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5|第 145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5|第 145 章(1 / 1)

傅时寒觉得,最难以想象的便是崔敏竟然是虞贵妃的外女儿,可这曾关系却让他以后不能安心的用崔敏了。虽然虞贵妃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认回崔敏,可是凡事总有个万一,万一虞贵妃发现他利用崔敏,那么有些事情便是不好说了。

虞贵妃信任他,他们既有亲眷关系,又相当于是同盟,既然如此,傅时寒也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

大抵是察觉到傅时寒有心事,阿瑾请他登门做客,最近傅时寒真是忙的不得了,虽然还未出正月,甚至没到正月十五,可是时寒已经忙的天昏地暗,阿瑾看他不过几日就消瘦了的身影,吩咐厨房为他炖了补品。

时寒自然知道阿瑾的心意,十分的感动,“到底是我们小阿瑾,旁人哪里知道我这苦逼的现实。”

阿瑾笑:“我这不看你可怜么?怎么?心思太多,都给自己压瘦了?”阿瑾这样问,时寒却不见一丝的烦恼,只含笑言道:“我明明是想念阿瑾,才为伊消得人憔悴。”

阿瑾做呕吐状,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可能么?才没有人信好么?

时寒看阿瑾的动作,跟着笑了起来:“你也莫要想的太多,我最近忙着查一些大事儿。”

阿瑾吐槽:“不是所有事情对你来说都是小事儿么?大事儿?不可能吧?”

“怎么就不可能呢?我就不能有事儿,不仅有事儿,还是傅家的事儿。”

这般一说,阿瑾立时打起了精神,她看着傅时寒,问道:“傅家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我听说,大年初一的时候傅老爷子进宫求见皇爷爷了。还是为了你的事儿,他最近的频率是越发的高了啊!”

其实这事儿还真是人人都知道,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也不当成一个有趣的事儿一个劲儿说了,不管什么事儿,都是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的,傅家这样,硬生生的将一个年度大戏变成了每年固定的狗血剧,无聊的紧。

时寒摇头,他想了一下,言道:“是虞贵妃那边找了我,想来你大抵不清楚,崔敏,竟然是虞贵妃的外孙女儿。”

看阿瑾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时寒继续言道,他详细的将当时的情形描述给了阿瑾。对于阿瑾,他向来都是百分之百信任的。而且,如若真的不用崔敏,也要有一个不用崔敏的理由,这个理由还是需要阿瑾来帮忙的。

阿瑾听完,震惊不已,她知道皇宫里的事情诡异难辨,却不知,竟是这般的百转千回,看虞贵妃那般的痛苦,那般的心疼那个死去的孩子,阿瑾真的从来没有怀疑过那根本就是李代桃僵的假皇子。

果然,这后宫之中,也是讲究演技的,不过阿瑾又一细想,又觉得未必就是他们想的那般。那个孩子是假的,可是是假的不代表虞贵妃对他就没有感情。人都不是木头做的。

沉思了半响,阿瑾言道:“那你需要我怎么做?”

时寒微笑,“我希望你能释出善意给崔敏,你很喜欢崔敏,你希望崔敏能够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这样只为了崔家而来帮助我。”

阿瑾若有似无的笑:“我知道了。”

时寒笑:“我就知道,阿瑾一定能够把握好那个度和那个分寸。只要我们做的合适,崔敏不仅不会多怀疑,还会很感激你。”

阿瑾歪头,她其实挺不了解傅时寒这个人的。呃,说是不了解,其实又了解,说起来真是奇怪到极点。

阿瑾这般想着,认真言道:“时寒哥哥做事儿,为什么一定要让别人感激你呢!明明就是你在算计人啊!”

