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9|第 14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9|第 149 章(1 / 1)

崔敏:“啊?”

崔敏没有想到二王妃会一起过来,不过再一想,也不是不可能,沈诗蓝据说是有喜了,不放心儿媳妇一个人出门也是有可能的。

她跟阿瑾一样起了身,二王妃进门阿瑾立刻挽住她的胳膊:“二伯母,你一定是想我了对不对?”

二王妃上下打量阿瑾,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儿:“你长肉了呀!”

呃!!!(⊙o⊙)…

阿瑾感觉万箭穿心,为什么要将这个可怕的事实告诉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救命!

她一脸的惆怅悲哀,默默的看着二王妃,问道:“二伯母,我没得罪您把?”

二王妃纳闷言道:“当然没有啊!”

阿瑾作势就要撞墙,她呜呜道:“那为什么要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求求你告诉我!”

二王妃顿时笑了起来:“女孩子长点肉比较好,肥肥的,看着才福气呢!”

阿瑾感觉自己又中了一剑,肥肥的!哦不!她不要被这样的字眼称呼,看见可怜兮兮的样子,沈诗蓝安抚道:“你没怎么胖的,就是脸上有点肉,本来还显得有点单薄,现在这种小圆脸好看的紧。”

阿瑾总算是回了一丁点血,她望着沈诗蓝,十分忐忑的看她:“真的好看了么?”

年长的人的审美观不能相信,诗蓝表姐是不会骗她的,不会的!

沈诗蓝点头:“自然是真的,这圆圆的小苹果脸,简直让人爱到不行呢!”

阿瑾感觉自己又满血了,她拍胸言道:“真是的,差点被你们吓死。我还以为我自己真的胖的不能见人了。”

阿瑾闹够了,崔敏连忙微微一福,含笑言道:“小女崔敏见过二王妃。”

二王妃淡淡的笑,并不似之前和阿瑾那般热络,不过倒是也不冷淡的让人难堪。

今日六王妃去了沈府,也就是沈毅那里,虞婉心似乎有事。如此一来,二王妃也只能和他们在一起。

阿瑾招呼二王妃:“二伯母,快上来坐,外面冷吧,我姐姐早上还编排我呢!”

二王府笑了起来:“你呀,整日的作妖儿,你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如若说别人欺负你,我倒是不怎么相信的。”

阿瑾顿时捂脸:“天呀,真是没活路了!”

几人笑了起来,崔敏垂首抿嘴笑,二王妃望了过去,眼光一闪。

也在这个时候,李素问也到了,阿碧扶着素问,十分的小心,素问温柔道:“素问见过二伯母。诗蓝和崔小姐也到了呀。”

阿瑾连忙起身扶素问,“嫂子小心点。”

“二伯母还是不放心诗蓝一个人过来。”李素问带着笑意,并不怎么意外。

二王妃笑:“是呀。诗蓝哪比得上你医术高超,为人又淡定,什么事儿都心里有数儿,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这有了孩子,可不就是十分的担心。”

几人这样便是聊了起来,崔敏和陌生人在一起的时候话并不多,不过却也并不冷场,间或插嘴几句,十分的得体,也不讨人嫌,倒是让二王妃侧目不已。一天时间过得极快,待到下午,二王妃和沈诗蓝便是离开,而同样离开的,还有崔敏。

待所有人都离开,滢月戳阿瑾:“你觉不觉得,今天二伯母来的有点怪?”

阿瑾笑:“哪里怪?”

滢月认真:“哪哪都怪,就是那样一种感觉,说不好。我发现了很多次,我看见她在看崔敏,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怕崔敏勾引谨书哥哥不成?也不对,那怎么可能啊!啧啧!我果然是想太多了。”

滢月碎碎念,碎碎念够了,径自离开,她也不想从阿瑾哪里得到什么答案,就是单纯的想念叨念叨,念叨够了,便是离开。

阿瑾将众人都送走,感觉有些疲惫,伸了个懒腰,她告诉阿碧:“我小睡一会儿,一会儿晚饭的时候叫我。”

阿碧“哎”的回了一声,阿瑾再次打了个哈气,窝在了床上。

看自小郡主似乎要长睡的样子,默默的将帘子拉好,反手关上了门。

阿瑾今日真是有些累了,很快便是进入了梦想……

******

阿瑾走在重重迷雾里,怎么都找不到自己要找的尽头,她好累的,好想睡一会儿,可是没有办法,怎么都睡不成,她找不到出去的路,这里全是浓浓的大雾啊!

阿瑾这样嘟着唇,只觉得自己好惨……

大抵是太过气馁,阿瑾也不找路了,她直接席地而坐,可是待她一坐下,发现竟是软绵绵的感觉,她不解的低头,一下子就诧异了,原来她坐的,竟是软绵绵的棉花,舒服的不得了,而周围的大雾也瞬间都不见了,变成了好看的七色云彩。

阿瑾得意的笑,银铃般的笑声响个不停……

感觉到一丝微风吹过,阿瑾左右摩挲,咦咦,竟然还有一个软绵绵又雪白的被子,她直接便是盖在了身上,呼!好舒服呢!

