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8|第 148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8|第 148 章(1 / 1)

阿瑾自己没有婆婆,但是却给两个有婆婆的人巴巴的讲课,别说是阿碧,连六王妃进门都觉得可笑的不得了。

可这个时候大家真的没有想到,阿瑾分析景夫人,那是一丝都不差,滢月嫁过去之后果然和景夫人相处的甚好。算起来,阿瑾说这些自然都不是无的放矢,她自小便是和傅时寒、景衍相识,也从他们口中得知了景夫人大体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知道景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么分析的自然是八..九不离十。

只是,这准与不准,多是后话。

虽然还没过正月,可是阿瑾还是筹办了一个小的聚会,说是聚会,其实邀请的人也是有限,只二王府的沈诗蓝和崔敏,阿瑾掰手指,自己玩的好的姑娘还真是不多啊!

其实除却四王府,三王府也有几个郡主,可许是因为六王府……呃,不怎么正常,而三王府的郡主又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因此与阿瑾并不能玩儿到一起。

阿瑾感慨了一下自己的人缘,反思状:“你们说,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尖锐?”

呃?大家看她!

阿瑾继续言道:“如若不是这般,为什么我朋友这么少呢!”这不科学啊,穿越之前,她明明是交友满天下的,可是现在却又不是这样了,真是奇怪呢!

“你从小就是一个很古怪的小孩,根本就不喜欢和女孩子一块玩儿。整天跟在你哥哥和傅时寒后面哒哒哒!不要以为人家都是傻瓜啊,你都不喜欢和人家玩儿,人家怎么可能喜欢和你玩儿呢!”六王妃如是言道,不过她又补充:“其实阿瑾小时候就挺贼的,如若不是这般,怎么会那么小就懂的抱大腿的秘籍了呢!”

阿瑾嘤嘤:“娘亲欺负人!”

她娘亲真是一个坏人啊,这样拆穿她是作甚,要知道,她可委屈了呢!抱大腿也是为了全家好啊。反正有大腿,不抱白不抱。

阿瑾一副委屈的小样子,其实全家也不过就是开个玩笑罢了。

其实他们也知道阿瑾都是闹着玩儿,单看阿瑾请的这两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含义,她请沈诗蓝是为了让沈诗蓝和李素问多“切磋”一下怀孕注意一百条。而请崔敏,则是为了傅时寒。不能让崔敏察觉出不妥当,又要表现出自己的善意,其实说起来也挺难的。

其实崔敏自己心里也有点忐忑,她知道阿瑾约自己到六王府,着实吃了一惊,如何能不吃惊呢,阿瑾一贯都是对她和赵谨言的接触如临大敌,更是不愿意让李素问与他接触,如此这般倒是难得了。

小翠看自家小姐呆滞,问道:“小姐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崔敏摇头,将披风披好,嘴角噙着笑意:“礼物都准备妥当了么?”

小翠忙不迭的点头:“都准备好了,您放心便是,咱们第一次正经八百的去六王府做客,总不能失了面子。”

崔敏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过她还是认真的交代:“之前我便是与你说过,所有要准备的东西都有几个忌讳,你可是注意了?”

小翠不明白小姐为何如此小心,但是细想想,也确实有道理,世子妃没有多久就要临盆,如若他们带去了什么晦气,便是不好了。这样也是为了避免让他们自己沾染上不必要的麻烦。

“我都注意过了,不准备吃食,不准备带气味儿的,不准备带棱角的,相生相克的更是好生的检查过了一番。”

听到此,崔敏颔首,她语重心长言道:“以后不遑是六王府,别的府里准备礼物也是一样,不能让人抓到我们的一丝把柄,如若什么都没做就被扣了一头屎盆子,那么我们才真是冤屈。”

小翠颔首笑:“我知道了,小姐好不文雅,还说屎盆子。”

崔敏笑了起来,她道:“不过是个比喻罢了,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其他人会想要邀请我了吧,说起来倒是我自作多情。”

崔敏两主仆出门,不多时便是到了六王府,听闻二王府的世子妃还没到,崔敏带着微笑言道:“我们来的早正是合适。”