时寒无辜:“我说的是,希望她能够感激你,而不是感激我。你信么,我做再多,崔敏也不会感激我,在她心里,我是一个很可怕的形象,这个形象足以让她崩溃。正是因为我的形象很可怕,可怕到胜过当时称帝的齐王爷,所以当时她才会选择倒戈向我。不是她喜欢的赵谨言,不是她嫁过的齐王爷赵沐,而是倒向了我。前世我是害过他的,她很怕,这种怕促使她一辈子都不会相信,我是一个还有温情的好人。”

阿瑾不可置信的看着时寒,她声音大了几分:“温情的好人?时寒哥哥,你是基于什么样的心思才说出这样的话的?我能问问你么?你真的是认真的么?”

时寒挑眉,他上下打量阿瑾,打量够了,言道:“我为什么就不是认真的?难道你不认为我是一个温情的好人?”

阿瑾觉得,每个人都自己的认知都和这个社会对他的认知十分不同,傅时寒就是这样,他竟然完全没有开玩笑的言道,说自己是一个好人,这……

阿瑾语重心长:“时寒哥哥。你知道么?其实人都有对自己的期许。”

“然后呢?”傅时寒不在意的问道。

“然后你对你自己的期许就是一个充满温情的好人,可是你对你自己这个期许,和现实是完全不同的。你知道么?你所想象的自己的形象,那跟你自己根本就不找边儿。所以说,你对自己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啧啧,人最可怕的便是如此,对自己都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你说,你还能干啥啊!”阿瑾调侃。

不过这番调侃倒是让时寒更加无辜,他低声言道:“等到很久以后你就会知道,我真的是我所说的那样的人。温情的好人不等于对所有人都好的烂好人。而我做到了成为一个好人。就算是崔敏不认为我是一个好人,她也会认可,我虽然是个坏人,但是却是个对嘉和郡主赵瑾全心全意的人。为了嘉和郡主,他可以改变自己的习性,改变自己的原则。就是这么简单。”

阿瑾:“……”

有一种人,最善于往自己脸上贴金,说的就是这样的。

“你记得我的话就好。你要坚信这一点。”

阿瑾:“呵呵!”

阿瑾冷笑之后,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你说,赵沐的母亲很有可能是你父亲的姑姑,你的姑奶奶?”

时寒点头:“我正在调查,结果如何还未可知。如若我没出正月就出京,似乎不太妥当。我打算过完新年便是立刻出京去当初的瓦剌一趟。我要知道,当年他们嫁过来的那个阿依娃公主是怎么回事儿。”

时寒眼神坚定。

阿瑾看他如此,问道:“如若是,你要怎样;如若不是,你又要怎样。虞贵妃希望的,只是她的外孙子和外孙女平安,她之所以将这些告诉你,你想过原因么?她甚至没有对皇爷爷坦诚,这本就不合情理。”

时寒哪里转不过这个弯儿,他嘴边带着笑意,可是这笑意却不达眼底,仔细想来一下,他静静言道:“她希望,我能帮助她守护崔家,而与此同时,作为交换,她会告诉我这个关于傅家的秘密。因为她知道,我是有多恨傅家,纵然百善孝为先,可是我却仍是不能原谅傅家。我听从我母亲的话不会对傅家亲自动手,可是,这不代表别人不能做。而且……如若赵沐真的是傅家姑奶奶的儿子,那么,他们串通能做什么,就是不可揣测的了。”

阿瑾迅速的脑补出了一出夺嫡大戏,她看着时寒,言道:“当年的齐王爷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们并不知道。但是我假设,假设当年的齐王爷是我皇爷爷逼死的。而后王妃殉情。那么,会所有人都不知道内情么?如若有个十分了解内情的人知道了一切,将这件事儿告诉了赵沐,所以皇叔才一派纨绔子弟的样子游戏人间,他是怕我皇爷爷将他也杀掉。”停顿一下,阿瑾喝了一口茶,继续补充道:“可是由于他这个没有什么作为的闲散王爷形象深入人心了。苏家却不愿意将苏青眉嫁给他了。中间经历了什么我们并不可知,可是结果就是,苏青眉嫁给了五伯父。”

