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50|第 15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0|第 150 章(1 / 1)

近来京城事情颇多,最厉害的,当属六王爷和傅大人的角逐,有时候有些事儿,真是不好直说究竟是谁对谁错,像是那日在虞家见证了两人的文斗到武斗,这没几日的功夫,听说俩人又打了起来。

而这份打,又是源于傅时寒,傅时寒何其可怜,他并未出现在两人的战斗之中,却屡屡的成为议论的焦点。

话说那日六王爷见到阿瑾捶打傅时寒,深觉傅时寒的艰辛不易,对这个未来女婿更是抱着十二万分的同情,正是因为太过同情,这吃喝的时候便是忍不住多言了几句。你看,酒醉失态,这就表现出来了。呃,也不能算是失态,准确的说,是喝了酒便守不住秘密,说的就是这般,六王爷觉得傅时寒可怜的紧,喝醉之际还不断的感慨,这个女婿,如若阿瑾不乐意,他都是不会答应的,哪里找这样任打任骂的好孩子。

六王爷觉得感动,可是听说这茬子的傅将军不干了,那是他儿子啊,听说嘉和郡主是个暴力的,他哪里能够愿意,必须不同意这一点,可是,傅时寒不会搭理他。而六王爷……傅将军越看六王爷越来气,一时间又再次呛声起来。

傅将军找茬,六王爷怎么会不应战,他这人最不怕事儿了,一时间,傅将军大战六王爷如火如荼的展开了。甚至有人开设赌局,他们要揣测,到底是谁能够获胜,不过,这效果倒是不尽如人意。你说为啥?呵呵哒!大家都想赌六王爷赢好么!他几乎从来不会输好么!

呃,当然,也不是没有输过,最起码,最起码在方志蕴那件事情上,他算是输了。可是再看,方志蕴已经荣升了啊,他已经不是县令了啊。现在人家已经被皇上调到礼部去了。想想也是,方志蕴这最年轻的探花爷,未必就是真的绣花枕头。

六王爷最大的杀器就是泼大粪,这次也不例外,他天天堵在傅将军门口叫嚣。傅将军也是个暴脾气,两个人算是针尖对麦芒了。好在,那臭气熏天的玩意只是作为助阵的利器,倒是没有真的直接泼到人身上,如若这般,那可真是场面更加难看了。

两个人这厢闹得厉害,那厢,四王府也闹了起来。

大家不仅感慨,四王爷和六王爷真是一对难兄难弟,谁人能够想得到,竟是这样的情形。

四王府的谨安小世子竟是要抱到宫中给虞贵妃养了,好好的孩子,爹在娘在的,抱给一个毫无关系的虞贵妃来养,说起来也让人颇为奇怪,可是再一转念,其实也未见的就是一件坏事儿,许这是皇上对虞贵妃的另外一种补偿。虞贵妃没有孩子,而四王爷也愿意将孩子送到宫中养,真是一举两得。

可这个两得,却不曾考虑过身为母亲的许幽幽的感受,许幽幽不乐意,十分不乐意。可她不能明着跟皇上虞贵妃闹啊!只能忍,忍不了便是在府里小范围的和四王爷闹。

本来这孩子要抱走,闹也便是闹了,在闺房之中,总不会传了出去,可是这事儿却偏是传的绘声绘色,将那许幽幽的各种表情嘴脸,形容的十分仔细。

如此一来,又炸了锅了。

这难道不是不将皇上放在眼里的表现?

一时间,京城之中各种传闻满天飞。

阿瑾见天儿的听阿屏汇报实时战况,简直不能更满足。呃,她真的不是一个幸灾乐祸的人啊!只是,只是一个围观群众。

这样的事儿,换了谁不好奇啊!

大家既关注皇上和虞贵妃会怎么样对待四王府,怎样对待新晋的四王妃许幽幽;又关注六王爷和傅将军那边闹成了什么样子,这两个人闹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

而此时的四王府,许幽幽已经砸碎了无数的瓶子。她的孩子前日已经被抱到了宫里,而现在啊,她除了想念她的庆哥儿,还要找出这件事儿到底是何人所为。

她私下与四王爷闹,怎么就会有人知道,这本就不合情理。这般想着,她心中更是十分愤慨。

这起子想要针对她的小人,必然是在府里。现在原来的四王妃已经被关了起来,连明玉都不大去看她,旁人更是没有机会见她。许幽幽可不觉得,会是她做的。她身边怎么会有那么心腹的人。

