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郡主日常> 143|第 143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3|第 143 章(1 / 1)

阿瑾来葵水了,而且还被傅时寒知道了,阿瑾就觉得,这日子简直是没法过了,还好,她在这种极端的扭曲之下总算是平静了下来,这也就是她这种穿越党吧,如若是一般姑娘,大概会羞愧至死。当然,一般姑娘也不会像她这样招惹傅时寒这种小变态,可是,阿瑾暗戳戳的对手指,这件事儿,真的是一个意外,谁让她穿来的时候就是小婴儿呢,小婴儿不卖萌还叫小婴儿么!

待到晚上,阿瑾颇为疲倦的在床上打滚,而滢月则是坐在一旁发呆,阿瑾见状言道:“姐姐是在想景衍?”

滢月十分诚实的点头,只是,她有点小忧愁:“我没有拿到他的生辰八字,如若不合适,该如何是好?”

这是她最大的担心。

阿瑾笑眯眯的继续翻滚:“如果姐姐想要,就帮我倒杯热水啊,倒杯热水我就帮你啊!”

阿瑾这副小贱贱的样子简直让滢月郁闷的不能自持,手好痒痒,好想打人怎么破!

不过,滢月还是凑到了阿瑾身边:“好妹妹,贴心的小姑娘,姐姐给你倒水水……”

听滢月甜得发腻的声音,阿瑾顿时感觉胃部一阵翻滚,可饶是如此,她还是笑眯眯:“好呢好呢!”

其实两人原本也是各人住各人的,但是阿瑾还是小不点的时候经常“蹭睡”。蹭六王妃,蹭滢月,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习惯了。

阿瑾盘腿儿坐在那里,缩成小小的一团啜热水,啜够了,将藏在袖子里的纸张递给滢月:“我拜托傅时寒拿来的。”

滢月喜滋滋的接过,不算一下,她完全没有安全感呢!

阿瑾看着滢月窝在她身边开始手起卦落,笑嘻嘻的问道:“怎么样?”

滢月并没有回答,她默默的算着卦,看清楚卦象,她原本紧张的表情瞬间变成小惊喜,脸上仿佛开了花儿。

亮晶晶的看着阿瑾,滢月言道:“天作之合。好棒!”

阿瑾笑了起来:“这样姐姐总算是可以放下心了。”

滢月连忙点头:“对呢!”

滢月放下心来,开始兴高采烈的该做啥做啥,阿瑾笑嘻嘻的继续啜水,她自然不会告诉滢月,两人的八字其实已经合过了,如若不是大吉,阿瑾是不会拿给滢月的,可是现在倒是不需要担心太多了。

如若算卦就能让滢月这样快乐,那阿瑾觉得,其实也不需要改变什么,快乐就是了。

两姐妹十分温馨,而另外一边则不是如此了。明依万万没有想到,皇上竟然重新册封了明玉,原本对滢月的羡慕立时就转圜成了对明玉的愤恨。

至于说明玉,她这个时候倒是也不怕明依了,仔细想了想,她来到明依的房间,与其在府里说这些,倒是不如来这边,最起码,宫里没有万三帮助她。

明依正在发呆,就听丫鬟禀告明玉到了。

她捏紧了帕子,站起身,“姐姐怎么过来了?”带着柔柔弱弱的笑意,可惜明玉还记着她之前掐住自己手的情形,皮笑肉不笑的言道:“自然是来看看我的好妹妹。”

明依连忙差人倒水,在宫中她还是会做样子的。见她如此,明玉开门见山:“我觉得你也不用装模作样了,咱们俩是什么样子也互相知道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装,不觉得很可笑吗?我这次来,就是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

明依依旧是那副柔弱的表情,但是语气却冷了几分:“那你要怎么样呢?”

明玉摆手示意丫鬟出去,明依见状,点了点头,屋内只有他们二人,两姐妹互相对视,都卸下了原本的伪装。

明玉率先开口:“我希望你知道,我不是傻瓜,你都做了什么,我心里有数儿。”

明依虽然冷淡,但却也言道:“我知道这些日子对姐姐不是很好,可是,这些不及姐姐对我的万分之一,我这样做,不过是耍耍小脾气罢了。”

明玉冷笑起来:“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亏我还以为,当时算计我的人是嘉和,没想到竟然是你这个亲妹妹。往日里我待你虽然算不得温柔,可是也时时刻刻都有姐妹情谊。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么?你伤害了我的一生!”

