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4|第 144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4|第 144 章(1 / 1)

傅时寒一直都知道虞贵妃很喜欢自己,但是没有想到,她竟是会将这样*的秘密告诉自己。想到虞贵妃的话,时寒便是觉得万分想不到。

人生的许多际遇都是不好说的,谁又能想到,崔敏竟然是虞贵妃的外孙女儿,他想到了许多,但是却单独想不到这一点,只是,虞贵妃说起这个,他竟然也并不觉得意外,想来也是的,既然崔敏是死过一次的人,既然他上一世,在崔敏所熟知的那个上一世能够将崔敏当成一枚棋子,未必没有这个缘由。傅时寒这人不愿意想过去的事儿,但是如若过去的事儿,亦或者说那根本不存在的事儿可能影响到这一世,傅时寒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兴趣多想想的。

原来,当年宫中美人甚多,你争我夺的也厉害。虞贵妃怀孕初期纵然万般小心依旧是中了毒,当时太医便是言道,虞贵妃即便是能够生产也十分的凶险,恰好虞贵妃生产之际皇上会去江南巡查。虞家便是兵行险招,想了这个法子,准备好一个男婴,随时准备替代虞贵妃的孩子,如若生了儿子,便是将这个男婴偷偷运出来,也不需要了。如若生了女孩子,那么便是李代桃僵,毕竟,这次生产都这般的凶险,会不会有下次还未可知,一个儿子对虞贵妃来说真是太重要了。

当然,能生一个儿子自然是最好的。可是谁也不曾想到,事情竟是往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虞贵妃果然生了一个女儿,而且她还出现了大出血的情况,情况万分的凶险,虽然人救了过来,可是却很难再有身孕了。

正是因此,虞家兵行险招,直接换了孩子。虞贵妃当然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她的父亲却没有说出那个孩子究竟换到了谁家,换到哪里。他活着的时候一直都告诉虞贵妃,孩子很好。

可是在宫里久了,虞贵妃倒是对这件事儿不那么相信了,只有死了才不会说话,她爹说孩子很好,又是不是只是骗她?

也就是这般,虞贵妃虽然一直都告诉自己孩子还活着,也催眠自己孩子还活着,可就算心里不断的这样想,内心深处却又有一个声音问她,问她是不是真的相信这一点,真的相信孩子还活着?

她想了很多,也许孩子已经不在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算是在她的身边,也是逃不过一死。她的那个“儿子”一样是被人害死了,可是皇上明明知道是皇后做的,却仍是忍了下来,他什么都没说,他甚至不允许自己为孩子报仇。因为,那时皇后的娘家更强盛,大抵是这般,虞贵妃才渐渐明白过来,这后宫能够站的稳当的女子,还要有一个给力的娘家。

可是谁也不曾想到,她竟是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女儿,她父亲临死的时候将她女儿的消息告诉了虞大人,她的哥哥。

而虞大人大抵是心疼自己妹妹,终于告诉了她真相。当年的那个孩子真的没死,不仅没死,还好好的嫁了人,生了三个孩子,而她的夫君,便是吏部的崔大人。可当虞贵妃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崔夫人已经病危了。她甚至没有能力见自己亲生女儿的最后一面。

正是因此,虞贵妃才会见到崔敏那么生气,她生气崔敏会自甘堕落的大庭广众勾引人,也气愤崔敏热孝之际一身红衣。

可是再多的痛恨,却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化为乌有。是呀,那是她心心念念了几十年女儿的孩子,她如何不想好好对他们。

也正是因为因为在崔府安插了人,她才知道,崔家小公子其实身体并不健康,她只希望李素问真的如传言里那样神奇,能够治好她的外孙。

也正是因为在崔府安拆了人,她才知道,原来崔敏根本不是外表看的那个样子,可是就算外表看的那个样子又是如何呢?她都是自己的外孙女儿,嫁给赵沐,虞贵妃是不会同意的。也许旁人不知道,但是她确实知道赵沐的,赵沐与苏青眉有关系,他哪里会真心的对待他们崔敏!