说起这个人,许幽幽觉得,她当真是过得十分的悲哀,这么大年纪,身边除了一个奶嬷嬷,哪里还有什么忠心的人,至于那个奶嬷嬷,在她孩子刚出生的时候便被许幽幽想了个主意除了。

她的孩子早产,这人也是帮凶之一,她是断不会让她活着。而现今,她的庆哥儿被抱到了宫里,她已经无力回天,能做的,也只是尽量的讨好皇上和虞贵妃,不要让他们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怠慢了庆哥儿,至于说府里的那个人,许幽幽眼神暗了几分,除却明玉,便是明依。必然跑不了这两姐妹。

当然,其中明玉嫌疑更大几分,她十分厌恶明玉这个女子,真是与她娘亲一样的蠢笨歹毒,可是那贱人对明玉这个女儿却是好的,而明玉呢,知道她出事儿,为了明哲保身都不肯去看。与原本的张扬全然不符。可见,这个明玉除了蠢笨歹毒,还十分的没有亲情。

她愤恨的捏着指甲,想着该是如何。

许幽幽身边得力的嬷嬷终于回来,她附在许幽幽耳边言道:“主子,老奴调查过了,这事情,果然是从明玉郡主那里传出去的。想来这贱人虽然表面没有与我们针锋相对,但是背地里却不断的使着暗招。如若不然,断不会传出这样的消息。”

听了这话,许幽幽竟是硬生生将自己长长的指甲捏断了,她恨极:“这个贱人,这个贱人!我就知道,她没按好心。”

嬷嬷继续言道:“您不知道,还有旁的,老奴从王爷身边的万三那里打探到,王爷进宫之前,曾经见过明玉郡主,之后便是言称明玉郡主十分识大体,更是在皇上那里为她重新求了郡主的身份。您想,明玉郡主那样张扬跋扈惹人嫌,更是个不干净的身子。王爷该是不理她才是,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做,会不会……会不会是她出了什么主意?”

许幽幽不可置信的抬头,她看着老嬷嬷问道:“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

嬷嬷颔首:“自然是真的,王妃您该是知晓,我当家的与万三是远方的亲眷,虽然隔得远,可是万三见我,还是会给几分面子的。我这也是在我当家的宴请他的时候,万三喝醉酒不经意的说出的。我当时就在场,自是记得他话里有话的言道。他和我们说,可莫要得罪明玉郡主,有些姑娘,可万不是看的那般简单。”

许幽幽咬唇,几乎疯狂,她猩红着眼:“这个贱人,竟是用我的儿子做踏脚石,我就说,我就说嘛!好端端的,皇上怎么会想起将我的庆哥儿抱到宫里居住,王爷说什么都是为了王府好,狗屁!什么有我和我儿子好好在一起更重要?左右……”许幽幽压低了几分声音,她歹毒言道:“左右他也登不上皇位,我儿子犯不着去讨好皇上和那个虞贵妃。怪不得呢,怪不得王爷会帮她求这郡主的位置,原竟是为了此事。贱人,真是真真儿的贱人!”

许幽幽不断的怒骂,但是却又无能为力,她的唇已经咬出了血,做了娘亲的人才知道,孩子是她的底线。想到此,许幽幽问身边的陈嬷嬷,“嬷嬷,你家当家的,和万三能够说的上话?”

陈嬷嬷立时:“那是自然的,虽是远亲,可我们家于他们家,也是有恩情的。当年万三的父亲上京城,便是投靠到我们家,而我那当家的最是憨厚老实,没有一丝的刁难,对他们极好。正是因此,他对我们家还是十分尊敬,如若不然,也不会说了这事儿。他在变相的提醒我们小心明玉郡主呢!”

许幽幽:“那想个办法,让我和万三搭上线,我之前拉拢了他几次,他都不为所动。既然你们之间有这层关系,你帮我一下,我要和他好好谈谈。”

如若能够搭上万三,那么很多事儿便是不同了,许幽幽觉得,就算万三不在她这条船上,也要做到凡事能够多帮衬她几分,毕竟,他是王爷的心腹。只有这样,她才能收拾了那一对贱人母女。特别是赵明玉这个该死的!