明依一怔,她万万没有想到,明玉竟然知道了一切,不过她仍是强自淡定的言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什么。什么伤害了你的一生,我又哪里算计过你。”

“现在你还要和我装傻,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我告诉你,我什么都知道了,苏大人那件事儿,都是你做的,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说就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你更加想不到的。我想……你和万三的事儿,不希望别人知道吧?”

明依一下子就呆住了,好半响,她嗫嚅嘴角问道:“你、你胡说什么?”

见明依已经乱了心神,明玉高兴,她得意言道:“我告诉你,我不揭穿你,自有我自己的想法。如若你肯乖巧的听我的话,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但是如若你不听,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明依垂下了头,不再说话。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要不要听我的话?”明玉逼问道。

“我听你的,我一切都听你的。”纵然知道明玉没有什么证据,明依还是很快听话。看她听话了,明玉得意:“我就知道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不过明玉倒是也没有逼的太过急切,她言道:“虽然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但是我倒是也没想全部都说出去。虽然与苏大人有过那些,不过我并不当成一回事儿。我总归是女人,我就当自己也享受了。”停顿一下,明玉言道:“从小到大,你该是知道,我最厌恶的,只有阿瑾,我必须让阿瑾比我还惨,没有道理她比我强。”

明依诚恳:“那姐姐你要怎么样呢?”

“我要你和我联手对付阿瑾,我希望你能帮我。明依,你要知道,如若你不帮我,我就会给你的事情说出去。而且,我想你也是厌恶阿瑾的吧?都是郡主,凭什么她就事事如意,凭什么他们六王府就能事事顺心?”

明依盯着明玉看她表情,点头:“好,都听你的。”

明玉笑了起来:“果然是我的好妹妹,那我们合作愉快。”

“恩。”

两人虽然似乎冰释前嫌,但是却并非如此。明玉不会在这个时候和明依闹僵,毕竟,他们的母亲已经不是王妃,而且现在她的能力立刻绊倒明依也不可能。到时不如暂时先和解,将她握在手里,两人一同对付阿瑾。

而明依则是为了稳住明玉,待她回去问过了万三,再筹谋计策也是不迟,犯不着鱼死网破,两人各怀心思,倒是暂时真的和谐起来。

翌日,见两姐妹突然间就和和气气的,众人倒是大跌眼镜,阿瑾深深觉得,这两个人的演技也是不怎么样的,如若好,哪里会昨晚还是冷着脸,现在就好成这样了呢!

大年初一一早便是大雪纷飞,相较于其他女孩子,阿瑾穿的颇多,本就是大姨妈,如若这个还不注意保暖,那可真是蠢了!

给皇上和虞贵妃拜了年,阿瑾敏锐的发现,虞贵妃似乎更加开心,纵不知道缘由,她也安心。虞贵妃待她极好,她可不希望虞贵妃整日的不开心。

阿瑾给众人拜了年便是回去休息,虞贵妃知道她初来葵水,也命人送了些合适的补品。阿瑾窝在屋子里,倒是不想出去了。

“阿瑾。”滢月凑到妹妹身边。低低言道:“我刚听外面的人说,傅老将军今早又和皇上言道,希望傅时寒能够回家认祖归宗了。大年初一说这样的事情,怪不得皇爷爷会发脾气。什么日子不好,非要挑今天说。”

阿瑾扁嘴:“谁知道他们家人怎么想的,每次说希望傅时寒回去,可是实际他们做的呢?他们根本就什么也不做。只会简单的说两句,不答应就说时寒哥哥不近人情,他们根本就没有努力过,也不认为自己错了,如果我是时寒哥哥,我也不乐意搭理他们。”

“你自然是向着傅时寒,不过他也不能一直都不回去吧?”滢月念叨。

“不回去又这么样呢?”阿瑾反问,滢月一怔,随即笑了起来,“你厉害,怪不得你们能够凑到一起,都是有个性的人呀。”

阿瑾笑了起来,“姐姐说什么呢!对了,你怎么不留在凤栖宫陪虞贵妃他们?人家都在,只有我们府里两个姑娘不在,有点不好看吧?”

滢月翻白眼,她自然是关心妹妹才回来。而她也知道,阿瑾不过是开玩笑而已。不过这样温情的理由,她才不会多说呢。

作势板着脸,滢月言道:“我是怕傅时寒过来,我看着呢!要是他过来,许是又会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阿瑾咯咯笑了起来:“我们又不是傻子。”

你看,就是这样光明正大,真是磊落的让滢月叹为观止。

其实时寒是真的打算来见阿瑾,如若他小心,自然不会有人发现,只不过,他在途中被人拦住了去路。看着眼前的齐王爷赵沐,时寒冷淡的颔首便要越过他去。

赵沐温和的笑,言道:“时寒,你真的要就此不搭理我了?”

