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7|第 147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7|第 147 章(1 / 1)

傅时寒去虞府的时候明显就能感觉到大家异样的眼神儿,不过他倒是蛮习惯的,怎么就能不习惯呢,不说其他的,单是他自己,也是奇葩一个,既然都是奇葩,那就不用想更多了,怎么都是有可能的啊!

傅时寒与虞大人也是有亲眷关系的,他的外婆便是虞大人的亲妹妹,也就是说,他要唤虞大人一声舅公,傅时寒含笑将礼物送上,众人看他面不改色,可不相信他之前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这根本就不可能。

傅时寒这种小辈儿按理说不该坐在主桌,可是六王爷欢快的摆手,他得意:“傅时寒,来,坐我这边儿,来来!”

傅时寒微笑凑了过去:“王爷心情似乎不错。”

六王爷得意:“自然是的,刚才我痛打落水狗了。”

众人默默:……

时寒:“呵呵,那么,您必然是大获全胜。”

六王爷瞪大了眼睛,言道:“你怎么知道的?”

时寒微笑言道:“自然是大获全胜,如若不是大获全胜,您怎么会如此高兴呢?不过就算是没有大获全胜,我也会帮您的。再怎么说我都该站在正义这一方。”

傅时寒的话立场鲜明,倒是让别人不好再多说其他。

不过言罢时寒倒是没有与六王爷一桌,他也不能太不顾及身份,与桌上的众人打了招呼便是去了虞敬之与景衍他们那一桌。

景衍看他过来,啧啧道:“我们俩都来晚了,错过了一场大戏。”

时寒微笑:“来晚自然也有来晚的好,最起码,你听到的版本多了一些,在大家的添油加醋的讨论下,这事儿不是更搞笑了一些么?”

众人默默的望天,傅公子,您这样说,真的好么?

不过虽然如此,倒是宾主尽欢,如若说有人不高兴,那么必然是赵沐了。虽然笑容可掬,可是他却有自己的担忧。

原本他虽然也是一手烂牌,可是还有最大的加持,这份加持办事傅将军手里的兵力,只要傅将军倒戈向他,很多事情都不一样。

可是现在不同,傅老夫人在最不恰当时候过世了,对于这个老虔婆,他是十二万分的厌恶的,如若说傅时寒厌恶这个人恨不得她死,那他也是不遑多让的,如若不是因为她死了傅将军就要放下兵权守孝三年,他大抵会早早就毒死这个老贱人。

所以很多时候,他其实是理解傅时寒的,对那个贱人,他深深厌恶,想当年他母亲还没有失忆成为异国公主,两姑嫂便是处的十分不好,这老虔婆整日都想着自己能够如何,十分的针对这个小姑,当时他母亲十分有能力,跟着上战场,这样的情况下,老虔婆仍是有话要说,经常在外诋毁他的母亲,更是在他舅舅和表哥面前颠倒黑白,正是因此,让他娘亲吃了很多苦,也默默的流了很多泪。

便是后来恢复了记忆,他娘亲也坚持不能让这个女人知道自己是死而复生,她曾经这般与自己言道,如若让她知道,指不定事情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大抵是因着这个原因,在他娘亲自杀殉情之后,赵沐一度都很憎恶这个老虔婆。

现在这个老贱人死掉了,他说不好自己高兴还是不高兴。不高兴,那是因为影响了他们的大计,谁知三年之后又是怎样;可是说高兴,也是真的,这个当年让他母亲不开心的人已经死掉了,这是多大的好事儿。

原本心情还有几分纠结,可是现在则是不然了,他突然就发现,其实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这三年,真的能影响的太多了。傅将军如若这样沉不住气,三年之后究竟如何,根本也未可知了。不能顺利的接手兵权,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只有得到皇位,他才能如愿的得到自己想要做的一切,再也没有人可以摆布他,他再也不需要担心那么多。

这般想着,赵沐饮了一口酒,心情颇为不爽利。

他视线游移,不经意的和崔大人对上,崔大人愣了一下,略带厌恶的别过了头。如若再有一次机会重新来过,赵沐想,自己是不会拒绝崔敏这个人的。现在倒好,彻底的得罪了崔大人,也得罪了六王府与傅时寒,只换了一个毫无用处的苏柔。

苏柔是苏青眉的妹妹,可是她也只是表象上有几分相似罢了,如若说一模一样,那还是不可能的,而且,苏柔的性格哪里抵得上苏青眉,看她矫揉造作的装模作样,赵沐便是生出了一股子厌恶。这种厌恶简直不能忍住。