小翠不解,问道:“为什么呀。”

崔敏睨她一眼:“难不成让人家等我们?我们身份不如人家,自然该早些到。”

这次的邀请,其实相当于阿瑾对崔敏释出了更近一步的善意,这样的善意让崔敏觉得暖心,如若换了任何一个人,或许崔敏都会有所怀疑,可是阿瑾却不会。

她对前世所有的人都有戒备,但是对今生的小郡主却没有。不是放松警惕,而是,她是赵谨言的妹妹,她自小娇养大,这样的女孩子,没有必要与她使出那么些心机。

丫鬟将崔敏主仆引到了内室,此时阿瑾已经收拾妥当,正在等待他们到来,听说崔敏来了,她也是蛮开心:“进来坐吧。”

崔敏“哎”了一声,将披风卸下,之后上了火炕,上京的冬日十分的寒冷,任由再是不怕冷的,也都是习惯在火炕上取暖。

“郡主气色真好。”崔敏笑盈盈言道。

阿瑾用帕子拭手,之后拿起一块糕点吃点,吃完了,笑眯眯:“气色好,都靠吃,其实我是胖了吧?”

阿瑾捏捏自己有点圆的小脸蛋儿,如是言道。不过说够了,她又补充道:“呃,其实我也没胖太多吧?你看我是不是胖一些更加可爱?”

崔敏强忍着笑意,颔首称赞:“郡主不管什么样子都是娇俏伶俐。自然是我这样的老女人不能比的。”

阿瑾:“……”老女人!她还真敢说!

“说起来,我好像也没有比你小多少吧?顿时生出一股子我也是老女人的感觉。”

崔敏不好意思:“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郡主……”

不待说完便是被阿瑾打断,阿瑾含笑言道:“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开玩笑罢了。其实想想,我这人朋友还真是不多,崔敏你算是一个了。呃,当然我不知道你当不当我是朋友……”

“我自然当郡主是朋友的。”崔敏抢白。

阿瑾含笑:“既然是朋友,想来处的久了你也就知道我的性格了,我这人惯是口无遮拦,呃,其实也就是开玩笑的时候多。你不要太过在意。如若真是太玻璃心,怕是与我处不来了。”

崔敏见嘉和郡主释出善意,也笑着点头:“我自然是知道的,郡主性格洒脱,可真是我们怎么都比不了。”

阿瑾“咯咯”的笑,笑够了,问道:“你是在恭维我么?”

崔敏眨眼:“如若郡主想要这样想,也是可以的,可是既然是朋友,那么互相释出善意好好的交往,不是正确的途径么?”

阿瑾觉得,崔敏这样敞开天窗说亮话,听着真是爽利。

阿瑾笑眯眯的,突然就靠近崔敏,声音压低:“时寒哥哥让你做什么了。”

崔敏一怔,她看着阿瑾,竟是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不过只犹豫那么一下,她便是含笑:“郡主多虑了。傅公子,傅公子并没有让我做什么。先前有几次不过是阴差阳错罢了。”

阿瑾神秘兮兮:“你很不诚实啊!还说是朋友。”

崔敏不在打马虎眼,她认真:“嘉和郡主自然是我的朋友,交朋友讲究赤诚,我与郡主交往,觉得心情很好,很舒服。所以我愿意交您这个朋友。可是别说是朋友,就算是亲人,也有不能言说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为难和秘密,所以郡主……还请郡主不要多问了。”

阿瑾笑了起来,笑够了,也认真:“我知道你有秘密,也知道你在帮傅时寒,可是,崔敏,你是一个人,你该为自己活着,而不是为他们那些人的朝堂争斗活着。既然真心与你成为朋友,我必然不会坐视不管,我只想问你一句,如若同样可以活的悠闲,不用担心你们崔家的覆灭,你会怎么样?你还会坚持要帮傅时寒么?”

崔敏一怔,这个可能性,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虽然现在已经和前世不同了,可是她却依旧是担心,那种担心的心情还是在的。怎么能不担心呢,前一世,他们家破人亡了啊!