傅时寒停下脚步,有礼道:“王爷开玩笑了。君子之交淡如水,既然如此,还是有些分寸更好。”

“你就因为苏柔的事儿就要和我绝交?时寒,我们认识十几年了,也算是知己好友吧?我们何必因为一些小事儿闹得不愉快?我知道你心里想着阿瑾,如若可以,我去给阿瑾赔不是,阿瑾这丫头最是心软,定然不会看他皇叔与她的时寒哥哥绝了交情。”

赵沐自然知道几人的心结在哪里,他也知道苏柔有一些小算计,如今苏柔嫁入了他们齐王府,倒是让他空虚的生活多了几分乐趣,毕竟,她还是挺像苏青眉的。只是如若因为一个苏柔就彻底开罪傅时寒和六王府,他还是觉得不值得。

趁着新年,也是挽回一下的好时机。

时寒似笑非笑:“齐王爷您说什么呢?阿瑾最心软?阿瑾所谓的心软,也是分人的,如若是我,大抵咳嗽一声都会让阿瑾觉得心疼;如若是有些人,阿瑾是见都不想见的。至于说苏柔,我想王爷还记得阿瑾的话吧?可别让您的苏姨娘出来乱走,一旦碰见阿瑾就不好了。”

赵沐叹息言道:“时寒你这又是何苦,阿瑾是个小女孩儿,她不懂那些,可你该是成熟的考虑问题。你……”

还不待说完便是被傅时寒打断,傅时寒盯着赵沐,这么多年,他早已不是自己当初认识的那个赵沐,他似乎越发的自以为是,也越发的可笑。

“没有人能在我面前说阿瑾不好!”时寒低低言道:“我想,齐王爷该是知晓才是。至于说您的那个苏柔?呵呵,那样歹毒的货色,除了您,还真是没有人能够看得上,既然当时你坚持要保住苏柔,那就别说我们怎样的狠心。至于心软更是不能用在这里,你倒是好人了,你想过么?当时苏柔可是故意推了阿瑾。如若不是我拉住的及时,如若不是崔敏改变了力道撑住,结果怎样还未可知。没道理崔敏断了胳膊,你们家苏柔是好好的吧?”

“崔敏那种女子,你又何须放在心上,我知道阿瑾与她关系很好。可是苏柔说过,当时真的是崔敏有心的陷害。”赵沐自然知晓不是,可是现在如若不将一切事情都推到崔敏身上,倒是很难平复傅时寒的心情了。

如若是别人还好,可是傅时寒这个人自小经历了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与他母亲性格极为相似,都是十分认死理,如若不解释开,那么这个仇人,就相当于他们齐王府结下了。他可以不拉拢傅时寒做他得力的帮手,但是却不能让他成为自己最强大的敌人。这个时候,齐王爷倒是也怪上了苏柔,如若不是她没有脑子得罪人,现在哪至于花这么多心思来处理。关键是,傅时寒还不领情。

至于阿瑾那边,他一个叔叔,总不能贸贸然去见侄女儿,而且,他曾经提出要见谨言,谨言竟然婉拒了,由此可见,六王府是更难突破的。

六王爷混搅搅的没脑子,与他说了也是无用,至于赵谨言……他最是护着两个妹妹,想到此,齐王爷心情郁结。

“崔敏不好,你还想要娶她?”时寒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齐王爷,人都会变,齐王爷也是一样,如若他还是当年的那个他,顺顺利利的娶了苏青眉,也许没有今日的种种,可是人生总是没有如果,时至今日,曾经相处不错的两个朋友竟是也疏远冷淡,形同陌路了。

齐王爷被噎住:“你就这么帮着崔敏?该不会是你喜欢她吧?”他玩笑道。

时寒挑眉,冷淡:“不是人人都是你!崔敏是阿瑾的朋友,她帮了阿瑾不止一次,就冲这个,我就会维护她。只是想来,齐王爷也不懂这样的情感。您连苏柔那样的人都能看中,又有什么品位呢!”

“时寒,你一定要这么说话么?”