而且,虽然只相处了不足两个月,苏柔却有几分察觉了赵沐的心思。赵沐会让苏柔穿苏青眉喜欢的颜色,让她画苏青眉喜欢的妆面,让她打扮的像她。时间虽短,可苏柔还是察觉了一二,再联想她姐姐突然的死亡,苏柔十分怀疑,她姐姐和赵沐,其实是有关系的。可是这话,便是杀了苏柔,她也是不敢多说。

要知道,五王爷已经恨毒了他们家,她如若不把住齐王爷这棵大树,将来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苏柔一直都怀疑自己父母的死不是她姐姐做的。她姐姐怎么可能不是她娘亲生的,如若真的是,她在家中会未察觉?姐姐为了他们府里劳心劳力,几乎是可以付出一切,说她姐姐会杀了他们的爹娘,这根本就不合情理,还有那个自杀,也是充满了疑点。

苏柔怀疑一切,她觉得必然是五王爷知道她姐姐在外面有人,因此恼羞成怒杀了她姐姐和爹娘,然后又信口雌黄的胡说八道。苏柔这般想,自然是十分害怕,她小心翼翼。

苏柔就算是心机多,也不过是个小姑娘,她的想法根本就瞒不住齐王爷,那些本是她揣测的小心翼翼在赵沐眼里变成了现实,他相当于坐实了自己之前的揣测,更是恨毒了五王爷。

如若说他只有一个目的,那么便是希望弄死五王爷。

虞大人的寿宴真是“宾主尽欢”,待到回府,赵沐已经喝多,小厮将他扶到了苏姨娘的房间,苏柔听说赵沐回来,立时迎了上去。

微醺的赵沐看苏柔一袭湛蓝的裙装,恍若看到了苏青眉,一下子便是将她搂住:“青眉……”

苏柔顿时苍白了脸色,她原本就揣测赵沐喜欢的是他的姐姐,现在这突如其来的青眉一下子让她清醒了起来。

苏柔苍白着脸色,小心翼翼的陪着笑容:“王爷喝醉了吧,我是柔儿啊。”摆摆手将小厮遣了下去,苏柔扶着赵沐来到床边,赵沐眯眼看苏柔,苏柔柔声言道:“妾身伺候您沐浴可好?”

赵沐只看了苏柔那么一眼便是厌恶的一脚踹了过去,苏柔被他踹翻在地,可是却咬唇爬了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很多时候他心情不爽利便是会在房中如斯对她。可也只是在房中如此,如果出去,便又不是这个样子了,温柔的紧。判若两人。

苏柔再次凑上前:“王爷不想沐浴么,那么妾身为您宽衣。”

赵沐冷言看着苏柔言道:“你知道么?我近来最后悔的便是留下了你。”

苏柔心里一惊,连忙跪下:“妾身不好,一切都是妾身的错,王爷千万不要抛弃妾身,妾身会好好伺候您的,您想要怎么样都可以,都可以的。”

赵沐冷言看苏柔,问道:“你知道了吧?”

苏柔水汪汪的大眼睛抬起来,言道:“妾身不知道王爷说什么。”

赵沐冷笑,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再问你一遍,你都知道了吧?知道我喜欢的是你姐姐苏青眉?”

苏柔顿时瘫软在地,她茫然的点头,心中生出一股子恐惧,如若王爷要将她杀人灭口,这可如何是好?

苏柔胆战心惊的看着赵沐,赵沐无所谓道:”你不用怕,我不会杀了你。最起码,我还没有找到一个更像你姐姐的人,而且,我答应过她要为她照顾她妹妹的。“

此言一出,苏柔落下泪来,当然,这不是感动的眼泪,而是庆幸,她庆幸苏青眉在临死前还为他做了安排,如若不是这般,怕是她还不知该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姐姐好可怜的,她死的好惨,一切都是姐夫,呃,就是五王爷,是他害了姐姐,也害了我的爹娘,都是他做的。”苏柔爬到齐王爷的腿边,小心翼翼的言道:“妾身会好好的伺候王爷,代替姐姐伺候王爷,只要王爷开心,一切就好。其实……其实妾身早就仰慕王爷了……”

赵沐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可是我要知道,留下你这个人到底值不值。”

苏柔忙不迭的点头:“您放心,一定值得,一定值得的。”

赵沐终于笑了出来:“明个儿本王会找人来教你,我要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跳舞,学会媚态,也学会……伺候人。”

苏柔不断的点头:“好,我知道的。”

赵沐睨她:“我要你学这些,不是为了伺候我。”