崔敏呆滞住,阿瑾自然知晓她要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她默默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并不说话。好半响,听到外面传来女子的说话声,似乎是滢月过来了,崔敏终于开口:“如果可以,我不想掺合。”

阿瑾点头,再次笑了起来。

阿瑾笑的奇奇怪怪,崔敏搞不清楚阿瑾究竟想做什么,可是她觉得,阿瑾似乎是要帮她的,这般想着,她难以压抑内心的激动,她忍不住握住了阿瑾的手问道:“郡主可是要帮我……?”

阿瑾歪头:“不然我干嘛问你?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崔敏有些不解,她疑惑的看阿瑾,既有不可置信的惊讶,又有压抑不住的欣喜,更是,更是有许多的不解,她不明白阿瑾为何突然问起这个话题,也不明白阿瑾为何要突然说起这件事儿,这本就不合情理。

就在崔敏沉思的时候,滢月进了门,她碎碎念:“外面好冷,阿瑾,你一定很抠门,你看,你宴请别人,天就这样冷。一般老话儿不是说么?有宴席的日子,越是寒冷越是说明主人家抠门。”

阿瑾翻白眼:“老话还说,嚼舌根的人会下拔舌地狱呢!”

“呸呸呸,你说谁下拔舌地狱,我这样的美少女,怎么可能会去那样的地方,而且我给我自己批过命了,简直大富大贵的不得了。”滢月窝到火炕上,将一旁放着的小毯子盖在脚上。

“真舒服,你这屋里真是暖和。”

阿瑾嗔道:“就好像你那屋子是冰窖一样。”谁的屋子不是一样的暖和。

滢月辩白:“我是说外面冷啊,刚才一路走过来,我感觉自己都要冻透了。对了,堂嫂过来了么?”

阿瑾默默的看她,一脸的“你丫是傻么?”,人都不在这儿,问这个话不是很奇怪么?自然是没来啊!

阿瑾这样的表情,作为姐姐的滢月很快便是领会到,她戳阿瑾的脸蛋儿:“我是姐姐,你给我客气点。”

阿瑾:“这个时候想起你是姐姐了,再说,我也没做什么啊?我还真是冤啊!”

阿瑾捶着炕,唱作俱佳。

滢月啧啧道:“别演戏了。能被你骗的人统统都不在这儿,嘿嘿。”滢月笑了起来。

两人互相拆台,拆够了,滢月与崔敏点了点头。并不算热络,想来也是,虽然阿瑾与崔敏接触颇多,可是滢月倒是与崔敏没有什么接触。

“启禀郡主,二王府世子妃到了。”

阿瑾正要起身去接一下诗蓝,滢月起身:“我去接接堂嫂,你坐在这儿招呼崔小姐吧。”

她与崔敏不熟,留在这里也是挺尴尬的,还不如由她去,滢月出了门,阿瑾笑嘻嘻的望着门帘,慢条斯理的言道:“崔小姐是个大美人啊。虽然知道你心如止水,不会喜欢傅时寒那个坏人,可是我总是害怕有个万一,你知道的,男人都不怎么靠谱。我信得过你可信不过傅时寒。所以做好的法子就是让傅时寒与你不接触。”

崔敏:“啊?”了一声,长大了嘴,她刚才思虑万千,却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傅时寒会喜欢她?这怎么可能?这个结果简直惊悚的不能自持好么?崔敏觉得,嘉和郡主真是对自己太没有自信了。

她冷静了一下,言道:“傅公子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的风格呢?他喜欢郡主是人人都晓得的。”

阿瑾嘟嘴:“现在喜欢,不代表永远喜欢,而且,谁知道他有没有别的心思。男人如果能够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噗!”崔敏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阿瑾继续言道:“再说傅时寒根本就不是个好东西啊,我就是这样的好心肠小仙女,决定大公无私,为民除害一把将他收了,如若他还要有坏心肠,可如何是好?所以我要将一切都掐灭在萌芽里。而且,你明明也不喜欢成为别人的一颗棋子啊?好好的一个个姑娘,为什么要成为一个工具呢?”

