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52|第 152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2|第 152 章(1 / 1)

时寒并没有想让阿瑾参与更多关于这件事儿,每日早出晚归的,这个时候阿瑾可没有乱来,她也知道自己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她主要的作用是不让傅将军和齐王爷他们对傅时寒离京做更多的怀疑。而不是真的由她来协助调查。

阿瑾从来不会对自己不明白的事儿指手画脚。

她静静的窝在客栈里望天儿,呃,是望楼下,傅时寒曾经说过,他会找一个安全的合适她的地方,也曾经说过有四个保镖,可是这些,阿瑾统统都没看见,既然她没看见,便是可以断言,所谓安全的地方,便是这里。而所谓保镖,也是这客栈里的人。

其实想想也是的,如若这里不安全,傅时寒也不会选择这里,既然选了,那就说明,这里还是很安全的。而且,哪里有客栈茶楼这样的地方人多呢!如若她做间谍工作,也会选择这样的掩护,这么一想,阿瑾觉得自己真相了。

说不定,这就是景家安插在瓦剌的一个秘密据点。

而这个点,皇爷爷也不知道。如若皇上知道,傅时寒就不会来这里。目前为止,他还是并不想让这件事儿曝光在皇上的眼皮底下的。

大概是因为存着这样的心思,阿瑾突然就觉得,自己看谁都像是有问题的了。慈祥黝黑的瓦剌胖掌柜像是潜伏在这里的奸细,勤快机灵的跑堂也像是潜伏在这里的奸细,碎嘴的厨房帮佣大婶也像。

阿瑾觉得,自己已经不能直视这家客栈了。

时寒回来便是见到阿瑾在哪儿沉思的样子,他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阿瑾笑着摇头,拜傅时寒这厮所赐,两人同处一室,不过阿瑾可不像小说中的女主那样担心楠竹睡在地上凉,将自己的床好心的分出去一半,她是……该咋咋地!

我睡我的,你睡你的!

傅时寒将两张桌子拼在一起睡觉,真是可怜见儿的,倒是幸好瓦剌气温高,不然就这么睡,他不伤寒才怪!

看傅时寒不过四天就消瘦下来的身影,阿瑾啧啧道:“你这还没咋地呢?怎么就瘦成这样了。真是可怜啊!”

时寒挑眉盯着阿瑾,含笑问道:“你是邀请我和你一起睡觉么?”他玩笑道。

阿瑾横了他一样,直接将床幔放了下来:“呵呵,你想太多好么?”

时寒无所谓的笑,笑够了,也躺了下来,刚躺好,就听阿瑾清脆的问道:“这几日收获如何?”

其实这几日她都很想问这个问题,只是她有担心问的多了,惹得傅时寒着急又心烦,因此便是忍了下来。

想来如今已经是第四日,怎么着都该有些进展,阿瑾这才开口问道。

时寒想来阿瑾也要问这件事儿了,含笑言道:“一切都还好,现在只等看鱼儿咬不咬钩子。”

阿瑾“哦”了一声,感慨言道,“希望一切顺利吧。”

时寒诧异的看了阿瑾一眼,他最是见不得阿瑾叹息,仿佛有无尽的心事没有说出来,他认真言道:“如若查不到,我们就回京,总之不会在这边耽搁太多的时间,明日我没事儿,不如我带你四下游玩一下?”

阿瑾本来已经躺下,听了这话,一咕噜爬了起来,她笑盈盈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时寒颔首:“自然是真的,我有什么理由骗你呢?”

阿瑾高兴的笑了起来。

这种小女生出门旅游的心思,大男人是不会懂的。不过也只那么一个转念,阿瑾便是迟疑的问道:“可是,这不会耽搁你的事儿么?”

时寒摇头:“不会!你放心好了,既然提出要带你出去,便是我已经想好了一切,我不会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情。”

阿瑾一想,傅时寒确实不是一个会因为玩乐而耽误正经事儿的人。说起来,阿瑾甚至觉得傅时寒过得有些奇怪,苦行僧一般。

他不讲究吃喝,也不讲究玩乐,更是不讲究享受。凡事都严格的要求自己,小时候便是如此,别人都会有倦怠的时候,可是傅时寒没有,他总是那么冷静,那么淡然。除却提到傅家的一瞬间情绪波动,甚至连喜怒都很少有。

阿瑾呆呆的看着时寒发呆,这个时候已经熄灯,并不能看清楚他的脸,但是透过那绵柔的月光,她还是能看出时寒大概的样子。她想,就算是什么都看不清楚,傅时寒也在她的脑海里,怎么都不可能忘记长相的。

“你想什么呢?”时寒见阿瑾呆住了,不仅好奇的问道。

说起来,阿瑾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小姑娘,小时候就是个奇怪的小孩,长大了则变成奇怪的小姑娘。

阿瑾语重心长:“时寒哥哥啊!你这样过,觉得有意思么?”

