,顿时觉得更有趣,她倒在床上蹬腿儿。

时寒:“……”

她还真是不拿他当外人啊!以前自然也会是不拿他当外人的,但是可不像现在这样。第一日一起住的时候,她小心翼翼,谨慎又谨慎的盖好被子睡觉觉。而现在,打滚什么的都是理所当然。这……这真是太好了!

对于有这样的进步,时寒是十分高兴的,他很欣慰阿瑾不拿他当外人,这对他来说,真是太重要了。

其实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时寒也曾经想过,阿瑾会不会长大了就喜欢别人,想到最后竟然觉得夜不能寐,想到阿瑾会喜欢别人,时寒就觉得难受的不能呼吸,从小到大,他严格的按照自己要走的路走,一步都不敢错,生怕错了,就是万劫不复,而现今,虽然不是十拿九稳,可是看阿瑾这样喜欢他,他竟是内心欢喜的不能自持,这样的心情,旁人是怎么都不能理解的。

没道理……没道理他从辣么小就守护的人,长大了却要嫁给旁人吧?如若真是那般,他想,他会毁灭一切,不是笑着祝福,而是毁灭一切!

这个时候傅时寒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极为偏激的人,如若不是偏激,小时候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可是也大抵正是由于小时候经历了太多,他才成了这样一个人。外面平静淡泊,内心激烈偏执。

阿瑾不断的在时寒面邀摇晃自己的手,看他发呆,忍不住吐槽:“你又想什么呢?怎么发起呆了。”

时寒微笑:“我在想十分重要的大事儿。”

阿瑾翻白眼:“啥大事儿?”

终身大事,不过时寒却没有继续言道,他笑着言说:“也没什么,过几日我们便是离开。”

阿瑾看他敷衍人,啧啧道:“好好好,都听你的。”

时寒和阿瑾并没有在瓦剌待多久,阿瑾虽然不在问时寒有关这里的事情,可是却也十分的上心,傅时寒这人一贯的喜怒不形于色,可阿瑾却能从他细微的表情里看出个大概,傅时寒在这边做的事情很顺利,这点认知让阿瑾很是欣慰。

确实如同阿瑾所预料的那般,傅时寒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不出几日的功夫,时寒便是含笑归来。

傅时寒这人鲜少会表现出这样明显的情绪特点,阿瑾见了,立时明白,她问道:“可是一切都处理妥当了?”

傅时寒颔首,他其实也不需要太过准确的证据,只要他有□□成的把握,自然有乐意去调查的更加清楚。他不能针对傅家,这是他的承诺,但是有的人却可以。傅家掌权多年,齐王爷虽然不问朝政,可是近来却是和五王爷走的极近。如若这个时候爆出,傅将军和七王爷其实是表兄弟,而傅家当年的姑娘竟是成了瓦剌公主,且重新嫁了回来,那便是有趣了。

“我们明早便是出发。”

阿瑾咦了一声,诧异:“回去的这么早?”

时寒微笑:“提前一天而已,我想着这样我们在路上的时间也能充足一些,你会舒服许多。我想着,来的时候行色匆匆,走的时候我们倒是也可以看看沿途的风景。”

阿瑾听了,顿时心花怒放,能够出去玩儿真是再好不过的了,她感慨言道:“时寒哥哥真是太能干了。”

马屁拍的啪啪想,这种感觉真是很不错啊!

傅时寒哪里不知道阿瑾的小心思,看她喜盈盈的,自己也不拆穿她这个马屁精的小心思,两人出来不过十几日,但是感觉又是不同了起来。

他们原本就很亲近,不过那种亲近,更像是兄妹直接接触的方式。而现在似乎与以往的亲密又不同了,现在更像是一对小情侣。

“现在你找到线索了,也该高兴了吧?”

时寒看着阿瑾,温柔言道:“总算是找到一丝蛛丝马迹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是没有多少开心。”

阿瑾了然的点头:“是呀,想来也是。再讨厌,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

时寒诧异的摇头笑:“你怎么就会觉得,我是在乎他们呢?其实我是在想,就算是查出这件事儿,就算能够证明老齐王妃是来自于傅家,就算证明傅将军和齐王爷是表兄弟,也不能证明,他们傅家就有二心,顶多是让有心人,例如我这样的做做文章,可是这个文章,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最起码,不会动摇到他们的根基。”

阿瑾纳闷,其实傅时寒他们一直都说傅家的根基根基,她却从来不觉得傅家有什么根基啊。没错,傅家是世世代代都是手握兵权,可是,现在傅将军丁忧了,这一丁忧,就是三年,三年有什么样的变故又有何人知晓呢?现在想这么多,是不是太过杞人忧天?

这般想着,阿瑾便是也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傅时寒摇头:“你还是知道的少,傅家能够走到今日,就算他已经不在这个位置上了,可是你觉得,短短三年,虞敬之就能动摇他留下的那些根基么?现在傅家军重要位置上的,基本全都是傅将军的嫡系。不是不能换人,而是说,根本没有更适合的人换上去。所以这种情况,你懂么?我觉得,虞敬之很难在三年内处理好。”

阿瑾笑眯眯:“你就这么看不上敬之哥哥?”

“不是看不上,实话实说罢了,你自己想想就知道了,有些事儿,不是你自己琢磨的那么简单。”

阿瑾点头,赞成傅时寒的话。

“确实有点道理。”

时寒拉住阿瑾的手,认真道:“不是有点道理,是很有道理,你仔细想想就明白了。”

阿瑾瞄一眼傅时寒的手,他不为所动;阿瑾又瞄一眼,傅时寒依旧不为所动,阿瑾瞅着他,问道:“你的爪子,放在那儿呢?”

时寒十分自然:“这不是拉着你么?”

阿瑾:“呵呵哒。你到真是越发的大胆起来。”

傅时寒笑的十分腼腆:“四下无人,给你一个机会亲近我一下,等到回了京城,可就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阿瑾觉得,傅时寒这孩子能安安稳稳的活这么大,真的是因为他有一张好看的脸,不然就着脑残性格,早就被人打死一万字了,真的,一次万次不解释!

她呵呵笑了一下,靠近时寒,时寒挑眉,阿瑾迅雷而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伸手,直接拉住了傅时寒的耳朵:“不收拾你,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时寒:~~~~(>_<)~~~~真疼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