陈嬷嬷回道:“老奴尽力为之。”

收到陈嬷嬷的消息,万三心中暗自得意,不过面上却颇为犹豫,任由陈嬷嬷夫妇两人说了许多好话,终于吐口答应去见许幽幽,不过却也十二万分的小心。

许幽幽虽然将四王府把持的很好,一则是因为她身边还是有些得力的嬷嬷,二则便是因为她的背景雄厚,而那时的四王妃太过愚蠢,足以能够衬托出她。

可这些在万三看来,其实都不算什么。后宅女子,又没有见识过更多的道道儿,只要他稍微使些手段,便是可以得偿所愿。

只要许幽幽弄死了明玉,那么他便算是得偿所愿了。

近些时日,明依处处不敢与明玉针锋相对,十分的可怜。万三看了,只觉得心疼的不得了。

明依那样好的一个姑娘,仿若白莲花一般,可却被她那恶毒的姐姐如此欺负,万三如何能够忍得下去。

她全心全意的依仗自己,他如何能够让明依失望。

这般想着,万三很快的调整心情,做好见许幽幽的准备。

如同万三之前所想的一般,许幽幽确实是大家闺秀,虽然有些算计,但是如若真的要害死人,她还是有所顾忌,当然这估计也因为,明玉是一个郡主,是四王爷的女儿。

万三虽然并没有明着如何言道教许幽幽该怎么做,不过却暗示了许幽幽明玉做过什么,同样的,他也暗示了,四王爷已经废了一个四王妃,断不会再废第二个,这般想着,万三便是觉得心情舒畅了。

告别了许幽幽,他悄然潜入了明依的房里,明依此时正在房里梳妆,见万三到来,雀跃的冲了上去:“万三哥。”

万三拉着明依坐在床边:“你干什么呢?”

明依笑:“自然是想你啊!”真是甜兮兮的。

万三低沉的笑,按说,明依的年纪已经能做他的女儿了,可是他却偏是喜欢明依这样软乎乎的性子,眼里满满的都是她。原本在他心里,明依只是一个蛮可怜的小姑娘,爹不亲,娘不爱,姐姐又嚣张的欺负她。

这样的同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慢慢的生出了变化,而今,他真是不能没有明依了。

“今个儿许幽幽找了我。”他立时告诉明依这个喜讯。

明依惊喜的抬头,她不可置信的问道:“真的吗?她找你了?这么说你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万三点头:“应该差不多吧,我想,她知道了这个所谓的真相,一定会很想杀了赵明玉,现在就看,她还能忍到几时了。不过我也暗示了她,就算是她现在弄死赵明玉,顶大会不受皇上的待见,可如若说真的废了她这个四王妃,也是不可能的。短时间内废了两个四王妃,皇上万不会做此等事儿,实在是不靠谱。”

明依高兴:“那既然这般,就说明我们还是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的。万三哥,真希望她能快点动手呢!你不知道,明玉仗着抓住我们的把柄,越发的嚣张了,整日的想着怎么折磨我,使唤我。”停顿一下,明依摸着万三的脸言道:“万三哥,如若明玉用我来要挟你,你一定不要理她。她这个人是疯的,什么都能做的出来的!”

万三警觉的问道:“她又要干什么?你快告诉我,凡事都不能瞒着我,知道吗?我不要你自己承受这些痛楚,我其实也想过,既然她知道了我们的事儿,没有道理不用这件事儿来要挟我。明依,是你,是你阻拦了她,对不对?你答应了她什么?”

万三心疼不已的看着明依。

明依默默的落下一滴泪,随即勾着唇角,坚强的笑:“我没答应她什么,我只是说,只要她不找你的麻烦,我愿意为她做一切,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即便是……即便是杀掉庆哥儿。大抵她是看我态度十分坚决,因此才没有找你。”

明依这不是骗万三,她确实与明玉说了这样的话,不过这话确实有两层用意的,一则,她可以让明玉以为抓到了她的大把柄,让明玉不怀疑她巴着万三的目的,而是觉得,两个人是真爱,借以迷惑明玉。而另外一则,便是万三这边了,她可以用这件事儿让万三心疼她,对她更好。更快的处理掉明玉。

看明依柔中带刚的表情,万三忍不住将明依狠狠的抱在了怀中:“傻丫头,你真是个傻丫头。你知道吗?你这样不会让我安心,只会让我心疼,让我心疼到死,你真是个傻丫头。”

万三恨不能将明依揉到自己的身体里,他觉得明依真是一个可人疼的姑娘,他们没有对她好,才不知她能怎样的赤诚待人。

万三抱着明依,许有,他认真言道:“明依,你离开京城吧!”