苏柔惊恐的抬头。

赵沐:“既然人人都知道,你是我的真爱,我将你献出去,是不是更能说明我的诚意呢?苏柔,本王如若能够登上皇位,虽然不能立你为后,但是,一个贵妃还是可以的。”

他如此的直白,让苏柔脸色都苍白了起来,她嗫嚅着唇,求饶道:“王爷放过我吧,您不能,您不能啊,我不想跟其他人,我……”

“那你现在就可以回你们苏家了。我甚至不怕你将我的想法告诉别人,又有什么人会信你呢!你要是好好的帮我,我答应的,都会做到,不管是因为你的帮忙,还是对你姐姐的承诺,你都能得到一个贵妃的位置。我想,你应该会权衡利弊的。”

苏柔万万想不到,赵沐竟是如此狠心,要拿她出来笼络别人,她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也是大家闺秀出身,想到此,她就不禁战栗起来,她甚至不知道他们苏家为什么走到了这样一步,她想都不敢想,咬着唇,苏柔不断的摇头:“我不……我……啊!”

赵沐一脚将她踹在一边:“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该知道,你出去了,有多少想让你死,你如今留在这里,就该好好的为我做事。不然我什么也不做,你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你该是知道,阿瑾又多烦你,崔敏有多烦你,而傅时寒,又是怎样的心狠手辣!”

苏柔不断的颤抖,可是最终,她战栗的点了点头,表示了自己的顺从。在这个世上,她唯一能够依仗额的,也只有齐王爷了,如若齐王爷也将她赶了出去,那么她甚至不敢想自己的结果。好在……好在她还是可以的,最起码,如若齐王爷获得了皇位,她还可以成为贵妃。

想到虞贵妃那高高在上的样子,苏柔竟是勾起了嘴角。

她,也可以么?

…………

虽然还未出正月,但是却有不少事儿发生,除了虞大人的寿诞,便是四王府的一桩大事儿了,四王府的小世子,许幽幽刚生的儿子赵谨安,竟是要抱给虞贵妃养了。听到这个讯息,众人均是十分的震惊,万万没想到事情竟是如此。

阿瑾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懵了,不过她很快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滢月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给庆哥儿抱给贵妃娘娘养啊。四王妃不是好好的么?”

原本她也不怎么在乎这些,可是现在她要嫁人了,她娘亲说的对,既然要嫁人了,有些事儿就该多上上心。就算是不管,可是也要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这样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好的贤内助。

她曾经问过她娘亲,为什么她从小就毫不避讳和她爹的冷淡与没有感情。

六王妃含笑言道:每个人的际遇不一样,你既然能够通过感情获得幸福,为什么不努力一下呢?娘亲当时的处境和你一点都不同啊!而我也希望你们知道,不管我和你爹有没有感情,我们俩各自都能过的很好,所以你看,我们现在也是人人称道的一对夫妻,而你们,你们也学会了淡然,最起码一旦遭遇夫君的变心亦或者另纳妾,不会像是景黎夕一样走上绝路。

阿瑾说完就看滢月正在发呆,她挥了挥手,问道:“姐姐想什么呢,我刚才说话,你听见了么?”

滢月不好意思的笑:“没,你再说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看不懂。”

阿瑾认真言道:“我觉得,皇爷爷是觉得,四伯父养不好孩子。所以才会让庆哥儿进宫住,而四伯父应该也是愿意的。毕竟,能被虞贵妃养着也是很不容易的。只是,许幽幽大概会很伤心。”

滢月叹息:“在皇家就是这点不好,什么都是算计。”

阿瑾摇头,她语重心长:“我觉得不是这样哦,不管是皇家还是一般人家,就算是穷苦百姓也一样都有自己的不痛快。只是大有大的为难,小有小的艰辛罢了。所以啊,不要埋怨皇家什么的。我们因为这个身份已经得到太多了,正是因为我们有了这些物质基础,我们才会想更多,你想想那些穷人家,穿都穿不暖,吃饭都要算计着,那样又是真的快乐么?”

滢月笑了起来:“你倒是一套一套的。”停顿了一下,滢月支着下巴看阿瑾,咬唇言道:“我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十月。阿瑾,我怎么有点担心啊,你说,我能和景衍处好么?”

阿瑾笑眯眯:“你小时候就认识景衍哥哥了,你还经常呛声他,你会担心你们俩处不好?姐姐真是说笑话呢!”