时寒哪里知道阿瑾脑补了那么多,疑惑问道:“怎么了?”

阿瑾听出他话中的狐疑,她歪头言道:“我觉得,你生活的太过艰苦了,就给人很奇怪的感觉。”

时寒这时直接就笑了出来,他好笑的问阿瑾:“如果说我过得艰苦,那其他人过得又是什么日子呢?还是说,你单指的是现在?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真是决定不客气的就将你的这句话当成邀约了。”

时寒发现,其实自己真的也挺坏的,特别喜欢逗弄阿瑾,看她暴跳如雷的跺脚,他就觉得分外的有意思。

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阿瑾竟然并没有恼羞成怒,她撇嘴言道:“我说的艰苦,并不是指生活上,你自然比许多人都更加有权有势。我的意思是指,你对自己的要求,你这个人,这样严格的要求自己,难道不会累么?”

阿瑾盘腿儿坐在了床上,与时寒闲话家常,这种谈话方式真是好新奇,想到这里,阿瑾就觉得很好笑咧。

时寒想了想,也不睡了,直接做起身子,他望着阿瑾的方向,就见小姑娘俏生生的看他。他是习武之人,视线极好,她那样的乖巧,让时寒多了几分悸动。

“我自然不会觉得累,相反的,严格要求自己,我还会觉得很有意思,难道你不觉得将所有的事情一件一件做完,将要学的东西一件一件学完,是一个很有成就感,也很舒服的事儿么?”

阿瑾:“啥?”

“从不会到会,这个过程让人很舒服,舒服的让人觉得,学习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得到这些学习所获得的能量,更是让人受益匪浅。”

时寒并不善于剖析自己,可是现在问他的人是阿瑾,阿瑾想知道,他就愿意说。

可时寒愿意说不代表阿瑾能够理解,阿瑾不可置信的看着时寒,感慨,难道这就是学霸的心思?算起来,穿越之前念书的她也算不得学渣,咳咳,甚至勉为其难也可以称之为学霸的。可是傅时寒这位仁兄给阿瑾的感觉一下子就清晰了,这就是超级学霸,她这种学霸是为了应试学习,而傅时寒这种是享受这种过程。

时寒见阿瑾又发呆,忍不住言道:“你今天怎么丢了魂儿一样的,见天儿的发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啊!难不成你的舌头被猫咬掉了?”

阿瑾瞪视时寒一眼,之后笑眯眯:“你胡说八道的功力见长啊!猫咪咬要的话也是先咬掉你的啊,因为你说话十分的不中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总是来找我的茬儿,我十分不满意哦!”

阿瑾睨着时寒,一脸的我都知道你!

时寒挑眉:“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要和我对着干呢?难道,你还是喜欢和我斗嘴的?”

阿瑾冷笑:“我这不是哄你玩儿么?谁让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呢?”

阿瑾觉得,她真是难能的说了一句大实话,可是对于傅时寒来说,简直没有比这更搞笑的了,他看着阿瑾,哈哈大笑:“看着长大,到底是谁看着谁长大的呢?小时候,我还给你换过尿布咧!”

时寒就是这样的不讨人喜欢,他直接便是点出了阿瑾的黑历史。

“我还见证了无数次你尿裤子拉裤子让别人无语至极的蠢事儿。”

阿瑾感觉自己一股火嗖嗖往上窜,这种很想给傅时寒弄死的感觉怎么破。她一点都不想原谅傅时寒了,真的,一点都不想原谅,至于说聊天……呵呵哒,你去找空气聊吧!

这么想着,阿瑾直接翻身便是躺了下来,一点都不搭理时寒。

我要睡觉,生人勿进!

两人迅速谈崩,时寒觉得,阿瑾这个小不点还是满记仇的啊!可阿瑾觉得,傅时寒这厮真是太缺德了,竟然提我不能提的禁忌。友谊呢?爱呢?绝交!必须妥妥的绝交,大抵是存了这样的心思,阿瑾使劲从鼻子里喷了一股气儿,之后盖住了脑袋。

时寒看她这样孩子气的行为,忍不住规劝道:“莫要这般胡闹了,这样热的天气你还要盖住脑袋,很快就会喘不上来气的。”

阿瑾听了这话,将被子更加拉紧几分,我愿意我愿意我就愿意,你管不着!