她可以睡觉了吖?

温柔的女声响起。

“阿瑾……阿瑾……”阿瑾立刻抬头,她望了过去,见到了自己意想不到的人,她只在照片中见过的麻麻!

阿瑾一咕噜爬了起来,嗫嚅嘴角,扯着被子看“麻麻”,小心翼翼的问:“麻麻,你、你还好么?”

那温柔又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阿瑾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竟然成了一个小萝莉,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肉肉的,傻傻的,梳着两个小小的羊犄角,小胳膊白藕一样,一段一段的小肥肉。

她捧住“麻麻”的脸,紧张兮兮的问:“麻麻。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呼,自己一定是做梦!

麻麻温柔的笑:“阿瑾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在麻麻的心里,阿瑾就是这样可爱又没长大的一个小姑娘啊!”

阿瑾一下子就落下泪来,她搂住“麻麻”的脖子不肯放开:“麻麻,你去哪里了,如果不是我看照片,我就要忘记你是什么样子了,麻麻……”

“阿瑾……”又有一个女声响起,阿瑾惊讶的忘了过去,吃惊的看到来人竟然就是六王妃。她捏着“麻麻”肩膀的衣服,担心六王妃认不得自己,又想了想,挥手:“娘亲,我在这里。”

可只喊了那么一下下,阿瑾就纠结了,她现代小时候和穿越之后小时候长得一点都不像,现在,她又是什么样子呢?她是哪个阿瑾?

似乎了然到阿瑾的纠结,她的“妈妈”温柔的亲了阿瑾的脸蛋儿一下:“阿瑾不用纠结啊,我们都是你的妈妈。我就是她,她就是我。其实我们是一个人啊!”

将阿瑾放在小被子里,两个女子走到了一起,阿瑾一眨眼,就发现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她顿时惊呆。

小不点揪着白绒绒的小被子,她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们……你们两个是一个人,那我呢?我和阿瑾,现代的阿瑾和古代的阿瑾,其实也是一个人么?”

妈妈温柔的笑着,笑够了,来到阿瑾身边,“不是啊!现代的阿瑾和古代的阿瑾,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啊!”

阿瑾一咕噜爬了起来:“那是怎么回事儿!!!”

为什么你们都是一个人,而我却不是!

就在阿瑾疑惑间,妈妈突然伸手,一下子捏住了阿瑾的耳朵:“哪个阿瑾都不是你啊!你是一只小兔子……”

阿瑾再看自己,尖叫:“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变成了一只又白又肥的傻兔子!”

妈妈带着满足的笑容,掐着她的耳朵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阿瑾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不是她的麻麻!这分明是傅时寒的脸,傅时寒的脸啊!

啊啊啊!

阿瑾被噩梦吓坏了,惊叫着睁开了眼睛:“啊啊啊啊啊!”

阿瑾这样的叫喊让坐在床边的人吓了一跳,阿瑾揉了揉眼睛,见床边坐的正是傅时寒,而傅时寒的手……喵了个咪的,傅时寒的手,竟然放在了她的耳朵上!

阿瑾呲牙:“你在干什么!”

傅时寒无辜的道:“你不肯起床,我这不是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存在么?”

阿瑾恼怒了,“你擅闯女子的香闺,你还有理了么?你不会好好的叫我么?你这是干嘛!你说你说!”

时寒一派诚恳:“我这不是怕突然叫你,给你吓着吗?揪揪你的小耳朵让你自然醒,我够意思吧?”

阿瑾:喵了个咪的,好端端能够见到麻麻的美梦,竟然因为这个倒霉玩意变成了那样一个结局!

她说自己怎么会变成兔子呢!这个家伙这样揪住她的耳朵,她不做梦变成兔子都是怪事儿吧!

阿瑾呲牙咧嘴的看着傅时寒,简直要上去咬人。

傅时寒看她这样似乎不怎么高兴,继续解释:“喏,我之前先是吹气来着,我以为你能自己醒过来啊,你这不没有么?正是因为没有,我才揪你的耳朵,如若你再没有反应,我才会考虑叫你啊!”

阿瑾愤怒脸,怪不得她感觉到有一阵风吹过,闹了半天,是这个家伙在吹气儿。啊啊啊!阿瑾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好像揍死这个家伙怎么破!