明依顿时呆住,她看着万三,不解的问道:“离开京城?万三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能够离开京城?”

万三认真言道:“这个时候京城是多事之秋,明玉又抓着我们的事儿不放。你离开京城,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我刚才想过了,你就说去祈福。不要在京城的寺庙,京郊都不行,不能让你有机会回府。最合适的便是清远县的大昭寺。要知道,当年太后便是曾在大昭寺住了三年为皇室祈福。你也可以效仿。”

明依皱眉:“可是这是为什么?如若我离开,明玉必然像吸血鬼一样缠住你啊!到时候我如何能够放心的下?而且我离开了府里,现有的一点点势力不是也都会消失殆尽么?”这些都言道完,明依咬唇落泪:“更更重要的是,离开了这里,我便是不能在看见你了,虽然现在我也不是每日都能看见你。可是在院子里多走动,许是就会看见你来见父亲的身影,能够看到你的身影,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万三哥,你不要剥夺我这唯一的温暖好么?”

她如此言道,真是戳痛了万三的心,可是如此也让他更加的坚定:“不,你一定要走。你走了,我这边才好放心行事,而且,你走了,赵明玉出事儿怎么都不会牵连到你。”见明依又要说什么,万三制止,言道:“我怕的是,许幽幽优柔寡断不马上动手,如若这般,你还是要继续忍受明玉的折磨。走吧,去大昭寺祈福是最妥当的。他虽然不在京城,可是距离京城也并不很远。算起来一个来回大抵四至五天的路程,如若我想去看你,快马加鞭,四日想来也是可以有一个来回。你走了,我才能放心对付明玉。我知道咱们要对付的人很多,可是现阶段,我们要处理做危急的,明玉一定要死,明个儿你便是去见四王爷,就说要为四王府欺负,为小世子祈福,我想这样不仅能够置身事外,还能够获得王爷和许幽幽的好感。不要给明玉见你的机会,我会想办法让许幽幽身边的陈婆子一直跟着你,后日清晨你便出发,让她没有机会与你说话。”

明依听了,总算是点头。

“那……你要来看我!”

万三言道,“我自然会去看你的。”

言罢,两人滚到一起。

明依很庆幸,很庆幸当初被万三发现了自己的真面目,正是由于万三发现了她的真面目,她才迫不得已的勾引万三,而事实证明,万三还是很有用的。在许多时候,万三有用的程度已经超过了他自己。她这种养在深闺的女子,真的想要算计旁人,果然还是差了几分,可是有万三在就不同了。

这般想着,明依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勾引万三,以期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翌日。

明依立时按照万三说的去见了四王爷。四王爷听说明依要为四王府祈福,为他祈福,为小世子庆哥儿祈福,十分的欣慰。自然是允了她出门。

等明玉得知这件事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心中恼恨的不得了,就觉得这个死丫头是故意要逃掉,可当她气势汹汹的来见明依,又发现许幽幽身边的婆子跟着她。虽不知究竟为何,明玉到底是没有多言其他。

深夜,明依悄悄的遣进了明玉的房间,明玉被她吓了一跳,正要叫喊,便是被明依捂住了嘴,明依低声言道:“姐姐千万不要叫喊,我有话要和姐姐说!”

明玉将信将疑的点头,明依将手放开,低声言道:“姐姐,我是偷偷跑来的,那边有人看着我,我长话短说,你听着就好。”

明玉狐疑的看着明依:“你要说什么!”也是有着许多警惕的。

明依语速极快:“是我将许幽幽那件事儿传出去的,我本来是为了绊倒她,可是却被她知道了,她现在非要让父亲给我送到寺院去祈福,我明个儿早上就要走了,这一走,也不知能不能回来,姐姐还要好好保重。另外,你一定要抽空想个办法去见娘亲一下,你告诉她,我上次在她面前说那些,都是故意演戏给许幽幽看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取信许幽幽,才能慢慢的除掉孩子。请她一定不要怪我这个女儿当时的胡言乱语。”

明玉半信半疑:“真的是你做的?”