这是阿瑾要表达的中心思想。

时寒看她这般,忍不住笑了起来:“算了,既然你执意要如此,我也不管你了,不过如果你被闷晕了,我就给你做……你上次说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阿瑾不搭腔。

时寒想了半天,言道:“人工呼吸,如果你被闷晕了,我就这么做,呵呵呵,想想还真是蛮期待的啊!”

阿瑾使劲扯下来被子,愤怒:“你还能有有点节操么?”

时寒“哦”了一样,回答:“好像是不太能!”

阿瑾:“你走!”

时寒:“我不走!”

“你不走,我走!”阿瑾再次爬起来。

时寒看她乱糟糟的头发,笑的前仰后合,阿瑾眯眼,觉得自己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算了算了,她不和他一般见识好了,他是一个小男孩儿。

自己这种内心十分成熟的女人,是不需要和一个不懂事儿的中二少年计较的,真的。

阿瑾再次一咕噜躺下,时寒看她这样折腾来折腾去,顿时觉得,其实小时候六王妃也蛮累得啊!他每次看阿瑾都很可爱。那是因为,她在他身边的时间并不久啊!如若长长久久的面对这样一个磨人的小丫头,傅时寒觉得,六王妃略惨!

大了都这么皮,小时候还指不定做了多少的幺儿呢?傅时寒回想了一下阿瑾从小到大的壮举,顿时觉得好笑的紧。

如果……他望着阿瑾的身影想到,如若将来他和阿瑾成亲了,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小女儿,就像阿瑾这样可爱,这样天真的一个小女儿,他会烦躁么?

很显然,不会!他很喜欢,他会很喜欢的!

时寒望着阿瑾的小身影,不断的脑补他们将来有了孩子的模样儿,那个神态肖似阿瑾的小姑娘,她一定会成为天底下最最幸福的孩子。

他永远都不会让他的孩子像他这样,没有童年的快乐。

时寒就这样静静的望着阿瑾,阿瑾如何能不察觉他的视线,而现在,阿瑾想的是,她要淡定,一定要淡定,才不和这个人一般见识……

阿瑾默默的碎碎念,也不知过了多久,竟是睡了过去。

时寒听阿瑾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微笑躺下。

可是不多时,还不待傅时寒睡着,就听阿瑾嘀咕道:“傅时寒是个大笨蛋。”

“傅时寒这个就会欺负我的人,老娘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傅时寒是臭鸡蛋咸鸭蛋,就是一个没有思想只会让人砸碎的蛋,蛋蛋蛋!”

……

傅时寒一头黑线的起身,就看阿瑾睡的好好的,也不知梦到了什么,她竟然勾起嘴角,笑盈盈的。

“揍死傅时寒,哈哈哈,你摔了一个狗啃泥吧?”

阿瑾得意的笑声传来,时寒再次黑线,好吧,他已经知道她梦到了什么,可是,还能更加不靠谱点么?

她在他的梦里,究竟是怎么折腾人呢?这是现实中做不到,做梦也要解决么?

“唔,呜呜!”

阿瑾一脚将被子踹翻,时寒见了,微微叹息,起身为她盖被子。

这样踹翻被子的戏码,每天晚上她都要做个几次,乐此不疲。时寒哪里放心的下,看阿瑾低低的呜呜唔,时寒忍不住又拍了拍她,果然,阿瑾和小时候一样,只要有人这样拍她,她就会乖巧的继续安睡。这次也是一样!

看她终于老实下来,时寒来到了窗前,如若最后什么都没找到,时寒觉得,自己这趟出门也是值得的,能够和阿瑾一起出门,共同住在一个房间里,这是他最甜蜜幸福的回忆。

……

翌日。

六王府。

近来嘉和郡主不在府里,六王府明显安静了许多。六王妃哪里放得下心,整日的担忧,素问和滢月哪里放心的下,自然每日都陪着六王妃。

六王妃感慨:“你们说说,我当时怎么就昏了头答应让阿瑾和傅时寒一同出门呢?也不知阿瑾过得如何?细想想,他们俩出门哪里妥当呢?”

确实不怎么妥当,但是议论的人倒是不怎么多,这点是大家怎么都没想到的。其实想想也是,傅时寒和嘉和郡主赵瑾的婚事,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只要不横生枝节,皇上是绝对不会将他们分开。那这般,还有什么悬念惊喜与可谈性呢?