时寒点头,示意阿瑾继续说下去。

“正是因为苏青眉嫁给了五伯父,皇叔才觉得,只有权势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于是,他开始筹谋皇位。当然,他是有帮手的,而这个帮手,我揣测便是作为他表哥的傅将军。傅将军手上有兵权,又因为当年傅夫人与皇上乱七八糟的事儿。呃,时寒哥哥,我不是故意说你娘亲坏话,我就是说他可能的想法。”阿瑾连忙解释。

时寒并不在意:“你继续说,我倒是想看看,你还能发散到哪里。”

“总之就是傅将军怀疑傅夫人与皇上,傅夫人又是因为救驾而亡。所以他也是恨毒了皇上。苏青眉的死,应该是压垮皇叔的最后一根稻草。两人联手,理所当然。如若按照崔敏若有似无透漏的讯息,前一世,你也是倒戈在他们那边的。那么他们成功也是很有可能的。当然,前世的时候,苏青眉也死了,所以才有不断苏柔的得宠,这一世,其实很多事情不同了,但是有些轨迹却没有变。苏青眉一样死死了,我想,你父亲与齐王爷的勾结,也一样是存在的。”

听阿瑾这般分析道,时寒鼓掌,他赞赏言道:“阿瑾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阿瑾脸红,不过只那么一瞬间便是恢复正常,她含笑言道:“我说的,都是自己的揣测,未必就是真的,而且,你也一样能够想得到。虞贵妃不告诉皇上关于崔敏他们兄妹的事情,其实一则是为了崔家的人好,二则就是为了虞家。当年换孩子的事儿虞家全程参与,她不能将虞家放在火上烤,而至于崔家,在刑部尚书家长大的崔敏兄妹几个会比成为她的亲人更好。如若牵扯到她,那么便是复杂了。这是她不乐意见的。”

时寒揉着阿瑾的发,认真言道:“阿瑾真是长大了啊!确实,我也是这样的看法。”

阿瑾笑嘻嘻:“那就说明,我不比你差啊。我就时常说,谁说女子不如男。只要用心,我未必就会比你差,只是我没那个心思和你比罢了。我这人十分的豁达,不似你,整日的想着算计,所以说,人和人的性格不同,也造就了不同的际遇。”

时寒看她得意洋洋的小模样儿,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够了,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的独自……可还好?”

阿瑾纳闷,她根本就不知道时寒什么意思,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她点头:“我很好啊,也没有怎么样。”

时寒望天,阿瑾这丫头,真是一会儿聪明一会儿笨,你都是不知该说他什么才好了!想到此,时寒决定开门见山:“我是问,你的葵水……”

“啊!”阿瑾一个抱枕直接砸到了时寒的脑袋上,时寒不解的看她,“怎么突然就打人啊,我没怎么地吧?”

“你这个死色狼,竟然问我葵水的事儿,你还不是一个死色狼么?”阿瑾恼怒,时寒看了,只觉得好笑,一个气势汹汹,脸色绯红的小姑娘,当真是十分的好笑呢!

他无辜道:“我这不是关心你么?你还疼么?之前看你脸色苍白的样子,似乎颇为不妥当。可是太医说,女子那般,很少能够因为吃药痊愈,多是有了孩子,自行就好了。”他也是去问过大夫的好吧?

阿瑾觉得自己简直要昏过去了,傅时寒必然是不可能自己知道这些,而且他还说了,他问过大夫,哦,天啊。他问的是哪个大夫,自己不要活了,太丢人了。

“你是猪么?”

时寒挑眉:“你需要这样不友好么?”

阿瑾恨极:“我不友好?你干嘛四处宣扬我来葵水的事情?”

时寒微微侧了侧脸,垂下眼睑:“我又没说直说是你。”

阿瑾跺脚,拎着抱枕就再次冲向傅时寒,一通暴揍之后,阿瑾掐腰,此时她已经发丝凌乱,可是她才顾不得那许多,只想狠狠揍这个家伙出气:“你是猪啊!猪都比你聪明,你身边哪有什么女孩子,我是唯一一个差不多会来葵水年纪的女孩子好么?你这样,我如何是也好?我不丢人么?人家不用想就知道是我啊!以后我要怎么出去混?我高大伟岸的形象呢?你说,你给我说!”