明依点头:“是,我自然不怕告诉姐姐,是我。我走了之后,说不定就要被许幽幽害死在外面了,就算是不死,想来也不会过什么好日子,姐姐一个人在府里,一定要小心。至于万三,如若你有问题,就去找万三,他会帮你的。我与万三是真心相爱。”

明玉冷哼:“你一个千金之躯,竟是喜欢一个下人,真是可悲可叹。”

明依默默落泪:“其实姐姐一直都误会我了,上次的事儿,上次的事儿不是我要害姐姐,是万三,是他觉得姐姐对我不好,才会下了那样的手。其实事出之后我一直都很怕,可是我爱他,我只能顺着他说,姐姐,一切都是我不好。如若你要怨恨,就怨恨我吧。千万不要怨恨他。”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明依不给明玉继续说话的机会:“我走了,如若出来久了,是会被发现的。”

明依爬过窗户,快速的离开。

明玉看明依的背影,揣摩她的话,竟是相信了。

至于说明依,她出来之后绕到院门,就见万三正在给她放哨,见她出来,万三问道:“你可是将我交代你的说了?一定要让明玉去见你娘,只有这样,许幽幽才会更加相信是她做的。”

明依点头:“说了,我们走吧!”

明依心中暗自寻摸,连更多不该说的,我都一样说了。万三哥,你可不要怪我,我只是给自己又多压了一层保险,这层保险赌的是,赵明玉一旦没有死,怎么能够暂时稳住她。想到此,她微微勾起了嘴角。

明依离开京城的消息又是让大家吃惊了几分,她几乎是没有什么征兆的就离开了,说是为人祈福,不过阿瑾确实觉得十分的奇怪。她断然不相信,当初对自己姐姐下手那样快准狠的赵明依会突然离开京城。

想了许久,晚饭之时,阿瑾在饭桌上言道:“我猜,四王府该是有大事儿发生了。”

六王妃白了她一眼,言道:“你莫要神神叨叨的,怎么你姐姐不算卦了,现在该你胡蒙了是吧?”

滢月这段日子忙着学这学那,又忙着筹备婚事,简直是忙的不得了,根本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算卦,若说府里现在谁最忙,必然是她啊!连世子谨言都是敌不上的。

不过这被母亲提起了,滢月立时:“这么说也对,我很久都没有算卦了,手都有点生了。我一会儿吃完饭算一卦去,看看四王府是不是真的不太好。”

六王妃瞪她一眼:“你是闲着没事儿了是吧?那去学习刺绣好了,我让刺绣师傅晚上过来教你。”

滢月哭丧着小脸儿感慨:“娘亲不要这样啊!我算一卦又用不了多少时间,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会儿啊!”

阿瑾看自家姐姐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仗义执言:“对啊对啊,就不能让姐姐休息一下下啊!我觉得,刺绣这个东西,不是意思意思就好了么?难道新嫁娘真的要绣出一床被子?简直是太吓人了好么?”

阿瑾啧啧叹道。

滢月找到同盟,立时拉住给她看自己的手:“阿瑾,你看我的手,这都是针眼儿,可疼了。呜呜,真是的,绣个手帕不就行了么?嫂子成亲的时候也没做这些,呜呜呜呜!我好可怜!”

阿瑾点头:“对呀,找个正方形的锦缎,直接绣俩水鸭子表示一下百年好合就成了啊!”

水……鸭……子……

谨言忍不住了,“阿瑾,水鸭子……是什么?有成亲绣那个玩意的么?再说,水鸭子怎么就代表百年好合了呢!”

六王妃幽幽言道:“她的意思是,水鸭子就是鸳鸯!”

果然是知女莫若母,阿瑾忙不迭的点头:“对啊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

谨言被她妹妹的形容震惊到了,他叹息言道:“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我有时候也在庆幸。庆幸阿瑾将来要嫁的人没有婆婆,不然再好的婆婆都会被她弄疯的。”

阿瑾掐腰:“有哥哥这么说话的么?怎么我就能给人气疯,我是中老年妇女杀手。”

啥!!!

杀手!!!

大家都看她。

阿瑾解释:“就是说,中老年妇女都喜欢我,像是娘亲、像是虞贵妃、像是二伯母、像是景夫人,她们统统都喜欢我,无敌青春无敌可爱的我!”

阿瑾得意洋洋的言道,谨言“呕”了一声,一不小心吐了出来!

阿瑾呆住。

大家哄堂大笑。

谨言不好意思:“那个……我最近不怎么舒服,不是、不是嘲笑你哈!”