左右都是要成亲的人。而且,两人从小就在一起,时常一起走动,如此这般,委实让大家兴不起谈论的兴趣。

素问安抚道:“傅时寒这人十分的有谱,他必然会将阿瑾照顾的很好的,母亲无需太过忧虑。”

六王妃叹息言道:“你没有孩子,哪里知道我的心情啊。等你的孩子出生了你就知道了,孩子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阿瑾这个丫头就这样的跟着傅时寒离开,哪里想过我的心思。”

滢月和素问面面相觑。

滢月笑盈盈的挽住了六王妃的胳膊:“娘亲有点偏心哦,阿瑾出门这么几天你就想的不得了,我马上就要嫁人了,却不见您有一丝的落寞,呜呜,我这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啊。”

六王妃瞪了她一样,言道:“这哪里能一样,你是正八景儿的嫁人,夫家又在京城,人也靠谱,连婆婆都不是那找事儿的,我哪里还需要担心,想见你,我亲自登门就好,不亲自登门也可以让你回来。可是阿瑾呢,她这和傅时寒跑到了千里之外,我如何能够放心的下?况且这两个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坏水儿一肚子一肚子的,在京城也就算了,如若出了状况,总有人给他们善后,如若在外边有了问题,他们不会吃亏么?真是让我越想越担心。”

六王妃觉得,大家都以为她是只担心阿瑾,其实,她也担心时寒这个孩子。这两个孩子啊,阿瑾顺风顺水惯了,时寒虽然不是顺风顺水,可是在某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一直平步青云,她怎么能不担心他们两个?

滢月嘟唇靠在六王妃身上,啧啧道:“娘亲可千万别担心他们了。你都说了,他们一肚子坏水儿,谁能欺负他们啊,这根本不可能的好么?我看啊,他们不欺负别人就很不错了。”

六王妃:“就是知道这是事实,可是当娘的怎么会放心。”

滢月直接喷了:“娘亲啊,那您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啊!”

她觉得,她真是一点都看不懂他娘亲啦!

“其实,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一个小姑娘。”六王妃不与女儿继续言道更多了,转向了儿媳:“素问啊,这些日子谨言的身体怎么样?”

素问淡然的笑:“娘亲放心好了,谨言没有问题,他前些日子消瘦又咳嗽是因为换季,您也知道,他的身体弱,换季的时候难免会有很多不适。想来正常人换季气候变化快都市场不舒服,更何况是谨言这样身子弱的呢!不过我想现在好了,没问题的。”

六王妃点头:“没事儿便好,他们借着谨言身体不适需要要的名义出去,你让谨言暂且装上几日,别他们还没回来,谨言身体就大好了。”

素问笑着颔首:“知道的娘亲,您放心好了,谨言比咱们更明白该如何做。”

六王妃颔首:“你说的对,都是明事理又懂事儿的好孩子啊!”想了想,六王妃补充:“除了阿瑾这个死丫头。真是往外跑跟兔子似的,一点都拦不住。”

素问与滢月扑哧一声都笑了起来,他们也晓得六王妃再说赌气的话。

不过几人言道时间不多就听宫中的虞贵妃宣六王妃进宫,几个王妃之中,虞贵妃最喜欢的便是二王妃,那毕竟是她亲姐姐的女儿,除却二王妃,就是六王妃了。早些年六王妃倒是不怎么能在虞贵妃面前说得上话,可是随着阿瑾的出生,六王妃在虞贵妃那里表现的越发的好。六王妃的事例让许多人都看明白了一个道理。

其实,有一个懂事儿又机灵的孩子,也是可以翻盘的。例如人家六王妃这样的。

虞贵妃其实宣六王妃觐见也是为了宽她的心,得知阿瑾也跟时寒一同出门,虞贵妃是很吃惊的,不过再一想,这样再好不过了。如若时寒一个人出门,想来还是会有人多想,可是带着阿瑾,感觉上就立时不同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阿瑾究竟知不知道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恶心往事,可虞贵妃还是记得别人的好!