“我这人最小心眼记仇,苏柔算计了阿瑾一次,推了阿瑾一次,这些我都记在心上,阿瑾或许会觉得,她既然没成功就算了。可是我傅时寒是什么人,我是天底下最小心眼,最记仇的人,我不会让欺负过阿瑾的人过得好好的。所以王爷,您还是好好的看着你们家的苏姨娘,让她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最好一时一刻都不要出来。不然,我可指不定自己能做出什么!当然,不在您的府里动她,这是我傅时寒给你面子,最后的面子。”时寒十分嚣张,言罢,不管其他,径自离开。

看着时寒的背影,赵沐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傅时寒比他想象的更加的钻牛角尖。他叹息一声,轻声言道:“傅时寒,你总归是我表侄,我不与你一般见识。从长计议,我还是懂的。”

而赵沐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两人说话不远处的墙角,一个嬷嬷躲在角落里,将一切听了个分明。

见齐王爷也离开了,她立时回到了凤栖宫。

此时凤栖宫已经没有旁人,虞贵妃斜侧倚在软枕上,一旁的小宫女正在为她捏肩膀。

老嬷嬷进门,摆摆手将小宫女遣了出去,这老嬷嬷便是虞贵妃身边的心腹许嬷嬷。

许嬷嬷低声言道:“老奴跟踪齐王爷,发现他和傅公子再争执。”

虞贵妃坐起身子冷笑:“他又想干什么?”

“齐王爷想和傅公子和好,但是傅公子并不这么想,而且,老奴听到他们提到了崔小姐。当然,是齐王府的苏柔弄伤了崔小姐,这点我们早就知道。可是傅公子走了之后,我却听齐王爷言道,他说傅公子是他的表侄。”

“表侄?”虞贵妃顿时十分惊讶。

“傅时寒怎么都不可能是赵沐的表侄,这点不对。就算是从老二那边论,也不该这么个说法。而且如若真是从这边论,这八百里的亲戚,也是不值得单独拿出来说一下的。”虞贵妃念叨。

“可是老奴听的真真儿的,而且,我看傅公子并不知道,因为齐王爷是在傅公子走了之后才说的。傅公子果然性情乖张,他言称,一定不会放过苏柔。”许嬷嬷继续言道。

虞贵妃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手腕上的玉镯,半响,言道:“赵沐的表侄子,按照这个说法,最有可能的便是,赵沐是傅时寒姑奶奶的孩子,这样理解对么?”

许嬷嬷福灵心至,突然言道:“老奴记得,傅将军有个姑姑的。如若齐王爷是傅将军姑姑的儿子,那傅公子可不就该是齐王爷的表侄?客户四,可是也不对。老傅将军的妹妹,傅将军的姑姑早就已经战死沙场了,这点人尽皆知啊。而且,齐王爷的娘亲是番邦和亲的公主。这怎么可能呢?”

虞贵妃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看着许嬷嬷,言道:“你记不记得,当时那个番邦公主的模样儿?”

两人回想往事,许嬷嬷言道:“当时好像真的有许多见过老王妃的人言道她与傅家小姐长得有几分相似。不过,不过傅小姐怎么也不可能是番邦公主啊!这不对!”

虞贵妃冷下了脸色:“没有什么不可能,也许我们到底是疏忽了什么。你给我去将傅时寒找来,就说我有话要与他言道。”

许嬷嬷立时回道:“是!”

“等一下。”虞贵妃再次唤住了许嬷嬷。

许嬷嬷连忙回身请安。

“你确定,崔敏找了阿瑾劝世子妃为她弟弟治病?”

许嬷嬷连忙:“我确定,虽然崔小姐做的很隐秘,可是咱们的人还是察觉到了。您放心,不会让崔家出事儿的。”

虞贵妃吁了一口气,叹息言道:“本宫这辈子,最高兴的便是有阿瑾这个开心果,她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真的帮了本宫太多太多。”

许嬷嬷安慰言道:“娘娘莫要思虑过多,既然已经得知了当年的真相。既然事情已然如此,您也要向前看啊,总是……总是不是最坏的情况,您说对么?”

虞贵妃笑了起来:“是呀,不是最坏的情况。这一辈子,我为了虞家,为了荣华富贵,为了皇上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现在,虽然我不能为自己而活,可是总归,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皇上以为将老四的孩子抱到我这里,就能弥补我这么多年的遗憾,可是,他哪里是我自己的孩子呢?他只想让四王府有个像样的世子,却不想,许幽幽失了儿子,又是怎样的心情。”

“娘娘……”

虞贵妃摇头笑了起来:“没事儿,我不过是感慨罢了。你下去吧,让时寒来见我,说起来也是可笑,虞家那么多人,我最能依仗的,竟然是不姓虞的傅时寒。”

嬷嬷安抚:“可傅公子也是您的亲人。虽然血缘有亲疏远近,可是,除却血缘,还有自小陪伴的情谊。”

虞贵妃笑了起来,认真点头:“是呀!自小陪伴的情谊,时寒这个孩子,很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