时寒抱头,虽然被阿瑾走了,可还是表现了自己翩翩佳公子的形象,他认真言道:“你这人,惯是想的多。也许,人家根本就没往哪方面想。”

阿瑾“┗|`o′|┛嗷~~”了一声,再次冲上去揍人。

时寒又一次挨揍,叹息:“你犯不着如此吧?女孩子哪有不来葵水的?再说,都说来葵水的时候最好不要剧烈运动,你这样打人,不太好吧?”

阿瑾忿忿:“今天都初九了,我还能一直都不完?喵了个咪的,我一个月来三次,一次来十天是吧,你是想我血流成河啊!~”阿瑾口无遮拦的说完,顿时捂住了脑袋。呃,她不该和傅时寒说这些啊!天啊,她的形象啊!怎么一激动就发疯了呢?救命!求破!

阿瑾觉得自己要疯掉了,她崩溃的拎起抱枕,再次冲向了傅时寒,继续忿忿的击打,喵了个咪的,她要杀人灭口!

六王爷走到门口看到的便是这副场景,他原本是想来找傅时寒一起喝酒的,听说傅时寒那里有二王爷送他的好酒,六王爷一直都十分觊觎,作为亲二哥,不给自己小弟,竟是给了干儿子,这真是太不像话了,还得他从傅时寒这里骗。好在,傅时寒还是个好骗的。这般想着,六王爷还不赶紧过来找时寒,可是,这是闹哪样啊……

六王爷看自家闺女狠戾的揍人,而傅时寒连反抗都不能,顿时觉得好疼……呃,真的好疼……肿么办?我家闺女是个母老虎?这可怎么办?

六王爷扭着衣角,犹豫要不要上前解救傅时寒。

瓦擦擦!该不会是他家闺女想劫色,人家不愿意,于是他姑娘就打算暴力解决吧?呃,这也不是不可能呢!想到这里,六王爷的表情更是精彩纷呈,难以言说。

眼看傅时寒就要被揍倒,六王爷觉得,自己还是伸张一下下正义吧!也许,也许伸张了仗义,他就能得到傅时寒的感激啊!这个时候不拉好感更待何时。

想到此,六王爷摆了个英雄救美,呃,不是虎口夺羊,呃,也不对,反正就是摆了一个造型,他大喝一声:“助手!”

时寒自然是早就发现了六王爷的到来,而阿瑾并没有发现啊,听到六王爷的叫声,她呆了一下,停了下来:“爹,你怎么来了?”

六王爷一脸的语重心长:“阿瑾啊,就算是你觊觎人家美色,也不要这样啊!”

阿瑾:纳尼?您说什么?我有点不懂啊!

傅时寒的表情顿时精彩纷呈起来,这这这……

“傅时寒,你还不赶紧跑,你是猪啊,就这样任由人家揍你。”六王爷恨铁不成钢啊!

傅时寒坐在那里呆呆的不肯动。

六王爷迅速的将他扯到自己身边,再看阿瑾拎着抱枕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他只觉得,自己闺女其实还是有点吓人的,这么想着,吞咽了一下口水,往后退了一步。

“阿瑾啊!你真的不能这样凶悍。”

阿瑾:“我有么?”她强自镇定下来。

六王爷指控的看她,随即又看“受害者”傅时寒,见傅时寒一副淡然的样子,六王爷觉得,这孩子大概是被打傻了?呃,呵呵呵,打傻了的话,会不会将他们家的东西都给他?那样他们六王府就富裕了啊!

“阿瑾啊,女孩子家家的,这样真的不好,不好!”

阿瑾捏拳头:“然后呢。”

六王爷一个踉跄,更加退后了几步:“那个,那个也没啥,我,我带傅时寒出去转转……”

言罢,拉着傅时寒一高儿便是蹦出了屋子,撒丫子开跑。

傅时寒被六王爷拖着跑了一会儿,觉得六王爷手劲儿还挺大,待跑了很远,六王爷松手,蹲在地下大喘气,他感慨言道:“你怎么会喜欢这个母老虎的?”