崔敏看阿瑾虽然玩笑,但是认真的语气,她迟疑问道:“傅公子……会答应么?”

阿瑾掐腰:“我让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你放心好了,一切都交给我。”

崔敏看她这样嚣张跋扈,顿时生出一股子羡慕,一个女孩子,能有这样恣意的生活,该是怎样的环境长大?

她由衷言道:“我很羡慕郡主。如若说上京之中有一个人让我羡慕。不是高高在上的贵妃王妃,也不是得宠的美人儿,甚至不是世子妃李素问,而是郡主,我一直都很羡慕郡主,羡慕郡主能够活的恣意,得到一切自己想要得到的,这点真是太难得了。而我,每日都想着如何才能保住崔家,如何才能在傅时寒面前好好表现,更是想着,傅时寒与我父亲支持的二皇子能够顺利的登上皇位,为了这些,我几乎夜不能寐。”

“你是猪啊!”阿瑾瞪着崔敏,崔敏不解的看她。

“说你笨,你还真是笨,你为什么要想那么多,你想的多,有用么?这些人根本就和你没有关系。这些事儿也根本就和你没有关系。前世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结局也不一定就是你想的那般了,既然是这样,你又为何要如此的庸人自扰?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你用没有发生的事情折磨自己,有意思么?倒是不如放开心胸,等你真的平静下来之后你会发现,很多地方都不同了,也许,根本没有所谓的上一世,那一切都是你的南柯一梦。而现在,你能活的很好。你有好的家世,体贴的亲人,还有值得相交的朋友,呃,这个就是说我。外面还有几个仰慕者,这样的一切,不都很好么?”

崔敏被阿瑾逗笑,她终于找到了愿意和郡主相处的缘由,郡主真是一个开心果啊!而且,她说的好像真的很有道理。

这般想着,她再次勾起了嘴角:“那么一切……都麻烦郡主了。”

阿瑾连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只要你不和时寒哥哥单独接触,我就不觉得麻烦,就算以后有关于你们姐弟解决不了的大事儿,也可以来找我。能帮你的,我会尽量,不能帮就没有办法了。”

阿瑾十分潇洒的摆手,崔敏看了,更是笑的离开。

“郡主什么都能帮忙么?”

阿瑾认真看崔敏,言道:“你没听到么?我还说了,不能帮,就!没!有!办!法!了!所以,你尽量不要有什么事儿比较好。不过有些设计到我哥哥啦,傅时寒啦,这些,你可以找我哒。欢迎欢迎!”

阿瑾笑眯眯,惹得崔敏顿时笑出了声儿,这样孩子气,又带着小算计,真是可爱到极点。

怪不得傅时寒那样黑心肠冷若冰霜的毒蛇都能喜欢上她,进而变得十分温情,原来,一切都是有定数的。傅时寒没有感受亲情,早早的时候就失去了妹妹,可是嘉和郡主出现了,她替代了傅时寒心目中被害死妹妹的形象,进而演变成了这般。谁会喜欢谁,大概月老的姻缘簿上早就已经写好,前世嘉和郡主早殇,傅时寒才成了那个样子,可是这一世,这一世嘉和郡主好好的,那么,傅时寒也会好好的正常吧?

这样的认知,真的很好。

崔敏觉得,她从来都没有想现在这样安定过,真正的安定,快乐。

“阿瑾阿瑾,你看谁来啦。”滢月咋咋呼呼的喊着。

阿瑾趴在桌上,碎碎念:“我的姐姐是笨蛋,她不是去接诗蓝的么?这样问,我哪里会不知道是谁?”

“你说谁是笨蛋。你才是呢!二伯母,你看阿瑾!最会欺负我这个姐姐。”

阿瑾一怔,随即若有似无的笑了起来,二王妃竟然也到了。

她默默的忘了一下崔敏,崔敏似乎也有几分疑惑,阿瑾低语:“没关系。她人挺好哒!跟我一样快人快语!”

崔敏:“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