是了,没有什么秘密是没有人知道的,他们自以为藏得好,可是却不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但凡是他们有牵扯,就一定会留下痕迹,如若不留下痕迹,她又怎么会知道呢?如若不是苏青眉死了,想来察觉的人会更加的多。

而现在,齐王爷赵沐整天凑在五王爷面前,旁人不懂他的意思,但是虞贵妃却是知道的。而今,她将这一切都告诉了傅时寒,不仅如此,她还说了一件事儿,关于傅家姑奶奶的事情,当年战死沙场的,当年嫁过来的异国公主,他们两个究竟是不是一个人呢?

时寒觉得,纵然自己淡然,可是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虞贵妃相信他。但是这个相信,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如若处理的不好,也会伤了自己。

虞贵妃之所以和盘托出,其实有两层缘由。

一层,她希望傅时寒能够在有限的范围内帮助崔家,虞家不是不可以,但是她却担心,担心当年的事儿穿帮,如若真是这样,那么后果不堪设想。纵然她的外孙和外孙女儿重要,可是却也不能不顾及虞家活着的人,虞家能走到今时今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她只希望,虞家能够好!这也是她父母的期望。他们虞家不能帮助崔家,傅时寒却是可以的,崔敏与阿瑾关系极好。傅时寒为阿瑾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出乎别人的意料之外,正是因此,虞贵妃才选择了和盘托出。

而另一层,虞贵妃希望时寒能够彻查当年的事情,齐王妃,已故的老齐王妃是不是真的就是傅家的姑奶奶,如若是,她为什么会成为异国公主,又为什么会嫁过来。

傅家……算是出卖了自己国家么?这一切都是未知,可是虞贵妃还是希望傅时寒能够查清楚这件事儿。而由傅时寒来调查,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了。

时寒静静的在空旷的台阶上走下,因着正是新年,小太监小宫女络绎不绝,可是他停下脚步静静望天,顿时觉得阴沉沉的,仿佛有一股山雨欲来的架势。

看样子,京城近来要出大事儿了啊!

…………

大年初二,阿瑾等人悉数回府,这是他们的规矩,都是大年初二回去,待回到六王府,阿瑾才感慨,“真是回到自己家了啊。宫里虽好,但是到底不同。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听阿瑾大发感慨,六王爷啧啧道:“阿瑾真是没有学问的一个姑娘,啧啧!”

竟是还嫌弃起阿瑾来,阿瑾愤怒:“我怎么就没有学问了?你问我什么我都懂。”

好歹自己还上了十几年的学呢?好歹自己还经历了中考高考呢?好歹自己还是考古学的学霸呢!

看阿瑾十分的忿忿,六王爷闭嘴了,他默默的和六王妃“小声儿”吐槽:“你看这个丫头,就是这样的容不得人,我这也没说什么啊!她就和我瞪眼。也就是我这样好脾气的爹爹吧。如若是一般人,就我父皇那样的,还不一个大耳刮子就打过去,直接给人骂成狗。”

阿瑾辩解:“皇爷爷才不是那样的人呢!你竟是胡说。”

六王爷学着阿瑾忿忿的样子言道:“你不要为你皇爷爷说好话了,我们兄弟几个,就你几个伯父,哪个没被你皇爷爷揍过?你还真别觉得你皇爷爷最好,才不是呢。他是天底下最暴躁的父亲。你趟上我啊,你就高兴吧!你也不想想,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一句?小时候你尿我身上,我有打你么?没有吧?大家可都是看的真真儿的,我对你是真的纵容啊。”

阿瑾黑线中……

她低气压:“尿你身上这样的黑历史,咱能不在提了吗?您这样提个没完没了,真的没问题么?”

六王爷:“我是让你知道你都干了啥,而我又干了啥,咱们俩的素质真是太不一样了。”

阿瑾:“我服了,我服了您了行么?”她伸手做投降状,她爹其实也有化身为唐僧的潜质,为毛不念“onlyyou”……

六王爷:“你知道错了么?”

“知道了!”阿瑾言道,不过她还是补充:“可是二伯父怎么会挨揍啊,这根本就不对啊!二伯父最好了!”

二!伯!父!最!好!了!

六王爷看着自家闺女,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他痛苦的问道:“他最好?那我呢?我才是你亲爹啊,你怎么总是想着你二伯父啊!你二伯父那副大黑牛的样子,到底哪里好,你不能没这么眼光。你是我的女儿啊!呜呜呜!”

好心酸,好无奈,好落寞!

阿瑾默默的感慨:就是说他像大黑牛啊!呜呜,我家二伯父长了一张明星脸。李晨李晨!