将六王妃宣进宫,虞贵妃倒是也没说其他的,只是与她说些家长里短,又讲些照顾孩子的琐事。如此而已罢了。

新年的时候,六王妃也只看了谨安小世子一眼,这次见,正经算是第二次,小东西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十分的乖巧。

六王妃想,其实有时候真的很难说一件事儿是好还是不好。可是她却庆幸,庆幸生阿瑾的时候早,那个时候,虞贵妃还没有想养一个孩子的心思,如若有,她又是那般的疼爱阿瑾。六王妃几乎不敢想象如若阿瑾被抱走,她会是怎样的痛苦。

自然,阿瑾小时候也是时常到宫里小住,可是来宫里小住和被虞贵妃养大,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这般想着,六王妃觉得,自己其实是该承虞贵妃的情的。

这么多年,虞贵妃对他们六王府,也算是够意思了。

来年个人都不算是计较的人,相处起来也是融洽,本来就不是正经的婆媳,两人的娘家又没有不同的政见,自然是处的不错。

待六王妃离开了皇宫,这个时候她才有几分了然,说起来,虞贵妃让她进宫,是为了宽她的心么?不然这好端端的没有任何事儿,她为什么就会宣她呢?难道说,傅时寒这次离京,与虞贵妃有关!

六王妃并不多想,有些事儿也不该她想,她摇了摇头,将这件事儿放在了心里。

当年四王爷那般算计她,她都忍了下来,这点小事儿,自然能藏在心里。

六王妃回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还未到府门口便是看见四王府的轿子从不远处经过,她放下轿帘,并没有打招呼。

四王府的女子,不是许幽幽便是明玉郡主了,阿瑾说的对,明依那个心机深沉的小姑娘这样行色匆匆的离开,指不定就是有什么筹谋。四王府的人和事儿,还是少沾才好,别她什么都没做,反倒是惹了一身腥。

不出六王妃所料,那轿子里坐着的,正是四王妃许幽幽,许幽幽这次是回娘家,除却这般,她还筹谋了另外一件事儿,许幽幽是怨恨明玉的,而种种迹象表面,明玉便是那个让她的庆哥儿被夺到宫里的始作俑者,她是不能原谅她的。

这次回府,除却与父王商量如何算计针对明玉,另外一则便是怎么要回她的庆哥儿。其实这个时候她最好便是什么都不做,可是许幽幽做不到,不仅做不到,她还一并的恨上了虞贵妃,如若不是虞贵妃没有孩子,她的孩子怎么会被夺走,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夜不能寐。她不能让这些抢她孩子的人得逞。

而这次回府的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她的父亲不赞成她要回孩子,更是不建议她针对一个郡主,想到此,她就觉得恨得不能自持,如若连自己家人都不能帮她,那她还可以相信什么人。

待到回到府邸,许幽幽紧紧的捏着帕子,问身边的老嬷嬷:“今天赵明玉有什么动向?”

那嬷嬷立时言道:“今个儿明玉郡主在花园堵住了万三,不知道说了什么,不过老奴看着,明玉郡主十分的不得体啊,不断的往万三身边靠,我想,她许是有什么更加歹毒的想法?她应该是想拉拢万三的。”

许幽幽不可置信的看她:“你确定?”

“老奴看的真真儿的,她几乎都贴在万三的身上了,不过万三一直在躲闪。我看啊,万三虽然是丧妻了,可是好像也没多想攀郡主这个高枝儿。”老嬷嬷说的眉飞色舞,她自己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盯着郡主竟是能盯出这样的问题来。

许幽幽冷笑:“既然她这么缺男人,就帮她找一个好了。”

老嬷嬷立时:“那万三?我看明玉郡主是想勾引万三的。找个别人,未见得就有用,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我看啊,只要咱们郡主坚持,万三也顶不了多久。毕竟郡主既是一个大美人,又有高贵的身份。万三如果能攀上郡主,可真是八辈子烧了高香了。”

许幽幽眯眼:“不能让她和万三走到一起,这是万万不可以的。万三是王爷身边的人,知道王爷那么多事儿,也是最先能够洞悉王爷行动的人。如若他站到了明玉那边,就不堪设想了,你去找陈嬷嬷过来,我有事儿要见她。”

陈嬷嬷便是与万三有亲戚关系的人。

她要先将万三拉拢过来,至于明玉,明玉自然不会看得上万三的人,她看中的,是万三所代表的能力。不过,许幽幽冷笑,他们还忘了一句话,烈女怕缠郎,许幽幽相信,只要运用得当,她应该是可以抓住明玉的小辫子的!

明玉确实打算拉拢万三,她想,既然明依都能做到,她有什么做不到的。现在明依离开了,那么她不趁这个时候动手又是什么时候呢!