“你不开心?我以为你喜欢这样温和的方式。”傅时寒摊手。

阿瑾:“呵呵,呵呵呵!温和!看拳!”阿瑾毫不犹豫的出拳,她要揍死傅时寒,她一定要揍死傅时寒。

阿瑾感觉自己的小宇宙在熊熊燃烧,好好的美梦,最后变成了那么可笑的兔子,都是因为他,傅时寒,我要和你势不两立。

阿瑾一高窜到傅时寒的身上,开启暴揍模式。

傅时寒:“哎呀呀!你这……不太好吧!”

阿瑾:“我揍死你!”

傅时寒自然不会还手,他左闪闪右躲躲!

六王爷原本觉得,他家闺女打人这事儿算不得什么,偶尔一次也没啥,可是,谁能告诉他,他怎么又看见阿瑾打人了,而傅时寒就这样任由阿瑾胖揍,一点都不反抗,那样子真是可怜极了。

六王爷觉得,每次见到阿瑾和傅时寒相处,都会冲击一下他的人生。俗话说的好,打是亲骂是爱。他家闺女,也太喜欢傅时寒了点吧?只是,这样喜欢,不能给人喜欢死么?六王爷陷入了深深的怀疑。

早知道他就不过来找傅时寒了,如若没看见,他还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看见了,真是深深的同情这个家伙啊!

哎呀呀!

六王爷内心不断的腹诽,却不肯上前帮忙。

呃,鉴于他老婆六王妃偶尔彪悍的行为和他的小妾玉真的超强爆发力,六王爷觉得,一点点都不能小看女人,如若惹了阿瑾,也不是那么妥帖的一件事儿,总之自己的事儿也不着急,那么……他还是改日再来找傅时寒吧!

这般想着,六王爷迅速的闪了出去,阿碧看六王爷静悄悄的来,鬼祟的溜走,默默的感慨,他们王爷,也太不男人了吧?说好的一家之主,王府的主子呢?

六王爷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可是屋里的人哪里会不知道他的到来。

傅时寒感慨言道:“你父王真是不怎么仗义,说起来,他将来还是我的岳父,还说要救我。你看,这见我挨揍,直接溜了。真是挺没有义气的。”

阿瑾呵呵冷笑:“因为他知道,我是正义的一方。”

傅时寒委委屈屈的言道:“可是你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该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了吧?如果只是因为我那么温柔的叫你,这就有点不太对了吧?我是好心啊!”

阿瑾顿时呆住!好心!不对!这个家伙说的是人话么?

她拍胸给自己顺气儿,傅时寒瞄一眼,又瞄一眼,好心建议:“真的,别拍了,本来就小,再拍就没有了……”

阿瑾顿时脸爆红,她看着傅时寒,一字一句的问道:“你!说!什!么!”

时寒好心:“你年纪还小,不明白这个位置对你的重要性,虽然我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如果你一点都没有,你会自卑的……”

阿瑾直接将枕头砸到了傅时寒的脑袋上:“你这只猪!”

^(* ̄(oo) ̄)^

“谁让你看我胸的,你能不能要点脸?看我不揍死你这个该死的猪!看我天马流星拳,看我霹雳扫堂腿,看我……哎妈呀!”

时寒小心翼翼的将阿瑾扶了起来:“摔坏没?你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儿了。摔着了吧?来我给你揉揉。”

阿瑾再次咆哮震怒:“傅时寒,你给我滚,我和你势不两立,我摔的是屁股,你揉个毛线揉!”

傅时寒自己也顿时脸红了,他哪里知道阿瑾摔疼的是屁股,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时寒体贴问道:“那……怎么办?”

阿瑾:“我不想看见你,你给我出去。出去!”

时寒语重心长:“你真的不能这么任性啊!要不,我去给你找个大夫?呃,也不行,我去让你嫂子过来看看你吧?要真是摔着屁股还没事儿了。就怕摔着了脑袋,这本来就不聪明,别更笨了!”

阿瑾:“你是要找茬打架么?”

时寒举手投降状:“我不敢,我真的不敢,我任由你打还不成么?只是阿瑾啊,你就用普通的姿势打就成,那些高难度的,就不要挑战了。你不行啊!再伤着自己,我还心疼来着。”

阿瑾原本气势汹汹的,但是看时寒这样陪着小心的言说,突然就静了下来,她上下打量时寒,见时寒果然一脸的关切,她虚张声势纸老虎一般,挥舞小拳头:“你说,以后我睡觉,你还捣乱不?”

时寒:“天地良心,我真没捣乱!”

阿瑾瞪眼。

时寒连忙:“好好好,不捣乱,阿瑾棒棒哒!阿瑾随便睡!”

阿瑾黑线:“你现在已经蛇精病到夸人都不会了么?”

时寒终于笑了起来,他看着阿瑾,温柔言道:“难道阿瑾不觉得,这是我对你最好的夸奖么?”

他突然温柔起来,阿瑾也不自在了,不过她还是纸老虎一样大声:“哪有!”

时寒柔声:“阿瑾一切都好!根本就不需要我夸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