“可是二伯父确实比较靠谱。而且二伯父很疼我!”

对于女儿的执迷不悟,六王爷觉得很累心,他女儿怎么就不明白呢,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啊!

“阿瑾啊!来,我和你谈谈人生……”

“不要!”

“谈谈!”

“不要……”

看父女俩闹成了一团,谨言含笑将六王妃送回了房间,之后和素问一同回房。

素问笑言:“其实人如果都能像父王和阿瑾那样生活,过得也是很开心的。”许多人的烦恼,大概都是源自于自己对生活过高的要求。

谨言翻白眼:“他们俩倒是开心了,可别人呢,别人是怎么样的心思呢?”

素问笑了起来:“你想说,不开心那个是你么?我倒是觉得,你自己挺开心的啊,能够为他们分担,能够给他们善后,你高兴的不得了呢。”

素问难能这样开玩笑,谨言怔了一下,随即笑言:“你又知道了。”

素问颔首笑:“我自然是知道的,我是你的娘子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说对吧?”

谨言点头:“果然是一家人,知我者,娘子也!”

两人正说话儿,就看管事儿的过来,谨言将素问扶回内室休息,之后出来:“有事儿?”

管事点头,他犹豫了一下,言道:“世子,莲姨娘,莲姨娘恐怕是快不行了,您看……”

谨言愣住:“快不行了?我记得,她身体很健康的吧?”

管事的言道:“之前确实身体很好,每个月大夫把脉,也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前些日子莲姨娘和蝶小姐被关了起来,咱们一个月一次的检查便是停掉了,也不怎的,怎么就一天天虚弱了下来。”

“让大夫过去看。”谨言蹙眉。

“看过了,大夫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正是因此,我们才又没继续多管,只当他是装病。因为之前嘉和郡主交代过,没事儿少拿这些过来膈应人,因此我也并未禀告,可是昨日听闻她晕倒,我亲自带着大夫过去看了,确实是身体十分虚弱。连大夫都是啧啧称奇。不明白她为何会如此迅速的就衰败。”

谨言皱起了眉头,如若大夫都没有查出原因,会不会是有什么大问题?这般想着,他更加认真:“那你过去,可还发现了什么不妥当之处?我们六王府的大夫,没有不济到这个地步吧?”

“如若说不妥当,最不妥当就是蝶小姐了,虽然蝶小姐很伤心,可是我总是觉得,太过假,好像一切都是装的。”管事的就事论事:“正常情况下如若真的母亲病入膏肓,作为女儿的,不会眼里带着喜悦吧!”

谨言虽然不愿意,还是大胆揣测:“这件事儿……会不会和她有关系?”

“我也曾这样想过,但是她又是哪里弄来的毒药让人这么虚弱呢!”

“将莲姨娘换一个地方,不要将她和阿蝶关在一起,换一个地方,然后找大夫治。至于说阿蝶,盯死了他。”谨言只沉吟一下便是如此交代。

管事儿的称是离开。

待到进了里屋,素问看他皱着的眉头,言道:“什么都查不出来?”

谨言言道:“你都听见了?”

素问颔首:“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往食物相生相克上来琢磨。我有孩子,不适合去看她,你让大夫过去,详细的检查他每日的饮食,我觉得,许是能找到什么破绽。”

素问认真的建议,看她如此,谨言顿时笑了出来:“还是我媳妇儿好。又聪明又能干。”

素问望天:“你现在的表情……狗腿的和阿瑾一模一样啊!”

谨言:“对自己媳妇儿狗腿,不犯错吧?”

素问笑:“这个还真不犯。”

两人顿时都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可谨言觉得,有了素问的帮衬,想来很快就能找到结果。

到底是谁要让莲姨娘悄无声息的死去呢?

…………

明依甫一回府便是立时叮嘱了丫鬟前去给万三送信,这个时候,她必须尽快的找他帮忙,如若不然,她可真是一辈子都要被明玉捏在手里了,这点,她是怎么也不能忍的。

万三听到这个消息,不顾一切的赶了过来。

刚一进门,便是被明依抱住:“万三哥!”