她看不上万三这个人,她欣赏的男子,该是傅时寒那样恍若谪仙,风雅俊逸,气质超然的,而不是万三这种莽夫。

可是,明依都能得到他,她凭什么不能得到,而且,万三还是很有用的。这般想着,明玉便是决定引诱万三,这是明玉第一次动手,不过效果却并不好。

想到这里,明玉狠狠的摔了杯子。

“你们能够得到的,我统统都要得到。”

…………

京城已经暗潮汹涌,这边时寒和阿瑾玩儿了一天,感觉真是棒棒哒!

阿瑾觉得,自己真是错怪傅时寒了,能带她出去玩儿的,都是好人啊!

而且,这边真的和泰国太像太像了,完全的异域风情,阿瑾甚至觉得,自己都不敢随便摸脸上的汗珠儿,谁让她这画了这样一个全黑的装呢!

啧啧!

“你觉得怎么样?”时寒一笑露出大白牙,阿瑾忍住爆笑的冲动,言道:“真的很不错。时……夫君啊,你觉得我们在这里呆几天,会不会晒黑?”

阿瑾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要做一个白瓷一样的美少女啊!说好的要做美少女的啊!

时寒见阿瑾这般,忍不住笑着言道:“就那么几日,也没什么关系。”

阿瑾连忙:“不行不行,我明天如果还出门,就要带着一个大大的面纱,这样还能遮挡一下阳光,我不能听你的。如若晒成了黑煤球,可如何是好?”

她还是喜欢自己原本的肤色。

时寒:“你也太夸张了吧,虽然这边因为阳光比较充足人黑一点,但是也不是那么夸张吧?再说你才几天啊,不会晒黑的。”

阿瑾啧啧道:“那晒黑了嫁不出去怎么办?”

时寒刚刚一口茶喝到嘴里,听阿瑾这么言道,直接喷了出来。

阿瑾一下子躲远,十分的嫌弃:“你真是太脏了。”

时寒默默的看杯子,又看阿瑾言道:“难道不是因为你太会搞怪么?”

阿瑾叉腰:“自然不是。”

阿瑾摆出一副茶壶状,顿时逗笑了时寒,笑够了,时寒认真言道:“就算你想晒黑,也没有机会了,我明天不能和你继续出门,有事情的。”

阿瑾了然,她点头言道:“其实我今天发现了。”

时寒挑眉,长长的“哦”了一声,“你发现什么了?我看你玩儿的挺开心的啊!”

阿瑾呵呵冷笑,真是把她当成小白少女了。

“有人在跟踪我们,我早就看见了,没吱声而已。”阿瑾扬着下巴,得意:“我都能发现,你自然也会发现的。既然你不说,那么我就正常表现呗。来来,傅时寒小朋友,你来和我说说,你觉得我表现的怎么样?”

时寒伸出大拇指,“很自然,不错。”

阿瑾满意了,她咯咯笑:“那就好啊!”

时寒缓缓道来:“其实我一直在想,如若当年嫁过来的瓦剌公主是假的,那么真的呢?真的是自小就有名气的,也是自小就存在的,她不可能凭空消失了。所以,一定有人知道她的下落,纵然她死了,只要她被人替代过,当年她母妃的全家一定是知道一点线索的。我这次装成跑单帮的商人搭上了他们家的线。那个人是纨绔子弟,我这几日不断的给了他一些好处,我觉得,他应该对我是将信将疑的。只要我们今日表现的得体,不会有问题。相信你他很快就会来找我。”

阿瑾连忙问:“我今天这样,不会招致他的怀疑?再说,你一个做小生意的,能给人家多少恩惠,他家既然是大族,不见得会上钩吧?”

时寒摇头:“你是我娶的异国女子,所以你好奇点也是没问题的。你的人设没问题。至于你说的大家,呵呵。”时寒冷笑:“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中了他家的老二么?这人既不是长子能够承袭府中爵位,又不像小的那样能够得到长辈偏爱,他自己又花天酒地的需要钱,只要确定我没问题,很快便是会来见我。”

“那他都爹不亲娘不爱了,还能知道那么多秘密么?”阿瑾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奇宝宝。

时寒语重心长:“有时候看事情不能只看外表,这么大的活人,藏不住的,只要他是那个家里的人,就会知道一二。而且,那人惯是鸡贼……”

阿瑾终于颔首:“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我们只有六天的时间了,只希望,我们既能够查明真相,又能够稳住他们。”

时寒笑着揉了揉阿瑾的发:“时间一定够。我还要带阿瑾在玩一圈呢!”

阿瑾顿时抱住时寒胳膊:“哥哥,你真是太好啦!”

时寒默默望天:她还能在狗腿点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