阿瑾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她暴怒:“哥哥欺负人!”真是一声震天的怒吼!

丫鬟连忙上来收拾,这个时候大家也都吃好了,便是撤下了宴席,阿瑾板着小脸儿,幽幽的盯着赵谨言,十分的不善。

谨言被她盯的尴尬了,解释道:“阿瑾不要这样看我,我真不是故意吐出来的。”

阿瑾捂脸:“呜呜呜。我的哥哥不疼我,我的哥哥欺负我,我的哥哥不喜欢我,我的哥哥嘲笑我,我要离家出走,我要大哭,我要告状……”

阿瑾忿忿的不得了。

六王爷进门便是看到阿瑾这个样子,他一惊,随即小心翼翼的言道:“你们招她了?”

谨言无辜的摊手,将刚才发生的事儿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六王爷看看阿瑾,又看看谨言,突然怒喝:“有你这么欺负妹妹的么!啊!有你这样的么!真是我不开口,你们就不知道家里谁是主人了是吧!赶紧给我道歉!”

大家:“……”

这是……抽什么风呢?

“赶紧道歉。”

谨言连忙:“妹妹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怎么会因为你的话恶心了呢,这根本就不可能啊。不信你问你嫂子,我最近胃口真是不怎么好。”

素问含笑附和:“阿瑾不要难过了,你哥哥说的都是真的。”

听到素问的声音,阿瑾拿下胳膊露出小脸儿,认真问道:“哥哥身体又不舒服了么?”

这是问李素问,十分认真。

素问颔首:“最近换季,你哥哥身体有点虚弱,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素问与谨言牵手站在一旁,脸色带着柔意。

自从怀了身孕,李素问便不似之前那样一脸冰霜,时常温柔的笑。

阿瑾想,她肚子里的宝宝一定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

六王妃言道:“你自己也是双身子的,照顾谨言的同时也要小心自己,可别伤着自己和孩子。能交给别人的就交给别人,别凡事都亲力亲为。”

素问摇头:“谨言的身体,我是一定要自己注意的。别人再尽心也不会由我尽心,娘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和孩子的身体开玩笑。我会照顾好谨言,也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

六王妃感动的颔首,这个儿媳,虽然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看好,连自己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可事实证明,她是最适合谨言的一个女子。也许她不是家世最好的女子,也不是最美的女子,更不是性情最好的,但是,这些统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适合谨言。

六王爷见阿瑾恢复了正常,偷偷的吁了一口气,幸好他及时出手,如若不然,她再对谨言动手,就谨言那个身子骨哪里受得住她的揍啊!

傅时寒那么个活蹦乱跳的大个子都被她打的不能还手,可见他家女儿的爆发力。

啧啧,真是太可怕了!

多亏了自己,多亏了自己机智。六王爷默默的为自己点了一个赞!

他陪着小心:“你们知道吖?今天我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啥意思?

阿瑾忘了过去:“你终于给那个大粪泼出去了?”

六王爷一把握住阿瑾的手:“果然是我亲闺女,你说对了。呵呵呵!不过这老小子果然是有些功夫的,我没泼着他,可是,他们大门口那个石狮子可是倒了霉了。哈哈哈!”

阿瑾其实挺纳闷:“你就这么在人家门口闹,傅家竟然不去求见皇上,真是奇怪呢!他们该告状啊!”

六王爷洋洋得意:“我这样不靠谱的,不管做多不要脸的事儿,御史都一样懒得弹劾我。这样不一样的待遇,他们有么?他们还要脸皮呢!为这事儿扯到皇上那边,也不好看啊!他怎么不说我为什么天天去他们门口堵着骂?”

六王爷说到这事儿还气愤着呢!

而直接促使六王爷天天上门闹的原因是,当时六王爷说傅时寒挨揍,傅将军一个没忍住,将手里的酒杯砸到了六王爷的脑袋上,更更不小心的是,这一下子还弄掉了六王爷的假发!

没错,就是假发!

呵哒,那是六王爷用来遮挡白发的乌黑的假发!

如此一来,还不结下刻骨的梁子!

六王爷觉得,傅将军一定是得知他是假发,故意这么做的,他英伟的形象啊!如此一来还不算是深仇大恨,什么是!什么是!必须开撕!

看六王爷忿忿的表情,阿瑾竟然觉得,她有点牙疼了啊!

呵呵,没有蛀牙,一样牙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