时寒挑眉:“……”这是亲爹么?

六王爷继续:“如果不是我救你,你非得让她揍成狗。”

“然后呢?”

六王爷怒:“然后呢?然后你要报答我啊!”这点道理都不懂,真不知父皇喜欢这小子什么。必然是爱屋及乌,必然是的。

擦,父皇喜欢景黎夕,才会这样善待傅时寒,如若不是这样,就这个挨揍都不知道叫喊的蠢货会获得父皇的青睐,绝对不对!哼(ˉ(∞)ˉ)唧!

傅时寒笑了起来,他打量六王爷,问道:“不知王爷需要什么回报呢?其实就算是您不要回报,他日,他日如若让我娶了阿瑾……”时寒红了红脸,一副我是小年轻的样子言道,“我必然将所有家产,悉数交给阿瑾保管。”

六王爷睨他,丝毫不为所动:“少在我这边说这个,你交给阿瑾,我还能看着个啥?再说,成亲了你给所有东西都交给阿瑾保管不是很对的么?我们家就是王妃当家啊!”

时寒默默的望天,感觉到了这个社会的恶意。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个六王府是与别人不同的呢?

“呃,那王爷要什么。”

“我这人也不好别的,就那么几个爱好,一则美酒,二则美女。你又不是美女,你说我好什么!”六王爷盯着傅时寒。

时寒立时:“那我一会儿给您送些过来,我那边有不少的好酒,只我这人倒是不怎么喜欢饮酒。美酒自然要送给懂的赏识的人,以后如若还有好酒,我必然第一时间送到六王府。”

六王爷眼睛亮了起来:“此话当真?”

傅时寒微笑:“自然是真的,只盼着,王爷不要想嫌弃我总是将酒送过来才是。”一脸的不好意思。

六王爷感动:“这这这……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时寒做更加感激状:“多谢王爷帮忙,只要,只要以后阿瑾打我的时候王爷能够解围一二,我便是感激不尽了。”

六王爷:“你放心好了,这点我一定能够做得到,就算是做不到,我还可以为你找救兵,你别忘了啊,我娘子,就是阿瑾她娘,可是管他们兄妹几个的一把好手儿。你放心,放心。”六王爷站起身子拍时寒的肩膀,拍够了,顿时呆住,他迷茫的看傅时寒:“可是如果你和阿瑾成了亲,你们就要住在外面啊,我这远水也解不了近渴啊!”

时寒:“……”

六王爷立时脑补了一个可怕的画面,他哆嗦问道:“你说,该不会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被阿瑾打死,沉尸几日没人发现吧?”

时寒:“……”

“我可怜的小寒子啊。你说你死的怎么就这么惨啊!”六王爷越想越是辛酸,顿时哭喊了起来,看他如此,时寒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

他默默的看着六王爷唱作俱佳的呼喊,又看着不断“不经意”路过的围观群众,认真言道:“我还活的好好的。”

六王爷:“可是如若你娶了阿瑾,很容易被揍死啊,阿瑾才不管你呢。你看她刚才的狠劲儿,哎妈呀。我的那个天啊,我可怜的小寒子啊……”你死了,谁给我好酒啊!

哎哎,不对,我还有个女婿。

想到这一层,六王爷迅速的变脸,他摆手:“揍死就揍死吧,我还有个有钱的女婿。阿瑾的话怎么说的来着……呃,土,呃,对对,土豪……我还有个土豪女婿。”

言罢,竟是不在意傅时寒的死活了,真是一副过河拆桥的样子。

时寒默默地望天,再次感觉到了一万点的伤害打击。

他叹息一声,言道:“我会和阿瑾住在王府。”停顿一下,时寒补充:“如若我和阿瑾能够成亲,我们就住在王府。”这样没问题了吧?时寒想,这下六王爷该是高兴了吧?