滢月想了想,点头:“好像是呢哈。其实,我更担心的是和婆婆处不好。”滢月小生怕怕的样子言道:“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傅时寒的母亲,可是京城之中谁人不知道她是因为婆媳关系不好,才有了后来的种种啊!我总是很担心。”

阿瑾握住了滢月的手,笑眯眯言道:“姐姐别担心太多。”

滢月叹息:“我怎么能不担心呢。如若换了你是我,你也担心啊!要知道,景衍的母亲可不是我们想象中传统那些妇人啊。我都怕死了。”

阿瑾笑眯眯:“其实越是这样越是好对付啊。你想,如果是我们娘亲这样的还好,如若遇到一个特别重规矩的,呵呵,姐姐,你觉得你行么?来,我们分析一下景夫人的性格。我倒是觉得,景夫人或许能和姐姐相处的来。”

阿瑾其实也并没有见过景夫人几次,不过从外人那些人的言道里,也是可以看出景夫人的性格的。

“景夫人是女强人。”

滢月纳闷:“啥叫女强人?”

阿瑾咳嗽一下,继续言道:“我的意思是,景夫人不是一般的内宅妇人,她自小就学习做生意,也擅长于这一点。即便是嫁了人,你看她也依旧如此。景家的所有产业,最开始都是她一点点打拼起来的。我先前仔细的调查了一下景家的生意,景家原本确实是书香门第,他们家的铺子虽然赚钱,但是盈利都是不多。可是景夫人嫁过来全部接手便是不同了,可见,她做生意很有一手。而现在虽然有了景衍的帮忙,景夫人依旧是忙忙碌碌。这样的女子,见多识广,必然不是小家子气的。”

滢月忙不迭的点头,“你继续说说。”

素问进门就看见两姐妹正在说话,她含笑言道:“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阿瑾连忙起身将素问扶到火炕上,素问靠在软绵绵的大靠枕上,言道:“阿瑾想的这个东西真是舒服,靠在上面,十分软绵。”

阿瑾笑嘻嘻:“我这么聪明,自然能想出好东西。”

素问笑的更加厉害。

“嫂子,阿瑾正在为我分析景夫人呢。你也帮我分析一下吧。”滢月坐在了素问左边,滢月阿瑾,一边一个,三人真是小闺蜜一般。

素问苦笑:“你觉得我行吖?我山里住久了,哪里懂你们!”

滢月呃了一声,看向了阿瑾:“那你还是继续说吧。嫂子,我不该问你的,你和我一样啊,我们都是简单单纯的人,哪像阿瑾那么多心思。”

素问乐不可支。

阿瑾望天:“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不过虽然如此言道,阿瑾还是继续言道:“其实也没什么说的,只要姐姐你别犯蠢,我觉得景夫人就不会和你一般见识。而且对人要有赤诚的心啊。如若开始就觉得相处不好,处处都别扭,自然也相处不好。可是如若一开始你就将她当成自己的母亲,也是不妥当,你在咱们娘亲面前可以耍小脾气,在婆婆面前也耍小脾气,不是作死么?”

滢月挠头:“那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该是如此才好?”

阿瑾说完,她感觉自己脑子一团乱麻,头发也被挠成了鸡窝状。

“一个分寸啊,既要当成亲娘,又不能发火闹脾气,这样的分寸,姐姐应该可以把握好的。而且,有件事儿我建议姐姐不要插手,那就是景府的生意。这点你要切记,千万不可以插手,一般做生意的人,就算是磊落,也不会乐见有人插手他的生意,特别是外行。这点傅时寒曾经与我言道过。”

滢月默默的望天,感慨言道:“才想起来,你还有一个帮手,怪不得什么都知道。”

阿瑾笑嘻嘻:“嘿嘿,还有就是景府的中馈。开始之际,景夫人应该会说交给你,但是你切记不能接。咱们府里的你都没怎么插手,便是没有能力做好,如若都是婆子做好,哪里能看出你的能力。而且,按照景夫人那样一个性格,她未见得就会乐见如此,既然这般,那么你就索性不接手,可是不接手不代表你就悠闲了啊。你可以帮她。态度诚恳点,给景夫人打个下手,不懂的就问。直白些不犯错,但是不能口无遮拦。”

不遑是滢月,就是素问都默默记下了阿瑾说的,其实六王妃在很多地方上都和景夫人一样啊!虽然感觉性子不同,可是还有许多可以效仿的西方。

阿瑾看两人所有所思的样子,吁了一口气,对手指:“我这也是个人观点啊……”

“好用就行!”两姑嫂异口同声!

丫鬟阿碧默默的为几人沏茶,呃,一个没成亲的小姑娘说的关于婆媳问题的宝典,能值得信任么?

呵呵,呵呵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