万三拉住她,问道:“出了什么事儿?我听说,有人知道了我们的事儿?”这点让他简直几乎吓破了胆子。

明依点头:“我们的事情被明玉知道了,她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她还威胁我要听他的话!不然就把我们的事儿说出去。万三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她还知道了我害她的事儿,她这都能忍下来,我觉得他一定是想了更加厉害的法子要害我们,怎么办?我不能死的,我,我不能没有你啊!万三哥!”

万三捏着拳头:“她都知道了?既然她都知道,那就让他去死。”

无毒不丈夫,万三继续言道:“这件事儿,你不用管了,一切都交给我。我来处置他!”

明依咬唇:“可是,可是她是我的姐姐啊,虽然她对我不好,但是她确实我唯一的姐姐。万三哥,我还为难,我心好痛……”

“别哭,别哭好么?”万三将明依搂在怀里,心疼的言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可是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了。”

明依泪眼朦胧的抬头:“我更担心的是,她已经将这件事儿告诉了父亲,你要知道,我父亲本来是听了你的话要为我请辞封号的啊。后来怎么又变成了她呢,我觉得这事儿一定有问题在里面,如若父亲真的知道了只是不说,那么我们杀了明玉不是一下子就会让父亲知道是我们做的么?”明依握住万三的手:“万三哥,我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反正我都是郡主,我是他的亲生女儿,我也是皇爷爷的亲孙女儿,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大不了是将我的封号夺了,可是你呢?我不能让你有事儿啊!”

万三听明依这番话,感动不已,“明依……”

“万三哥,我就算是自己死掉也不想你收到任何伤害,我是那么的喜欢你,我没有你不行的……”

明依不断的这样言道,惹得万三感动。

万三:“明依,你放心,如若真的做了这件事儿,我断然不会牵扯到你的身上,更不会让自己牵扯上身。”

明依:“那可如何是好?”

“你容我好好想想,你暂且与她虚以为蛇,我很快便是会想出法子。”

明依想了想,试探言道:“最好的法子便是借刀杀人。既然她那么憎恨嘉和郡主,不如我们就诬赖到嘉和郡主身上。”

万三立时摇头:“切记不可!”

明依冷了几分脸色:“为什么不可以?我倒是觉得如此甚好!她们俩本来就互相厌恶,如若说是她干的,也是可能的啊!”

万三语重心长:“你错了,我们不能这样陷害嘉和郡主,虽然她和明玉互相厌恶,但是她却身在六王府,六王府和我们府,关系并不密切,想要将这件事儿牵扯到她身上太难了,既然要做的快准狠,那么陷害嘉和郡主便不是最重要的。你放心好了,六王府那边,我已经在徐徐图谋了,他们也得意不了多久。可问题是,他们现在不是最重要的。”

明依嗔道:“我自然知道是明玉这件事儿更重要,可要怎么做呀!”

“你容我三天,只三天时间,我便是给你一个好的答案,我必然会让你开心的。明依,你放心,既然选择了和你在一起,我就会为你多想为你好!我不会在乎自己那么一点得失。”

明依感动的靠在了万三的怀里……

“等一下!”万三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明依不解的看他:“怎么了?”

万三认真言道:“我倒是想到一件事儿可以好好利用,说不定,我们可以栽赃到许幽幽的身上。”只是说了开头,万三便是言道:“也不行,许幽幽很适合做六王府的主母,贸然陷害她,换了人也不妥当。”

明依跺脚:“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呢?告诉我呀!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的,你知道我有多着急么?”

明依如此,万三总算是开口:“想来你们还不知道,谨安小世子会被抱到宫里给虞贵妃抚养。”

“什么!”明依震惊。

“四王爷已经告知我了,据说皇上已经与他言道过了,再住个把月,便是将孩子抱进宫。我想,皇上对王爷并没有好的观感了。他是打算悉心的培养这个小世子。我原本想着,趁着许幽幽还不知道这件事儿,我们让明玉和这件事儿扯上关系。当了母亲的,最是不能容忍有人觊觎自己的孩子,纵然我们觉得这孩子住进宫更好,可许幽幽不一定这么认为。如若让明玉和这件事儿扯上关系,她说不定就会对明玉动手。但是,我又觉得,对整个四王府来说,这个选择并不好。”

明依嗔道:“怎么就不好,我觉得这个主意极好!”

万三:“可是,四王府需要一个出身好的主母,这样对你也好!”

明依冷笑:“你又觉得,这事儿真的成功,就算大家知道是许幽幽做的,就会将真相说出来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