谁知……事实总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六王爷愤怒:“不行!你个不要脸的,你竟然想吃软饭,竟然想占我们六王府的便宜。住在这里,是不行不行的。浪费我家的米粮,使唤我家的丫鬟,你想都不要想。”

傅时寒:“……”

一万点加一的打击!

他已经不能言语了……

“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当年我大舅哥,就是沈毅,他从江南回来,我都死活没让他住进来呢。想占我家的便宜,想得美。我是谁,我是赵老六,我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么?如若让人占了我的便宜,我铁公鸡的名声还能不能要了?”六王爷得意扬扬脸。

时寒再次望天,今天他望天的次数有点多,但是没有办法,被刺激的。

“想当年,阿瑾还是小婴儿的时候,我记得,您还曾经送过四王爷一个小倌儿,您那个时候顶大方的啊!”

六王爷哼了一声,言道:“说你傻,你还是真的傻。如若我自己花钱,我才不送呢,当时不还有别人么?谁让我是六王爷呢。有人愿意为我花钱啊,哈哈哈!”

时寒:“……”这种很想直接离开再也不和他说话的感觉怎么破!

“如果……”六王爷瞄着傅时寒,瞄够了,言道:“如果你愿意交住宿费,我还是勉为其难让你住下的。要知道,这是沈毅都没有的待遇啊!”呃,要了沈毅也不能给,美芙更是不会要!还不如抓住这只羊薅羊毛!

时寒:“呃,好!”

六王爷喜上眉梢:“你答应了?”

时寒总算是在一万点的打击下恢复了正常,他淡然的言道:“当然。只是,前提是,我真的能娶到郡主啊!”

六王爷嘟囔:“这么暴力,你又这么喜欢挨揍,不嫁给你嫁给谁!”

时寒:“……”

不过是两日的功夫,这傅时寒要带着家产“嫁”到六王府的小道儿消息就传了出去。谣言的始作俑者表示,他就要给这件事儿坐实了啊。如若傅时寒反悔,他就去父皇身边闹,呵呵哒,没有人比他更聪明睿智。

这个六王爷觉得,他的几个哥哥,真是没有一个脑子像他这样灵光,啧啧!如若真是像他这样灵光,哪会如此。闹得那么难看,看他,不仅自己混的好,家里钱多,儿女也好。

他儿子娶了女神医,高嫁低娶,这样正是极好的。谁家有一个女神医啊,说出去多有面子。

至于说他的大女儿,呵呵,滢月嫁给景衍,要身份有身份,要钱有钱,关键长相还是很不错的。

小女儿,呃,小女儿有点暴力,可是,有人专门喜欢暴力女啊,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而且傅时寒很得皇上的喜欢,又有脑子,除了在阿瑾的事情上白痴了些,其他地方都精明的很,这样的人生,简直没有什么更差。

算起来,他们家唯一不靠谱的就是阿蝶,可是,阿蝶这样也未必就不好啊,阿瑾有点疯癫,美芙说的对,不给她嫁出去才是更好,好好的养着她,还愁什么吃穿。如若嫁人,难保不会被婆家欺负,她又是有点发疯,免得不能结亲倒是结了仇,如此正是很好。

锦衣玉食有人伺候,又随心所欲,阿蝶一辈子不嫁人在六王府也是极好的啊!

六王爷兴高采烈却不知阿蝶的心思,如若阿蝶真的知道这些,怕是要一口血吐出来气死了。

可现在,没人会说这些,六王爷自己也越想越高兴,真是人生没有什么所求了么!哈哈,哈哈哈!

六王爷这般开心,旁人却不是如此,这个旁人,便是傅家的人,听闻傅时寒这般的言行。傅将军简直气的差点吐血。

如果真的什么都有带着去了六王府,那和入赘有什么关系,他们自然不在乎什么银钱,可是,如若时寒那样去了六王府,相当于入赘了啊!

这是傅将军怎么不能忍的!

于是乎,京城众人喜闻乐见的六王爷pk傅将军,开始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